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修真小说 > 玉魄仙魂 > 41.诀别
    幽冥界!

    广阎殿内光线交替, 一阵明一阵暗,侧围排列摆放的鬼头骷髅龇牙咧嘴,透出淡淡寒光。

    封都戉独自站在大殿内,一双瑞风眼转盼流光, 显得格外的魅惑。

    一片寂静的殿内突然被“沙沙”声惊扰, 虽然声音极小,封都戉却被惊动的微微侧首, 转眼看向在殿内悬着的火盆那处,上次就觉得火盆上方浮着的气泽十分诡异,此刻,越发好奇。

    封都戉抬脚向火盆靠近。

    “少君。”殿外一声朗落的嗓音突然传来, 唤住了他的脚步。

    封都戉瞧眼看去, 一瘦一胖的两个人并肩走了进来。

    “君父。”封都戉面无表情,淡淡唤道。

    封煞看了一眼火盆处, 眉宇间笼上一层雾色, 淡漠道:“你何时来的?”

    “不知父君唤儿臣何事?”封都戉眼眸一瞥, 眨了眨长睫道。

    封煞看了一眼梵朔, 目光一凝,转而看向封都戉道:“你去图落族一趟。”

    封都戉剑眉一扬,神情变幻,刚要开口被封煞打断:“洛女还活着,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是。”封都戉半垂眼帘, 深邃的眼眸中看不出波澜。

    封煞轻皱眉头看向封都戉, 竟也有些看不透眼前的这个儿子了。

    待封都戉离开后, 梵朔走近封煞,藏着掖着道:“冥君,你就不担心少君他,毕竟夫人…”

    封煞知道梵朔要说什么,瞪了一眼道:“你是担心他会知道当年的真相?”

    “冥君运筹帷幄,想必是在下失言了。”梵朔轻笑道。

    “你那件事进行的怎么样了?”封煞悠悠道。

    “猎物已在笼里,驯服是迟早的事。”梵朔狐狸眼弯起,露出狡黠道。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诡士大人还得上心才是啊。”封煞乾笑道。

    …

    图落族。

    通天柱外,半日已过,洛歌额上冷汗涔涔而下,面色苍白如纸。

    “你怎会如此虚弱?”上宫司木疑惑道,连忙伸手切在了洛歌的手腕上,顿了顿,错愕道:“你的修为?”

    洛歌抿嘴笑道:“无妨,只不过失了修为而已。”

    “你将修为给了谁,洛飞?”

    洛歌身子一怔,上宫司木果然是最了解自己的,一猜便中,不由默默点了点头。

    “你疯了,好不容易苦练的修为,怎能轻易舍弃?”上宫司木冷声道。

    “知道你担忧,故而未告诉。”

    “你已经为尤夷做的够多了,该为自己想想了。”上宫司木语气颇为无奈,欲将修为度些给洛歌,却被阻拦。

    “不必了。”洛歌摇头道。

    一道炽烈的光晕出现,来人是封都戉和冥鸠。

    “还真是感人呐。”封都戉嗤笑道。

    “封都戉,你来作甚?”莫兰惊慌道。

    “美人,这么惊慌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欺负你呢?”封都戉双瞳剪水,扯起一边唇角道。

    “你。”莫兰被封都戉一语噎的说不出话来。

    不得不说,封都戉那双眼眸生得极好,只这么一瞧,就足够摄人心魄,也难怪莫兰脸红了红。

    “冥司少主还真是无所不在。”上宫司木瞥向封都戉道。

    “哼,这句话应我问你才是,图洛是我母族,这里最不该出现的人是你才对。”封都戉挑了挑眼,冷哼道。

    冥鸠没心思看着上宫司木和封都戉斗嘴,直接向通天柱袭了过去。

    洛歌眼疾手快,一个跃身直接横飞而过,用尽力气,击出一掌。

    冥鸠为了躲避,在空中连着几个后空翻才稳稳落在地面,咬牙切齿一番,愤愤道:“找死。”

    莫兰见状,忙掷出紫砂珠,拦住再次袭来的冥鸠。

    上宫司木脸色一沉,忙上前扶住后退的洛歌。

    封都戉见缝插针,几乎快要接近通天柱时,听得上宫司木扬声唤道:“灵玑在通天柱里。”只好心尖一凝,将将旋转了方向。

    “少君,莫被蛊惑,别忘了冥君交代的事。”冥鸠喊道。

    封都戉压根没搭理冥鸠,而是走近通天柱观详半响。

    通天柱内,已然换了另一种景象,除了雨雪纷飞就只剩下是雨雪纷飞,茫茫一片,分不清哪是哪。

    灵玑祭出盘古玉,眼前是一片无际的大海,清风拂过,荡起层层涟漪。

    天高地阔,碧海苍苍!

    一道划过天际的嗓音打破了眼前的平静。

    “你是谁?竟会闯进我的秘咒幻境中。”

    灵玑抬眼看去,闻见其声却不见其人,循着声音沿着海岸走了几步,发现一座一人高的冰雕出现在眼前,遥望着大海。

    “是你在说话。”灵玑透过冰雕仔细一瞧,里面竟是一位熟睡中的女子。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冰雕中的女子声音沉稳道。

    “我来带你离开这个地方。”灵玑柔声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那半颗心。”

    “你说什么?”女子讶异道。

    “我若是将你从这个冰雕中带出来,你可愿意和我离开这儿。”灵玑低声道。

    一阵讥笑声从冰雕传出,冷笑道:“谢谢姑娘的好意,这可是秘咒,咒出无解。”

    灵玑轻叹的摇了摇头,祭出盘古玉,一缕缕灵力自玉中飘出,进入冰雕之中。

    片刻,冰雕发出细碎的龟裂声,冰雕中女子的面容逐渐清晰。

    一袭笼纱白裙的女子看上去冰肌玉肤,依旧如初见时的模样,应是冰雕的原因,岁月在她身上丝毫没留下任何痕迹,只是如今这般看去,才觉得眼前的女子气质很是高雅。

    女子缓缓睁开眼,首先做的不是感谢,而是直接化出一截细长如刃的冰棍向灵玑直刺而来,动作娴熟利落,哪里像是被困在冰雕中长达六十年之久的人。

    灵玑神情自若,应付自如。

    女子丰姿冶丽,柔韧度极好,被灵玑一时困住,也能巧妙逃脱。

    “你到底是何人,竟有这般能耐。”女子颔首道。

    “洛女,我们又见面了。”灵玑浅笑道。

    “又?你认识我?”女子一脸茫然,疑惑道。

    “不错,这是我第二次见你。”

    “那第一次是?为何我毫无印象。”

    “在幻境之中,六十年前的你。”

    “姑娘果真不是一般人,素心唐突了。”

    灵玑灿然道:“那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了。”

    素心顿了顿,眼中露出一丝纠结,道:“不愿意。”

    “为何?难道你要在这冰天雪地中寂寥度日。”灵玑不解道。

    “并非如此,只是当年我施咒,才得以抵御海啸,咒出无解,我若是强行和你出去,只会逆天道,况且,我已无心,外面的纷扰已与我无关,我只想守护着族人。”素心淡然道。

    “无心胜有心,恰在几逢时,你的族人需要的是能统领的王者,而不是默默守护的天使。”灵玑目光闪动道。

    “我意已决。”素心看了一眼灵玑,凛然道。

    “那你父王呢,当年的海啸,还有洛歌,这么多重要的事和人都在等着你,都不管了么?”灵玑肃然道。

    素心连连错愕,耸然动容,喃喃道:“洛歌。”随后眼中碧光一闪,蓦得捂住心口,低声□□。

    通天柱外,此时洛歌同样捂住心口,唇色发白,神情痛苦。

    “真是没想到,尤夷族颇有威望的西王竟会落得今日这般。”封都戉调侃道。

    “住口。”上宫司木冷声斥道。

    “怎么,急了。”封都戉勾唇道。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上宫司木淡淡道。

    封都戉瞪了一眼上宫司木,甩了甩衣袖向一旁走去,瞥了一眼冥鸠。

    上宫司木凝视着洛歌,低声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洛歌气力粗喘,看向上宫司木道:“司木,抱歉,我却有一事瞒于你,我天生只有半颗心,此命唯洛女可改。”

    封都戉闻声一怔,转头看了过来。

    上宫司木身体顿了顿,神色黯然。

    “这六十年,已经足够了,她为了图落族,如今能醒来,我愿意将心给她,让她活下去。”洛歌宽慰道。

    “为什么会这样,没有别的方法了么。”上宫司木凄然道。

    孤冷倨傲的封都戉眼中掠过一丝惋惜。

    冥鸠将封都戉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心下百爪撕挠,霍然转身向洛歌疾驰而去,一掌结结实实打在了洛歌的后心处。

    洛歌身体被震出,长发飞舞,仙姿秀逸。

    上宫司木面露厉色,急急一掌打到冥鸠的身上,冥鸠痛叫一声,口中的鲜血直冒三尺,在空中掠过悚然的弧度,落在封都戉脚边,晕死了过去,可见上宫司木这一掌着实厉害。

    洛歌瘫软的躺在地上,蓦地吐出一口鲜血。

    上宫司木将洛歌扶起,伸手度灵力,再次被洛歌阻拦:“没用的。”

    洛歌靠在上宫司木身上,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我恐怕见不到她了。”

    “不会的,一定会见到的。”上宫司木看了一眼通天柱那处,低声道。

    “司木,我今生能认识你,真的万分荣幸,我有个请求,还望你能答应。”

    “你说,我都答应。”上宫司木沉声道。

    “你都不问我是什么,就应了下来,万一,对你不利呢。”洛歌笑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帮我留住一魄,见素心最后一眼。”洛歌缓缓道。

    上宫司木一怔,他早就将一切都安排好了,不曾想洛歌痴恋素心到如此地步,为了她,视一切为浮云,哪怕是自己的生命,己的轮回。

    “好。”上宫司木心中一酸,点了点头应道。

    洛歌笑了笑,拼劲力气最后看了一眼通天柱,缓缓阖上眼帘。

    流光莹转,汇入天河。

    通天柱此刻起了变化,符文在灵石的映照下,闪着淡淡光芒。

    须臾,灵玑和素心幻身出来。

    莫兰看见素心安然无恙的出来,忙走了过来,欣喜道:“六十年了,洛女,你终于出来了。”

    灵玑看向上宫司木这处,却未寻得洛歌的身影,向四周瞧去,看见封都戉目光款款看了过来,不由一怔,再看向晕死过去的冥鸠,大感不妙,忙跑向上宫司木身边,道:“洛歌呢?”

    上宫司木眼眸一沉,看了一眼悄然走过来的素心,缓缓道:“他在这里。”随后摊开掌心,漫漫莹光,飘飘而升,在空中凝聚成形,洛歌的笑容洒然不羁。

    灵玑一惊,看向身旁木然的素心,只见她在莹光之下仰起下颔,微笑中带着几分苦涩,静静的看着空中的洛歌。

    与其说是洛歌见素心最后一眼,倒不如说是让素心见他最后一眼,想必如此,他心中便了无遗憾了吧。

    灵玑眼眶微微泛红,偏头看向一旁。

    上宫司木默默凝视着灵玑,同时凝视着她的还有不远处的封都戉。

    灵玑转头向封都戉看去,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封都戉看着走过来的灵玑,面露欣喜。

    “你杀了洛歌?”灵玑犀利看向封都戉道。

    “你说什么?我杀了他?”封都戉眼中疾风扫过,讶然道。

    灵玑冷冷的盯着封都戉半响。

    “你不信我?”封都戉眉头一蹙,神情顿时阴沉了许多,森然道。

    灵玑心头一窒,呆了呆,张了张口,将未说出的话涩涩咽了下去。

    “不关他的事。”上宫司木低沉的嗓音传来。

    素心目光一凝,神色动容,看了一眼封都戉。

    灵玑回神刚要致歉,发觉封都戉已不见了踪影,是自己一时着急,没弄清缘由,误会了他,来日再见时是一定要解释的。

    上宫司木神情极力隐藏,想来不是想让灵玑担忧,对洛歌救而不得的无奈,一股冷意涌上心头,神情凝重。

    灵玑看向背对着的上宫司木,眼中露出一丝心疼,将手搭在他肩头,轻轻拍了拍肩膀,看不见他的神情,只见他缓缓将手抚了上来。

    夕阳西下,暮色渐升,月亮初上,半嵌在里面,散发出通透如玉的寒芒。

    周围原本还看的清晰的景象,此刻幽深了起来,层层叠叠,难以分辨,只有几个身影定定的站着,直到完全融入到夜色中。

    第二日,素心带领着潜藏在海中地宫里的族人归顺于尤夷族。

    至此,图落族与尤夷族合而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