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修真小说 > 玉魄仙魂 > 34.执念
    灵玑从花篱那里得知上宫司木与阿婆, 还有四位法老去修复星海,难怪这两日没见到他的身影。

    花篱真真是不负阿婆的嘱托,将灵玑照顾的可谓是无微不至,平白添了几两肉且不说, 看上去哪里像是大病过一场的人,不得不让灵玑暗暗夸赞一番。

    上宫司木一听说灵玑醒来的消息, 顾不得一身的疲惫,从星海处赶了来。

    灵仙阁中, 灵玑正坐在床边伸展伸展身体,活动活动筋脉,见上宫司木凭空出现,颔首一笑,顿时感到心不由得“砰砰”跳个不停,咬唇害羞的低了低头。

    花篱忙着收拾碗筷, 见灵玑异色, 转身看去, 瞧见来人是上宫司木,展颜一笑, 叹道:“陪你的人来了, 看来有人不需要我喽。”

    “花篱。”灵玑脸颊‘突’的升起红晕,低声道。

    “干嘛?千万别留我,人家可不想当电灯泡。”花篱轻巧道。

    灵玑一脸正色道:“我想说谢谢你这几日的照顾。”

    “呀, 你何时变得这么客气了?”花篱一跳而起, 看向灵玑道。

    “我、我。”灵玑被花篱当着上宫司木的面调侃, 一时语塞。

    “好了,不逗你了,既然上宫司木来了,我就回仙界了。”花篱莞尔一笑道。

    花篱随后走向上宫司木,神秘叮嘱道:“司木尊主,我可将灵玑就交给你了。”

    上宫司木看向花篱微笑的点了点头。

    花篱离开后,上宫司木目光灼灼的看着灵玑半响,像在端详一件失而复得的宝贝,眼里满是欢喜。

    灵玑被上宫司木看的有些受宠若惊,干咳了两声道:“司木,我想出去透透气。”

    “好。”上宫司木欣然应道。

    灵仙阁阁楼前那两颗数千年间没有一丝变化的绒花树,还是那般枝繁叶茂,高高耸立在两旁,粉色的绒花朵披在地上,平摊起一层厚厚的花毯,看上去荣华尽展,两棵树的树枝蔓延交叉,已分不清哪些树枝是从哪棵树上长出来的,它们彼此缠绵,在树间搭桥形成了一人高的拱门.

    灵玑小时候贪玩,曾到树间的拱门下穿梭玩耍,后来躺在花毯上睡着了,因身袭一件粉色衣裙,与花色融为一体,灵母愣是找了半天才找着。

    灵仙境承气合之象,没有四季,没有气节,仿佛置身在幻境一般,上宫司木环抱着灵玑坐在绒花树下,静静地安享,宛如时间定格。

    半炷香后,灵玑坐的有些腿脚发麻,微微动了动身体,抬头看去,见朵朵白云浮在空中,或卷或舒,呈各方形状,大小不一,与粉绒花相互映衬。

    上宫司木本有些分神,被灵玑的这一动,回过神来,伸手拂了拂倾泻披在她肩头的黑丝长发,柔声唤道:“灵玑。”

    “恩?”灵玑被上宫司木突然一唤,有些莫名。

    “你是怎么认识童老的?”上宫司木低声道。

    灵玑回身看向上宫司木,与他四目相对,半响,悠然开口道:“说起来,还真是缘分使然,我当初追杀凶胄兽,受伤误闯乌仙山,遭到那山上寄生灵物的欺负,被童老给救了。”

    上宫司木身体一怔,道:“我竟不知你诛杀凶胄兽时受伤了。”

    灵玑觉得上宫司木这话有些无厘头,转身背向笑道:“那时我们不认识,况且你又没在场,怎会知道?”

    上宫司木神色黯然,愧疚道:“其实,我一直未告诉你,你诛杀凶胄兽时,我也曾在场,但见你灵力出神入化,想来对付那凶胄兽绰绰有余,却未想到你会受伤,要是知道,我定不会离去,”顿了顿,又感伤自责道:“还有这次,要是我能早点出现,你也不至于再次受伤。”

    灵玑诛杀凶胄兽时的确察觉出当时身后隐隐有人,只不过她疑心去看时,却未发现任何踪影,也是因她一时大意,才给了凶胄兽伤她的机会.

    不过,此番见上宫司木如此自责,她又如何能说出口,且只在心里默默道:“原来那个人是你,是天意么?若有一日,我消失了,也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

    灵玑轻笑一声,宽慰道:“怎么能怪你呢,再说我可是灵女,本领通天,这不好好么。”微笑的看向上宫司木,只见他呆呆的看着自己。

    为了缓解凝重的气氛,灵玑伸手去上宫司木身上挠痒痒,不料他经不住,“哈哈”笑了出来,欲还手,灵玑见状起身从拱门穿了出去,跑到一颗绒花树的边上,撩起地上的绒花往上宫司木身上拂了去,上宫司木也抓起绒花朝灵玑身上挥去,绒花一时漫天飞舞,承接着喜悦,两人打闹的欢笑声回荡在灵仙境,经久不散。

    灵玑身为灵界的灵女,守护灵界便是她的天命和责任,故而,身体痊愈便回到了灵界,上宫司木也赶回了宁渊谷主事。

    虽说星海已恢复,但却不能同日而语,就像是破碎了的东西无法重合一样,再也回不到原本最初的样子.

    灵玑在回灵界时,即使百不情愿,还是进星海查看了一番。

    她默然的看着星海深处,那几道被修复的近乎完美的碎缺,往事如潮水般的涌进脑海,前几日那丑陋狰狞的情景已然挥之不去,原本璀璨的星海此时这般看上去,竟是如此的刺眼。

    灵界的众道友们听说灵玑伤势痊愈无恙的归来,上下一片欢呼庆祝,当然也少不了某些人的冷眼旁观,青旋应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痊愈。

    香满园堂厅内,阿婆甚是慈爱心疼的再三关怀灵玑的伤势是否痊愈,灵玑转了几个圈,又蹦又跳来表示自己的伤已痊愈无虞,好让阿婆放心。

    “玑丫头,你这次受伤吓死阿婆了,你要是出事了,我该如何向灵母交代。”阿婆忧心道。

    “阿婆,我这不是没事么,让您担心了。”灵玑撒娇的依偎在阿婆的怀里,宽慰道,顿了顿,娇声道:“阿婆,说起娘亲,当时父君究竟为何没有救她?”

    阿婆温柔的抚摸着灵玑的头顶心,轻叹一声,陷入回忆中,缓缓道:“当初,东湖叛乱,侵犯灵界,灵母慈悲心肠,怜悯众生,故只将蚩曜引入星海,借用盘古玉的灵力在星海外形成一道强力的结界,众人都靠近不得,就连你父君也未能闯入结界,他是天帝,行事更要顾全大局,灵母性子又倔,不忍连累任何人,”阿婆说着说着嗓音干涩道:“你娘亲最舍不得的就是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阿婆和你父君才能不负她所托。”

    灵玑努力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心里轻松了许多,这些年在心口积攒的郁结也顿时烟消云散,忽然觉得娘亲的形象伟岸了不少,少时年幼,不懂得爱,此时,提起娘亲竟不再伤感,反倒有些莫名的欣悦。

    片刻,阿婆忽然想起了什么,眉头一蹙,开口道:“玑丫头,按理说以你的灵力,是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快给阿婆说说,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灵玑一股脑的将前前后后自己在南阳城发生的事,盘古玉被盗的事都和盘托出,唯独隐瞒了青旋在星海偷袭一事,毕竟牵扯到易直和灵界的尊严。

    对此,灵玑也想再给青旋一次机会,不知自己的偏袒到底是对还是错,毕竟作为灵女,她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十恶不赦之人,只要诚心悔过,虔诚度化也不失为功德一件,况且见青旋在处理灵界事物很是上心,灵玑觉得她本心并不坏,只不过是执念于灵女的身份罢了。

    阿婆神色一怔,喃喃道:“原来,竟发生了这么多事,”随即眼中露出心疼,苦笑的摇了摇头,看向灵玑,叹道:“你呀,倒是有几分你娘亲的性子,遇事总是一力承担,报喜不报忧,真苦了你了。”

    “为了灵界,这是玑儿应该做的。”灵玑淡淡一笑道。

    灵玑心中一个激灵,站起身,看了一眼阿婆,困惑道:“阿婆,玑儿心中一直有个疑问,那梵朔怎会知晓开启星宿眼封印的方法?”

    阿婆被灵玑一惊一乍间惊了惊,稳了稳心神,沉吟片刻,道:“莫不是当初我和灵母讨论星宿眼时被他偷听了去。”

    “哦,原是这样。”

    梵朔曾是灵界的众法老之一,竟生不臣之心,被野心驱使,趁灵界与东湖交战之际背叛灵界,盗走了不少灵宝和秘法,竟逃往幽冥做了座上宾,成了诡士大人。

    如此,灵玑一直怀疑东湖七蛟龙叛变与他难逃干系,指不定就是他从中挑唆。

    ……

    幽冥界广阎殿内,一片阴沉死寂,冥君封煞正不遗余力的蚩曜运气疗伤,两人此时额头上都沁出密密麻麻豆大的汗珠,神情格外的凝重。

    火女侯在一旁,焦急万分,梵朔一副淡定自若。

    蚩曜冲出星宿眼封印时修为受损,再与灵玑交战,更是雪上加霜,丝毫没讨到便宜,只不过他沉稳老成,在星海暂时抑制住伤势,将将回到西冥时,被浊气侵身,一口血这才“哇”的吐了出来,有了眼前这番情景。

    半炷香后,封煞和蚩曜先后缓缓睁开眼,运了运气。

    “蚩兄,感觉如何?”封煞起身看向蚩曜,缓缓道。

    蚩曜忙起身,恭声道:“多谢冥君,已无大碍。”

    “那就好,那就好。”封煞摆手笑道。

    “蚩兄初到西冥,我已派人为你安排了住处,这里不比灵界,还望蚩兄莫要嫌弃才是。”封煞淡然的看向蚩曜笑道。

    梵朔刚要开口唤鬼兵前来,一个鬼兵匆忙跑进大殿,看向封煞,拱手拜道:“报,冥君,灵界灵女已醒。”

    “什么?那丫头伤的如此重,短短两日竟醒了。”蚩曜目眦欲裂,惊道。

    “呵呵,就算那灵玑醒来,也不足为奇,那灵界是什么地方,灵气充沛,最是适合养伤。”封煞试图安慰蚩曜道。

    “可。”蚩曜还想说下去,被封煞瞪了瞪。

    封煞讪笑道:“蚩兄啊,近日你我都未曾好好休息,不如先去休息,养养伤。”

    蚩曜一时语塞,看在封煞疗伤的份上,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和火女行礼离开广阎殿。

    封煞一脸阴沉,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架空的火盆处,缕缕氲气升腾,甚是诡异。

    “灵玑那丫头还真是命大。”梵朔冷哼道。

    “命大?那是因为还没找到那丫头的命门。”封煞冷笑道。

    “冥君说的是,不过那盘古玉和通灵剑都设有禁制,与主人灵力相通,即使拿到手,并不能为我们所用。”梵朔低声道。

    封煞眼眸深处覆上一层黑雾,有些可怖,令人难以捉摸,淡淡道:“真是便宜灵玑那丫头,她有盘古玉和通灵剑护身,怕是一时奈她不得,看来,得另想办法,分散她的心神,从她在乎的人下手。”

    梵朔明朗一笑:“是,我这就去安排。”

    南阳城四大修仙世家听说七蛟龙冲出封印,有些惶惶不安,近日,更是将南阳城的防守加强了许多。

    古府内,古小萸已坐在石桌前整整两日,呆呆的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南阳旭和乌七发愁不知该如何是好,生怕她再这样下去会出事,就连百雀也无辙,只好哀叹自怜。

    一阵风过,院内的树木摇摆了一下,灵玑幻身出现,众人皆是欢喜,古小萸瘦小的身体也不禁触了一下。

    “灵玑,你快看下小萸她怎么了,自从从盘古玉出来,她就这样呆呆傻傻的。”百雀开口道。

    灵玑走近古小萸,轻声唤道:“小萸,我是玄玉姐姐,我来看你了。”

    古小萸身体缓缓动了动,抬眼看向灵玑,打量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冒充玄玉姐姐?”

    众人见古小萸终于不再呆傻,暗暗的松了口气。

    灵玑一怔,小心询问道:“小萸,你怎么了,你不认识玄玉姐姐了?”

    古小萸讷讷的看了一眼灵玑,道:“那好,玄玉姐姐,你告诉我,我是何人?你又是何人?”

    “你,你是古小萸呀,我。”

    灵玑瞧见古小萸的神色有些异常,开口询问道:“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是。”

    灵玑心下一松,道:“既然如此,我不是有意瞒你的,其实,你的真身是盘古玉玄魂,我是灵界灵女。”

    “玄魂?那古小萸呢?”古小萸脸色一变,道。

    “你占用了她的身体,你两已为一体。”灵玑应道。

    古小萸面色一惊,默了默声。

    乌七在一旁理清来龙去脉,原是古小萸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陷入迷惘,一时无措,乌七还担心她如此是因为古风的原因。

    乌七走到石桌边,道:“看来今日这身份要重新公布了哈,玄玉姑娘是灵女,小萸是盘古玉玄魂,”看了一眼南阳旭和百雀,若有所思,道:“南阳兄,你会不会也有另一层身份?”

    南阳旭无语的摇了摇头,笑道:“你猜?”

    乌七负气不理,悠悠看向百雀,道:“你呢?”

    “什么?”百雀被乌七盯得浑身不自在,呐呐道。

    “身份呐。”乌七挑了挑眉,一副看热闹的样子道。

    百雀看向灵玑使了个眼神,见灵玑转过头,佯装摸了摸颈脖,完全不理睬。撅了撅嘴后,一个旋风转身,周身起了一层气波,身上的红羽一飞而过,荡在空中,瞬间凝幻成了一只庞大且不失灵巧的雀鸟,红色翎羽,优雅华丽。

    乌七一时看的愣神,半响,反应过来,暗暗将刚才趁机从百雀身上拿到的一支红羽躲在身后,怅然尖叫道:“这,这是什么妖物?”

    百雀低鸣,颤动身体,恢复了人形,双手叉腰,瞪大眼睛看向乌七,愤愤道:“竟说我是妖物,你才是妖物,你全家都是。”

    灵玑和南阳旭不禁笑出了声,乌七神色一变,呆了呆。

    “你是百雀神鸟,是在幽海带我回来的那个神鸟。”古小萸神色一动,讶然道。

    百雀欣喜的走到古小萸身边道:“哎呀,某人眼高于顶,人家明明是上古神鸟,竟被认作妖物,还是小萸识鸟哈。”

    古小萸被百雀逗得‘噗嗤’笑出了声。

    百雀见古小萸心情大好,也就懒得同乌七一般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