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嫁了个权臣 > 76.第七六章(二章合一)
    瑟瑟的秋风将树上半黄半绿的叶子带下,勤快的宫人们一趟一趟提着扫帚往返, 却总也跟不上这叶落的节奏。

    度花羽缎斗篷上的雪白狐毛, 随着秋风一波一波的轻拍在怡嫔的脸上, 此时那张被冻的惨白的脸,就快要与这雪白狐毛难分伯仲了。

    她已在乾清宫前跪了一个多时辰。

    第一次着御前太监进去通禀时,说是圣上午憩还未醒来。

    半个时辰后又第二次请御前太监进去通禀, 回来说是皇上正有要紧的朝事与太傅商议。

    如今已是第三次进去通禀,不知待会儿那太监又会带回什么托辞借口。

    怡嫔不傻,自然知道这些都是骗人的。

    皇上什么时候会午憩到未时还不醒来?真有要紧的朝事大臣们早去皇极殿禀奏给谢首辅了,又怎会来乾清宫跟个傀儡浪费口舌跟时间?

    一声轻蔑的冷笑,怡嫔心里明白, 朱誉晏这分明就是在刻意躲着她!

    身为皇帝, 他镇不住臣子。身为男人, 他护不了妻儿。之前他信誓旦旦说抓到那个推她下水的贱婢定要严惩,结果真抓到了, 他非但不敢严惩, 还要任由皇极殿的人欺负自己的后宫嫔妃!

    所以他无颜见她, 无颜面对后宫。

    如果可以选, 怡嫔也不愿挺着肚子来逼朱誉晏见她, 可她想活命, 便没得选。

    先前汪语蝶对她说, 想要不被虎吃掉, 唯一的法子便是先将虎打死。怡嫔听后苦笑, 觉得汪语蝶定是疯了。

    杀谢正卿?那怎是一个小小后宫嫔嫱做得了的事!若是连她都能做到, 那朱誉晏和庆怀王那些人又何必惆怅这么多年!

    可汪语蝶又跟她提起了当年大皇子,二皇子的事。怡嫔进宫晚,只知前面的两位皇子都不幸早夭了,却一直不知是何原因。直到汪谍蝶将从汪萼那听来的故事告诉她后,她才发现两位皇子确实死的蹊跷。

    一个骑马摔死,一个学游水溺亡。大齐皇室的子孙就一个个的这般命运多舛,祸不单行?

    汪语蝶还说宫外的人皆道,大齐只要有这位首辅大人在,便没有哪位皇子能破除十岁之前必夭折的符咒。

    怡嫔听了这话自然是打心底里怕!她私下找了不少有经验的嬷嬷给看过,脐突、肚尖、且喜酸,她坚信自己这胎怀的是男娃无疑。

    而那位大人,不只杀了她的亲爹,还欲待她诞下皇子后杀了她,就连这尚未出世的无辜皇子都将在这紫禁城里活不过十岁……

    纵然那人是权倾天下的谢首辅,她也只得拼死一搏!

    这时,前去通禀的御前太监回来了,他终是朝怡嫔露出了个笑脸儿:“怡嫔娘娘,地上凉,您身子贵重快别在这儿跪着了,皇上准您进去了~”

    怡嫔以淡笑回应,在宫人的搀扶下起身跟着太监往里走去。她心中明白,朱誉晏疼惜的不是她,而是她腹中的龙子。

    进了乾清宫,怡嫔让皇上屏退了左右,便开始跪在地上椎心泣血的恸哭!朱誉晏本就是听了太监说她在门外久跪不起,忧心皇子受损,这才心软见了。可她进来又跪又哭的,他自然是要上前哄几句。

    奈何怡嫔就是一口咬定了谢首辅不会放过她们母子,她定要当面与他讲和,要他一句话才可安心。

    最终,朱誉晏只得答应今晚陪她走一趟皇极殿。

    其实这些天他又何尝不担忧龙子的安危,这一趟,便是没有怡嫔来求,他也是打算要去的。只是她的拼力催促,加速他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

    身为一国君王,却要去臣子门上求和。

    ***

    晚霞夕照时,平竹正在小寝殿里为苏妁梳头。

    一连服了五日的药,苏妁身子业已调养的差不多了,下床、更衣、进膳、服药,皆可自理。只是每回服下那药后便产生嗜睡性,故而每每过午服了药,她总要上床再小憩一个多时辰。

    这会儿,便是刚刚醒来。

    “苏姑娘,奴婢今日给您梳个飞天髻如何?大人送了您那么多华美的发饰,可您却总是梳个简单的垂花头,那些首饰都无处可戴呢。”平竹边小心的梳理着手中青丝,边殷殷请示道。

    说完见苏妁不回应,平竹又一层层打开那紫檀木雕富贵花的妆匣,艳羡的摆弄着里面的各色珠宝,想着这么多精致的发饰整日躺在盒子里不见天日,委实糟蹋了。

    苏妁透过铜镜看到平竹的殷切眼神,想着这些日子她总是带着赎罪的心思来照料自己,便只好点点头,应道:“行,那就梳飞天髻吧。”

    她是不喜欢打扮的招摇,可若是不答应,很快平竹又要哭诉自己的一无是处了。

    平竹高兴,苏妁看着铜镜里一缕一缕被她飞快盘起的发丝,不得不承认这平竹是有着一双巧手的,这么复杂的发髻霜梅定是盘不出。

    待发髻盘好,平竹又小心的整了整形,然后开始在妆匣里兴致勃勃的挑发饰。

    “苏姑娘,您喜欢金银饰,还是珠宝?”边谨慎翻找着,平竹问道。

    苏妁这才瞥了眼那妆匣,一层翡翠,一层红玉,一层珍珠,一层金银,还有一层各色宝石混杂。整整五层,繁华炫目,光影流动,件件都似绝世珍宝。

    “就用红玉的那套吧。”她漫不经心的言道。

    平竹眉开眼笑的拿着两件红玉饰品放在发髻上比对,她最想看苏姑娘戴的也是红玉这套!苏姑娘本就生的娇柔旖旎,配上艳似鸽血的红玉后,定是愈发的美娆无比。

    红玉最为妖艳,苏妁平素里也不喜戴这些浮夸之物。但近来苏家实在是命蹇时乖,背运连连。都说红玉转运,能带来喜气,那便当是给自己讨个彩头了。

    收拾得当,平竹便扶着苏妁往东暖阁走去。

    若是往常,皇极殿备膳都要早着些,但因着这几日迁就苏妁的作息,谢正卿便吩咐膳房待她起寝了才传膳,故而晚膳用着用着便到了黄昏。

    苏妁进屋时,谢正卿已坐在膳案前,闻见开门声便侧目望向她。他那双幽冷的眸子中闪现了短暂的惊艳,之后迅速恢复至平静,沉声询道:“这会儿可有胃口了?”

    她午膳时便没怎么用,总一副胃口欠佳的恹恹样子,不过小睡一觉如今倒是看着气色好了不少,加之高高束起的发髻,和艳耀的红玉配饰,倒有着露红烟紫般的朝气蓬勃。

    福了福身子,苏妁带着几分愧疚之色回道:“还好。大人贵人事多,日理万机,不必总等着民女一起用膳,其实……”

    “坐吧。”谢正卿很平静的打断了她,只是那双黑眸中有着掩藏不下的云雾涌动。这些日子她身体不好,他不去逗她惹她,只陪着她用个膳也不可以么。

    长长的膳案,两把黄花梨云纹交椅紧挨在一起,苏妁迟疑了下,但再抬眸对上谢正卿那凌厉的眸光时,立马便妥协了,乖乖走到他身边坐下。

    坐这般近,手里若没点儿动作就更显尴尬了。是以苏妁痛快的拿起玉箸,找寻着自己爱吃的菜,并不时的称赞一下御厨的厨艺。

    凡是得到她称赞的,谢正卿便也夹上两三筷尝尝,只是最后也没说是否好吃。

    这时响起两下叩门声,接着宋吉便小心翼翼的将门打开,请示了下,见谢正卿默许了,他才进来。

    “何事?”谢正卿冷淡的问着,心里却知不会是小事,不然宋吉不敢来搅扰他用膳。

    果然,宋吉脸上带着尚不能消化的诧异,蹙眉禀道:“大人,皇上带着怡嫔来探望苏姑娘,奴才叫人先招待着他们去了正殿。”

    谢正卿的双眼微眯了下,他自然知道皇上是为何而来,只是以朱誉晏那懦弱性子,似乎是来的快了一些。

    看来,朱誉晏是真的很重视这个皇嗣。

    “命人备好茶伺候着。”谢正卿吩咐宋吉下去安排。

    之后他的目光便落在苏妁脸上,音调温柔:“他们既是来探望你的,那你愿见吗?”

    苏妁怔住了。她自然是不想见那个险些溺死她的坏女人,但是偏偏那人是随着皇上来的。从来都只有皇上召见谁,哪里有谁可以选择愿不愿见皇上?

    谢正卿见她迟疑不决,又问道:“不愿见?”

    “我……我害怕。”她并不想在他面前硬装坚强。

    “你可以不愿见。但在这紫禁城里,除了我,你无需怕任何人。”炜煜烛光下,谢正卿的脸上泛着冷白的孤清之色。

    “可他是皇上。”略迟疑了下,苏妁终是下决心道:“那就见吧。”

    “好。”谢正卿起身拉着她的手,往门口走去。他自是不想为难她去面对不喜欢的人,但欺负过她的人,总不能就这么算了。

    只是苏妁被他拉着刚走到东暖阁的门口,他突然停了下来。摸了摸她煞白的小脸儿,也不知是病还未好利索,还是给吓的。

    “没涂点胭脂?”

    闻言,苏妁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儿,确实是平竹忘记涂了,主要之前也没料到会见客。

    谢正卿抬了抬她的下巴,凑过去在她唇边儿吻了下,然后松开,徐徐勾起抹笑:“这下脸色好多了。”

    这动作一气呵成,快的苏妁都来不及反应,当反应过来时就觉得脸上烫烫的。谢正卿继续拉着她往正殿走去。

    他若告诉她不用怕那些人和事,她定是做不到的。但他这样对她,她便明白她算他的人,凡事自有他撑腰。

    ***

    正殿内,朱誉晏坐于主位的榻椅里,而怡嫔则坐在他下手的六角南官椅上。二人身后各有一下人伺候着。

    见宋吉进来,怡嫔知是谢首辅要来了,便赶忙起身恭迎。谢正卿进殿近,怡嫔福了福身子行了个常礼。

    其实身为后宫妃嫔,她原可不必这般的,可这里是皇极殿,谢正卿也不是一般的外臣,她既是带着目的而来,自然要拿出个伏低做小的态度,这样方可哄得他们原谅,从而放低戒备。

    汪语蝶说的对,若是不想被虎吃了,只有先将虎打死。而打虎不能用蛮力,因为胳膊必然拧不过大腿,她要用的,是后宫里惯用的文雅招数。

    谢正卿并未理会她,而是径直往主位走去,落坐后与朱誉晏同坐一张榻椅,中间隔一张红木束腰齐牙炕桌,上面摆着两杯已奉好的茶。

    而紧跟着他进来的苏妁,更是未看怡嫔一眼,直接往谢正卿下手的一张六角南官椅上坐去。

    其实中间的空椅还有几张,可她这会儿就想挨着他坐。不为别的,在一个曾那样欺辱过自己的女人面前,就算是狐假虎威,也不能落了气势。

    四人皆入座,却难以维持寒暄。原本朱誉晏以为苏妁没这么快恢复,也只是借着来探望她的由头找谢正卿谈,而如今她也跟来了,他反倒有些难以开口。

    一国之君,却要在众目下请求臣子放自己的妃嫔与龙裔一条生路。

    想来想去,朱誉晏还是先假意关切了下苏妁的病况,“苏姑娘的气色看起来大好,看来身体已是无大碍了。”

    看看朱誉晏,又看看怡嫔,苏妁礼貌的笑道:“那民女还得多谢怡嫔娘娘当日的手下留情了。”

    一听这话,朱誉晏脸上显露出窘色,而怡嫔则急得起身走到离苏妁最近的椅子里,强行拉着她的手解释:“苏妹妹,都怪本宫那日未问清妹妹的身份,还当是哪个宫里新来的小宫女,才处置的那般重!”

    “这几日本宫当真是寝食难安。即便妹妹不是这皇极殿的客人,就凭着妹妹的父亲是苏明堂苏大人,本宫若是知道了也定不会那般出手!苏大人是百姓们口中的青天,是大齐的好官,一心为国效力,本宫实在是汗颜……哎……”说着,怡嫔竟啜泣了几声。

    苏妁抽了几回手都被她死死握着,终于在她将最后一句讲完时,抽出了自己的手。被这种人以姐妹相称,恶心。

    怡嫔用佛面夜叉心示人,苏妁便也保持了微微笑容,跟着感叹道:“同样的事若是小宫女做了,那便是小宫女找死。而若是有倚仗的人做了,那娘娘便觉得成了自己的错?呵呵,原来怡嫔娘娘的处事原则,是无关乎对错,只关乎尊卑。”

    怡嫔脸色难堪极了,却又不能发作,只得硬压着满腔愤怒,一笑化解尴尬。

    汪语蝶说苏妁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白兔外表狐狸心。通过第一回的较量怡嫔也多少明白了些,这丫头不是个好说项的角色,随便几句软话哄不来她的原谅。

    可偏偏她却是谢正卿身边一把最好的利剑,是唯一的突破口。不暂时赢得她的原谅,便难走下一步。

    想到这儿,怡嫔转头唤道:“冷晴。”

    她只朝冷晴使了一个眼色,冷晴便知道娘娘这是真的要用那个法子了。便带着叹息的脸色退了下去。

    先前苏妁与怡嫔言语较量时,谢正卿则与朱誉晏就这么饮茶听着。

    朱誉晏想的是女人间的事还是先由她们自行解决,待怡嫔劝的苏妁消了气,他再说项上几句,让谢正卿解了心结。

    而谢正卿想的则是总归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苏妁又吃不了亏,自上回千秋寿诞时,他便知道这小丫头也不是个服软的性子。

    没多会儿冷晴便回来了,怀里抱着个掐丝锦地碧花瓶,额头渗出层细密汗珠,抱得很是吃力。显然花瓶里面是装着东西的。

    她回到怡嫔身后,用请示的语气小气探了句:“娘娘?”

    怡嫔点点头。

    接着便见冷晴将那花瓶艰难的举高,两手承受着那压力不住的发抖。那花瓶被她举到怡嫔头顶正上方后,她便将花瓶一斜!

    “你要做什么!”朱誉晏低喝一声,业已迟了。

    那冷水泄下,将怡嫔瞬时浇了个透心儿凉!她钗横鬓乱,衣衫湿透。而苏妁则是看的目瞪神呆。

    虽说这点儿与苏妁那日所受定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可毕竟是大庭广众,她又怀着龙裔。苏妁委实想不通,怡嫔为赔罪竟这般豁得出去!

    冷晴哭着拿早就备好的棉帕为怡嫔擦拭脸庞,朱誉晏看着这幕,眼中既有郁愤,又有哀伤,然而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怡嫔这一举动,可谓是把整个后宫的尊严践踏了,也一并再次践踏了他这个无能的皇帝,连妻儿都保不住的皇帝!

    一旁冷眼看着这幕的谢正卿,除了在那丫鬟抱着花瓶进来时稍稍意外了下,之后发生的是他猜到的。

    这些天他没动怡嫔,并非是如外界所想顾及着她腹中龙子。他只是想等今天,让那丫头亲眼看着伤害过她的人,在她面前自践尊严,哀告宾服。

    如此,大约是要比苍白的一剑刺下去更令人解恨。

    “苏妹妹……”怡嫔此时说话已是颤颤巍巍,被那冷水激的浑身发抖,缩在椅子里紧抱着自己身体,但还是不忘恳切的求和道:“那日是姐姐不好……今日姐姐来给妹妹赔罪……妹妹可能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