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放肆[娱乐圈] > 秦唐番外10
    “你是来睡我的吗”

    那个年轻的女孩子问道, 脸上浮起可疑的红晕,水亮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秦意浓“”

    秦意浓“”

    秦意浓“”

    这句话在她的脑子里回响,秦意浓素来仰仗的如簧巧舌就像是被石膏冻在了嘴里似的, 她额角抽了抽, 行将起身的动作停顿,重新坐回床沿。

    两人四目相对,秦意浓恢复了惯常的温柔笑容。

    唐若遥当面说出这样的话已是非常害羞,此刻被女人这样瞧着, 更觉得浑身如同火烧, 白日看过的那些小电影浮现在脑海里, 下一秒秦意浓就要对自己为所欲为。

    她两只手捏着被沿,忍不住往里面缩了缩。

    秦意浓笑意更浓,戏谑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唐若遥心想这事哪有为什么,你就喜欢趁着人家睡觉的时候来做这档子事, 是你奇怪。

    但面上她是不能这么回的, 唐若遥再往里躲了躲,眼神怯怯,嗡声说道“你每晚都过来。”

    秦意浓挑起眉头“你知道我每晚都过来你不是睡着了吗”

    唐若遥说“我猜的。”

    秦意浓莞尔笑道“真聪明。”

    唐若遥“”

    所以突然夸她这一嘴是因为什么把她哄开心了日起来比较舒服吗

    秦意浓话锋一转,目光揶揄地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我睡了你”

    唐若遥看着她不讲话,但那眼神分明在说你不睡我你天天晚上跑我这里来干吗摸摸眉毛摸摸脸蛋就走了吗

    放在几日前,秦意浓还真能理直气壮地辩白自己什么都没做,然而她已有了暧昧的举止,便也不答话了。

    这在唐若遥看来便是默认。

    唉, 自己果然被她睡了好多好多次。

    秦意浓清了清嗓子, 道“你今年十几”

    唐若遥莫名其妙, 依旧乖顺回道“十九。”

    秦意浓想了想,问“谈过恋爱吗”

    现在的金主要求高到这种地步了吗还有精神洁癖的啊, 如果自己说有,她是不是会解除合约,还是会狠狠地自己。唐若遥面色古怪了一瞬,声音比方才低些,道“没有。”

    秦意浓说“那你知道男女,不,女女之事如何作为吗”

    唐若遥点点头。

    昨天知道的。

    “都清楚”

    “嗯。”唐若遥自信地想,不就那样么,大同小异。

    秦意浓咳了咳,决定给小姑娘普及一下生理知识。她是不介意再逗逗她的,但是她这么单纯,将来被坏人骗的概率很大。

    时间分分秒秒地走过。

    秦意浓长出了口气,说“大概就是这样。”

    唐若遥脸红耳赤。

    秦意浓伸指拨了拨长发,将泛起绯色的耳根挡住,她也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对一个小姑娘讲这些。

    唐若遥声音更小了,蚊子哼哼似的“那是我误会你了吗”

    秦意浓似笑非笑“你猜。”

    唐若遥“”刚刚坚定了的念头被女人两个字动摇,连带着怀疑方才她那一番话都是耍自己玩的。

    唐若遥问“那你为什么每晚都过来”

    秦意浓说“这是我的房子,我哪里不能去”

    唐若遥再次“”

    话虽然是对的,但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

    秦意浓伸指捏住女孩的下巴,笑容恣意道“你也是我的,我在我的房子里看我的人,天经地义。”

    唐若遥被盖章为她的人,本该羞辱难当,可第一时间涌出来的却是另一种情绪。她的视线里是女人雅致风流的眉眼,耳畔是她宣誓主权的轻佻话语,心脏就这么重重地跳了一下。

    她垂手,五指攥住身下的床单。

    秦意浓因为捏她下巴而倾身过来,此刻正居高临下望着对方,女孩平顺乖巧地躺着,五官清丽,浓密的长睫下是一双清澈见底的琥珀色眸子。肌肤若玉,在灯光下散发着细瓷般的光泽。

    她本就年纪不大,这样顺从的样子,显得更小,惹人怜爱。

    秦意浓喉咙不自觉地滚动。

    然而那双清透的眼眸迎上她的目光,长睫颤了颤,微垂下去。

    秦意浓闭了闭眼,松开手指,往上捏了捏女孩的脸颊。

    唐若遥抬起眼帘。

    秦意浓替她掖了掖被角,说“我明天早上要赶通告,先睡了。”

    唐若遥嘴巴小小地启开,“喔”了一声。

    秦意浓盯着她微张的檀口,隐约可窥见红润柔亮的舌尖,手指蠢蠢欲动。

    唐若遥接收到空气里存在的危险信号,往被子里一滑,只露出一双古灵精怪的眼睛。

    秦意浓直起身,哼笑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言罢甩袖离开。

    一句话把唐若遥吓得心惊肉跳,五分钟以后才睡着。

    翌日唐若遥起来还以为昨夜是一个离奇的梦。

    秦意浓怎么会当她的生理课老师呢,还一本正经地讲那些羞人的事,不可能的。唐若遥笑着摇头,迈步进了浴室。

    秦宅。

    秦意浓细长手指搭在眼帘上方,唇角高高翘起,几乎忍不住要笑出雪白牙齿。

    “什么事这么开心”秦露浓好奇问道。

    秦意浓咳了声,绷住脸。

    “没什么。”她说道。

    秦露浓说“没什么你在这笑了十几分钟”

    秦意浓“嗯有吗”

    秦露浓认真地道“有啊。”她探手去摸秦意浓的额头,语气轻柔却不失调侃,“还以为你得了癫痫,预备送医呢。”

    秦意浓炸毛道“你才癫痫”

    秦露浓立刻作嘴歪眼斜,流口水状。

    秦意浓扑哧一笑,拿起沙发上的抱枕,轻轻地打她一下,说“你好烦啊。”

    秦露浓将抱枕搂在怀里,眨眼道“能博美人一笑,我烦一点要什么紧。”

    秦意浓道“你当是你逗我笑的么”

    秦露浓反问“难道不是”

    秦意浓说“当然不”

    秦露浓问“那是谁”

    秦意浓说“是”她脑海里浮现唐若遥那张绯红的俏脸,日常被她唬得一愣一愣,又露出笑。她摆手道,“没谁。”

    秦露浓伸手指着“呐,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了。”

    秦意浓哼声,不理会她的打趣。

    秦意浓低头看她的肚子,问道“宝宝怎么样”

    一说到孩子,秦露浓本就温和的眉眼愈发柔情似水,她伸手抚着自己鼓起来的小腹,道“前几天去做了产检,医生说宝宝很健康。”

    秦意浓停顿了几秒钟,说“那就好,需要什么尽管和我说。”

    秦露浓问“什么都答应”

    秦意浓道“当然。”

    秦露浓看着她“你和宝宝说会儿话吧,免得ta出生了和你不亲。”

    秦意浓对胎教很陌生,秦露浓教她“先自我介绍一下。”

    秦意浓磕磕绊绊地道“宝宝你好,我是你阿姨。”

    秦露浓“噗。”

    秦意浓瞪眼,她马上不笑了,自己边抚边温柔道“刚刚说话的是阿姨,妈妈的妹妹,她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以后要向阿姨学习。”她抬起头,笑着看了秦意浓一眼,复又低下,“让阿姨给你汪一声听听。”

    秦意浓“汪。”

    秦露浓倒抽一口冷气“嘶,别掐。”

    秦意浓松开掐住她胳膊内侧软肉的二指,冷笑一声,她压根就没用劲,这女人装疼的水平依旧炉火纯青。

    秦露浓自顾自笑道“阿姨脾气不好,这点你可不要学她。”

    秦意浓“秦露浓”

    秦露浓大笑“哈哈哈哈。”

    芳姨在旁看得一脸欣慰,姐妹俩的感情越来越好了,笑声也越来越多。虽然芳姨不懂为什么秦意浓一开始会是那个态度,但现在回家的频率明显比以前高了,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纪书兰皱眉,擦了手便要走过去,芳姨一把拉住她“你做什么”

    纪书兰道“秦意浓是不是又和她姐打闹了,露浓身子弱,我去提醒她一下。”

    芳姨压低声音道“别去。俩孩子玩得正开心呢,你一去肯定坏事。”

    纪书兰将信将疑。

    再一抬眼,看到秦意浓弯腰将耳朵贴到秦露浓的肚皮上听胎动,秦露浓神情温柔,一只手轻轻摸着秦意浓的长发。

    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秦意浓不再对家里避之唯恐不及,慢慢地习惯眼前的姐姐只是个褪去光芒的普通人的事实,孩子的出生成为了她们一家人最期待的事情。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秦露浓问妹妹。

    秦意浓不假思索道“喜欢女孩,最好长得像你。”她会好好培养她长大,一步一步盯着她,不让她被别人欺负。

    秦露浓说“嗯,我也想要个女孩。”

    听老人说“男孩肚尖,女孩肚圆”,秦意浓看向她的肚子,半天看不出个所以然。她忧心地说“万一生个男孩怎么办”

    秦露浓叹了口气,说“那也得生啊,医生不让塞回去。”

    秦意浓哈哈笑了。

    与此同时,秦意浓也没有忘记家里的小金丝雀。

    唐若遥确定那天晚上秦意浓给她上课的事不是做梦以后,把外网的女人间的情事也补了,想象力越发丰富,每次见到秦意浓脑海里都要开出去十几趟污污污的小火车。

    秦意浓口头调戏,偶尔上手,摸摸脸搂搂腰,更进一步的不做,留足她遐想的空间。

    “你们学校的学生,都是怎么找戏拍的”有一日,秦意浓侧躺在卧榻上,一手支颐,慵懒地半眯着眼,散漫又闲适,随口问她。

    “有的选角导演会去学校挑人,大部分是自己跑剧组,演龙套,演配角,慢慢往上熬,运气好的熬出头,运气差的一辈子就这样了。”唐若遥知道秦意浓出道就是女一,事业一帆风顺,大抵不知道从底层爬上来有多艰难。

    “唔。”秦意浓问,“你想吗”

    “想什么”唐若遥没反应过来。

    “拍戏。”秦意浓言简意赅。

    “当然想”唐若遥眼前一亮,立刻回答,“但是”她目光渐渐暗淡下去。

    秦意浓睁开眯缝的眼“怎么了”

    唐若遥说“公司不让我接戏。”确切的说,是她得罪了阮琴,阮琴不让。现在的她还没有足够的资本越过阮琴。

    秦意浓还是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你哪个公司的”

    唐若遥没有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经纪公司而生气,做金丝雀要有做金丝雀的自知之明,她答道“星锐传媒。”

    秦意浓想了想,道“没听说过。”

    唐若遥心道你自己开工作室,当然眼高于顶啦,怎么会知道这种小公司。

    唐若遥说“就是一个普通的经纪公司。”

    秦意浓哼声,说“签了你,不好好栽培你,暴殄天物。”

    唐若遥“您说什么”

    秦意浓斜乜她“字面上的意思,听不懂”

    她又夸自己了,唐若遥情不自禁地扬起笑容。

    秦意浓也笑起来,她有点口渴,说“给我拿个橘子来。”

    唐若遥扫了眼她放在小几上的红酒,没说话,从茶几的果盘里拿了几个砂糖橘,端着垃圾桶一并过来,在卧榻旁的地上盘膝而坐,熟练地剥橘子。

    剥橘子容易弄脏手,唐若遥自告奋勇地接过了这些杂活。秦意浓这么久了都没睡她,她再不为她做点什么,简直寝食难安。

    如果秦意浓提出让她给她更衣洗漱,唐若遥都会红着脸毫不犹豫地答应。

    秦意浓乐得坐享其成。

    唐若遥将剥好的橘子瓣喂到秦意浓唇边,秦意浓张口吃了,颈项前伸,贝齿轻启,出其不意地轻轻咬住唐若瑶的食指指节。

    唐若遥“啊”的一声,心脏剧跳,忍住了将手指抽回的冲动。

    秦意浓含着她的指节吸吮了两下,异样的感觉挤压着手指周围,无处不在,柔软席卷过来缠绕,清晰极了。唐若遥脸轰的红了,愣愣地瞧着女人。

    不多时,秦意浓松口,若无其事地笑眯眯道“你手指上沾了橘子汁。”

    唐若遥结结巴巴道“多谢。”

    秦意浓逗她“谢我什么”

    唐若遥“谢谢”她连耳朵都一并涨红了。

    秦意浓轻笑出声。

    “不客气。”她语气轻快地说,大发慈悲地放过小姑娘。

    唐若遥用纸巾擦了手指,却擦不掉烙印在上面的温度,又热又软。那是她的

    唐若遥偷偷抬眼,秦意浓正将一瓣橘子送入口中,内里极为红润。

    唐若遥有点呼吸不畅,她坐正了,不动声色地调整呼吸。

    秦意浓吃完了橘子,用唐若遥递过来的湿纸巾擦了擦手,方正色道“有个机会。”

    唐若遥心不在焉“什么”

    秦意浓说“冷杰你听说过吗”

    唐若遥双眼微微睁大,激动道“是是那个著名导演冷杰吗”

    秦意浓笑道“倒也不算孤陋寡闻。”

    唐若遥“”天天就知道调侃她,她无意识地嘟起嘴,嗔道,“冷杰导演谁会不认识呀。”语气软软地上扬,撒娇似的,秦意浓愣住。

    唐若遥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忙清了清嗓子,道“我是说,冷杰导演,我认识的。”

    十九岁的小姑娘,装出来的乖巧顺从,从她内心真正属于小姑娘的娇憨可爱是不一样的,后者的惊鸿一现,让秦意浓种在土里的幼苗发了芽,迎风见长。

    她忍不住深吸了口气,往卧榻一旁躺了躺,拍了拍身边的空位,道“上来。”

    唐若遥也深吸了口气。

    好,今天要面临真正的卧榻普雷了。

    她并不是很害怕。一想到要和她做这种事的是秦意浓,这样那样的画面已经自发地跳了出来拜前些日子看的小电影所赐。

    唐若遥在女人身边躺下,秦意浓侧身抱住她,亲密无间的拥抱让她突如其来的情绪得到了极大的纾解。她鼻翼间是年轻女孩恬淡如幽兰的体香,舒适地抵着她闭上了眼睛。

    要来了

    唐若遥脑子里进行到了关键时刻,她情不自禁地动了动,秦意浓问“不舒服”

    唐若遥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心跳如雷“还还好。”

    秦意浓抱得差不多了,说“好了。”

    这、这就好了

    唐若遥神情恍惚地坐起来,低头瞧见身上衣冠整齐,陷入了沉思秦意浓刚刚对她做了什么

    秦意浓抬指勾了勾耳发,神情惬意,慵懒眉眼风情更胜“我们继续说冷杰。”

    什么冷哪个杰秦意浓凭意念睡了自己么

    她好厉害啊。

    是人是鬼该不会是吸食阳气的狐狸精吧唐若遥小的时候看过一份街头小报,上面写秦意浓是狐狸精转世,所以才迷得男人们神魂颠倒,破坏人家家庭。

    秦意浓察觉她的走神,皱眉道“唐若遥。”

    唐若遥如梦初醒“在。”

    秦意浓脾气温和,伸指抚了抚她鼓出一个小山包的眉心“想什么呢”

    唐若遥垂下眼帘,看向客厅灯光下秦意浓的影子,心神一松,她有影子转念又想道,狐狸精不是鬼,当然有影子啊

    “我在想”唐若遥咽了咽口水,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她感觉自己的阳气少了,哪哪儿都怪怪的。

    她支支吾吾,秦意浓拍拍她的脑袋,含着笑意和纵容“不想说就算了。”

    唐若遥“嗯。”

    秦意浓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继续道“冷杰要拍一部新电影,很快就要选角了,我想推荐你试镜。”

    唐若遥眸光灿灿,看着她“我可以吗”

    秦意浓淡道“把吗去掉,我不喜欢不自信的人。”

    唐若遥恭顺道“是。”她顿了顿,问,“我能不能冒昧地问您一下,是女几号”

    秦意浓反问“有区别吗”

    唐若遥说“没有,我会一样地尽力演好。”

    “就算是龙套也一样”

    “是。”唐若遥目光坚定。

    “那你为什么要多此一问”秦意浓似笑非笑。

    “我”唐若遥低头认错,诚恳道,“是我虚荣心作祟。”

    “不,你没有错。不想演主角的演员才是不求上进。”秦意浓扶起她,唇角慢慢绽开一个笑,说,“所以我要你,演女一。”

    轰

    唐若遥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都倒塌了,只余下秦意浓最后这句话,呼吸加快,热血滚烫。

    冷杰,业内著名导演。他的女主角不是那么好当的,秦意浓的面子只够给唐若遥一个试镜的机会,想带资进组也行,但目前的唐若遥还没有那个分量。

    秦意浓叮嘱她不要将消息透漏给任何人,私下给她进行有针对性的表演训练。

    她没有教唐若遥表演技巧,技巧是死的,因人而异,过于熟练的技巧会阻碍演员自身的发展。唐若遥表演的情感丰沛远胜于她的技巧,通俗的来说叫共情能力,能够极大程度带动观众的情绪,这种天赋可遇不可求。

    正巧,秦意浓也是重情感大于技巧的演员,她早期拍电影,都是依靠勾起自己记忆深处的各种情感来进行表演的,她指导起唐若遥,可谓游刃有余。

    唐若遥学得也很认真,布置下去的表演作业完成得又快又好。

    她对秦意浓越发地感激,实在无以为报,便主动过去给秦意浓“吸食阳气”。

    秦意浓第一次被她抱住,整个人僵得像根木头,不知道手脚往哪儿放才好。

    “你”秦意浓手举在半空,滚了滚喉咙,说,“先放开我。”

    唐若遥乖乖地噢了声,在女人面前站直了身子,目光清亮地看着她。

    秦意浓默了默,问“你洗澡了吗”

    唐若遥眨眼间消失,回主卧洗澡,换了身睡袍出来。她在秦意浓跟前张开手,秦意浓将她拥入怀里,闭上了眼睛。

    两人都很享受这个温情的拥抱。

    那天她们俩在客厅中央抱了很久很久,有什么东西随着距离的消失破土而出,生根发芽,受阳光雨露,亟待长成参天大树。

    表演小课,任课老师单独表扬了唐若遥,眉开眼笑,简直掩饰不住满意。

    同学们或嫉妒或羡慕,下课后过来和她交流学习,唯有霍语珂走到被同学们围住的唐若遥身边,冷哼了一声,大步离开了。

    同学们忙去看唐若遥,怕她尴尬,唐若遥却始终表情平静,跟没听到似的“我们继续。”

    回宿舍的路上,文殊娴勾着唐若遥的胳膊不放,道“你是不是偷偷去庙里开了光,怎么突然就把我们甩出一截了”

    傅瑜君好笑地提醒她道“物件才能开光,人是不能开光的。”

    文殊娴大喇喇说“差不多差不多。”

    说说笑笑地回了寝室,唐若遥收拾东西打算出门,说“去朋友家。”

    文殊娴摆摆手,已经连问都懒得问了。

    崔佳人从床头钻出一个头,道“你们说,唐唐不会是在外面养了个田螺姑娘吧所以演技这么突飞猛进。”

    文殊娴道“田螺姑娘会教人演戏没听说过。”

    崔佳人哦一声,将头缩了回去。

    唐若遥自己都没意识到她的步子越来越快,进了小区几乎要跑起来。

    大门打开的一瞬间,亮起来的灯光把女孩的世界也一并照亮了。

    秦意浓偏头看过来“今天回来得挺早。”

    唐若遥面不改色道“提前下课了。”

    秦意浓嗯声。

    唐若遥去洗了脸和手,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里面的字迹秀逸风流,自成风骨,她递到秦意浓跟前,说“这是我的读书笔记。”

    秦意浓腹诽了一番她的字,耐心地一行行看过去,道“不错。”

    一千个人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秦意浓不要求她看到和自己一样的,看她的态度。她的态度向来很好。秦意浓和她讨论了几句,便交还本子,神情里透露出几分疲惫,说“我有点累。”

    言罢靠在卧榻上倦怠合眼小憩,她不睡着,就是迷迷蒙蒙地打瞌睡。

    唐若遥退开,在沙发坐了一会儿,咬了咬唇,上前给她捏腿。

    秦意浓动了动小腿,不太习惯,但她实在累得很,透着凉意的手指缓缓地轻柔按着,缓解着酸麻的小腿,好受许多,她便没挣脱,安生受着了。

    “有事”秦意浓眼皮半阖,察觉到女孩的欲言又止,懒洋洋地问。

    “那个”唐若遥看她一眼,又垂下眼眸,专注手下腿部的经络,嗫嚅半晌,轻声问道,“我该怎么称呼您”

    她们俩认识这么久了,成天“你”“您”的,至多教她的时候喊她一句“老师”,都不是什么合适的称呼。

    秦意浓依旧没抬眼,但她的神情好像是在思考。

    过了片刻。

    唐若遥看到她搭在腰腹的食指动了动,在夜色里好听得宛如天籁的声音说“叫姐姐吧。”

    唐若遥手指一抖,涨红了脸。

    姐、姐妹普雷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