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放肆[娱乐圈] > 秦唐番外11
    “你不喜欢”唐若遥正想些奇奇怪怪的场景, 头顶落下一道玩味的声音。

    唐若遥回神,忙道“没有。”

    “那你手抖什么”女人的语气充满戏谑。

    唐若遥呆呆地看自己的手。

    她抖了吗

    秦意浓将眼睛撑开一丝缝隙,瞥见她的神情, 轻笑出声,她将平放的一条腿屈起来, 示意她捏另一条腿,语气随意道“你不喜欢就换一个。”

    秦意浓想的永远没有这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多。

    她资助了不少贫困生, 有见过她面的,问怎么称呼,秦意浓一概让人叫姐姐, 眼前这位被“包养”的, 本质上也是她资助的学生。

    至于将来这个称呼会引申出更多的含义,是秦意浓预料不到的。

    不。

    唐若遥反应迅速地道“就这个吧。”姐妹普雷就姐妹普雷吧, 万一她想出更羞耻的,自己岂不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唐若遥张了张嘴, 低柔乖巧地唤“姐姐。”

    秦意浓心口微酥, 轻轻地嗯了声。

    客厅气氛安静, 唐若遥提心吊胆地给她捏着腿, 生怕她下一秒就化身为狼,把她按在卧榻上姐姐妹妹。她如今没有先前畏惧这件事,但她怕自己不能满足秦意浓的需要, 她开不了口。

    不知过了多久,秦意浓说“好了。”

    唐若遥一个激灵。

    要开始了吗

    秦意浓说“不用按了。”

    唐若遥方露出几分赧意,收回了手。

    秦意浓看着她笑道“妹妹, 给我拿几个橘子来。”

    唐若遥睁大眼。

    妹、妹妹

    秦意浓笑吟吟道“怎么还不去不听姐姐话了”

    唐若遥垂首应声, 起身给她拿橘子。

    “妹妹。”秦意浓又叫了句,兀自笑出声。

    叫她姐姐的不少, 她叫的妹妹就这一个。秦意浓咂咂嘴,她也有妹妹了,有意思。

    唐妹妹生得花容月貌,人间谪仙,秦意浓越瞧越满意。

    唐若遥被她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

    她喂秦意浓吃完橘子,提前回了房,洗漱睡觉。

    夜深人静,一轮明月当空。

    树木在风里舒展着它的叶子,银白的月光从窗户一路铺洒到床沿。

    唐若遥忽然从睡梦中惊醒,借着月色瞧见床前长身玉立一道身影,会在深更半夜潜进她房间的,除了秦意浓还会有谁

    唐若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心想你又来巡察了吗

    秦意浓果真坐下来,摸了摸她的眉毛,脸颊,唐若遥困死了,也习惯了她动手动脚的,便再次合上了眼睛,等她耍完流氓回去。

    谁知秦意浓指尖一路下滑,落到她唇上,拇指温柔地抚着,发麻发痒,唐若遥忍不住睁眼。

    眼前一暗,压在唇瓣的指腹移开,取而代之的是另一抹温热柔软,秦意浓的唇覆了上来,连带着她无处不在的冷香,强势地俘获了她的呼吸。

    唐若遥猝然睁大了双眼。

    她全身紧绷,从头发丝僵硬到脚后跟。

    她她她

    唐若遥在她的亲吻里慢慢软化下来,她不懂怎么回应,只是被动地接受。

    秦意浓突然伏到她耳畔,低低道“叫姐姐。”

    唐若遥咬紧了下唇。

    不要。

    秦意浓挟住她,命令道“叫姐姐。”

    不要。

    秦意浓越发造次,唐若遥渐渐抵挡不住,迷离几分,带着哭腔道“姐姐”

    主卧里的台灯开着,投在床前拉出一道长长的人影。秦意浓双手抱臂,看着躺在床上,眉头紧皱,似愉悦似痛苦,咬着下唇,嘴里含糊不清地哼着什么。

    做噩梦了

    秦意浓犹豫要不要叫醒她,唐若遥却霍然睁开了眼,大口地呼吸着,心脏剧烈跳动。

    她瞧见站着的秦意浓,“啊”了一声惊叫,接着看自己身边,整个人受到巨大冲击似的,用被子将自己裹住,吞了吞口水,语无伦次道“你你你”

    秦意浓温和地笑“我”

    唐若遥脱口说“你怎么这么快就穿好衣服了”

    秦意浓哑然片刻,明白过来,意味深长道“我什么时候没穿衣服吗”

    唐若遥低头看看自己,睡衣虽然乱糟糟的,可好歹是安生穿在身上的,那刚才的是梦自己怎么会做这样荒唐的梦

    唐若遥眼神躲闪,一口咬定“没什么。”

    秦意浓却不放过她,嘴角噙笑,在床沿坐下,问道“是做梦了吗”

    唐若遥避开她伸过来探她额头的手,道“没。”

    秦意浓丝毫不给她面子地问道“梦到什么了”

    唐若遥急中生智,说“梦到你在拍杂志封面。”

    秦意浓顺着她的话,一步一步地追问,慢慢道“杂志封面需要脱衣服的吗”她倒要看看,小姑娘能编出多少瞎话来。

    唐若遥一本正经地说“就是那种需要露背的啊,你懂吗”

    秦意浓忍笑,正色道“我懂。”

    “懂就好。”唐若遥想她信了吗应该信了吧

    “那梦里我的身材好吗”秦意浓话锋一转,也学她一本正经的语气,眼底有笑。

    “还行吧。”

    “只是还行”

    “很好。”唐若遥改口。

    “谢谢你梦到我。”秦意浓伸指抚了抚唐若遥的脸颊,真诚地说。

    “不客气。”

    “我回房睡了。”秦意浓连忙起身走人,再不走她怕自己要笑死在这里,有损形象。

    房门被带上,唐若遥放松地出了一口长气。

    总算糊弄过去了。

    但她很快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是在秦意浓的生理课上讲过,她在小电影里看过的,她伸手探了探,神情复杂。

    唐若遥洗了第二个澡,抱膝坐在床头,迎来了她的第一次失眠。

    失眠的后果就是翌日精神不济,她哈欠连天地从主卧出来,迎面撞见秦意浓。唐若遥身体比大脑反应更快,掉头就走,转身到一半,硬生生地钉在原地,回头表情僵硬打招呼道“早上好。”

    秦意浓笑眯眯“早上好。”

    唐若遥语速飞快说了句“我想起有个东西没拿。”寻了个正当理由,躲进了主卧。

    秦意浓晃了晃手里的牛奶杯,坐到了客厅沙发。

    直到她和关菡离开,唐若遥都没有从主卧出来过。

    小姑娘想法多,秦意浓没放在心上。

    唐若遥从门缝里确认家里空无一人,才轻手轻脚地走出来,开始她一天的学生和生活。

    冷杰的新电影正式进入选角阶段,女主空悬,秦意浓给冷杰打了个电话。

    “冷导,我给你推荐个人选要不要”她笑着,一只脚点在房间吧台的地上,语气熟稔,闲话家常地聊天。

    冷杰大笑道“你推荐的人,我当然要,是哪位”

    秦意浓说“她叫唐若遥。”

    冷杰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番,没听过这个名字,好奇问道“是哪个优秀的新演员吗”竟然能得秦意浓青眼相加。

    秦意浓唇角轻轻地上挑,道“是首都戏剧学院的学生,念大二。”

    “学生啊。”冷杰迟疑了一秒,沉吟片刻,说,“我看看吧,你想让她试镜哪个角色我会优先考虑用她。”

    秦意浓大言不惭道“当然是女主。”

    “女”冷杰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意浓,女主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决定的。”冷杰捻了捻自己蓄的小短须。

    “试镜不过刷了就是。”秦意浓无所谓地道。

    冷杰笑了“这还是你第一次打电话主动给我推荐人选,怎么这么随便我还打算卖你个面子。”

    秦意浓脚尖提起,在半空中晃悠了两下,道“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这话勾起了冷杰极大的兴趣。

    “哈哈,唐若遥是吗我有点迫不及待要见到她了。”

    唐若遥去试镜的前一晚,秦意浓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温和道“别紧张。”

    唐若遥垂首道“知道,我先回房了。”

    秦意浓准备的下一句话咽回了肚子里,道“去吧,好好休息。”

    唐若遥颔首,转身进去了。

    秦意浓看着她的背影,慢慢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怎么了这是以前天天围着她打转,现在动不动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压力太大了

    秦意浓单手枕在后脑勺下,躺在卧榻上闭上了眼睛。

    这事她帮不上忙,哪怕这关过了,圈里的路还长着呢。如果她连这点压力也扛不住,就只能浪费她的表演天赋了,能在圈里混到顶层的,哪个不是有一颗大心脏

    试镜结束得很平淡,唐若遥表现得更平淡,只向关菡发了条消息,让她转达谢意。

    倒是秦意浓在傍晚来临时走了一下神,想起那个小姑娘不知道她表现得怎么样能不能通过冷杰的试镜

    405宿舍。

    刚下课回来的文殊娴把书本重重地拍在桌上。

    崔佳人吓了一大跳,说“你干吗呢”

    她们宿舍每个人选的课不完全一样,所以有单独行动的时候。文殊娴一屁股在凳子里坐下,挽起袖子说“气死我了”

    傅瑜君转着笔,从英语试卷里抬起头。

    唐若遥盘腿坐在床上,从上往下看。

    所有人都捧场地摆好了架势,文殊娴道“霍语珂又在炫耀了。”

    崔佳人“她炫耀什么”

    文殊娴说“她去参加冷杰导演的试镜了。”

    唐若遥倏然抬眼。

    傅瑜君转笔的动作一顿,难掩惊讶道“是我们知道的那个冷杰吗”

    文殊娴翻了个白眼,道“可不,要不然她炫耀个什么劲”

    傅瑜君笑道“确实值得炫耀。”对她们这些在读的学生来说,能拥有名导试镜的机会,是很难得的。

    文殊娴呸了声,道“她怎么能去试镜的,她心里没数,你心里也没数吗”

    傅瑜君说“那是她的选择,人各有志。”

    文殊娴“哼”

    崔佳人给她倒了杯水,文殊娴仰头一饮而尽,看到上铺格外沉默的唐若遥,忿忿道“霍语珂这个废物也配我看就应该让我们唐唐去试镜,秒杀她。”

    她抬手比了比,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文殊娴道“你说这个世道怎么这么不公平霍语珂有金主就能踩着一大堆人往上爬,连很多在圈里混过很多年的艺人都不一定能在冷导面前露脸呢。”

    唐若遥脸色有点差。

    傅瑜君朝她使了个眼色,文殊娴看到唐若遥已经躺了回去,给自己轻轻地掌了一下嘴,改口道“我还是相信天道酬勤,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是吧唐唐”

    唐若遥攥紧了手。

    “是。”她声音不稳地应了声。

    文殊娴向傅瑜君投去求救的目光,傅瑜君摇了摇头。

    文殊娴不自觉开始啃指甲,崔佳人将她的手打了下来。什么破毛病。

    帘子一拉上,宿舍一角便显得尤其安静。

    有金主就能踩着一大堆人往上爬,连很多在圈里混过很多年的艺人都不一定能在冷导面前露脸呢。

    唐若遥闭上了双眼,睫毛颤动着,渐渐有泪水盈湿眼睫。

    她难过的不止是自己和霍语珂成了同样的人,还有她重新认清了自己的身份。哪怕她面对秦意浓天天脑子里开小火车,但在秦意浓亲密的相处中,她把自己和她摆到了相等的位置上,甚至渐渐地忘记她们俩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上次秦意浓说要给她推荐个试镜机会,唐若遥想都没想就接受了,她但凡有一点羞耻心,都不会心安理得地接受秦意浓喂给她的资源。她是在喂自己资源,就像霍语珂的金主一样,在做一笔冷冰冰的交易,只是裹上了温柔迷惑的毒药。

    唐若遥眼球在湿润眼皮下动了动,一遍一遍地自虐似的回忆最初她本来要卖身给蒋世坤,秦意浓一时兴起将她从酒桌上截了下来,养在家中,金屋藏娇。

    像她这样的情人,还有很多位。

    她不该。

    眼泪滑落,唐若遥抬手咬住自己的胳膊,发出无声的压抑的抽泣。

    悲伤归悲伤,时间滚滚向前,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秦意浓忽然忙碌起来,唐若遥连续三周没见到她,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忍不住涌现出一丝失望。她把自己的精力都投入到学习中,读书笔记写了半个本子。

    试镜结果出来的那天,唐若遥刚结束期中考试,十一月的风卷起地上的落叶,有一片落到了唐若遥脚边,唐若遥驻足,从兜里拿出嗡嗡震动的手机。

    她的手机是前两年出的老款智能机,运行速度已经很慢了,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来自首都本地。唐若遥连点了好几下,才把电话接起来“您好。”

    “请问是唐若遥吗”中年男声温和问道。

    “我是,请问您是”

    “我是刘志高,胭脂剧组的副导演。”

    剧组确实有这个导演,是冷杰的副手,唐若遥心跳骤然加速,她抬眼看着三位面露疑惑的室友,向她们做了个稍等的手势,自己往旁走了几步,正好路边有个学校种的小树林。

    她握稳了手机,道“您说。”

    刘志高在那边说了几句话,最后笑着说恭喜小唐老师,准备签合同吧。

    唐若遥抬头看着蔚蓝的天,日光明明不强,却刺得她眼前发晕。

    哈哈她试镜通过了。

    过了几分钟,她走回来,一步一步地走,面无表情。

    室友们看得毛骨悚然,文殊娴主动迎上前,担忧地道“你没事吧唐”

    第二个“唐”字还没出口,唐若遥一把将她用力抱住,“啊”的大叫了一声。

    文殊娴吓得三魂飞了七魄。

    崔佳人说“中邪了这是黄大仙上身了”

    傅瑜君“”

    唐若遥抱着文殊娴,继续“啊啊啊啊啊”

    文殊娴要被她震聋了,有苦说不出。

    傅瑜君和崔佳人合力将文殊娴从唐若遥的魔爪下拯救出来,唐若遥转过来去抱傅瑜君,傅瑜君也承受了魔音攻击。

    最后是崔佳人,唐若遥一视同仁,对三位室友分别发动攻击魔音穿耳。

    唐若遥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三位室友互视一眼,不由分说将她拖回了寝室。

    这样让唐若遥疯下去,今晚论坛里就会出现高楼,唐若遥以往的形象就会毁于一旦。

    唐若遥被按在椅子里,扬着嘴角笑。她是想和室友说的,但是一看到她们的脸,就情不自禁地开心,所以先笑够了再说。

    文殊娴是个急性子“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犯病了”

    崔佳人“肯定是中邪了,那个小树林里死过好几个女研究生”

    文殊娴打断她“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迷信那一套。”

    两个人硬是吵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傅瑜君听得脑仁疼“都给我闭嘴”

    她比出二指,伸到唐若遥面前,神情凝重“这是几”

    唐若遥说“二。”

    崔佳人插话道“以前的学姐也很有文化的,你这个问题不行。”

    唐若遥咳了咳,脸上洋溢着大大的笑容,琥珀色眸子清亮逼人“我没事。”

    文殊娴面露忧色“脸都快笑烂了,这还叫没事呢。”

    唐若遥揉了揉笑僵的脸部肌肉,勉强正色道“我真的没事。但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们,你们要答应我保密。”

    文殊娴嘴最快“肯定的,你快说。”

    崔佳人紧随其后。

    傅瑜君点点头。

    唐若遥深吸一口气,说“我通过试镜了。”

    三人齐齐一愣。

    什么时候去参加试镜的没关系这不重要

    文殊娴“啊啊啊啊啊牛逼”她一秒收声,殷切问道,“是什么电视剧的试镜班底靠谱吗”

    唐若遥摇头“不是电视剧。”

    文殊娴说“那就是网剧了网剧也蛮不错的,现在网剧市场可大了,不比上星剧差。”

    唐若遥故意卖关子,笑道“也不是网剧。”

    文殊娴说“那就是广告了没事,广告钱多,还不要花什么时间。”

    唐若遥有点感动,公布正确答案道“是电影。”

    电影电影

    文殊娴“卧槽。”

    崔佳人捂住嘴“我的天。”

    傅瑜君也一脸难以置信。

    文殊娴“是电影啊”她转身,和崔佳人用力地拥抱了一下,又跳又叫。

    “是电影啊”

    “呜呜呜呜”文殊娴喜极而泣,又哭又笑。

    傅瑜君也想加入她们的狂欢,但她没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她强迫自己暂时冷静,郑重地问唐若遥“是女几号”

    唐若遥答“女一。”

    文殊娴嗷的一声,一巴掌拍在崔佳人胳膊上“女一哈哈哈哈哈”

    傅瑜君向来自持的淡然表情维持不住,忍不住笑起来,催促道“快说快说,导演是谁”女一对她们来说就很厉害了,导演是谁已经没那么重要了,事实上她没认为会是多有名的导演。傅瑜君性格使然,要问个有始有终。

    唐若遥看着三双盯着她的眼睛,停顿了几秒钟,慢慢道“是冷杰导演。”

    “啊”

    来自405高亢的女声尖叫四重唱让走廊的所有宿舍一齐打开了门。

    “怎么回事”

    “405怎么了”

    “是不是出事了”

    “文殊娴又发疯了”

    “听起来像是一起疯了”

    “还愣着干吗敲门啊”

    咚咚咚

    傅瑜君打开了一条门缝,神情自若道“我们在排练一幕戏。”

    敲门的同学道“这动静也太大了,吓死人了。”

    傅瑜君说“快排完了,不好意思。”

    同学道“没事,你们继续吧。”

    同学看着面前带上的门,走回自己的宿舍,边走边向大家解释道“没事,她们排戏呢,都散了吧。”

    走廊里的门陆续关上。

    傅瑜君回到宿舍里,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她平素是405最冷静的人,方才也按捺不住激动,跟着文殊娴几人一起尖叫,实在是她摇头笑了笑。

    当事人唐若遥还和文殊娴抱在一起,确切的说,这次是文殊娴抱着她不放。

    文殊娴和傅瑜君完全相反,非常情绪化,她已经从惊喜大叫过渡到了嚎啕大哭,当然,是高兴的。眼泪鼻涕抹了唐若遥一身,唐若遥只得一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哭笑不得。

    文殊娴“哇啊我们宿舍有一个拍电影的了,还是冷杰导演的女主角,我积了八辈子福才等到这一天,呜呜呜”

    崔佳人纠正她道“是唐唐积了八辈子福。”

    文殊娴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哽咽道“我不管,我们俩都积福。”

    崔佳人做了个投降的手势,转头从手机里调出摄像头悄悄摄像。

    傅瑜君见状,也拿出手机拍照。

    文殊娴趴在唐若遥肩膀上哭得停不下来,她转移阵地,换到桌子上趴着哭,边哭边说“不容易”,唐若遥得了空,也掏出了手机。

    三个人都留下了文殊娴的黑历史。

    半小时后,文殊娴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吸了吸鼻子,抽噎声停了下来。

    唐若遥再次提醒说“官宣之前,大家不要说出去。”

    三人皆严肃道“知道。”她们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件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即使文殊娴平时嘴上没把门,也绝不会泄露真正需要保密的事。

    唐若遥相信她们,不必多言。

    “对了,”文殊娴激动完,想起来问道,“你是怎么拿到试镜机会的啊之前也没听你说过。”

    唐若遥在方才就想好了说辞,平静道“公司给我争取的。”

    其余三人都没签经纪公司,经纪公司,哪怕星锐传媒那样不是很出名的,在她们心中也是能做到很多事的,包括争取冷杰的女主试镜。几人不疑有他,文殊娴拍掌道“那也是你厉害。霍语珂不也去试了吗,不照样被刷下去了吗,现在拿到女主的是你。”

    唐若遥笑笑。

    文殊娴大笑道“等官宣出来,我看看霍语珂的脸是不是绿的。”

    崔佳人捧哏“为什么是绿的”

    文殊娴哈哈说“气的呗。”

    宿舍里热热闹闹,又吵嚷着要唐若遥请客吃饭,唐若遥说等签了合同请,几人便提前商量着吃什么。唐若遥爬上了上铺,帘子拉起来,背抵着墙坐着。

    她通过试镜了,要不要给秦意浓打个电话报喜毕竟是她给自己推荐的机会,理当道谢的。

    可她以什么身份道谢呢谢谢你让我卖了一个好价钱

    不过是豢养在笼里的玩物罢了。

    墙壁冰冷刺骨,隔着轻薄的衣料渗入皮肤,唐若遥指节慢慢收紧,打消了拨号的念头。

    紧攥的手机却在此刻震动起来。

    唐若遥指尖一颤。

    是她么

    她不敢看还是慢慢地看向来电显示,又是一串陌生号码,刚刚升起的期待落空,唐若遥苦涩地扯了扯唇角,接通“您好。”

    “妹妹。”女人调侃的柔和嗓音响起。

    唐若遥僵住。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