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穿越后我成了魔宗少主[穿书] > 8第 187 章
    蛮荒界上空, 两道灵光于苍茫黄沙中疾速闪过, 下方的碎石小径被人为地加持了术法,即便在气象糟糕时也足以为修士指引方向。

    少顷, 从苏宸和秦楚阳的对面便又有几束赤红灵光疾驰而来。

    是几个结丹期修为的蛮荒界修士,有男有女,身上却无一例外地缠绕着一股凝实到化作实质的血煞之气,也不知道是杀了多少人。

    秦楚阳用传音入密之术道:“阿宸,算算这已经是第五波人马了。”

    “不错, 已经是第五波赶着上来送人头的了。”苏宸好整以暇地道。

    自从两人离开望天城已经过了半个月,而在这半个月期间, 他们在城外遭遇的不止是荒兽,还有图谋不轨的修士。

    杀人夺宝, 貌似是蛮荒界的特色。

    虽说其他地方, 类似的事情也有,但这里好像严重许多。

    此时, 见苏宸和秦楚阳停了下来,对面的修士却是各自祭出了法器, 纷纷爆发出浑厚的气势, 俨然是无声的威胁。

    “道友,这里是我血狼宗的地盘, 你们如果想继续前进, 就要遵守我们这儿的规矩。”

    为首的修士是血煞之气最为浓厚,修为最高的持锤大汉。

    不过以对方那结丹后期的修为,兼之对面人多势众的情况, 的确是能够对修为只有结丹中期的苏宸二人摆出呼喝的态度。

    秦楚阳已经亟待拔剑,苏宸则皮笑肉不笑地道:“你们这儿,什么规矩?”

    持锤大汉从上到下挑剔地打量了两人一眼,身后的修士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显然是在用传音入密之术进行沟通。

    “两个结丹中期的修士,其中一个是剑修,另一个看不出来,你们觉得如何?”

    “老大,咱们先杀了那剑修小白脸儿。至于剑修旁边那个,长得很是不错,杀了未免可惜,不如禁锢了金丹,拿来当炉鼎。”

    “就算是咱们腻了,拿出去卖了,也能收获一笔。”

    “不过看他们身上的法衣,啧啧啧……似乎有不少好东西。”

    “反正他们就俩人,我们人多,注意着点儿,没事儿。”

    “就看他们是不是识时务了。”

    几人一番沟通之后,持锤大汉朗笑道:“你们俩,如果没地方去,就加入我血狼帮,发誓永不背叛,我们便饶你们一命,待你像弟兄那样。”

    苏宸危险地眯起眼睛:“哦?如果我们不加入血狼帮,你们是不是就要谋财害命?”

    持锤大汉冷哼道:“那要看你们自己了。我们时间有限,给你们一炷香的功夫考虑,是生是死,亦或是生不如死,全看你们一念之间。”

    “我们已经考虑好了,多谢几位道友为我们指明生路。”

    苏宸放低了身体,神情坦然,态度无比诚恳。

    持锤大汉一行人愣了愣,看秦楚阳那一身骄傲风骨,原以为一场死斗必不可免,却不成想两人竟然这么惜命,这么识时务!

    这样的修士,真的少见!

    以前碰到的人,哪次不是自以为能逃跑,结果最后还是被他们生擒了下来,并且生不如死。

    苏宸道:“我们不想死,所以……”

    持锤大汉满意地点了点头。

    结果就在下一刻,一道陨星从天而降,速度快得风驰电掣亦然有所不及,众人还未回过神来,持锤大汉便感到自己的脑浆子都要被一股突然袭来的巨力给砸得迸裂而出。

    太阳穴骤然受到猛烈冲击,只看到眼前一片漆黑。

    就在他毫无防备的同一瞬间,秦楚阳的剑已经瞄准了他。

    残阳掠影,掩映在汹汹日光之下,持锤大汉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血洞,紧接着他的身体就被抽干了生机,化作苍白的雕塑,一阵风吹过便凋零成碎片。

    持锤大汉死得实在是太快了,连他本人都没能察觉,更别提在他身后的那群修士了。

    直到此时,苏宸的声音才幽幽传来,好似来自九幽炼狱。

    “……所以,还是让你们去死吧。”

    其他人在发觉方才发生何事的时候,已经心生退却之意,然而其中有一人道:“他们只有两个人,我等莫慌,他们不过是方才依靠偷袭才能杀得了我们老大罢了!”

    “哦?你真的这么认为么?”

    苏宸的声音在那个出声修士的耳边响起。

    没错,是耳边。

    “啪叽!”

    对方的神识终于捕捉到苏宸金灿灿的拳风,然而在其注意到的时候,便是拳头砸落在面门的那一刻。

    死亡来得太快,连痛苦都未能追赶得上,一切便已经尘埃落定。

    “有那个闲工夫,倒不如想想你们应该怎么逃命……当然,你们没有秦兄的剑来得快。”

    苏宸说话之时,长腿侧踢而出,手肘往后一顶,两个结丹期初期修士的脑袋便如脆弱的西瓜般迸裂,但是鲜红的血液在空中停留不及片刻,就被一股纯粹的劫雷之力打散作烟尘,连同失去了脑袋的身体也作烟云散去。

    护体真元?没用!

    两人以点破面,相同境界强者的防御根本不在话下。

    随着持有者死亡,法器从半空中滚滚落下。

    虽然在旁人眼中,这样的死亡来得尤为可怖,但实际上却是毫无痛苦,这也算是苏宸和秦楚阳的仁慈。

    不足半个时辰,前一会儿还气势汹汹的一队血狼宗修士,便只剩下其中一个血煞之气与修为皆是最弱的持刀大汉。

    “别、求你们别杀我,我愿意立下心魔誓,什么都不会做的……我是被他们强行拉进来的……”

    活下来的那个持刀大汉面貌凶狠,筋肉虬结,足有两米高,光是立在那儿,就如同一尊煞神。

    然而,苏宸看他方才表现得颇为犹豫,视线也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强行地落在二人身上,显出良心未泯之态。

    这也是苏宸和秦楚阳决定留他一命的缘由。

    苏宸笑道:“倒是稀奇,我们俩看了不少气焰嚣张的,还是头一次碰到你这样的修士。不过为了防止你心怀鬼蜮,我且要搜一下你的魂。”

    紧接着,幸存壮汉的身体就被凭空出现的冰锁束缚。

    苏宸指尖红光一闪,停留在壮汉的额心。

    一缕缕记忆落入苏宸的识海之内。

    少顷,他将手指收回,语气轻快:“留他一命,果然是正确的选择。秦兄,你且听我说……”

    通过搜魂之术,苏宸了解到这壮汉名为崔梧,原先是一个胆小的散修,现在是血狼宗一个微不足道的帮众,也确实如其所言,是为了活命才缴械投降充入血狼宗的。

    血狼宗其实根本称不上宗门,充其量不过是驻扎在白昌城的一个小盟族而已。

    而这个“小盟族”的宗主,乃是一位名叫“聂飞”的结丹期大圆满修士,至于最先被苏宸击杀的持锤大汉,则是血狼宗的副宗主。

    对于分别出身自合欢宗和开剑宗的两人而言,宗门内坐镇的最强者竟然还没有元婴期修为,这个宗门未免太不入流。

    然而实际上,无论在九重界还是蛮荒界,这般的小宗门都是常态。

    如果将大宗门比作食物链最上层的狮、虎,那么这些小宗门便是兔、鼠之流,专门收纳那些要求无法达到大宗门入门门槛的修士为弟子,定期向大宗门朝贡以寻求庇佑,或许能活得不错,也或许艰难,但总好过散修。

    至于苏宸为何欣喜,是因为这血狼宗乃是乱天宗附属的一个小宗门,宗主聂飞和乱天宗的其中一位少主乃是幼年好友。

    既然如此,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他们完全可以控制血狼宗,然后借机混进乱天宗,打听出胡青青的下落,将人给救出来。

    “还不快些带我们去你们血狼帮坐坐?”

    苏宸咧嘴一笑,但在崔梧看来,就好似一个吃人的魔鬼,在他没有价值后,立刻就会解决了他。

    “我、我我……我发誓,我不会对两位前辈打不好的主意,但凡我敢以某种方法对两位前辈不利,就会被天雷抹杀……求你,求你们别杀我,别杀我……我就是个想要活得好点的人而已,呜呜……”

    说着说着,这崔梧竟然落下泪来,又悲伤又害怕,十分怯懦。

    没骨气得让人想笑。

    这样的人不说强大,往往活得最长久,即便是以攀附着强者的方式。

    苏宸方才得知了崔梧的一生。

    此人在蛮荒界这种弱肉强食的地方还罕见地生了一颗柔软内心,只要来到一座城市,便会长久地在城市里生活,能不出城就不出城,能不猎杀荒兽就不猎杀荒兽。

    照理来说他是活不到结丹期的,但奈何他运道不错,得到了一部能从练气期修炼到结丹期的功法。

    资质平庸,内心偏纯净,有一部合适的功法,再加上过分的小心谨慎,让他以平庸的方式成为了一个平庸的结丹期修士。

    “你还算识时务,知道什么不该掺和,我们便饶你一命。现在废话少说,带我们去血狼宗,我们有事要去见见你们的宗主。”

    崔梧在得知自己不会死后,又高兴又担心苏宸会心狠手辣地对他下黑手,可奈何自己的小命就掌握在对方手中,他可不敢做出丝毫逾矩之举,连忙开始带路。

    一个挣扎在蛮荒界中的平庸修士罢了。

    ……

    而在那厢,血狼宗宗主聂飞才感知到一众属下的本命灵灯熄灭,还在思考对策,殊不知崔梧就已经带着苏宸杀了过来。

    他甚至连传讯符纸都来不及用,千绮绸便已经将他给捆得结结实实,还有一枚七毒咒怨针打入了他的丹田,距离金丹的距离不足半寸。

    金丹瞬间被污染,奇毒立刻蔓延至五脏六腑。

    “何人!”聂飞怒吼了一声,还用愤恨的眼神盯住了崔梧,几欲吐血:“你这个叛徒,早知如此,我便直接杀了你!”

    崔梧浑身一抖,不敢开口。

    少顷,苏宸挑剔的声音响起。

    “这便是血狼宗么?阴暗潮湿,还夹杂着一股荒兽的臭气,毫无品味可言。”

    苏宸看了眼四周的环境,虽说他本就没抱有什么期待,可比想象中更加磕碜的现实令他不禁笑出了声。

    白昌城比他们之前的望天城至少要小七成,整座城都是血狼宗的地盘,修士与凡人混居,而血狼宗主殿便是位于城中央的一座阁楼。

    阁楼从外部看去有些肖似于合欢宗任务堂,四方乌黑的屋檐,墙柱则刷成了幽绿色,从外头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修士聚集的地方。

    至于内部由于聚阴阵的缘故便更加阴暗了,夜明珠散发出微弱的光泽,更是衬得此地好似一座鬼楼。

    虽然“夹杂着荒兽臭气”是苏宸夸张的说法,可至少在他看来……荒兽的气息与此地的气息是类似的,阴暗腐朽,让人恁得不爽。

    “的确是品味堪忧啊……”秦楚阳神色怪异。

    聂飞恨极,企图催动真元挣脱千绮绸的束缚,却未曾成功。

    他立刻就明白了,就是这两个结丹中期的修士害死了他宗门中的不少人,又将他禁锢在原地一番羞辱……此仇不报,他誓不为人!

    “你好像很不满啊弟弟。”

    苏宸大步一迈,手掌便握住了聂飞的头骨。

    聂飞正想来个誓死不从,然而当苏宸的手指开始用力收拢时,他的脑袋便剧烈地颤抖起来。

    为什么只有脑袋?因为身体被千绮绸捆得太死,根本就是动弹不得。

    “喀啦、喀啦……”

    一阵阵头骨碎裂的声音响起,聂飞目眦欲裂,七窍流血,模样十分可怖。

    但是他连尖叫的机会也没有,唯有感受着走向死亡的猛烈痛苦开始向他袭来。

    苏宸的力量控制得无比到位,大概过了半刻钟左右,聂飞已然双目失神,紧绷的身子瘫软,犹如一个提线木偶一般,凄凉地躺在原地。

    “可不要晕了啊,呵呵。”

    苏宸收回了在聂飞头盖骨用力的手,转而一掌扇在其脸上。

    就听“噼啪”一声脆响,聂飞的半边脸高高地肿起,青紫一片如同打翻了颜料。

    他惊悚地看向苏宸。

    “别怕啊,我留你还有用呢,只要你不出格,我就不让你死……但是,你要立下心魔誓,不然我现在就可以宰了你,因为你并非必需的,明白么?”

    “明白的话就眨两下眼睛,不明白就眨一下,不眨现在就轰爆你的脑袋。”

    “毕竟在下也不是一个魔鬼嘛,呵呵~”

    秦楚阳深思:不不不,阿宸,你现在的模样真是魔鬼极了!

    苏宸对聂飞的要求很简单,便是要听从且不能忤逆他和秦楚阳的命令……简单来说,便是让他许下一个类似奴仆烙印的心魔誓。

    聂飞自然不会在第一时间答应,这样等同于将自己卖出去啊,早晚都会没命,那么他不如现在就去死!

    “不,你不想死,我说你不想死你就是不想,听我的,准没错。”

    “我会让你知道活着才是最好的,难不成折磨人的方法还少么?”

    苏宸扬了扬嘴角,收拢千绮绸,聂飞顿时觉得自己的内脏都要从嘴里吐出来。

    “你确定想要让我继续尝试下去么?不会死的。”

    不欲在聂飞的身上浪费时间,苏宸接着便直接开了大招,一边对其进行肉身上的狂揍,一边施展幻术。

    如此一来,在一个时辰之后,对方终于屈服,当苏宸解开了笼罩住聂飞嘴上的千绮绸时,对方立刻便双眼无神地按照他的原话,发下了心魔誓。

    说是心魔誓,但本质上就是努力烙印了。

    但凡聂飞有一丁点想要对苏宸和秦楚阳不利,便会金丹萎缩,肉身腐烂,浑身剧痛,无法自尽也无法请求他人协助自尽,否则神魂将会坠入阴质界,受万鬼啃噬而死。

    这样狠毒的誓言,也还是苏宸第一次逼迫他人许下。

    因为从聂飞方才的表现来看,他或许会拼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想要让苏宸和秦楚阳付出代价。

    唯有让他感受到死亡漫长的过程,不给他一个轻松的解脱,才能让他彻底息了心中的念想。

    果不其然,聂飞眼中的丁点闪光也消失了,已然是万念俱灰。

    苏宸和秦楚阳毫不惭愧。

    蛮荒界修士就没有两个好的,从他们来到蛮荒界后,充分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人心险恶。

    比起那些嗜血的荒兽,还是人族修士更加可怕。

    就比如眼前这个聂飞吧,身上血煞之气比之前他们击杀的持锤大汉(血狼宗副宗主)浓郁数倍,足见其心性狠辣。

    对敌人的手下留情,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紧接着,苏宸直接对聂飞施展了搜魂之术,确定没有被大能修士庇护,且在得到了想要的消息后,才满意地收回了手。

    从崔梧身上,他们只知道血狼宗的大体情况,然而更细节和隐秘的事情,还是要从聂飞身上入手。

    事成之后,两人悠悠然地租下白昌城中的一座洞府,尔后展开禁制,将游朔给放了出来。

    伪装成沙狐的雪狐以原型落地,骤然变化成清隽少年模样。

    苏宸不好意思地道:“暂时成为我的妖宠,倒是委屈你了。”

    “没事,妖兽袋内也能得知外界情况,对于我而来,呆在妖兽袋里才不会沦为你们的累赘。”游朔摆了摆手,示意苏宸无需介意。

    原来,为了能更加方便游朔逃跑,三人经过合计,最终游朔亲自做主,暂时成为苏宸妖宠,之后才能够和霸天一起呆在同苏宸神魂相连的妖兽袋中。

    对于妖修来说,唯有最深厚的信任,才能让其自愿成为一个修士的妖宠。

    接下来,苏宸便同两人讲述了一番自己从聂飞记忆中获得的有用消息。

    “血狼宗会定期向乱天宗朝贡,届时会由聂飞派遣宗门中的修士前往乱天宗内。但被派遣去的修士同样也是‘礼品’,是附属宗门中最好的人才。”

    “乱天宗会将这些人才放在一起厮杀,决胜出的一批获胜者,将会成为乱天宗的内门弟子。”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我们已经默认为血狼宗修士,已经落下心魔誓,后续便无需发誓表明入宗决心。当然,我们完全可以在寻到胡青青后,直接寻个隐秘角落,用破空令强行返回宗门……鉴于乱天宗内有一位合体期大能坐镇,我们此番行动必须格外谨慎。”

    秦楚阳思忖道:“既然如此危险,我们也可以控制几个符合条件的修士,让他们探听胡青青的下落,将她给带回来?”

    苏宸闻言,陡然一惊,尔后抚掌大笑。

    “不错!虽说这样耗费的时间会更久,但我们会更安全。要是救人不成,反将自己给搭进去,那便不妙了。”

    游朔犹豫着说:“只是,血狼宗这么个小宗小派,会有几个符合条件的修士?再者,我们方才还击杀了几人……”

    苏宸和秦楚阳突然意识到,他们不知不觉便用大宗门弟子的思维方式思考了。

    血狼宗的规模远远不及合欢宗和开剑宗,之前被他们击杀的一批血狼宗修士,就实力而言还算不错,尤其是结丹后期的血狼宗副宗主。

    如果不是他们的实力远超寻常修士,单单按照平均水准那是必败无疑的。

    秦楚阳双眉紧蹙,分析道:“的确,就连血狼宗宗主的聂飞也不过如此,当年我们同鬼种魔子那一战,才是真正地吃了不少苦头。”

    “并非聂飞太弱,他是广大结丹期大圆满修士中的一个,但以我们的实力来看,不说现在是偷袭,便是当年初初迈入结丹的我俩,合力也能将其抹杀。”苏宸确切地道,“鬼种魔子的实力几乎达到元婴期的程度,而且拥有源源不断的能量来源,更甚至越战越勇、越战越强,甫一出现便是全九重界的灾难,这点不会有误。”

    “所以只怕我们,很难在血狼宗内寻出几个修士来了?”游朔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苏宸:“唔——其实聂飞已经做出了打算,我们先前击杀的修士与前往乱天宗朝贡的修士拥有很高的重合度,但血狼宗的实力应该不至于这么差劲,连几个拿得出手的结丹期修士都拿不出来吧。”

    秦楚阳的心里已经没有丝毫侥幸,笑容中平添几分无奈。

    “至于。如若是筑基期修士,或许还能谈上一谈,但结丹期……不可能了。”

    毕竟聂飞本人也就是结丹期啊,他为了服众,且为了巩固自身宗主的地位,必然不可能找太多潜在的敌人放在眼皮子底下。

    但是之前的死手就是他们下的,而且如果他们不下死手,那么多修士也的确是危险了点,此时倒不至于叫他们后悔,但无奈是肯定的。

    苏宸在脑海中搜罗过一番血狼宗的信息,扶额:“亏了亏了,血亏啊!还得赔上一个!”

    原本他们完全能够凭借更便捷的方法取胜,可那条路子显然是行不通了。

    对于一个奸商而言,一个亏本买卖,足以后悔终生。

    不行,必须要想办法补救。

    “就算是我和秦兄两人,但我们需要隐藏实力,两人的话就太少了,而且聂飞之前已经和那边的人通过气了,这次过去的至少也会有三人,我们还少一个。”

    他灵光一闪:“实在不行,在到了不得不出发的时候之前,我们就去截几个修士回来?”

    秦楚阳、游朔立刻拍板:“好主意!”

    ……

    几日后,通往白昌城的荒漠上空出现了一个极美的媚修少年的身影。

    “奇怪了,他们应该是来这里了吧?”

    简听枫不甚确定地想着。

    他原本想要找崛平报仇,但是现在更要紧的是找到苏宸和秦楚阳的下落,因为他的恩人在刻录玉简中言及,此二人不能得罪,或许会成为他的最强助力。

    再者,光凭他一人只身前往乱天宗也过于危险,尤其是在崛平已经是乱天宗的内定弟子的情况下。

    他想要复仇,就必须寻找到能支持他完成复仇的同伴,一起加入乱天宗,到那时再对付崛平!

    简听枫是个拎得清的,不然光凭他也不会活到现在。

    但他仅知道秦楚阳和苏宸的样貌,也只知道他们当时在望天城附近,却不知道他们具体会出现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们之后会前往何方。

    这茫茫黄沙的,想要寻一个修士,实在是太难了。

    就在简听枫打听到了血狼宗的存在,打算先行加入血狼宗,之后再想办法进入乱天宗时,不成想自己想要寻的人,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直接就将他掳走了。

    ——什么正派人士,分明是拦路的劫匪嘛!

    在自己跟个沙袋似的托在苏宸二人身后,历经了风沙洗礼被绑到血狼宗的地盘的过程中,简听枫的脑海里只盘桓着这样的想法。

    他看了眼苏宸,又看了眼秦楚阳,先是感慨于二人的容貌气度,而后因着两人身上的强大气势以及不受魅惑之力影响的坚定意志,微微胆怯了几分。

    当然,也不怪他露怯,而是苏宸和秦楚阳的实力与威压比普通修士更强,甚至是杀了他的崛平远远比不上的。

    而在简听枫打量苏宸和秦楚阳的时候,后二者同样在打量着前者。

    苏宸思忖:“秦兄,这个修士身上的气息竟然如此干净,血气和杀气淡得看不出来,比我们看上去还无害。”

    秦楚阳想了想他们自从来到蛮荒界后的所作所为,一言难尽:“……嗯,据我所知,我们应该并非是无害之辈。”

    相反很危险。

    游朔在一旁看着,脑海中诡异地飘过一句话:恶人自有恶人磨。

    ——呸,他怎么能说自己的两个至交好友是恶人呢,实在是太过分了!

    “只是……太过干净了,连合欢宗修士都没他干净,事出反常必有妖。”

    苏宸眯了眯眼睛,视线无比锐利,令简听枫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仿佛有一把刀正悬挂在他的头顶,只要他有丝毫不配合,就会直接要了他的命。

    不过到底是好不容易挟持而来的修士,而且他们才是不占理的黑恶势力,苏宸并没有像对待聂飞等人一般,对简听枫使用搜魂之术。

    搜魂之术就相当于将一个修士翻了个底朝天,只要施术者拥有足够的实力,那么对方经历的、知道的一切都能被探知……

    这本就是一种狠辣的手段。

    他们并非那等十恶不赦之人,因此对简听枫还是有着应有的尊重。

    苏宸将千绮绸从对方的嘴上扯下,因着对方是一个气质干净的媚修的缘故,他想到了合欢宗的水鸡们,因此声音没有很冷,只温温地问道:

    “大兄弟,你是何人?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苏宸那“大兄弟”三个字一出口,简听枫顿时被雷得天雷滚滚,甚至回头看了看他身后,是否还有别的修士和自己一样倒霉被抓来了。

    ——这人在和谁说话?他不过是一个身娇体柔的媚修罢了,谁和谁是大兄弟!

    简听枫一番腹诽,撇了撇嘴,心中的紧张倒是少了许多,流利地道:“简听枫,从青红坊来,打算加入乱天宗。”

    “青红坊……”苏宸的脑袋转了转:“专门培养媚修供以侍奉他人的舞坊。”

    就相当于凡间的怡红楼、青楼、小馆馆之流,乃此间最受欢迎的寻欢作乐之地。

    苏宸不禁发散了一下思维:所以说搜魂之术是真的很好用,他们往后到一个地方,就去寻一个邪魔修出来,直接搜魂,该知道的就全知道了。

    “不错,就是那里。”简听枫应声说。

    两人见简听枫明显元阳已失,点了点头,秦楚阳复而问道:“不知道友为何要加入乱天宗?”

    这声“道友”倒是叫简听枫无比熨帖,听出了难得的平等之意,便如实道:

    “仇人要加入乱天宗,我便要去。我本就出身低微,而他家境高贵,现在若是失去了报仇的机会,以后就再无回寰余地。我虽想报仇,却还是很惜命的。”

    苏宸:“什么仇?”

    “杀我之仇。”简听枫想到崛平掏出自己心脏的画面,冷声道,“对方想杀我,没杀成,我反而侥幸获得了机缘,突破了。另外,我还与乱天宗一位叫葛力的少主有仇,我想要他的命,再将他的神魂折磨千万年。”

    他可没有说谎,连璎珞救了他,是他的恩人,那么对方与葛力有仇,就等同于他与葛力有仇。

    苏宸反笑道:“方才所言,你可保证是句句属实?”

    “自是句句属实,否则天降雷霆,将我劈成丑八怪,再不能复原!”简听枫仰起头,震声呼喝。

    ——哦豁,这修士的容貌,在合欢宗也能名列前茅了,意志却如此坚定,不错!

    几人等了一段时间后,天上依旧没有雷霆降下,他们便也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

    “实不相瞒,我们也要前往乱天宗一趟,目的是打探我们友人的下落。”苏宸扬了扬嘴角。

    “如果没有合适的修士出现,我们会和你一起前往乱天宗一趟,正好可以互相合作。不过么,如果我们逮到了其他结丹期修士,那么我们便不会亲自前往乱天宗,但可以让对方去帮你。”

    “……”简听枫秀眉微蹙,口齿伶俐地反问道:“我为何要相信你的话,就如同你不信我一般,你方才说的也只是片面之词罢了。”

    苏宸微笑着复述了一遍和简听枫相同的毒誓,一片太平。

    “可以。”

    简听枫答应了下来,在询问了一番苏宸和秦楚阳的名姓后,三人一同发下不留遗漏的心魔誓,也算是就此开展了合作。

    简单么?在利益一致的情况下,即便是陌生人,也能够混得很和谐。

    苏宸将捆缚在简听枫身上的千绮绸松开,后者用能够重新运转的真元修复身上的淤痕,不由埋怨道:

    “虽说我想要寻一个合适的帮手,但你们这犹如劫匪的行为,让我以为又是遇到了什么猥琐男子。我能冷静地听你们在那说话,还是因为你禁锢了我的金丹,让我一身真元也使出不来,否则……哼。”

    苏宸耸了耸肩:“否则也没用,你太弱了,不是我们的对手。你觉得你有秦兄长得这般好看么?”

    因为他经过面具变化而来的形貌,的确是比不上简听枫,因此他便没用自己举例子。

    否则?否则苏宸用自己的容貌的光辉亮瞎对方的眼睛。

    简听枫不知道苏宸的真实容貌,当下出口讽刺:“至少比你好看吧?”

    苏宸复而笑道:“哦?你确定?老子怎么也是清新若水、人淡如菊,挑不出瑕疵来。”

    “哼。”简听枫冷哼一声,当下不欲再理会苏宸。

    实际上,连璎珞给予简听枫的刻录玉简中,苏宸的形貌是经过面具变化而来的,并非原本模样。

    因为前者担忧后者在提前得知苏宸的容貌后,可能会露馅。

    简听枫侧首望向秦楚阳,想到刻录玉简中要他可凭借本事挑拨两人关系,霎时露出一个充满魅力的笑靥。

    “多谢秦道友适才带我回来做客。”

    苏宸翻了个白眼,立刻将简听枫化为“不是个好东西”的行列,将秦楚阳的肩膀一揽,按着对方的脑袋往自己肩上一靠,冷笑道:“和你合作是合作,但你在想什么东西?”

    简听枫见苏宸向自己示威,不解道:“秦道友是你什么人?”

    “我们啊……”苏宸挑衅地扬起唇角,嘴里吐出三个字:“是兄弟。”

    “……”简听枫面色一黑,难怪挑拨两人关系会是个随他意愿和能力的选项。

    这两人的关系,竟然这般禁忌,受不住受不住。

    比不了比不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前十的小宝贝有小红包哒~

    这几天肠胃不好,中午还吐了,然后前两天还脑抽去百度,吓得昨天都没睡好……

    突然想到,我这人压力一大就会有肠胃问题,以前高考的时候发烧和上吐下泻,考完后啥事儿都没了。

    醒悟,哦,压力太大了!

    得好好改改作息了嘤嘤嘤,命要紧命要紧。玫瑰小说网,玫瑰小说网,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