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重生]剧院之王 >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贝儿:像那样规规矩矩做人厌烦透了

    通常戏剧的第三幕才是整部剧的高/潮。

    所以, 尽管在第二幕剧结束时, 对于“男主新欢旧爱齐聚一堂,依然没有翻车”的剧情, 好些观众不是很满意,但对接下来的第三幕却还是抱有一些期待。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

    当幕布又一次缓缓拉开。

    时间仿佛倒流了一般。

    呈现在众人面前的舞台,布景居然又重新回到了“男主翻车现场”的那一幕。

    只不过, 和吉蒂“我们挨个儿向男主倾诉一片爱意, 却不被理睬”的记忆完全不一样。

    相反, 在姑娘们倾诉完爱意后, 马特扮演的男主角鲁恩居然站了出来。

    他在这一幕中大放异彩。

    以至于在整部剧结束后,还有几名观众抓着酒瓶子, 想给他脑袋来上那么一下。

    总之,闲话不提。

    看到新欢旧爱齐聚一堂,每一个人还都对自己情深似海,这位后来被称之为前所未见的最强渣男角色便哈哈一笑, 露出了满不在乎又得意洋洋的丑恶嘴脸。

    然后, 他挨着个儿对这三位姑娘发表了一番自己的谬论。

    面对扮演妻子的贝儿时,他冷漠地表示“女人惯会自欺欺人, 永远不信男人说了不爱是发自内心的真话。没错, 听清楚了!天长日久,我对你早已看到腻烦”;

    贝儿伤心欲绝。

    等转到扮演情人的克莉斯时, 他直接嘲笑了克莉斯之前说过的那些[我不要婚姻, 只愿尽情享受爱情, 男人结了婚就变了个人, 对妻子还不如一条狗]的天真言论,说她看着聪明,实则是最傻的,好歹当人/妻子还能占个名头,而她什么也没有,其实是连狗都不如。

    然后,他对克莉斯之前拉着自己表述爱意的行为,很是讥讽地发表了一番“婊/子惯会拿情/爱来当借口,你如今苦苦纠缠,无非是还没有找到比我更好的下家”;

    克莉斯怒不可遏。

    及至到了刚找的新欢吉蒂时,男主的神色才稍稍放缓,可却语带埋怨地批评了对方“过分矜持便是装腔作势,女人太拿自己身体当一回事,往往会错过世间诸多美妙之事,早晚会悔之莫及”。

    同时,他还极为厚颜无耻地声称“一个男人若是真尊敬一个女人,才会想和她睡觉呢!因为,若到了有那么一天,男人看到她就萎了,那她在这世间又有什么价值呢?”

    吉蒂难受地要晕过去。

    这番无耻到极点的言论居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舞台上,底下观众们俱都听得呆住了。

    有女性观众当场气得想把手里的东西全砸到男主角那张俊脸上,最好现在就砸他个满脸开花;又有品行不端的男性观众将这些话放进嘴里细细一咂摸,内心深处居然是赞同的;但也有正经男子立刻恼怒起来,愤愤骂了一句:“人渣!”

    一时间,小小剧院之内,人生百态,不一而足。

    与此同时,舞台上,渣到极点的男主高高兴兴地发表完以上言论后,哈哈大笑一声,竟又追逐着漂亮女人离开了。

    三名被抛弃的女人孤单单地站在舞台上。

    灯光在她们中间不断地切换,用明明灭灭的光影来暗示三人内心剧烈的挣扎。

    然后,还是由贝儿扮演的妻子先开始唱了起来:”他毁了我!他毁了我的一生……”

    克莉斯扮演的情人也跟着唱:“我饮下爱情的毒酒,毒液却在我血脉中流淌……”

    最后是吉蒂扮演的新欢。

    她苍白着一张小脸,用甜美的声音唱出了心中的怒火和控诉:“他不是我心的爱人,他是一个可耻的骗子!”

    姑娘们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唱起了歌。

    这是一首合唱曲目,名字是《被背叛、侮辱和欺骗的女人》。

    三个音色不同、各具特色的女声交相辉映,巧妙形成了一种稳定的人声结构,使整首歌曲呈三足鼎立之势。

    贝儿忧郁、温婉中暗藏狂野;克莉斯性感、艳丽中又透着执着和坚定;吉蒂的声音甜美,可甜到发腻后,又隐隐暗涌波涛,让人不禁心惊。

    与此同时,又有好几名女性舞者出现在了舞台,伴随着音乐,开始翩翩起舞。

    这些舞者在观众眼中可能仅仅是个烘托氛围的背景。

    但实际上,她们展现出的舞蹈恰恰是三位女主内心世界的具象化,所以,一开始是极为狂乱的舞姿,到最后,便是逐渐缓慢却强劲的肢体动作,象征着姑娘们不断变化的激烈内心世界。

    在这个过程中,乐队奏起宏大又低沉的旋律,如一张看不见的大网,将整个剧院层层笼罩。

    人声、旋律互相交织、彼此配合,就像是油画中斑斓、不可分割的色彩和线条,一笔!一笔!又一笔!最终勾勒出一幅“阿勒克托、墨该拉,提西福涅(复仇三女神)降世”的宏伟巨画。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一直到三人合唱结束,才响起一阵喧哗,继而是狂热的掌声。

    在掌声中,幕布又一次缓缓闭合了。

    但这次很快,几分钟后就重新开启。

    此时的舞台布景突兀地回到了开场前的一幕。

    音乐声变成了一种看似舒缓,实则自有节奏的暗流,仿佛预示着即将发生的不幸。

    底下的观众们早就隐隐有所猜测了。

    只是之前三位女主所表现出来的种种深情、专一,还有一些……诸如柔顺、天真、好哄骗等,总之,应是在男人们看来都是极美好的品质,使得一部分观众还都不是太敢相信心中那份可怕的猜想。

    男主角又一次上场。

    他不知道从哪里玩回来,喝得醉醺醺,一路摇摇晃晃地回家。

    贝儿扮演的妻子一如既往地温柔,扶他到床上,亲手喂了他一些水。

    但当他喝完水,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却愕然看到自己的情人克莉斯和前不久的新欢吉蒂,齐齐站在妻子的身后,正面无表情地望着自己。

    他开始晃悠脑袋,误以为自己喝晕出现了幻觉:“我的头为什么这么晕?我喝太多了吗?”

    克莉斯诚实地回答:“不,你没有喝那么多,头晕是因为我在水中下了毒。”

    这里可能是太诚实的缘故。

    底下观众席还传来了几声笑。

    舞台上,男主停了一下。

    他缓慢抬起头,脸上是不信的愕然神色:“你在开玩笑吗?”

    “她没说谎呢。”

    吉蒂从旁用甜美的嗓音接口:“是我亲眼看着她放的。”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

    男主不敢置信地问。

    “我也想啊!”

    吉蒂天真又恶毒地说:“但我买不到毒药,只买到了泻药,没她那个好呢。”

    确认了是真话,加上身体也开始出现中毒反应。

    男主脸上的不信便渐渐转成了恐惧。

    音乐声一点点儿又变得沉重起来……

    男主不甘等死,奋力站起,一边唱着“恶毒的女人,我要和你同归于尽”,一边摇晃着身体去追杀克莉斯。

    克莉斯下意识地转身逃跑。

    两人一追一逃地在舞台上转了几圈。

    乐队奏起无比激烈的旋律,暴风雨般的交响乐响彻全场。

    等男主摇摇晃晃地跑过来时……

    吉蒂瞅了个空子,从旁用力推搡了他一下,将本就毒发无力的他推倒在地。

    这时候,贝儿高举起旁边的一个花瓶,站在了男主身后……

    克莉斯转过身,便尖叫一声:“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贝儿毫不迟疑地把花瓶照着男主的后脑勺狠狠地砸了下去!

    一下!一下!又一下!

    乐队中的鼓手也将鼓槌重重地砸在定音鼓上,随之发出沉闷地咚!咚!咚!

    提前藏在假发套中的血包碎裂开来。

    男主就血流如注地倒下了……

    刚刚无比激烈的音乐又变得安静了起来,乐队的演奏也越来越柔和。

    但整个剧院鸦雀无声。

    大家虽也想过男主之死的事情。

    可万万没想到竟要直面如此野蛮且赤/裸的谋杀场面。

    之前好些羡慕男主艳福的男性观众们不免目瞪口呆、心惊胆战。

    他们此时再望向舞台上双手还捧着满是鲜血花瓶的贝儿,后脑勺就是蓦地一凉。

    “我们杀人了?”吉蒂轻轻地说。

    “对,我们杀了。”克莉斯没什么悔意地说。

    “若是被警察抓走怎么办?”吉蒂又喃喃地问。

    贝儿颓然向后退了一步,无力地跌坐到了椅子里,眼神迷茫地望着地面:“啊!抓我好了,像之前那样规规矩矩做人,可还要被人嫌腻烦的日子……我真是过够了!”

    她最后一句话,疲惫地像是一声从天际传来的悲叹,但却让好些规规矩矩了一辈子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感到了一丝颤抖。

    幕布在一片沉默中缓缓地拉起。

    等到再次拉开时……

    却又是开场前的那一幕。

    这时候,观众们不由有了一种时空交错的奇怪感觉,不禁在心中感叹剧情设计的精妙。

    但实际上,只是剧组为了省钱,少做几个布景。

    可不管怎么说,小女仆又蹦蹦跳跳地出现了。

    一切和开场时一样,她走到屋中,发现尸体,尖叫出声。

    警察登场。

    这回不用小女仆唱歌了。

    抓紧刚刚那几分钟,已经快速收拾完毕的三位女演员也随之重新登场。

    警察立刻走向她们。

    聚光灯一个个地打过去:

    温柔贤惠却被背叛的妻子、艳丽多情却被辜负的情人、纯洁天真却被欺骗的恋人。

    她们在舞台上站成了一排,用相似的表情,干巴巴地说:“希望您能尽快破案,将真凶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