91txt > 都市小说 > 为她疯狂 > 9.9
    临回国的这一晚,下过暴雨的河内,格外的宁静。

    吃过晚饭,苏苒身上没有那么疼了,许多多不舍她这么快离开,但也不能强留,从茶餐厅里搬了一张小桌子,放到她家餐厅一侧有挂灯的廊檐下,拿出一堆小吃和好几瓶啤酒为她送行。

    弟弟许嘉伟也来凑热闹。

    三个人就这么坐着小桌子旁看着漫漫夜色里的街道,小酌起来。

    刚开始,许多多感伤苏苒才过来几天就走,她都没有尽到地主之谊,主动连喝了好几口啤酒。

    苏苒听了心里挺暖心。

    多多比她遇到的一些人要心底善良很多。

    她不会在意你的身份,不会背后陷害你,更不会对你落井下石。

    她喜欢你,就是单纯的想和你交朋友。

    只是喝到后来,多多和她弟弟两人又开始日常拌嘴和小吵,范美珍听见拌嘴声出来训他们姐弟两个,训得时候脸上很凶,但话语里还是对他们两姐弟宠得不行,苏苒看着,自己闷声不响把剩下的好几瓶一个人喝了。

    啤酒本来度数不高,但连喝那么多,还是让她头晕。

    恍恍惚惚间,在那片挂灯朦胧光晕里,看着他们姐弟两个人趁着范美珍不再,又斗上的时候,脸上是笑的,眼睛里却都是泪。

    怎么都止不住。

    然后,想收回去,眼皮一抖,全部掉了下来。

    她真的好想有这样的家庭。

    最简单的家庭。

    但现实是你越奢望什么,偏偏就越得不到。

    启程回国内的早上,苏苒收拾好昨晚低至谷底的心情,翻出从酒店带出来的那张纸条。

    把靳泽的号码输到自己手机上。

    再给他发了一个信息,告诉他,这是她的手机号。

    信息发过去很久,她的手机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苒也不多发,靳泽这样的男人,她缠了好几次,已经惹的他很排拒了。

    好不容易他突然改变主意,愿意留她在身边。

    她不想让他反感。

    收起手机,提着行李箱坐多多的车,去河内的机场。

    回国后,她会等他联系他。

    大概,靳泽的确不是那种闲到会有空回你信息的男人。

    何况这个发他信息的女人,也不是他重要的人。

    可有可无。

    所以苏苒早上给他的信息,一直到她坐飞机回了国内,拉着行李箱到苏家别墅后门,他才迟迟回了‘知道了’这三个字。

    除了这三个字,没有再多说多余的一个字。

    或者一句话。

    苏苒看了眼这三个字,想回过去,手指点在编辑键三秒,还是放弃了。

    太急功近利,反而不行。

    拖着行李箱拿钥匙开别墅后院的门,进去。

    这座后院不是很大,以前是苏家别墅废弃的杂物区,后来阮巧容带她来苏家,苏家人不是很想接纳苏苒,就把她们安排到了这里。

    但有的住总比没有住要好,来苏家这几年,阮巧容陆陆续续把这个杂物区弄得很干净,还种了不少花草。

    尤其是苏苒喜欢的白色海棠,她种了一院子,一到花开的季节,满院子的白海棠。

    美得就像进了花海。

    这会,院子里阮巧容正在拿着扫帚打扫卫生,她家小苒今天上午就会回来,她得整理得干干净净才行。

    听到后院门开锁的声音,阮巧容抬头就看到苏苒站在门口。

    脸上顿时一喜,立刻丢下手里的扫帚,走过去,拉着她的手上下看了看,嘴里开始叨叨:“总算回来了,总算回来了。”

    “不回来我还能待越南一辈子吗?”苏苒冲阮巧容带点撒娇地笑。

    也只有在最亲近的人面前,她才能这样卸下所有伪装。

    阮巧容也笑,拉着她的手,开始细细看着她,当看到她白皙脖子处一块块不规则的青紫,脸色顿时就变了,眼眶又忍不住红红,嘴唇一哆嗦说:“你就是个傻孩子,你妈妈要知道你这样,我以后到下面了该怎么面对她?”

    为了那口气,怎么能糟蹋自己?

    不值得的。

    苏苒知道阮姨看见自己脖子的痕迹,唇角淡淡牵牵,很平静地说:“如果我什么都不做,以后最没资格面对她的人,只有我。”顿了顿,声音慢慢变沉:“阮姨,我怎么都不会让她们如意的。”她们想进靳家的门,她就一点点把她们的路断了。

    阮巧容吸吸鼻头,叹口气说:“你就是傻,咱们斗不过她们的,再怎么样都斗不过。”前两年她也恨苏家的人。

    但这两年她渐渐想通了,苏家也不是普通人家。

    有钱有势,而她们没钱没势。

    连个可以帮衬的人都没有,怎么去斗?

    还不如好好忍着,忍完半年,就可以离开这里。

    飞到更高更远的地方。

    她的小苒那么漂亮,舞跳的那么好,以后会遇到一个好男人,疼爱她,呵护她。

    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不能因为以前的恩怨把自己这么好的青春和人生毁了。

    何况,靳家比苏家势力和财力更加庞大,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的,小苒惹了靳家人,不出事还好,一出事,靳家还会放过她?

    她这辈子是不会安宁了。

    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阮姨,我刚下飞机有点累,想去休息。”苏苒知道阮巧容关心她,怕她出事,只是她现在已经踏进去了,根本没办法回头。

    阮巧容却还想劝她:“小苒,现在放弃还来得及的,真的还来得及。”

    “阮姨,我真的会没事的,你不用担心,等这件事后,我保证带你离开这里,好吗?”苏苒从她宽厚的掌心抽回自己的手,抬手替阮巧容将风吹乱的短发别到她耳后,“阮姨,我一定会带你离开的,你放心。”

    阮巧容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苒还是太天真……到时候她们还能离开吗?

    ……

    同一时间段,国内温榆河畔靳家别墅。

    佛香袅袅的小佛堂,靳家老太太盘捻着手里的一串佛珠,坐在一侧的檀木椅上,脸上笑容和煦看着自己的孙子,慢慢说:“这趟出差辛苦了。”

    “奶奶,该不是找我来就是夸夸我?您平时可是很少夸我。”靳泽拿起挑香灰的长针,熟络地挑了挑摆放在长桌上的香炉,说道。

    老太太顿时笑了,继续盘着手里的佛珠,言归正传:“什么时候抽个时间和苏家的人见见?”

    “等手上的事忙完,这段时间没有太多时间。”放下长针,靳泽看向自己奶奶。

    老太太要安排他相亲的事,在他出差前就提了。

    不过他最近事情很多,没有心思在相亲上。

    老太太知道自己孙子的脾气,也不催他,“那你抓紧,好姑娘可不会一直留给咱们靳家。”

    靳泽无所谓地扯扯唇角,女人的事,他一向不怎么上心。

    要是苏家真等不了,只能说明没什么缘分。

    不过……提到女人,他脑中不自觉就闪过那个在越南缠着倒贴他的人。

    原以为过了一夜,他会消淡点对这种生理需求的渴望。

    但实际只有他自己知道,已经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