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修真小说 > 玉魄仙魂 > 5.初识
    乌仙山没有了灵泽中那些灵物的嘈杂,倒显得格外冷清。

    一眼望去,漫山遍野五彩缤纷的落叶在山上铺上一层又一层,踩在上面柔软舒适,有一种仿佛走在云里的错觉。

    茅屋前,榕树下。

    童老一袭烟灰色衣袍坐在石桌旁与另一个人正下着棋,下到难解难分时还不忘吵上两句。

    恩,挺好,童老终于有人陪了,也不知是哪个悲催鬼惹上童老了,这样的话自己就不用经常来陪他了,以后就解放了,灵玑盘算着,心中无比开心 。

    远处看的不是很真切,灵玑走近一看,呃,和童老对弈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用□□术化出的另一个“自己”。

    果真是白日梦做不得,空欢喜一场!

    灵玑担心扫了童老下棋的兴致,便乖乖的待在一边,无聊的用一只脚尖在地上画起了圆圈。        没想到这动静还是引起了童老的回头,一看是灵玑,便收了□□,起来欣喜地拉着她来到石桌旁,邀她切磋切磋棋艺。

    灵玑茫然的看着棋盘,从小到大不好这口,对下棋是一知半解,棋艺嘛更是谈不上,但‘小聪明’却有的是……

    为了避免输的太惨,灵玑将从阿婆那带来的桂花蜜酒拿了出来,准备让童老解解馋,若是能看在酒的份上放放水什么的就再好不过了,灵玑暗暗笑了笑。

    刚一解开坛子封口,就立马有一股淡淡的桂花香味扑鼻而来,灵玑调皮的将坛口放在了童老面前,童老吸了吸鼻子,瞬间就被香味征服了。

    “玑丫头,你带的什么好喝的,怎么那么香?快,快让我尝尝。”

    灵玑看着童老迫不及待的样子道:“想喝吗?”

    “想。”

    “想喝的话,不如我提个条件吧。”灵玑道。

    “什么条件?”童老抬了抬眼皮道。

    “我们喝酒的话呢,那棋”

    “棋,不下了,先喝再说。”童老嘴角勾了勾,手一挥,棋盘“刷”的不见了。

    “耶,终于不用下棋了。”灵玑欢呼道。

    “你这鬼丫头。”童老知道上当了,叹了叹口气道。使了个术法,一套青瓷纹样的酒具从屋内稳稳当当的引到了石桌上。

    灵玑将桂花蜜酒给童老倒上,看他喝的如此尽兴,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不一会儿,一整坛就被童老一扫而光。

    趁着童老晕晕乎乎时,灵玑将前几天与灵泽中灵物打斗的事和盘托出。

    童老眼睛上挑道:“哦?我说这次回来怎么这么冷清呢,原来是玑丫头你把它们打发走了,恩,走了也好,省的看见它们心烦。”

    过了半响,童老又道:“上次这么痛快淋漓的喝酒还是在宁渊谷,与上宫司木在一起,没想到转眼间又和玑丫头你在一起。时间过的真快。”

    三界五行中,灵玑知道的地方不在少数,宁渊谷这个地方却没有耳闻,心中的好奇虫虫爬了出来。

    “宁渊谷,那是什么地方?”灵玑还是忍不住问道。

    童老眼中流露出一丝神秘,道:“宁渊谷处在灵界和冥界中方,有着幽灵两界相互联系的通道,但不是唯一的通道。是上宫司木统领的地方,主司八卦和占卜。”

    “那上宫司木是何人?”灵玑意欲刨根问底道。

    “至于上宫司木,我知道的不多,只知他为人低调,在谷中深居简出,修为与五行尊者齐名,天帝赐封号歇候,”童老摸了摸眉毛,继而又道:“玑丫头,你可知神农为上古部落首领时,有一位专事占卜的大臣名叫司怪,我听说,司木之所以习得一手上乘占卜,就是师从与他。”

    听童老这么一说,灵玑倒来了兴趣,想要去宁渊谷看看。

    拜别了童老,灵玑招来祥云,便去了宁渊谷。

    灵玑站在云上,纵观眼下,看着飞驰而过的景象,不由赞叹上天造物还真是有巧夺天工之美。

    宁渊谷上方瑞鸟环飞,山身上自然雕刻的小洞好不壮观。洞口的排列就像人的五官似的分布在山面上,一座座看上去非常有灵性。

    两边高耸入云的山形成一道道峡谷,逶迤壮观。

    清风徐徐,数条小溪在谷间微波荡漾,奇形怪状的各色石头被溪水冲刷的近乎透明,大小不一并立在溪央,穿过溪流形成一条若隐若现的的石道,被周围的水苔点缀着,浑然天成,没有半点修饰。

    渊中有谷,谷中有渊,云气翻腾,磅礴大气。

    整个渊谷蔚霞分明,瑞气千条,一派祥和。三界中竟有如此秀丽的地方。

    灵玑看的应接不暇,便将身子随着云头往下降了降。

    一不留神,“啪”一头撞在了宁渊谷上方的结界上,感觉身体不听指挥的被弹了出去,耳边震得‘轰轰’作响,脑中一懵,忘了凝气,身体‘嗖嗖’的往下落,看着身体下面的深渊,灵玑紧闭双眼,凝了几次气,却怎么也不好使,心中忐忑,“完了,完了,不是吧,这下肯定要摔惨了。”

    她已经做好了被摔的准备,眼睛一睁一闭间仿佛看见了站在不远处山峰飞过来的身影,感觉有一双温暖大力的手抱住了自己,伴着仙气缓缓降落。

    灵玑一时慌乱,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只听得对方的心跳一起一伏,铿锵有力,八九不离十,是个健硕的年轻男子。

    “咦”,落地了,怎么这么快呢?即使万般不愿意,但还是得保持矜持,灵玑缓缓睁开眼,移开身体。

    这才顾上仔细打量眼前这个人,只见眼前男子面容俊朗,一双眼睛明亮有神,五官十分立挺,腰间别着一个晶莹剔透的水玉银笛,衬托着他那温润如玉的气质。

    清风下,两人衣袂飘飘。

    莫非他就是童老说的宁渊谷谷主上宫司木,灵玑暗暗猜测。

    “姑娘是何人?怎么会从天上掉了下来?”上宫司木微笑开口道。

    “我,从上面、路过,路过。”灵玑抬头看了看空中,脸红了红,低声说道。

    “姑娘不只是简单的路过而已吧,看姑娘的装扮莫不是灵界的灵仙。”上宫司木依旧微笑的看着灵玑。

    灵玑顺势也看了下自己的衣服,自己确实穿的是灵界的衣裙,上宫司木见多识广,也难怪他能看出来,只好敷衍的笑了笑。

    这时,一个年轻的男子从谷口的方向匆匆跑了过来。

    “谷主,有人闯结、界了。”来人一边焦急的说着一边眼睛扫向灵玑,嘴巴像含了个枣的张开忘了合住,错愕间,看向上宫司木投来的眼神,顿了顿,便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这是宴夕。”上宫司木看向灵玑道。

    灵玑见宴夕好玩,忘却了刚才的尴尬,打趣道:“你说闯入结界的那个人不会是我吧?”

    “啊。”宴夕无措的看着上宫司木。

    上宫司木轻咳了一声,转过头看向了别处。

    灵玑看着宴夕一脸茫然的样子道:“你叫宴夕,哪两个字?是演戏还是宴席呐?”

    宴夕这次没再闷声,而是一板一眼,认真的纠正道:“不是宴席,也不是演戏,是宴午正阳的宴,今夕何夕的夕。”

    “宴夕,这位姑娘是灵界灵女,不得无礼。”上宫司木沉声道。

    灵玑一呆,看向神情淡定的上宫司木,低头嗫嚅道:“不是吧,这也能看出?一点神秘感都没有。”

    “灵界灵女?”宴夕一惊,便赶紧拱手行礼向灵玑拜了拜道:“宴夕不知是灵女驾临,言语莽撞,还望灵女不要和宴夕一般计较。”

    “你起来吧,依你看,我像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么?”灵玑说完看向一旁的上宫司木,见他淡淡勾了勾唇。

    “我、我。”宴夕结巴的说不出话来,急忙使了个求助的眼神看向上宫司木。

    “宴夕为人老实,灵女还是莫要逗他了。”上宫司木看着紧张的宴夕调侃道。

    “谷主。”宴夕甚是委屈道。

    灵玑见宴夕无奈的样子也不禁笑出了声。

    “起风了,灵女可愿意去谷内一坐?”上宫司木看着灵玑轻声道。

    “好啊。”灵玑见上宫司木既然有意邀请,不如趁此机会一览宁渊谷,便欣然应道。

    上宫司木抬起双手,手心朝上汇聚出一道白色的光,朝结界击了出去,转过头向灵玑示意的点点头。

    三人一进去,那结界兀自又恢复了原样。

    谷里面与外面的景象完全不同。如果说谷外是还是清风徐徐,那里面却是艳阳高照。

    灵玑发觉每走几步,谷里的景象就会变幻更迭,谷洞也会随之漂移,看见宴夕跟了上来,便拉住他问道:“这谷?”

    宴夕看向灵玑,得意道:“宁渊谷是仙谷,生万千,变万化。其中亦真亦假,都需要自己去分辨,谷主精通天玄八卦,阴阳占卜之术,这都是他用八卦术做出来的迷障,是为了让谷里更热闹些。”

    灵玑看向走在前面一言不发的上宫司木,暗暗觉得他也忒厉害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