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穿越小说 > 我有特殊的死亡技巧[综] > 192.小姑娘难找对象21
    别这么玩儿他们啊!!!

    众人哭丧着脸, 他们虽然也不都是缺钱的主儿,但是这可是全息网游啊, 跟着老大威风了这么些日子了, 就这么被干掉了多丢人?

    可是蝙蝠的毒素一直在侵蚀着他们的大脑,时间一久更加抵挡不住那种困乏。

    抚柳这个搅屎棍怎么就这么的能耐呢??!按理说老大对她也没有始乱终弃啊,为什么就是不放过老大还带累了他们?

    粉桃看着众人的神色, 满意的勾了勾唇。

    抚柳以为这样就能制住自己了吗?

    戈垚觉察到粉桃的视线, 故意溅了她一身的血,说实话, 看到她那眼神就觉得恶心。

    她也是觉得自己不讲道理,但是她不讲道理这些人就是好东西了?她不在乎不代表她聋了, 平日里一个个的踩着她捧着粉桃,现在又开始叫屈, 她就问问脸呢?

    哪来的脸叫屈?

    别说什么又没构成什么过错, 自己在嘴贱的时候就该知道万一人家承受不住爆发了会不会遭罪!

    你们是随口说说吐槽两下, 可是谁告诉你们当事人不会计较了?

    就算是从头到尾看似无辜的风清扬吧, 难道他就真的无辜了?

    别忘了着游戏可是他家的,他既然能查到抚柳的身世, 难道抚柳被人这么唾弃,被这群人暗地里嘲讽他会不知道?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在后面推波助澜!

    她觉得玩够了便使了个眼色给宋天成,打定主意了这次下去就不玩游戏了, 游戏中揍的再狠他们也没那么痛苦, 或许该在现实世界中造作了。

    得到戈垚退出游戏的决定后, 家中两个老头子高兴的简直要窜天了。

    “正好, 爷爷打算举办宴会,带你认识认识人。”富商爷爷是个急性子,说完就急哄哄的吩咐了下去。

    “是啊,正好外公这儿也有不少的年轻小伙子,乖孙女你好好挑挑。”富商外公适时的又拿出了一打的照片。

    戈垚:......

    好吧!她抹了一把脸,就当自己是个假人,任由造型师在旁边捣鼓。

    十月一日,晴。

    到了晚宴,大人们寒暄过后就撤出了舞台,将空间让给了他们认为的“孩子们”。

    “最近没上去玩游戏吗?好久没见到你了。”风清扬走了过来,手中的红酒举了举。

    戈垚对他点点头,视线落在了他身旁的女伴身上。

    嘶——牙疼!

    戈垚觉得每次看见粉桃后脑门就突突的,任谁看到和自己顶着一张脸的人都不会觉得舒坦,尤其是这张脸的主人跟个没骨头的软体动物似的扒着男人......她真的很想借她几根牙签把她给支起来!

    风清扬:......

    看来真的该考虑粉桃的提议了,换血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这个女人太嚣张了,简直就是石头做的。

    这么多人看着,风清扬觉得自己被忽视了个彻底,脸上一时有些挂不住。

    “怎么了?”胳膊被戳了戳,他低头问道。

    粉桃眨眨眼:“清扬,我累了,去那边坐坐吧。”

    “你不是说帮我的吗?”

    “可是抚柳她似乎没把你放在眼里......这样下去似乎也不大行,而且我看到娱乐新闻,说你家老爷子还有个嫡长子......”粉桃咬咬唇。

    “你调查我?”风清扬的眼眸转瞬变冷。

    “没有没有。”粉桃连连摇头,往他身边坐了坐,“我这不是觉得那个提议......”

    风清扬转头没有回答她的话,目光变得森冷,“今天还按照计划来,你最好装的像一点!”

    “嗯,我知道,抚柳最近和我的关系也有所改善。”粉桃的神色一时有些复杂,“我会尽力帮你的,清扬。”

    难道换血的提议不好吗?自己对他一心一意的,换血了可是双赢的事!

    戈垚站在角落,看着粉桃摇曳生姿的走了过来,挑了挑眉。

    “抚柳,我们谈谈?”她伸出手,将指缝间的东西露出来给她看。

    “去天台吧。”戈垚转身,示意她跟上。

    “这个浸了强效cui qing yao,只要刺破肌肤,不出十分钟药效就会发作。”粉桃面无表情的说着,并不担心抚柳会顺势而为。

    戈垚把玩着手中的一枚细针,将东西心安理得的没收了,“你或许该去二楼的主卧等着了,里面会有你想要的人。”

    她会亲手把粉桃送到风清扬的床上去成全她?

    那不开玩笑呢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粉桃随她下了楼,铁青着脸看到躺在大床上抱在一起shen yin的风清扬和刘明。

    宋天成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角的汗,把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弄过来可不轻松。

    戈垚听着外面的动静,心说她这么做那两个老头子不可能不知道,不过看这么干净想也知道他们给自己收拾好了。

    “你说话!”粉桃看着抱在一起的人,觉得有些辣眼睛,又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着急什么。”戈垚掏了掏耳朵,从一旁的桌子上拿出了一叠的资料递给了粉桃。

    招不在老,有用就行。

    “喏,这个是强效助孕的,你吃不吃看心情。”手心里是一枚淡蓝色的小药丸,粉桃觉得自己的心滚烫起来。

    可是这份心情在看到这一叠资料后荡然无存:“什么!你是骗我的对不对?清扬竟然是弱精症?还是遗传的?”

    她瞪大了眼睛,“那风太太怎么生了他?!!”

    哎呀妈也,这问题问的好!

    怎么生的?

    “咳咳,风老爷子都绿成大草原了,你说这位风家继承人是怎么生的?”戈垚低笑。

    “这不可能......”粉桃摇摇头,“风氏这么大的企业怎么可能不查清血脉?”

    没有男人会愿意戴绿帽子的,难道风老爷子有这么蠢?

    宋天成的脸色有些扭曲,亲爹都绿的冒烟了,他这个嫡亲的儿子反而被赶出家门,他才是最苦逼的好不好?

    戈垚一脸无辜:“那我就不知道了,你要是不信可以来个双重保险,一人一发怎么样?反正结束后我给你把人弄出去。”

    查清血脉这种事......她可没忘记当初便宜外公认亲的那奇葩事儿。

    “不可能,风家的血脉不能混淆!”粉桃断然拒绝。

    “哦。”戈垚手腕一翻,将资料都收好。

    “等等!”

    戈垚示意宋天成继续把刘明当成死狗一样拖出去,转身问着粉桃,“还有事儿?”

    看到他们毫不犹豫的动作,粉桃觉得有些心塞:“那个......把人留下吧。”

    戈垚耸耸肩,将人又扔回了床上,顺便还很好心的把风清扬踢到了地板上。

    好脾气的说道:“你忙你忙,我们先走,就在客厅待着,你完事了就敲敲门,我们把刘明拖走。”

    被人这么指到脸上说,粉桃觉得自己面皮火辣辣的,可是想到了豪门生活,她只能在心底对着风清扬说了声抱歉:清扬这不能怪我,是他们逼我的,也是你逼我的,再说我也是为了你好......

    她是真的为了他好!

    毕竟弱精症这种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万一以后他娶了别人生不出孩子来,老爷子难道不担心?这一担心不就去医院检查?弱精症,还是遗传的弱精症,老爷子也会怀疑的,到时候不就暴露了?

    所以说她是在帮他,帮他保住了荣华富贵!

    虽然这种事被别人知道了很羞耻,可是......粉桃闭了闭眼,动手脱去了自己和刘明的衣服。

    她不是全为了她自己......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戈垚放下手中的扑克牌,示意宋天成一块儿进去。

    屋里的味道倒是不难闻,只不过......她看了看手机,“你没选择刘明是明智的,这才几分钟,我斗地主都没结束。”

    说完,也不管粉桃是什么脸色,直接将人跟死狗似的拖了出去。

    几分钟......

    粉桃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如果单是抚柳也就罢了,可是偏偏还有一个帅气温和的宋天成......

    她垫着腰腹没动,视线移到了风清扬的身上,为了防止意外也没有再做什么,只是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他身上挠着。

    她回想了一下刚刚宋天成的君子举动,视线也没有乱看,不禁有些后悔。

    早知道还不如去勾引宋天成了,好歹相貌比刘明这个猥/琐/男高出了一大截,而且这种优质男人的基因也比较好。

    罢了罢了,抚柳这个贱人可不会让自己染指她的男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小腹热热的,虽然是借种,但是如果真的成功了,自己离豪门生活就又近了一步。

    可到底还是矮了抚柳一头,这让她有些不甘心。

    虽然所谓的完美老公即将是自己的了,可是现在人还是那个人,但是却不完美,而抚柳缺依旧是那个最幸运的女孩儿,依旧......将自己比到了泥里去。

    她就这么躺了一夜,也胡思乱想了一夜,一边不想跟刘明继续有瓜葛,一边又想真的怀上孩子。

    可是又担心刘明的种子不好,也怀疑抚柳说的真实性,想跟被敲晕过去的风清扬真的来一次,可是又担心将肚子里的货弄掉。

    总之一晚上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来了,直到天亮眼神依旧有些涣散,眼底也是青黑无比。

    风清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清醒的,他一醒来就感觉到身边躺了一个人,看到是粉桃也没说什么,看对方憔悴的神色甚至还很自得自己的能力,再加上又是大早上的,送到嘴边的不吃白不吃,反正也吃过了。

    被撞的一飘一飘的粉桃脸色潮红,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功夫去想肚子里的货还能不能好好的存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被打晕了的缘故,药效或许一直在身体里,粉桃本身就一夜没睡,早上被风清扬这么一折腾早就欲生欲死了,再加上风清扬因为早上的一发好像勾起了身体的反应似的,一直到天黑,俩人还在主卧里面嗯嗯啊啊的。

    大早上就带着人来捉奸,然后一直等到吃晚饭的戈垚:......铁杵吧?

    麻蛋,就算是铁杵,一天的功夫也该发烫了啊!!!

    戈垚生无可恋的带着自家的两个老头子坐在客厅里面斗地主,俩老头子好像聋了一般,一点都不觉得害羞,甚至还很可惜:可惜了这小子不长脑子,要不然这天赋异禀不留给自家乖孙女可惜了。

    竖起耳朵的戈垚:......谢谢,我拒绝,一点都不可惜!

    还天赋异禀,这太tmd扯淡了,这一整天的,算啥?白兔捣药成?稀巴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