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科幻小说 > 直男穿进耽美漫画之后 > 12.你说的都对
    容歧抱着瞎眼的决心,打开系统,阅读剩下一百二十页的剧情。

    首先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系统疯狂往后翻,试图找到把爱德华他妹妹搞得这么惨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然而翻了一个遍,浪费了不少时间,竟然发现——

    作者没说。

    到完结都没说。

    但是问题是,两个人为了这个从未出场的妹妹吵架吵了不下二十回,平均每五页一次相互猜忌就是妹妹引起的,但是妹妹事件最后的凶手都没有出现。

    容歧彻底绝望了,对着系统咆哮道:“所以到底是谁把爱德华他妹妹推出窗外导致终身残疾的啊!”

    系统:【很抱歉宿主大人,超出目前可解锁剧情的信息我不能告诉你。】

    容歧:“……”

    难道二百页以后爱德华还有后续?

    这也太吓人了。

    容歧陷入绝望,这才开始真的阅读后续的剧情。

    爱德华在设定里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年轻人,他的学习技能非常强大,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外貌上的缺陷,至少他自己认为血日照耀留下的细小裂纹是他脸上的疮疤导致他毁容,但是讲真的容歧实在是一点也不觉得啊!这就像大理石上有点纹路一样,只会更好看不可能会毁容啊!

    反正在爱德华的认知里他就很丑,很自卑,虽然装出强大的样子,但是每天都疑心病发作觉得主角会跟着别人跑了。

    容歧也不知道他是哪儿得出的这个结论,他也不想想他都能当第一男配了作者会让他丑到哪里去!他可是有船戏的角色啊!

    总而言之别人的赞美一点也改变不了他对自己奇怪的错误认知,反正他就是认定自己丑,丑得无法理解,所有夸他的人都是在嘲讽他——当然了别人都是在夸他只有主角在骂他,他就越看主角越觉得他眉清目秀,怎么看怎么喜欢。

    ……

    但是他看主角眉清目秀不管用,主角看他不顺眼,加之爱德华性格非常多变,极不稳定,他今天看着主角顺眼他就觉得:我妹妹一定不是他害的,我这么爱他他怎么会骗我呢?

    于是他们开始愉快地上天入地啪啪啪。

    如果他今天看主角不顺眼,他又觉得:我妹妹肯定是他害的,他这么恶毒我却依旧不能不爱他,我好痛苦,我不想活了。然后各种纠结。

    于是他们开始不愉快地上天入地啪啪啪。

    容歧看到这里,气得差点当场手撕漫画剧情:反正不管他怎么走剧情都没差了是吧!是吧!

    总之容歧这次看得少,他看到第一百二十页系统就喊停了,就在系统强制关闭页面的时候,他还看见暴怒的爱德华把主角按在墙上,咬着牙用绝望的神情说:如果你敢骗我一次,我就杀了你。

    然后主角很自信地说,你不会杀了我,你想杀我早杀了我了。

    爱德华大概觉得他的逻辑很有道理什么的,伤心的想,我这辈子唯一的缺点就是爱上了你,纵然我知道你根本看不起我,我还是不可原谅地爱着你。有一天我想我们会同归于尽,这是我们能拥有的最好的结局了。

    但是他想归想,他不说,他说出来的是:像你这样的贱货,动手的时候我是不会手软的。

    讲真你们好好讲话会死还是怎样!

    看到这儿,容歧的剧情就被系统没收了。

    作为一个直了很多年的直男,容歧彻底陷入了怀疑人生的境地中去。

    所以谈恋爱就是毫无理由的吵架、和好、吵架、再和好吗?

    容歧想了想,觉得还是他和祭司大人的友情比较正常啊!

    于是,在爱德华的促使之下,容歧更加坚定了他那颗要向祭司大人靠拢的心。

    他就差在爱德华面前激动地喊出来了:接受我成为你的挚友吧!祭司大人!

    总之,当他回到现实界面的时候,情况有些诡异。

    他和爱德华半夜出来散步,两个人走累了在路边坐着,爱德华这人长得虽然帅,但是外表极度冷酷,配上那双蓝色的眼睛,简直如同一个冰人一般,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容歧还好,他属于亚裔与欧裔混血,轮廓很好看,面部五官相对柔和。

    反正就是这么两个人,大半夜吹通风系统的定向通风吹累了,坐在路边。

    爱德华长得就很像个反社会;容歧还好,他坐姿乖巧,然后手里竖着拿着一把刀。

    虚拟的月色冰冷地照在两个人脸上,阴风从他们之间吹过,路灯的影子拉长落在地上。

    几个半夜不睡出来吹定向通风的同学从他们附近走过去,吓得远远绕开。

    简直太像两个反社会准备杀个人什么了的吧!

    容歧拿着他的刀,问爱德华:“你这辈子有没有什么梦想之类的?”

    他想了想,觉得要是爱德华有梦想,上学期间去追求梦想,怎么看都比每天怀疑“我舍友到底有没有害我妹妹”这种无解的难题要好得多。

    爱德华没有看他,冷厉的侧脸在月色下呈现一种锋利的错觉,嘲讽地说道:“即便是我毕业,维斯塔斯也不会为我这样出身的人提供推荐,所以等我们结束了这四年的学业,你将成为受人尊敬的机械师或是建造城市的工程师,而我?我依旧是那个平民,在你规划蓝图的时候在血日下等死,我能有什么梦想?”

    容歧:“……”

    太惨了。

    过了一回儿,爱德华大概觉得和他坐在路边结伴吓人挺好的,又说道:“梦想的话,改变出身不可能了,希望找到一个爱人吧。”

    他轻描淡写地说完这句以后,嘲讽地摇头笑笑,陷入沉默。

    海洋一般通透的眼睛暗淡下去,整个人被悲伤笼罩,竟浮现出一丝柔和的气息。

    容歧觉得他这个梦想对自己不是很友好。

    他想了想,决定强行给爱德华改一个梦想。

    于是,容歧问他道:“那你了解我么?”

    爱德华不清不淡看他一眼:“你的家族倒是了解一点。”

    容歧心想挺好,毕竟他自己都不了解。

    容歧问:“你觉得我的家族怎么样?”

    爱德华说道:“容家的造船业已经垄断了整个行业,海下建筑你家也是翘楚,无意冒犯,但是事实如此——自打你父亲娶了年长他十岁的布洛菲尔德家的遗孀,你的家族已经到了鼎盛。”

    容歧其实没太听懂他讲了啥。

    他想了一下,大概就是夸他家里很牛逼很有钱吧。

    于是容歧问他:“那你对我家的企业有兴趣么?要知道即便维斯塔斯不给你推荐信,我也可以向我父亲举荐你。”

    他说完,谨慎地打量爱德华良久,末了,冒出来一句:“只要你别再造个什么□□炸死我就好了。”

    爱德华诧异地看着他。

    容歧见他不说话,又补充一句:“当然了,如果你愿意的话。”

    爱德华愕然看着他,沉默许久,眼中浮现出一丝期待来。

    天啊他脑子正常的时候简直看上去像个小天使。

    然而他还没在这种状态里持续一分钟,就忽然站起身,猛地大跨步向远处走去。

    容歧简直摸不着头脑,他兢兢业业拿着他的水果刀追了上去,坚持不懈地问道:“你到底愿不愿意啊?”

    爱德华脸色铁青,冰冷的眸子里一丝温度也没有,不过神奇的是他虽然看起来不开心,的是好感度一点也没掉,只不过也没涨就是了。他猛地停住脚,一把夺过容歧手里攥着的小刀刀,猛地丢向远处,怒道:“别再傻了吧唧拿着你那把刀了!”

    容歧很纳闷,心想我也没得罪你啊,你扔我刀干什么,我的刀做错了什么吗!

    容歧:“你不想去我家的企业你可以直说……”

    结果爱德华给他来了一句:“我想去。”

    ??那你生气啥?

    容歧开始发蒙:“你想去你发什么脾气?”

    爱德华气结地看着他,欲言又止好几次,末了忽得大吼一声:“不要你管!”

    吼完转头就走了,头也不回,背影消失在深夜里。

    容歧瞪大眼睛看着他消失,彻底陷入了不解之中。

    受虐狂的世界还真是奇怪啊。

    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里,他又想念了祭司大人一次。

    毕竟他和爱德华刚才还组队坐在路边吓人,这才聊两句,他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虽然他这次发脾气虚张声势的成分多一点,容歧还是不能理解啊。

    容歧还在怀疑人生,就看着气急败坏的爱德华冲了回来,指着他怒道:“你分明就是想骗我、想骗我——”

    话还没说出口,他猛地死死咬住牙,恨恨盯着容歧,道:“我不会上当的!”

    容歧:“你不去就说不去……”

    爱德华:“不,我要去。”

    容歧:“???那你还和我发脾气?你这样我不让你去了,你回家种地吧。”

    爱德华:“我要去!”

    容歧:“……”

    好好好,你去你去。

    容歧微笑:“没事,你说什么都对。”

    爱德华睁大了那双宝石一样的眼睛,愕然看了他三秒,忽得缩回手。

    爱德华:“我不去了。”

    容歧:“……”

    你这三分钟里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