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诱我深入 > 第18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
    Chapter 18

    新学期一开学, 顾新橙约周化川教授指导她写作毕业论文。

    教育部现在严抓毕业论文, 各大高校对学生的要求也是水涨船高。

    大学期间,挺多教授喜欢让学生期末交一篇课程论文。

    那些论文的内容大多是拼拼凑凑,给学生带来最大的收获是掌握论文格式。

    顾新橙寒假期间读了不少论文, 拟了标题,顺便搭好了论文框架。

    本科生缺乏学术经验,必要的地方还得导师指点方能拨云见日。

    顾新橙抱着资料来到经管学院,周教授级别高, 有单独的办公室,还挺阔气。

    周教授这次见到顾新橙,态度明显热络多了——上次没认出她来,他也有点儿尴尬。

    周教授指了指沙发, 说:“坐。”

    顾新橙抚了下裙子, 毕恭毕敬地坐到沙发角落里,把书搁到膝上。

    周教授戴上眼镜,翻看她打印好的资料。

    顾新橙忐忑不已, 指尖抠着《投资学》封面上那行微凸的字。

    她低下头,恍然记起傅棠舟曾经饶有兴致地翻看过这本书。

    顾新橙以为他对她的课程感兴趣,便有点儿卖乖地问:“是不是还挺难的?”

    傅棠舟笑,把书合上, 语气淡淡:“工作又用不上。”

    顾新橙不服气:“怎么用不上了?”

    他没和她争辩, 只说:“我说我用不上。”

    他做的是风险投资, 用不上《投资学》课本的知识, 也是蹊跷。

    后来顾新橙才懂, 像傅棠舟这种高高在上的决策者,真不用学这些,因为下面的人都给他弄好了。

    而她将来工作,还得指望这些专业知识吃饭——没错,她就是“下面的人”。

    周教授看了几分钟,先夸上一句:“逻辑挺清晰。”

    之后他拿出做学术的态度来,一针见血地指出她目前存在的问题:“选题范围还得再缩小,才能写出东西来。”

    顾新橙立刻翻出笔记本,打算记录周教授的指导意见。

    这时,周教授搁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他接通电话,对方说了几句,他说:“我知道,找别的学生就行。”

    挂了电话之后,周教授笑笑,说:“我一助教,怀孕了。”

    说罢,他意味深长地评价了一句:“女学生就是麻烦啊,一堆事儿。”

    分明说的不是顾新橙,她却觉得脸上火辣辣。

    周教授看了顾新橙一眼,想到什么,忽然问:“你大四忙吗?”

    顾新橙答:“写论文和实习。”

    周教授:“找的哪家实习啊?”

    顾新橙:“还在看。”

    “你要是有空,周末来给我当助教,一个月三千补助。”周教授说,“回头我给你介绍个实习。”

    顾新橙愣了下,她问:“我能当助教吗?”

    周教授:“我说你能你就能。”

    顾新橙:“……”

    事实上,给培训项目当助教真不需要什么特别的资质。

    教务科的人告诉顾新橙,学员上课的时候,她去教室待着就行,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教授有什么指示,她就照着做,给大家发发资料,组织组织活动。这只是一个职业培训,对学员没有任何考核。

    助教轻轻松松躺挣三千不说,还能免费聆听一个月价值十万的企业家课程。

    天底下还有比这还肥美的差事吗?顾新橙不去,都对不起她的良心。

    开学第一周的周末,顾新橙带着书和电脑到了经管学院的小礼堂。

    正式开课之前,学院一般会委托专业拓展训练公司搞一个拓展破冰活动。由于此次课程时间较短,破冰活动变成了一个简短的开班仪式。

    顾新橙打印了一张签到表,准备挨个让学员签到。

    谁知却在一堆西装革履的人中看到一撮熟悉又扎眼的黄毛。

    黄毛冲她招招手,大喊一声:“顾妹——”

    顾新橙神色一凛,他立刻吞下后面的字,想必也知道在这种场合叫人家妹妹不合适。

    林云飞怎么在这里?

    顾新橙立刻把签到表上的名单挨个看一遍,果然瞧见了林云飞的大名——他真的报了班。

    顾新橙对傅棠舟的交际圈不熟,林云飞是唯一一个有她微信的。当时他缠着让她做表,就加了她的微信。

    没想到她和傅棠舟分手以后,朋友圈里竟有一条漏网之鱼。

    顾新橙坐在最前排的位置,林云飞狗腿地跑过来,问:“你怎么在这儿?”

    顾新橙瞥他一眼,默默说道:“我是助教。”

    “这不是巧了吗?”林云飞哈哈大笑,“你说你,大周末的,天气这么好,怎么不去和傅哥约会,啧。”

    顾新橙没理他。

    林云飞指了指她旁边的空位,问:“我能坐你旁边吗?”

    没等顾新橙答应,他就一屁股坐了下来。

    林云飞这人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似的,滔滔不绝:“你们学校这大楼修得可真漂亮,不愧是A大,一看就高端大气上档次。”

    顾新橙:“嗯。”

    林云飞:“听说你们学校食堂味道不错,天南海北什么吃的都有,哪个食堂最好吃啊?”

    顾新橙:“不知道。”

    林云飞:“给我们上课这老师水平怎么样啊?讲得太高深我可听不懂啊。”

    顾新橙:“哦。”

    不论顾新橙有没有反应,他都能自顾自地聊下去,仿佛只是给自己找一个听众。

    时间到了九点,周教授来了。

    他是经管学院高管培训项目的负责人,理应由他在开班典礼上致辞。

    场面话客套话不少,唯一一句和顾新橙有关的是:“这位是咱们班的助教,顾新橙,大家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她。”

    顾新橙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过身冲大家鞠了一躬。

    顾新橙建了一个微信群,把班上三十多个学员都拉了进来。

    看看这些学员的朋友圈,会发现做什么的都有。

    从上市公司高管到三里屯开酒吧的,简直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小型社会。

    第一节课上的是《竞争战略与商业模式创新》。

    有些人听得津津有味,甚至能和教授互动。

    有些人嘛……顾新橙眼神瞥过林云飞,听得云里雾里,索性趴下来睡觉了。

    一个月十万学费,顾新橙想想都心疼。

    到了中午,顾新橙打算去食堂吃饭,然后回宿舍睡一觉,下午再过来。

    学员们约着去校内某高端餐厅聚餐——这种课程的社交属性在第一天就凸显无疑。

    顾新橙不跟他们一道,她来到食堂,打两个小菜,一小份米饭,端了盘子去空桌上吃饭。

    食色,性也。

    然而顾新橙对食与色的欲望都不强。

    不像某人,跟她在一块儿,不是吃就是做,仿佛没有别的事可干。

    顾新橙的筷子顿了一下,怎么又想到他了?

    赶紧忘掉。

    “同学,这儿有人吗?”一道清亮的男声在她对面响起。

    顾新橙一抬眼,发现竟然是她的学长,名叫季成然。

    季学长本科和顾新橙是同一专业,顾新橙大一在学生会的时候,身为学生会会长的季成然对她照拂有加,经常在某些事上指点她一二。

    A大作为国内顶尖学府之一,学生会自然成为某些阶层子女镀金的圣地。

    季成然父亲是某大型国企负责人,有意培养儿子将来走仕途。

    季成然是个品性良好的二代,各方面能力都非常突出,如果将来走仕途,想必也会是一帆风顺。

    顾新橙主动打了个招呼:“师兄。”

    季成然愣了下,笑道:“挺巧,是你。”

    顾新橙点点头,说:“这儿没人。”

    季成然在她对面坐下。

    季成然和顾新橙很久没联系,像他这种本科就在学生会混得游刃有余的人,相当会说话做事。

    既然遇见学妹,自然要问候她几句:“最近怎么样?”

    顾新橙说:“还行。”

    “听说你保研了?”

    “嗯。”

    “挺好,现在出国性价比不高。”

    顾新橙很久没有和校园里的人这样坐下来吃饭聊天聊未来了。

    对这些话题,她竟恍然有些陌生。

    *

    林云飞进食堂之前,已经在网上看好了A大食堂攻略。

    这个食堂的鲅鱼饺子最好吃,不来打卡简直糟蹋学费。

    他对结交班级人脉不感兴趣,他和那些人聊不到一块去,班里也没有漂亮妹妹,聚餐有什么意思?

    林云飞来到窗口,要了一盘鲅鱼水饺。

    他正往盘里倒醋,忽然瞧见不远处的餐桌上坐着顾新橙,对面还有一个男生。

    那男生长得一表人才,一直在和顾新橙说话,看顾新橙的那个眼神哟,啧啧。

    傅哥是怎么能放心顾妹妹这么漂亮的小女友一人待在学校?林云飞搞不懂。

    林云飞打小儿就对傅棠舟有一种迷之崇拜,那些男人像狂蜂浪蝶一样扑向顾妹妹,总归也不叫个事儿啊?

    林云飞端着盘子兜兜转转,他发现顾新橙身后那桌有个空位。

    他走过去坐下,顺便竖起耳朵帮傅棠舟监听一下顾妹妹和其他异性的谈话。

    “这个食堂还不错,我们研究生宿舍那边的食堂,不好吃。”

    “我觉得还好。”

    “你男朋友呢?就你一人在这儿吃饭?”

    “我没有男朋友。”

    ……

    林云飞吃水饺的速度慢了下来。

    等等,怎么回事儿?

    顾妹妹居然说她没有男朋友?

    林云飞看着这两人有说有笑的模样,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

    顾妹妹这是要打算红杏出墙?

    她不像这样的人啊。

    “你家里不催你啊?我爸妈老催我。”

    “我不急的。”

    “也是,你还小,可以多看看。追你的人挺多吧?”

    “学长说笑了。”

    “下周漫威的电影要上了,我有两张点映的票,在保利剧院。有空吗?”

    “暂时还不太清楚。”

    ……

    林云飞放下了筷子。

    他怎么觉得,傅哥头上有点绿呢?

    怎么办啊?

    一边是从小就崇拜的傅哥,一边是人美心善的顾妹妹。

    他到底该不该瞒着这事儿?

    心中的正义感促使林云飞打开微信,可是下一秒他又退了出来。

    傅哥这人那么好面子,他现在给傅哥告这种状,不是让傅哥难堪吗?

    再说,顾妹妹也没说要去看电影啊。

    “你要是有空,给我发消息就成。”

    “好。”

    林云飞:“……”

    糟了,真要坏事了。

    一男一女,单独去看电影,还能有什么意思啊?

    这是纯洁的友谊吗?放屁!

    林云飞偷偷拍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男俊女靓,谈笑风生。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是一对。

    林云飞左思右想,还是没敢发给傅棠舟。

    他犹犹豫豫地发了一条消息给他。

    【林云飞:傅哥,你干嘛呢?】

    几分钟后,傅棠舟回了一条。

    【傅棠舟:吃饭。】

    吃吃吃!吃你妹啊!

    女朋友都快跟别的男人跑了,他怎么还能吃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