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修真小说 > 放开那个和尚,让我来 > 2.是进是退不由已
    莫玉就是一个普通后宅妇人,手腕一般,能力又普通,情商也不上不下,堪堪够用。

    “呵呵,”莫玉苦笑,她被世俗被生活磋磨三十年,到这里可好,一朝成了合合宗经验丰富,受过那种特殊训练的专业人士,当真……

    “唉,”莫玉又叹了一口气,想到前主茉玉的执念,还有身体的极阴炉鼎体质,叶无瑕所说的神性,莫玉直感一个头两个大。

    要她离开合合宗可以,莫玉自然不会久留这样一处腌臜之所。要她勾引一个和尚,

    ——别说人家是个出家人,以莫玉的经验和天份,要她狐媚男人,‘那就等着凉吧’。

    莫玉闭目,脑子里一团乱。到是传功室女管事看莫玉坚韧的模样很是满意。

    眼看莫玉浸泡的药液中粉色淡下去,穿着一身轻薄纱衣的马春娘道:“起来吧,时辰也差不多了。”

    莫玉在这刺骨阴寒的池水中冻得脑子都发蒙,听着马嬷嬷说话,清空了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莫玉低眉敛目的起身,脑中迅速整合现在的记忆。

    莫玉根据前主茉玉的记忆,她这应该是重生在了茉玉十五六岁的时候,每个月必须在传功室的玉池中,吸收某种合合宗的独门秘药——幽柔水。

    马春娘看着少女身体一点点从水中露出来,眼里浮现赞美之色,

    “世间男子都说穿着衣服的女人最吸引人,脱了衣服却大同小异,我看他们是没见识过小玉儿你的。”

    莫玉年轻的肉体仿佛透着光般引人注目,当真冰肌玉骨,丽质天成,同为女人也忍不住看上两眼。

    感受着妇人粘在她身上的目光,莫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迅速拉过一身干净浴袍披在身上,“马嬷嬷您…您过誉了,”回记着前身记忆里的人物名子,莫玉硬着头皮接受赞美。

    “玉儿莫害臊,这身子将来都是女人的资本,长得好就要展现出来,引世间男女为你疯狂。”

    “嬷嬷您打趣我,”莫玉被说得又羞又恼,直感觉人生观都遭到了重击,

    ‘这合合宗的女人果真邪性,没有半点礼义廉耻,也无怪前主那么的不知检点。’

    “好啦,知道你们小姑娘面皮薄,”马春娘瞋了莫玉一眼,才道:“这幽柔水虽然冰寒刺骨,却有美颜冻龄等诸多功效,你记得下月过来按时浸泡。”

    “全听嬷嬷吩咐,”莫玉心里叹气,

    幽柔水好处是能使女子肌肤赛雪,身体柔若无骨,体态相较一般女子都丰满许多,

    但这玩艺的副作用是一生走不了剑道,学不了练器,修不成霸体。

    当真只有合合宗的女修才觉得这幽柔水是个好东西吧。

    “嬷嬷,若无事,莫玉先走了。”莫玉不想在这里多留,很快穿好枣红色的抹胸流苏裙。

    马嬷嬷却道:“等等,忘了告诉你了,你叫我带的信可帮你带到了,”说到这里马嬷嬷暧昧一笑,“事成后别忘了答应我的东西。”

    “自…自然”莫玉笑了笑,算是应下,只是“……”什么信啊,答应的什么东西,莫玉一头雾水。

    从传功室出来,在山间石板小道走了一会,莫玉才把久远的记忆翻出来。

    前身茉玉作为合合宗的女修,也没什么贞操观,前身茉玉看上宗内—个生得油头粉面,很受小姑娘喜欢的修士张紫华。便大胆写了封情书托马春娘的手转交给对方。

    想到因为这封信,莫玉还可能遭遇这张紫华的纠缠,心里对逃走这事更加迫切。

    只是要逃跑还得选个合适的地点时间,宗门外不仅有结界,还有看守。

    最困难的是,合合宗的功法有些蹊跷,同门之间会有感应,莫玉若想彻底脱离魔女身份,还得做好散功后从头再来的打算。

    心中正计划着,“咯咯咯,”银铃般的娇媚笑声从不远处传来。

    “呦,这不是小茉玉吗?愁眉不展的样子,难不成还在为几天后大典的男伴发愁,我说你也是自不量力,紫华君也是你肖想的,”一个胸大如球,着藕色低胸长裙的圆脸女子不知从哪里得知了茉玉给张紫华写情笺的事,一双挑剔的杏眼上下打量莫玉。

    茉玉天生单灵根,还是变异冰灵根,已是练气十层的修为,很得一些男弟子的青眼。也让许多女修暗中嫉妒。

    “紫华君真正喜欢的是银桃姐姐,莫玉你可不要横刀夺爱,”大胸女旁边一个臀部相当有料,身量不高的女孩帮腔。

    ‘大典,’什么大典?莫玉注意点并没有在后者的话上,她迟疑了一下才道:“茉玉和紫华君只有宗门情谊,也自知比不得二位姐姐风华绝代,不敢有旁的想法,”莫玉镇定自若的说道。

    “你是认真的,你不会去抢紫华哥哥,”银桃美目闪过不信。

    “千真万确,”莫玉回的斩钉截铁。

    没想到一向自视甚高的莫玉这么好说话,大胸女美目中闪过意外,

    “一些日子没见你,你这性子到是变化不小。”

    由其是莫玉的气质,少了以前的矫揉造作,说话一板一眼的,到多了些大家闺秀的感觉。

    ‘听闻如今的正道男修就喜欢这种看起来端庄,实则床上风骚无比的,这茉玉到与时俱进,假正经的有模有样,“既然你说没有,我便信你一回。”

    “玉儿,你在这里啊,”正在此时,一个身穿劲装,皮肤略黑,长相冷艳的高挑女孩挂着灿烂的笑容走了过来,看到莫玉旁边的大胸妹二人,“小玉你没事吧。”

    “无事,”莫玉看着这个高挑冷艳的美女,没由来心生亲近。“二位姐姐提点我大典上的事项罢了,”莫玉给了曲寒珍,前主好闺蜜一个按抚的眼神。

    曲寒珍大约猜得到这银瓶银桃找莫玉干什么,“小玉你别怕她们,凡事我都会和你共进退,莫要委屈自己。”

    “放心吧,”莫玉自然拉起曲寒珍纤细柔软的手,“我莫玉何时是个委屈自己的人了。”

    做为茉玉上辈子最好的闺蜜曲寒珍,不同于茉玉的没心没肺,这个女子重情重义,半点不像魔道的女修。

    若不是莫玉迟早会离开,她到很乐意深交这个朋友。

    “我还有事,你们慢聊吧,”大胸妹银桃该交待的也说完了,就想离开。

    “慢走不送,”曲寒珍冷哼一声。

    “哼……”大胸妹银桃想到这曲寒珍有个做长老的叔叔,也不想树敌,气哼哼的走开了。

    曲寒珍也哼了一声,转过身看着有些心事重重的莫玉,“紫华君又没有承认过她,玉儿你一样有机会,大不了我去求求我叔叔,让他给你们说合说合。”曲寒珍认为莫玉是发愁合合大典上男伴的事。

    “随她们去吧,而且我也不喜欢张紫华了。”

    曲寒珍本来也觉得那张紫华花心了些,“嗯,张紫华虽然是筑基修士,但他除了侥幸筑基外,不过一个三灵根修士。小玉,以你的天灵根资质,迟早会超过他。”

    说到这里曲寒珍担忧问,“只是,玉儿你要不选这张紫华,那合合大典上你找谁呢?你的体质特殊,找个身上阳火旺盛的火属性或变异灵根的男修对你好处比较大吧,男女双修也事半功倍。”

    ‘阳火旺盛,’莫玉的极阴体质不仅是个好炉鼎,还容易吸引污秽邪物,确实适合找个躯身阳血火旺,体质极阳,邪物见之避退的男人常伴身边。

    心里想到前身的那道执念,那个和尚到是极好的人选。

    “走一步看一步吧,”

    记忆久远,莫玉到想起这大典是什么了:

    一群荤素不忌,嚣张放肆,人品不济的男女修士的聚会,说什么合合大典,还不如说是茉玉这些快‘出道’的少年男女的开、苞大典。

    ‘龌龊。’

    不过这什么污秽大典到是个逃走的好时间。

    莫玉不想继续话题,推说自己肚子饿,两人相约去吃午饭。

    **吃过午饭,对于合合宗的女孩来说就是拉筋骨,学些才艺的时间,莫玉有前主记忆,勉强跟得上。

    一转眼到了晚上,洗漱后。莫玉躺在床上,忽感脖间有异样,莫玉稍坐起,抬手从脖子上摘下一块温润的玉牌,抓到手上。

    前世的她出生便带着半块玉珏,所以莫氏的族老给她取名玉。

    这玉珏看着像玉,质地却如骨如石,坚硬异常,除此之外平平无奇。

    但谁能想到就是这半块玉珏竟然带着她的灵魂穿越到这个世界,并让她融合了茉玉的残魂。

    随着她在这俱身体里越来越适应,两半块玉珏也融合成了一完整玉牌,让莫玉不止一次感叹这玉牌的神奇。

    “茉玉和莫玉有什么关系呢?”为何她融入这个身体后并没有任何不适。

    莫玉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计划怎么逃跑,慢慢两眼出奇困倦,睡了过去。

    ***

    “小玉你醒醒,小玉小玉。”睡梦中传来陌生男人的呼喊。莫玉心中一动,模模糊糊睁开眼睛。

    声音是从卧房离她较远的偏窗外传来的,估疑的走到雕花窗口,“吱呀,”莫玉推开窗户,在皎洁明亮得有些诡异的月光下,她看到窗外站着一个背对着她的人影。

    来人身姿修长,身穿灰蓝色锦衣,墨玉束发,像是有些熟悉,

    莫非他就是张紫华?!这人还真的来了。

    莫玉穿过来时,吸收了茉玉的残魂,许多记忆有些模糊不清。

    斟酌着用词,莫玉把目光投向背对着她,显得有些阴郁的人影,“你找我做什么?”

    “你忘了跟我的约定吗?”男子幽幽的话语显得有些伤心。

    “约定?!”莫玉绞尽脑汁也想不起她和张紫华有什么约定。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莫玉觉得周围气氛很是有些违和,四下看了看,除了院子里有两个门派弟子不睡觉正跳着奇奇怪怪的舞蹈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异之处。

    心里犯着嘀咕,却听男子轻飘飘的道:“小玉你出来,我给你样东西。”

    “哦,”想着张紫华实力比她强,怎么样也得先应付应付。

    转身走到厢房门口打开了房门,一阵冷得有些刺骨的阴风扑面而来,莫玉脑子清醒了一些,也终于发现她觉得违和的地方在哪了。

    ——她待的是合合宗,这个时辰,是不是安静的过头了,或者说寂静的除了男子和自己的声音,她竟听不到其它任何声响,甚至两个在院中舞蹈的白脸女子都像皮偶一般毫无声响。

    莫玉细看他一直认为是‘张紫华’的男子,对方的身影轻飘飘的,“滴哒滴哒,”男子的袍角似乎有什么黑色的液体往下滴落。

    好像是…好像是血,又像是腐朽了很久的尸体腐液在往外湛。

    想着茉玉特异的极阴体质,看着眼前浑身散着阴气的背影,莫玉直觉浑身僵硬,寒毛根根倒竖,心脏剧烈跳动起来。‘不会是鬼物装做张紫华,骗她赴约,饲机吃掉她吧’。

    把迈出去的脚一步步收回来,“哐当,”说时迟那时快,莫玉侧身抓住门把就要关上厢房门。

    “你在做什么?”幽幽的声响在莫玉周边响起,莫玉抬头一看,只见原本背对她的‘张紫华’依然背对着她,但他的头却180度的回转了过来,一双黑湛湛透着腥红之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莫玉的动作。

    “啊啊啊啊…鬼啊…”莫玉再也忍不住的尖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