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穿越后我成了魔宗少主[穿书] > 8第 188 章
    四月后, 苏宸终究是没能逮到路过白昌城的结丹期修士,只得亲自带着血狼宗向乱天宗朝贡的资源, 向乱天宗进发。

    目前血狼宗内, 除了宗主聂飞之外,只剩下帮众的崔梧, 而后者本就实力不强,若是前往乱天宗估计活不下去,打从一开始就被苏宸判定为不够格了。

    而实际上, 即便他们已经在蛮荒界遇到了不少结丹期修士, 可从基数上来看,结丹期修士依然只能说是小众,只因他们的境界已经达到了现在的程度,筑基期的修士自然不会再称得上是敌人。

    当然, 就依照蛮荒界纷乱的分为来看, 他们在接下来长达数月的时间里, 免不了遭遇到一批又一批眼红的修士杀人夺宝, 还有抢夺美人,但是他们在面对这些修士时, 都能够做到反杀。

    就这样,一行人也终于是“顺遂”地来到了乱天宗的领地。

    作为蛮荒界势力最强大的宗门之一,乱天宗独占一座绿洲,就实力上来说甚至与欲天合欢宗相当,就占地面积则与望天城的格局相当,甚至在其周边还有几个邻近的城市, 形成众星捧月之景,十分气派,是血狼宗这样的小宗门远比不了的。

    几人在还未靠近绿洲的时候,便觉察到乱天宗内传来一股浩大渺远的气息,想来是宗门内驻扎着几位元婴、化神期的长老之故,令他们心下一紧。

    “哟,你们不是血狼宗那个小宗门的弟子么?我还奇怪着,明明媚秀坊的那群娘们儿早在前头便到了,怎么还会缀在这儿。”

    “血狼宗今儿个竟然派了一个小白脸和两个小美人儿过来,怎么,聂飞那个渣渣也打算玩‘以色侍人’那一招上位?”

    就在苏宸三人沉默地前进之时,在他们的身旁凑过来几个修士,一上来便要先拉一把仇恨。

    血狼宗在朝贡的宗门中实力为最末流,其他宗门的弟子便免不了一顿拉踩,但其实,规模稍微大一点的宗门都会对他们几个修为“不高”的“弱鸡”直接无视。

    因此主动凑上去讽刺的修士,其宗门实力往往只比被嘲的那个宗门稍微强一点。

    简称菜鸡互啄。

    苏宸搜索了一番记忆,发现这一群修士完全没有出现在聂飞的印象当中,且他光是瞥了几眼,就看出了对方的底细。

    如果他现在偷袭的话,这些人都能被他轻松以偷袭的方式干掉。

    面对上门求揍的菜鸡,他便不欲过多理会,只充耳不闻,权当对方在放屁。

    苏宸笑而不语。

    这种拒不合作的态度令那些修士立刻意识到自己被小觑了,当下便是一阵谩骂。

    然而他们并没有对苏宸等人出手,因为不敢,而且不能。

    这里已经是乱天宗的领地了,便是其下的弟子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在宗门领地内大打出手,因此,那些个附属宗门的修士胆敢公然做出挑衅之举,下场可想而知。

    苏宸加快了速度,很快便将人甩在了身后。

    在抵达乱天宗时,三人便降落至地面,不再御空而行,出示了“血狼宗”的令牌后,守门修士并未加以为难,便将他们放了进去,与事先抵达的修士站在一起。

    一个专门负责朝贡的元婴期长老打量了众人一眼,最后眼睛眯起,将严厉的视线落在苏宸身上。

    注意到这一点后,秦楚阳和简听枫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为何以面具示人?”

    苏宸不慌不忙地笑道:“我等媚修,若是总以真面貌示人,长期以往,再美的容颜也惹人生厌,不若平素展示粗愚面貌,在需要之时才能惊艳他人时光。”

    “呵,有意思。”元婴期长老听罢苏宸的解释,一挥袖袍,浅笑道,“既如此,你便直接进入本长老座下,你叫什么?”

    此言一出,周遭修士俱是心神震撼,就连秦楚阳和简听枫也是无比讶异。

    苏宸面上露出喜意,深深拱手行礼。

    “弟子名为秦念辰,站在弟子身边这位是弟子的兄长,秦楚阳。感谢长老赏识。”

    他这么说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希望对方收一个弟子是收,收两个也是收,倒不如都收了。

    至于简听枫?抱歉,他们只是合作而已,连朋友都称不上,苏宸此时便直接忽略了他。

    “兄长?呵呵……你们倒是有点意思。”元婴长老轻飘飘地将苏宸和秦楚阳拎了出来。

    “既然是本长老的弟子,便无需参加选拔,带着令牌,去找个空置的洞府罢。待此间事了,本长老便会去寻你二人。”

    两枚血玉令牌落在苏宸两人的手中。

    他们低头一看,便见上面描绘的字迹娟秀雅致、锋芒内敛,愣是让这枚杀气四溢的玉简透露的氛围,如同小桥流水、夕阳西下,与光同尘,与时舒卷。

    ——冯落黎。

    这位元婴长老的名姓同他展现的性格一般平和稳重,掌管朝贡支部,在宗门内负责定期朝贡的统计。也就是说每次朝贡之物都会落到他的手中,再由他上报给乱天宗宗主。

    两人暗暗地将这个名字记在心中,正欲先行离去,却不想在朝贡的人群中,有人不满他们率先被收为长老收为麾下的行为,扬声道:

    “等一下,冯长老!您让他们掠过了选拔,那么他们即便是成为了您的弟子,不也是名不正言不顺么?在下想请您……”

    他话音未落,众人便见冯落黎手指轻点,半空中顿时落下无数道无形的气劲,如同暴雨梨花,在其身上爆发出一片片血花。

    “嘭”地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传来,只见此人已经打成了一个筛子,但偏偏这些筛子全都错过了要害位置,看似严重实则却并不致命,甚至此人还有参加选拔的力气。

    真是……不识好歹啊!

    即便冯长老表面上是最为温和的,但是能坐上乱天宗长老位置的修士,哪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岂容旁的修士挑衅!

    早在这人开口的第一时间,在他旁边的修士便默默地退了几步,很快在这个修士的周边便形成了一个直径为一米的空档。

    众人幸灾乐祸地看了这个下场凄凉的修士一眼:好了,待会儿此人必死,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其实,苏宸和秦楚阳两个人被率先收入长老门下,对参加朝贡的修士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即便总人数发生了变化,但能通过选拔考核成为内门弟子的修士总数却是不变的,而且这些弟子中能够被长老纳入麾下的只是凤毛麟角罢了,他们能够成为内门弟子已经是天大的好事儿了。

    蛮荒界修士是贪,可若是没了命,纵然贪得再多又有什么用。

    一时嫉妒蒙蔽心智,真是可悲啊。

    冯落黎的态度依旧是云淡风轻,命附属宗门的修士们将朝贡的物资上缴,然后他进行记录。

    至于那个倒在地上满身血窟窿的人,却像是被遗忘一般,便是与其同宗的修士也予以忽视。

    人之常情。

    苏宸冲简听枫挥了挥手,然后便拉着秦楚阳,消失在后者视线的尽头。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关系和苏宸、秦楚阳并没有亲密到那种程度,但眼睁睁地看着说好要合作的队友留下他一人脱离队伍,他就来气。

    至于苏宸和秦楚阳,也并没有在乱天宗内随意走动,只出示了冯落黎相赠的令牌,询问了几个筑基期修士,很快便得知了他们能够居住的洞府所在。

    看着蜂窝一般间或有修士穿行的山峰,两人一阵无奈。

    乱天宗的确有几座山峰,其中高达百丈、最是巍峨的一座为乱天宗宗主的主峰,半山腰处往下便是少主们的宫殿;另外几座山峰,则由一群长老分别支配,峰顶为长老的宫殿与洞府,峰顶至山腰处为长老麾下的弟子所得,再往下便是寻常内门弟子的洞府。

    至于筑基期和练气期修士是没有资格拥有洞府或是洞府的,他们平日修炼生活的地点便是一座座屋舍模样的弟子居,练气期弟子为四人一屋,筑基期弟子为两人一屋,没有独立的小院。

    比起合欢宗的条件,真是差得不要太多,由此也可以看出蛮荒界资源与空间的匮乏程度。

    好在因为苏宸不知何故得到了冯落黎的认可,得以住进山腰往上的洞府。

    “真是奇了,那位长老的麾下竟然没有弟子?”亦或者是因故陨落了?

    苏宸视察一番,发现山腰上的所有洞府俱是空置状态,于是便选了其中最偏僻最清净的一个位于山峰背面的洞府住下。

    两人在不了解格局的情况下,并不曾随意走动,顶多就是唤了几个筑基期修士过来,寻明一下乱天宗内的情况,并试着找出胡青青的下落。

    五日时间一晃而过,而苏宸也从筑基期修士的口中得知,几年前一位内门师兄在天涯拍卖行中购得一只此间绝无仅有的青狐,耗费了整整一万上品灵石。

    虽说那青狐容貌并非绝美,但也比寻常沙狐来得清新秀丽,不可方物,一时间引为美谈,惹得无数人羡慕嫉妒。

    那位内门师兄的基本资料,苏宸他们自然也打听到了。

    对方名叫崛鸿博,结丹后期修为,为乱天宗元婴期长老宋磊的弟子。

    宋磊在乱天宗内掌管丹药支部,乍一听没什么,但在蛮荒界里,这可就不得了了。

    蛮荒宗修士本就缺乏丹药,因此丹药支部便成了整个宗门内势力最强盛的一个支部,毕竟大半个乱天宗弟子的丹药都需要仰仗丹药支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因此崛鸿博虽然不是少主,可作为宋磊的弟子,并且自身也掌握着不错的炼丹技巧,他颇受众人追捧,甚至连少主们都会讨好他,让他只为自己炼制丹药。

    相比之下,冯落黎掌管的朝贡支部可就清冷多了。

    大致了解情况后,苏宸和秦楚阳便准备将胡青青从崛鸿博手中买回来。

    只是从一些弟子口中得知对方平素行事猖狂、目中无人后,两人只得先等冯落黎回来。

    那崛鸿博估计不会给他们面子,贸然前去,不仅会无法换回胡青青,很大可能会惹得自己一身腥。

    现下,两人便只有等。

    然而就这么等了几天后,他们等到的不是冯落黎,而是风尘仆仆的简听枫。

    简听枫倒是没受什么伤,只是原本华丽的法衣上出现了许多难以修补的擦碰与破口,可是眼中的神情却十分高昂。

    几乎是一踏入苏宸的洞府,简听枫便愠怒地叉腰:“你们可真是不留情面,直接将我当做空气了么?若我不来寻你们,是不是我还要等到天荒地老?”

    苏宸笑着安抚:“消气,消气。我们这不是知道,以你的实力过选拔是没问题的么?再说我们虽被冯长老收为弟子,却至今未被传召,擅自走动不好。”

    “好吧。”简听枫哼了哼,往玉凳上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灵茶。

    “这几日新入门的内门弟子算上我和你们,多达五十五人。我跟你们说过,我的仇人是崛平,他果不其然也入了乱天宗,且成为了宋磊的第十二个弟子。”

    “他是靠走后门进来的……”

    苏宸挑了挑眉:“后门?原来还能这样?”

    简听枫控制不住自己地翻了个白眼,拍了拍玉案:“真是白瞎了你清纯若水的气质,怎么如此粗鄙!哼,粗鄙!此后门非彼后门,人没有两个后门,只有你口中的后门,懂?”

    秦楚阳:“噗嗤~”还重复了一遍。

    “看,你兄长都笑了,当心他不要你。”简听枫勾了勾嘴角:不要最好,他可以完成恩人的心愿。

    苏宸一看简听枫的神情,就知道这个贱人脑子里在想些有的没的……居然想要泡他的秦兄。

    “那得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但凡我留着一口气都会选择自爆。”

    苏宸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让简听枫心下发寒:真是个疯婊砸!

    但是秦楚阳却温柔一笑,宠溺地说:“我不会任由这种事发生的,以性命担保。”

    于是这对道侣便开始深情对视,而在简听枫看来,这一幅画面依旧是禁忌得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眼见两人的嘴唇距离对方不足一公分,简听枫睁大了眼睛,已经做好了自己被泼狗血的准备。

    然而紧接着他们便有志一同地放开,苏宸将胳膊搭在秦楚阳的肩上,问道:“所以你刚才说到了哪里?”

    “刚、刚才……刚才说到……”简听枫愣了愣,注意到两人眼中的笑意,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被涮了。

    “哼!没大没小。崛平的后门就是他的表兄,而他的表兄,竟然就是你们想救的那个青狐妖的买主!那个崛鸿博绝非等闲之辈,你们想要从他手上救人,他会让你们脱一层皮!所以你们明白么,这是仇上加仇,我们还有什么不联合的理由?”

    为了防止苏宸再度打岔,简听枫一口气便将自己要说的话给说完了。

    苏宸耸了耸肩,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说:“对表兄走后门?真是个贱人。”

    “……你到底有没有明白……”简听枫先是噎了一下,而后再看苏宸和秦楚阳一副预料之中的神色,当下恍然。

    “你们都知道了?”

    苏宸笑而不语。

    秦楚阳则道:“阿宸向来不会在他人说正事时打岔。”

    “你们知道便是知道了,同我说不就得了,作甚要这般耍弄我,害我白费口舌。”简听枫无语。

    苏宸瞥了他一眼:“看你这么焦急这么认真,我不好意思打断你的表演。”

    “实际上你已经打断了。”简听枫撇了撇嘴,双手抱胸,表示自己很生气。

    苏宸见秦楚阳打算安慰一番,便拉住他的手,只说:“实际上要探听消息,我们也挺方便,你刚才说的,我们从筑基期弟子口中问出来了,并不困难。”

    “是是是,你们比我想得有用多了。”简听枫撑着下巴,说:“如今我们的选拔已经结束,冯长老的事情估计就快忙完了,你们很快就会在见到他了。”

    “如此说来,你可是成了哪位长老的弟子?”秦楚阳询问。

    不说简听枫资质如何优秀,光凭他的容貌,势必就会惹来一番争抢,毕竟蛮荒界修士一个个都是“人间真实”,难不成所有长老都能够清心寡欲,拒绝放一个美艳绝伦的弟子贴身服侍么?

    不存在的。

    只是下一秒,简听枫却是摇了摇头:“不曾。”

    这就有些出乎苏宸意料了。

    “当中的缘故有些复杂。”简听枫将自己近日的遭遇娓娓道来。

    原来,乱天宗内有一位执掌外交支部的媚修女长老,本来简听枫进入其门下正好合适,可无奈对方是善妒之人,正是简听枫的美貌天然招致了对方的不满。

    而除了这位女长老外,宋磊等一众男长老本想将他留下,可奈何诸长老都与那女长老走得很近,且平时还要依仗对方来双修,在一个绝美的花瓶和一个切实的助力间权衡后,长老们普遍果断选择了后者。

    简听枫就这样从一个“抢手货”沦落为“剩品”,未能拜师,只能以“普通内门弟子”的身份行走。

    但他的处境甚至比普通内门弟子远远来得危险,谁知道一个平素以容貌为重,乍然在见到比自己容貌更胜一筹的小辈,强烈的嫉妒心驱使下回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这就是你没人要的原因啊。”

    苏宸忍俊不禁,简听枫怒而视之。

    “好吧,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再美一点的话,或许能让那群长老放弃助力,显然你的美貌,修行到现在尚且不足以成为一项搅乱风云的致命武器。”

    简听枫原以为会从苏宸的口中听到“资质不够”、“修为不够”等结论,却不想对方竟然说他“美貌不足”?

    “你敢不敢摘下你的面具,据我所知,只有相貌粗陋之人才喜欢佯装为美男行走。”

    苏宸伸出一根食指,一边“啧啧”了两声,一边在简听枫的鼻尖摇了摇。

    “不,想要让美达到一个惊心动魄的程度,就必须要有旁人看不出来的伪装……所以你休想轻易看到,好生琢磨去吧。”

    “你这人可真是张口就来。”简听枫侧首,冷哼了一声。

    不过说真的,通过这段时日的相处,他并不讨厌苏宸和秦楚阳,甚至是享受与对方交谈的时光的。

    一来二人不会为他相貌所惑,二来从始至终都未曾以“舞坊女支子”的身份贬低过他,待他为平常修士……他缺的,就是这份“平常”。

    他很庆幸,恩人连璎珞的要求是讨好秦楚阳,而非别的,否则他怕不是要犹豫且下不了手了。

    半日之后,苏宸和秦楚阳便被见得冯落黎的令牌突然发烫,从令牌上传来一抹神识。

    “速来本长老宫殿。”

    简听枫严肃地说:“你们注意着点,切莫惹恼对方,你们也看到了之前那个质疑对方的修士是什么下场,我还要和你们合作才行,否则举步维艰。”

    “真是个自私的贱人,前一秒还在关心我们,后一秒就提到了自己。”苏宸摆了摆手,“我们自会注意。”

    秦楚阳道:“待会儿见罢。”

    两人离了洞府,简听枫便独自呆坐在玉凳上,微微出神。

    ……

    冯落黎的宫殿距离两人洞府很近,以两人的速度,不消一盏茶的功夫,便整整齐齐地出现在对方的宫殿之中。

    这座宫殿由白玉建造,是一座风格独特的巍峨矩形建筑物,四面各有十二根圆柱耸立,而周遭是清荷摇曳,波光粼粼,显出一种神圣庄严。

    两人步入殿内,四周空无一物,冯落黎端坐在一尊玉座之上,面无表情地打量着苏宸和秦楚阳。

    “冯长老,弟子让您久等了,还请见谅。”

    两人拱手行礼,务必让言行举止都符合礼仪规范。

    但回应他们的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几秒后,冯落黎面色平板无波地道:“你们并非是此界修士吧?”

    虽说是一个疑问句,但他的语气已经表明了他的确信。

    两人都在思忖自己应该如何回答对方,然而冯落黎一息之后便悠悠地开口说:“你们无需否认,在我面前,你们的否认没有任何作用,顶多只能凸显你们的谎言有多么拙劣罢了。”

    “实不相瞒,弟子方才只是想着应该如何告诉师父真相而已。”苏宸道。

    秦楚阳:“弟子不欲欺瞒,还请师父赎罪。”

    对于秦楚阳而言,就这么叫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为“师父”,还真的有些怪异。

    “呵,你们倒是诚实。”冯落黎面色稍缓,“不必唤我‘师父’,我本不欲收你二人为徒,这‘师父’的称谓,在外人面前使用便罢了,你们直接唤我‘前辈’即可。”

    ——这又是什么套路?

    两人面面相觑,而后便也老实地改了称呼,唤冯落黎为“前辈”。

    其中苏宸的脑袋里已经开始“噼里啪啦”地产生了许多构想。

    一个陌生的元婴期修士在探明他们的底细后依然选择伸出援手,这其中肯定有猫腻,放在游戏里便是主线剧情进行时啊!

    “我需要你们帮我一个忙。”

    ——来了!

    苏宸的眼神中流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思。

    “前辈请讲,我们必定会竭尽全力,以偿还前辈恩德。”

    冯落黎泛白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笑容,让苏宸和秦楚阳不由觉得面前的男子恰如一尊雕像,本该在庙宇中沐浴凡间信徒香火。

    “我要你们……覆灭乱天宗。”

    如若不是条件不允许,苏宸很想要抠一抠耳朵,以此来表明自己可能是耳屎塞住了耳洞,从而导致听力受损,就让连话都听不全了。

    秦楚阳震撼之余,压抑住上扬的语调,尽量平静地询问:“前辈是指,让我们覆灭乱天宗么?”

    “不错,正是你们足下的这个乱天宗。”

    看冯落黎这云淡风轻的反应,就好似是在说“今天天气正好,就别让王总天凉才破产,现在就可以破了”一样。

    苏宸震惊到五体投地。

    他们不过是小小的结丹期修士,如何才能从合体期大能的庇护下,覆灭乱天宗?

    怕不是对方一根手指头,就能将动乱者摁死。

    秦楚阳抿了抿唇,直觉对方并非无的放矢,便问道:“我二人能否请教前辈其中缘由?”

    “可。”冯落黎颔首道,“我苏醒至今已逾五百年,然而在我苏醒之时,便发现神力严重消退,信徒俱灭,而于本体沉睡的灵脉之上,却有这座宗门屹立。它就好似一只寄生虫,不仅在汲取此地灵脉让我不能以原本姿态现世,其气运更是将已无信仰加持的我死死压制。”

    “唯有其毁灭,方能令我重生。”

    两人捕捉到“神力”、“气运”、“信仰”这三个关键词,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词。

    苏宸:“前辈莫不是几乎绝迹的神修?!”

    神修,有别与苏宸等以灵气修炼的灵修,以信仰结合灵力以塑造无量神体,甚至若是把握了信仰,无需提升自身心性,即可问鼎大道。

    当然了,光凭借信仰来修炼的话,就需要极其庞大的信仰加持,这一点十分困难。

    或者说,但凡是有修炼资质的人,或者已经踏入修真大道的修士,都不会对一尊“虚无缥缈”的神予以信仰。

    修士问证道心,不断突破境界,才能逍遥自在。

    “神修?啊啊……过了不知多少年,原来当年的古神,在信仰绝迹之后,竟被赋予这般称呼。”

    冯落黎的眼中浮现起一丝怀念,而后敛神道:“看到这方世界了么?黄沙漫天,荒兽作祟,即便修士尚能凭借藉由大灵脉诞生的绿洲修行,但是这方世界已经如同一个老者,行将朽木,半截入土。”

    由于冯落黎短短几句话中表现的信息量太大,因此苏宸和秦楚阳决定保持沉默,乖巧地正在一旁聆听。

    “其中历史实在太过久远,现在说了,你们也听不懂。”

    苏宸、秦楚阳:“……”

    已经做好听个三天三夜的打算了。

    他们也感受到了简听枫被涮的滋味儿。

    冯落黎:“你们只需要知道,荒兽来自于此界以下的远古战场,是悖逆本界的外域神魔入侵造成的结果。当年,无数的人、妖、神、魔、仙、鬼等种族由此陨落,最终从他们的肉身、血液、吐息、荒魂中滋养出怪物,其中荒兽便是由荒魂所构成,算是最为却弱小的一支,却也继承了强大神魂的特质,拥有穿透界壁的力量。至于其他更加强大的存在,便受困于界壁之中。”

    “荒兽会将一方世界啃噬殆尽,最终的结果便是世界破灭,最终那些强大的残留物便会侵袭而来,吞吃一切,毫无理性可言。”

    “事实上,蛮荒界现在还能有合体期修士存在,出乎我的意料,但不出三千年,蛮荒界内现存的灵脉必定会悉数萎缩,后果如何,我方才已经说过了。”

    “曾经此地也并非被称为‘蛮荒’,而是拥有一个更加美好的名字,碧水青山,绿草如茵,被我等称为‘新神界’,我们神祇庇护人族,人族传递信念,大体上也是相安无事。”

    “而我之所以要你们覆灭乱天宗,正是因为我还不想就此陨落,重归天地。”

    即便是神,也是“人”,自然会拥有求生欲。

    苏宸见冯落黎没再继续说下去,就问道:“前辈也看到了,我二人的修为不过结丹中期……”

    “你们身上有信仰力存在。”冯落黎道,“我能看到你们的神力化身,虽说稍显虚浮,但你们已经踏入了神道的门槛之中。”

    苏宸和秦楚阳这才想起来,早年他们不过练气期的时候,帮了当时还未成为女皇的东方傲雪,之后东方傲雪便为他们立了两座神像,承诺未来必要让他们沐浴民众香火。

    即便他们什么都没做,更提不上回馈那些民众的信仰,但是既东方傲雪这位开国女皇退位之后,神像在黎国依旧被传颂功德。

    只要黎国不灭,那么神像将会继续沐浴万家香火。

    “只是……信仰何用?”苏宸不解。

    当年他不是没有发现过信仰丝线的存在,但他依旧坚定不移地摒弃了那一条路。

    “信仰何用么,或许只有如你们这般年轻的修士方能说出这样的话。”

    冯落黎闭眸:“信仰虽是消耗品,但能够助你们构筑神国,而神国能够跨越时空,只要信仰足够充裕,你们便能够遨游诸天。现在,你们还说信仰无用么?”

    “你们现在的实力的确十分卑微,因此,我给你们一个时间,为五百年。”

    “想我以信仰主修,甫以灵修,如今实力也跌落至元婴。我不需要你们放弃现在的修炼,但是你们需要知道,当自身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后,便可以用信仰力弥补与强大敌人修为的差距。”

    “我的本体留存于此,本体覆灭,便是神魂俱灭。我无法藉由你二人之手斩获信仰,乱天宗的气运亦是与此地灵脉深深扎根,难以为我所撼动。”

    “如今的我除了寻求你们的帮助外,别无他法……你们是我五百年以来,唯二遇见的外来修士。”

    “我会为你们在乱天宗的行动保驾护航,只要我们双方各自立下心魔誓,之后便算达成合作。”

    苏宸与秦楚阳思量了良久,道:“成交!”

    冯落黎神色缓和,双方各自立下心魔誓,便算是确立了合作。

    由此,苏宸和秦楚阳只要不在这座宗门内做出太过火的事情,冯落黎绝对会将他们保下。

    “你们来此地的目的又是什么?”

    苏宸将大致经过说了说后,冯落黎点了点头:“如若只是寻人,并不难办,虽然方法会迂回曲折一些,但只要对方在此界,我会为你们探明对方所在。”

    “宋磊那人虽说不好对付,但最糟糕的结果,无非是你们击杀了他的弟子而已,只要你们使用光明磊落的法子,不触犯宗门规矩,我便能护住你们。”

    苏宸和秦楚阳都并非那等猖狂之人,自然在第一时间表示下手会有分寸。

    “嗯,若是有事,便来寻我,平日我不会随意走动。”

    “多谢前辈。”

    两人退出冯落黎的宫殿,返回洞府之中,仍旧觉得事情进展过于魔幻。

    他们为了探寻友人下落,来到蛮荒界,然后意外牵扯出一桩惊天大秘密……

    事情就像毛线球,越滚越大。

    但也好在,冯落黎给了他们五百年的时间。

    五百年……应该是足够的。

    简听枫见两人过去了半个时辰就回来了,且神色诡异,不由心往上提了提。

    “如何,顺利么?”

    “嗯,顺利。”苏宸猛地点了点头,“实在是太顺利了,以至于我们觉得有些玄幻,需要冷静一下。”

    简听枫:“……?”

    秦楚阳暂且隐瞒了关于神修那部分的内容,只跟简听枫说冯落黎十分欣赏他们,只要他们做事不太出格,对方就能给他们护住。

    简听枫:“不太出格是什么程度?”

    苏宸:“你这可就是问到点子上了,我们可以用光明磊落地手段宰了你的仇人崛平以及其他人,并且宋磊长老看我们再不爽,只要我们在冯长老的眼皮子底下,就不会有事。”

    简听枫:“……你,认真的么?”

    真的不是在痴人说梦?

    苏宸及时补充:“但只有我们,你还是要小心点。”

    简听枫表示自己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草。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前十的小宝贝有小红包哒~

    哎,今天胃一直不舒服,恶心想吐,难受orz玫瑰小说网,玫瑰小说网,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