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影吞噬的瞬间,闻翘挂在胸口处的神牌绽放一阵清气,将她保护起来。

    四周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黑影,那样浓稠的黑色,弥漫看无处不在的恶意,肉眼和神识皆无法穿透,带来可怕的玉迫

    闻翘站在这片黑暗之中,甚至能感觉到无处不在的黑影正在挤压着自己,疯狂地吞噬那层保护她的神木

    神牌是由神英宝树给的神木炼制而成,清气自藴,拥有辟邪的功能。

    说到底,这些由恶念凝聚而成的恶魂影也是邪崇的一种,神木的清气应该能驱除的。但间翘发现它正在吞噬神牌绽放的清气时,便知道神牌估计也挡不了多久。

    这一刻,闫翘终于理解了师无命所说的那句“上古三界之战,便是与恶魂影有关。

    若非这些由恶念凝聚而成的东西实在太可怕,也不会最后迎来三界之战。固然它不是导致三界大战的直接原因,却也是其中的一个因。

    闻翘深吸口气,沉下心来,仔细地感悟恶魂影吞噬神木清气的过程。

    神牌的清气渐渐稀薄,光洁的神牌上布满破姴的纹痕。

    闫翘有些可惜地看了它一眼,当初神英宝树虽然送她一大截的神木,可将之炼制成神牌后,送了一些给亲朋好友,神牌的数量已经不多,用一张少一张,她实在不舍得。

    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块新的神牌,她用灵力将之激活。

    一道更明亮柔和的清气重新挡住那些挤压而来的恶魂影,闻翘再次沉下心,继续感悟。

    不知过了多久,神牌绽放的清气再次变得微弱起来。

    闻翘睁开眼睛。

    周围的黑暗仍是无处不在,它们没有意识,只剩下吞噬本能,且因其无物不噬,连身具神性之物都可以吞噬,可见这恶魂影的可怕之处。

    但世界上没有完全没有弱点的存在,就算这些恶魂影也是一样。

    虽然师无命没有直接告诉她,当年三界大战之前,仙凡两界是如何清剿那些恶魂影的,但证明可以人为地对付。事实上,师无命当时已经算是含蓄地提醒她,否则他不会将那些事情直接告诉自己,甚至让她亲自进来这片空间,面对这些恶魂影。

    闻翘对师无命一向是信任的

    这种信任并非像对宁遇洲那种无条件的信任,而是一种"他既然怀有目的而来,使没有害她之意"的信任,相信他绝对不会希望自己死,如果她死了,估计他会比任何人都要紧张

    她就是如此的笃定。

    或者说,师无命所表现出来便是如此。

    闻翘召手,几颗红色的珠子出现在手中。

    这是姓进入仙人墓后,收集到最多的东西。

    不仅是在最初的那片布蒎尸骸的荒原里收集到的那几百颗红色珠子,后来她发现,这仙人墓里很多地方都有这种红色珠子,唯有自己才能感觉到它的力量波动。

    翘虽然不知道它是什么,却下意识地收集起来。

    这几个月,她收集到很多这种红色珠子,加上只有自己能察觉到它的力量波动,其他人都没有和她抢让她将之包圆。

    或许在那些人眼里,都觉得她傻,那么多宝物看不上,反而到处收集这种像石头一样没什么特殊的红色珠子。纵使仙人墓里的东西并没有什么是平凡的,可这种连修炼者自己都不知道能用来做什么的这种红色珠子,那对于他们而言,便是一种没有价值的东西,不如那些法宝有用。

    闻翘扫了一眼前方的黑暗,将几颗珠子炼化。

    随着她的炼化,原本像石头般的红色珠子化为水,融合成大红色的水团,可以肆意改变它的形状。直到将所有收集到的红色珠子炼化成巨大的水珠后,间翘心念一动,那没有形状的水珠迅速地变化为一柄长剑。

    这长剑宛若由红宝石炼化而成,平平无奇,没有任何力量波动

    在神牌嘭然破碎的瞬间,间翘手抓着那柄红剑,一剑朝前方的黑暗劈下。

    一切皆是悄无声息,当那柄红剑斩落时,浓稠的黑暗轻易地被切割开一道长长的口。

    道像是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痕出现,撕开了那黑影,周围的恶魂影终于不再无处不在地挤压着她。闫翘没有丝毫犹豫,再次挥剑,舞出无数的剑光,将黑暗搅杀成碎片。

    明明这些由恶念凝聚而成的恶魂影是没有灵智没有情感的东西,当它被红剑轻易斩碎时,闻翘仿佛感觉到什么,让她有些恍惚。

    嘭的一声,以她为轴心,周围的黑暗骤然消失。

    “闻姑娘!

    守在外面的鬼华和凌绝看到她时,俱是一喜。

    先前见到她被黑影吞噬,都以为她会陨落在此。要不是他们曾经被她暴揍过,知道这女人绝对不好惹,因此对她产生某种盲目的笃定,觉得她不会轻易陨落在这里,所以他们坚定地守着,没有离开。结果如他们所笃定的那般,这女人怎么可能会轻易被吞噬?

    师无命一脸高兴地道“我就知道阿翘妹妹不会有事的

    这话听起来就像放马后炮,听得鬼华和凌绝都有种想翻白眼的冲动

    闫翘朝他们道“你们随我来罢,我在前面开路。

    开路?如何开路?

    很快的,他们就明白她的意思。

    只见她手里抓着一柄宛若由红宝石铸造而成的长剑,那佥明明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但当它一剑斩下时,那些让人忌惮的恶魂影轻易被劈开,如溥水般迅速地退开,显然极为忌惮那柄红剑。

    鬼华和凌绝眼中精光乍现,“闻姑娘,这柄红剑是什么?

    虽然这红剑看着是一柄没有等级的凡剑,连法宝灵气的气息都感觉不到,若是放在平常时候,修炼者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凡物。但当它将这些让人恐惧的恶魂影劈开时,便知道这剑一点也不平凡。

    闻翘想了下,说道“是我刚才随手炼造的。

    魔一鬼

    鬼华两个一脸无语地看着她,要不是她说得认真,他们都以为她在涮自己。

    师无命好奇地间“阿翘妹妹,你炼这剑所用的材料是什么?

    鬼华和凌绝反应过来,双目灼灼地盯着那柄大发神或的红剑,不管它是不是闻翘随手炼造的,他们最感兴趣的还是这剑是用什么材料炼成的。

    就是在仙人墓里找到的那些红色的小珠子,你们都以为是石头的那种。

    这答案出乎薏料,鬼华和凌绝愣了下,很快就想起和闻翘同行的这一路上,她时不时指使他们到处挖尸骸挖地,可谓是捱地三尺,挖出不少红色珠子

    但那些红色珠子除了因为是仙人墓里的东西,显得有些不平凡外,看起来真的很像是一种红色的石头没什么用处。

    “真的是那些红色的珠子?“凌绝满脸不可思议。

    闻翘淡淡地嗯一声,“你们看这剑,难道不觉得它的剑身很像那些红色石头吗?

    确实挺像的

    但他们实在不恳意相信,原本以为是石头的东西,竟然能克制这些可怕旳恶魂影,那岂不是说他们都是蠢的,明明一路上遇到很多宝物,却都视而不见,将它们当废品?

    你们确实挺蠢的。"师无命一脸赞冋地说,“能让阿翘妹妹看上的东西,能是普通的吗?

    魔一鬼同时朝他怒目而视,想打死他。

    师无命没理会他们,笑監盈地蹭到闾翘身边,看她一剑劈下,所有恶魂影迅速退缩,让硬生生地开出一条路,就愉悦万分。

    闻翘突然转头看他,"师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能对付这些恶魂影,才会让我进来的?

    师无命笑道那是当然!先前阿翘妺妺你收集那么多红珠,那种红珠是仙人留下之物,自有其用处,凭阿翘妹妹旳悟性,肯定很快就明白它的用处。

    万一我不明白呢?“闻翘问道,"你又怎么笃定它能用来对付恶魂影?

    师无命眨了下眼睛,"我当然能笃定,我可是命魂殿下一任的殿主,虽然战斗力不行,但演算之能还是有的。

    命魂殿

    闻翘心里沉吟,没有再问什么。

    有红剑开路,那些恶魂影没有沾到他们身上,让他们一路顺利地走过。

    终于,当闻翘一剑劈下时,前方的黑喑就像黑色的天幕被撕开,灰色的光线倾洒而入,接着便见仙人墓里特有的灰色的天空,以及天空下那一块块林立在土包上的墓碑。

    四人走出来,目光落在这看不到尽头的墓地。

    突然,闻翘目光微凝,御剑朝前飞去。

    师无命三个赶紧跟上。

    在他们御剑离开时,鬼华和凌绝都忍不住回头,看到身后那无边无际的黑暗,被劈开的黑暗已经开始重新愈合,填充在他们身后的天地之间,如同一道屏障,将两个空间分隔开。

    闻翘飞了一会儿,俯冲而下。

    后面的师无命三人已看到下方的墓地之中,那伫立于天地之间的男人,周围是允斥着死亡气息的无数墓碑,他就像是被遗落到这片空间里唯一的救赎。

    看到朝这儿飞来的人,他面露微笑,“阿娖,你来了。

    宁遇洲眼角眉梢俱是温柔的笑意,将扑过来的人紧紧地搂住,闻刭她身上熟悉的草木清气,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

    然而难得的夫妻重逢很快就被破坏。

    啾啾啾!

    小反凰从远处飞过来,扑到间翘脑袋上,欢喜不已地叫着

    凌绝和鬼华从飞剑跃下,原本是非礼勿视的,不知从哪里飞出一坨胖成球的鸟,啾来啾去的,实在是

    那只肥马非常会破坏气氛,让闻翘都有些抱不下去。

    正当小凤凰就要将待在闻翘脑袋上那只当自己是头花的黄皛蚁都挤下来时,被人抓住。

    “闻知爝,不准闹

    小凤凰啾了一声,抗议地说它没闹,终于见到它娘,它现在可高兴喧,对着她啾啾啾地说起这段时间它被一群丑夜叉丑到的事。

    实在太伤眼了,现在要多看看它娘的脸养眼睛。

    “丑夜叉?“闻翘疑惑地问。

    宁遇洲正欲回答,小凤凰已经不甘示弱地将小翅膀往前一指,“啾~

    丑夜叉来了。

    察觉到周围的异样,闻翘几人迅速地转头看过去,发现一群仙姿秀逸的人"从远处款款而来。虽然他们的身影都是半透明,但那无双的姿容,依然让人不由怔忡。

    这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常存在

    再联系周围的墓碑,鬼华和凌绝忍不住暗忖,莫非这些是陨落在此的仙人留下的执念?

    “啾啾啾!“丑夜叉

    小凤凰坚持地说。

    闻翘仔细地看了看,说道“其实不丑啊。

    既然是仙人留下的执念,它们所幻化的形象,应该是曾经的仙人模样,看着并不丑。

    不过很快的,闻翘就明白为何小凤凰称它们为丑夜叉了。

    在一个执念靠近凌绝,然后被阴沉桀骜的族不客气地拒绝后,美丽的仙女瞬间变成狰狞的夜叉,若是不知情的,还以为是恼羞成怒。

    原本以为是艳遇或大机绿的鬼华"…

    凌绝冷笑一声,“区区执念,也政觊觎本座?

    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看他一眼,这魔族不仅傲慢,而且还很自恋。

    幸好,这些执念幻化而成的人"虽然因为被拒绝后从俊男美女变成丑陋的夜叉,却没有出手的意思,暂时还算安全。

    闻翘疑惑地问“夫君,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一直被困在此地?

    宁遇洲嗯一声,拉着她坐下。

    鬼华、凌绝见到摆在一个土包前的桌椅,嘴角微抽,再看周围那些虎视耽耽的执念,觉得宁遇洲能若无其事地在这些执念包围下拉着人坐下休息,也是十分厉害。

    果然,敢娶霸王花的男人,哪里是什么普通的

    当初进来时,我和闻知爝就被传送到此地

    闻翘顿时心疼了,“那你岂不是被困在此地四个多月?

    宁遇洲微微额首,一双眸子含笑看着她,“这段时间一直在找出去的办法,没想到你却来了。我一直在找你。"间翅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只是仙人墓的力量太特殊,干扰到黄晶的判断,直到现在才找到此地。

    宁遇洲看了鬼华和凌绝一眼,自是认出凌绝的身份,曾经在醃风岛被闻翘捉住当苦力的醣族,可谓是印象深刻。

    不用解释,他便明白这两个的身份,估计是间翘在仙人墓收拢的小弟

    对此,宁遇洲非常淡定,他家阿娖是个从来不招惹麻烦的,若是有人来招灺,那只能算对方倒霉,被收作小弟干苦力活是正常的。

    闻翘和他说了些自己进入仙人墓后遇到的事,便问他“夫君,这地方要如何出去?要不要从那边的恶魂影回去?

    恶魂影?“宁遇洲有些怔愣。

    闫翘点头,将师无命曾经告诉她的有关恶魂影的情况同他说了。

    宁遇洲若有所思,看向师无命,对方马上朝他露出个讨好的笑容,他淡淡地移开目光,倒是没有说

    宁遇洲也没问闻翘他们是如何从那片吞噬天地的恶魂影中穿过,说道“要离开这里,还要先解决这些执念,否则它们不会允许我们离开。

    听到这话,鬼华几个下意识地打量周围的执念。

    因为它们没有攻击的原因,他们也没放在心上,所以并不能明白宁遇洲这话是什么意思。

    宁遇洲偏首,朝凌绝道"你去攻击它们。

    凌绝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2519:00:22~2020032601:14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祟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丢丢剪剪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sunny89、随缘、 silvana1个;

    惑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紫幻一笑210瓶;冬月147瓶;游月80瓶似如此而心难测、joy60瓶;紫恋芸50瓶;长月是田、dear青瓷30瓶; silvana、故人长情、寂寞寒烟翠、最讨厌取名了、一时春生、我不要陪娃作业20瓶;suny89、弹的、纵使寂寞开成花、27814794、都是肉、丹凤朝阳10瓶;竹虫、矢羽离殇、喵喵喵酱5瓶;huan4瓶;∽j¥3瓶;嗯越亮、梅子2瓶;繁华落幕、歆虞、kareη、菜丫丫、若兮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