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天后当年十八线 > 第338章 爹真坑啊
    顺哲抱着我回了那间小房间,孩子好好地睡在里面,我这才松了口气,没注意脖子上的伤,先抱起孩子亲了亲。

    “把孩子放下,我让人给你上药。”顺哲走近。

    我愣了一声,这才反应过来,单手碰了碰脖子,立刻疼得吸气。

    “有镜子吗?”

    顺哲啧了一声,从身侧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扔给我,“自己看。”

    我一看到手机,心里一喜,结果打开页面才发现没有信号。

    “任何通讯设备在这里都是枉然,不用动脑筋了。”顺哲瞥了我一眼。

    我撇撇嘴,打开相机对着脖子照了照,果然,青紫的指痕,克洛斯要是再用点力,我的脖子估计要被生生掐断。

    喉咙里火辣辣的疼,不用检查都知道是伤着了,说不定还伤到了骨头。

    顺哲叫来的医生竟然还是那位女医生,这人业务广泛地令人咋舌。

    “您张口,我检查一下喉咙。”

    “好。”

    女医生用电筒对着喉咙照了又照,最后不放心还要给我拍个片子,道:“喉咙里细小的骨头不少,也许有不经意的伤口,还是拍个片子放心,要不然酿成大祸后悔都来不及。”

    我刚才不怕死,现在冷静下来想想都后怕,连连点头,让她带着我去拍了片子,将小家伙交给了顺哲。

    顺哲虽然嘴毒,但这在里,我唯一能信任的人就是他了。

    “看样子您和少爷的婚礼已经很快就会举行了。”女医生把我推入舱内之前小声说了一句。

    我皱了皱眉,脑子里迅速转动着这人的立场态度,到底是谁的人。

    “片子很快出来,您可以坐着休息一会儿。”

    “医生姓什么?”我在椅子上坐下,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她笑了笑,“徐。”

    徐?

    我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关系网,似乎没有找到有谁和姓徐的有关系。

    她的脸看上去应该有四十多岁,可是手却保养的很好,纤细好看。

    “徐医生似乎涉猎很广泛,不仅擅长妇产科,就连外科都懂。”

    她礼貌地点了点头,“一通则百通,加上年纪大了,见得多了,自然也就5 k5m     顺哲抱着我回了那间小房间,孩子好好地睡在里面,我这才松了口气,没注意脖子上的伤,先抱起孩子亲了亲。

    “把孩子放下,我让人给你上药。”顺哲走近。

    我愣了一声,这才反应过来,单手碰了碰脖子,立刻疼得吸气。

    “有镜子吗?”

    顺哲啧了一声,从身侧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扔给我,“自己看。”

    我一看到手机,心里一喜,结果打开页面才发现没有信号。

    “任何通讯设备在这里都是枉然,不用动脑筋了。”顺哲瞥了我一眼。

    我撇撇嘴,打开相机对着脖子照了照,果然,青紫的指痕,克洛斯要是再用点力,我的脖子估计要被生生掐断。

    喉咙里火辣辣的疼,不用检查都知道是伤着了,说不定还伤到了骨头。

    顺哲叫来的医生竟然还是那位女医生,这人业务广泛地令人咋舌。

    “您张口,我检查一下喉咙。”

    “好。”

    女医生用电筒对着喉咙照了又照,最后不放心还要给我拍个片子,道:“喉咙里细小的骨头不少,也许有不经意的伤口,还是拍个片子放心,要不然酿成大祸后悔都来不及。”

    我刚才不怕死,现在冷静下来想想都后怕,连连点头,让她带着我去拍了片子,将小家伙交给了顺哲。

    顺哲虽然嘴毒,但这在里,我唯一能信任的人就是他了。

    “看样子您和少爷的婚礼已经很快就会举行了。”女医生把我推入舱内之前小声说了一句。

    我皱了皱眉,脑子里迅速转动着这人的立场态度,到底是谁的人。

    “片子很快出来,您可以坐着休息一会儿。”

    “医生姓什么?”我在椅子上坐下,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她笑了笑,“徐。”

    徐?

    我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关系网,似乎没有找到有谁和姓徐的有关系。

    她的脸看上去应该有四十多岁,可是手却保养的很好,纤细好看。

    “徐医生似乎涉猎很广泛,不仅擅长妇产科,就连外科都懂。”

    她礼貌地点了点头,“一通则百通,加上年纪大了,见得多了,自然也就

    紧哄,一直哭,让人心烦!”

    我有点想笑,这人怎么跟个小孩儿似的,脾气阴晴不定。

    小家伙好像是故意的,在他怀里哭闹不止,我刚刚接过手他就乖得不得了,还在我怀里拱了拱脑袋。

    顺哲见状,露出嫌弃的神色,看了一眼我身后的徐医生,“检查完了有问题吗?”

    徐医生摇了摇头,“很幸运,并没有严重的伤,这两天少说话涂点药膏就可以痊愈。”

    顺哲松了口气,示意她可以走,然后才看向我,“把孩子抱进去,少走动。”

    我撇了撇嘴,抱着小家伙回到了房间里,脑子里还想着刚才的自毁装置。

    “我还是想问你,真的要娶我吗?”我放下孩子,看向关上门的顺哲。

    他皱了皱眉,“你怎么这么啰嗦。”

    “一个仪式而已,克洛斯自欺欺人,你也拎不清吗?”我直言不讳。

    他冷哼一声,在椅子上坐下,“反正我也找不到什么伟大的人生目标,娶你似乎是个不错的大冒险,先玩玩儿好了。”

    我:“……”

    熊孩子!

    不想和他废话,我干脆脱了鞋上床睡觉。

    闭上眼睛,妈妈的脸就进入了脑海,惨白凄凉的颜色,格外的吓人。

    迷迷糊糊地睡着,结果脚下骤然踩空,我猛地惊醒,定定地盯着天花板,连大喘气儿都忘了。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顺哲还坐在一边,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竟然只过了不到二十分钟。

    我长舒一口气,半撑起身子,看向顺哲,“你很闲吗?”

    他扫了我一眼,“我现在唯一的人物就是盯紧你,顺便培养感情。”

    我被他气笑了,“我们俩之间如果能有感情也不用等到今天了。”

    在宋家每天都见,要不是发生这回的事,我都快把他当作是家里弟弟对待了。

    他不以为然,耸耸肩,“满足一下老东西变太的心理,让他以为,如果当初娶了你母亲,说不定也有这样平静祥和的幸福。”

    我指尖一颤,不动声色地握拳,淡淡地道:“这么一说他还真是够可怜的。”

    二十多年,一直欺骗自己,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不得不说,这是个成功且有毅力的变太。

    “地下城,是不是还关着我一位长辈?”我抬头,看向顺哲。

    他愣了一下,随即挑眉,“你猜到了?”

    “不用说,变太的心理状态可以猜到。”我扯了扯唇角,心又沉下去一点。

    秦老鬼十有八九是在这里,克洛斯肯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要用我和顺哲的婚礼来羞辱他。

    “宾客名单,我们可以看到吧?”

    “你想做什么?”顺哲凉凉地扫了我一眼。

    我咂咂嘴,百无聊赖,“看看有哪些人给我搭戏,说不定有老熟人呢。”

    顺哲张嘴,正要开口,外面却忽然传来敲门声。

    门打开,有一黑衣人站在外面汇报情况。

    “少爷,先生和云先生吵起来了,您最好过去看看。”

    云先生?

    我眼神一转,刚好对上顺哲的眼神。

    他错开视线,站起身,“吵起来有什么稀奇,哪一方被打死了再告诉我,我过去收尸。”

    黑衣人:“……”

    我正要开口讽刺,忽然,一声腔响传过来。

    因为门开着,房间里的声音极为清晰,睡着的小家伙立刻就醒了,一下5 k5m 紧哄,一直哭,让人心烦!”

    我有点想笑,这人怎么跟个小孩儿似的,脾气阴晴不定。

    小家伙好像是故意的,在他怀里哭闹不止,我刚刚接过手他就乖得不得了,还在我怀里拱了拱脑袋。

    顺哲见状,露出嫌弃的神色,看了一眼我身后的徐医生,“检查完了有问题吗?”

    徐医生摇了摇头,“很幸运,并没有严重的伤,这两天少说话涂点药膏就可以痊愈。”

    顺哲松了口气,示意她可以走,然后才看向我,“把孩子抱进去,少走动。”

    我撇了撇嘴,抱着小家伙回到了房间里,脑子里还想着刚才的自毁装置。

    “我还是想问你,真的要娶我吗?”我放下孩子,看向关上门的顺哲。

    他皱了皱眉,“你怎么这么啰嗦。”

    “一个仪式而已,克洛斯自欺欺人,你也拎不清吗?”我直言不讳。

    他冷哼一声,在椅子上坐下,“反正我也找不到什么伟大的人生目标,娶你似乎是个不错的大冒险,先玩玩儿好了。”

    我:“……”

    熊孩子!

    不想和他废话,我干脆脱了鞋上床睡觉。

    闭上眼睛,妈妈的脸就进入了脑海,惨白凄凉的颜色,格外的吓人。

    迷迷糊糊地睡着,结果脚下骤然踩空,我猛地惊醒,定定地盯着天花板,连大喘气儿都忘了。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顺哲还坐在一边,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竟然只过了不到二十分钟。

    我长舒一口气,半撑起身子,看向顺哲,“你很闲吗?”

    他扫了我一眼,“我现在唯一的人物就是盯紧你,顺便培养感情。”

    我被他气笑了,“我们俩之间如果能有感情也不用等到今天了。”

    在宋家每天都见,要不是发生这回的事,我都快把他当作是家里弟弟对待了。

    他不以为然,耸耸肩,“满足一下老东西变太的心理,让他以为,如果当初娶了你母亲,说不定也有这样平静祥和的幸福。”

    我指尖一颤,不动声色地握拳,淡淡地道:“这么一说他还真是够可怜的。”

    二十多年,一直欺骗自己,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不得不说,这是个成功且有毅力的变太。

    “地下城,是不是还关着我一位长辈?”我抬头,看向顺哲。

    他愣了一下,随即挑眉,“你猜到了?”

    “不用说,变太的心理状态可以猜到。”我扯了扯唇角,心又沉下去一点。

    秦老鬼十有八九是在这里,克洛斯肯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要用我和顺哲的婚礼来羞辱他。

    “宾客名单,我们可以看到吧?”

    “你想做什么?”顺哲凉凉地扫了我一眼。

    我咂咂嘴,百无聊赖,“看看有哪些人给我搭戏,说不定有老熟人呢。”

    顺哲张嘴,正要开口,外面却忽然传来敲门声。

    门打开,有一黑衣人站在外面汇报情况。

    “少爷,先生和云先生吵起来了,您最好过去看看。”

    云先生?

    我眼神一转,刚好对上顺哲的眼神。

    他错开视线,站起身,“吵起来有什么稀奇,哪一方被打死了再告诉我,我过去收尸。”

    黑衣人:“……”

    我正要开口讽刺,忽然,一声腔响传过来。

    因为门开着,房间里的声音极为清晰,睡着的小家伙立刻就醒了,一下

    一定是他,他肯定和克洛斯有合作,克洛斯广发请柬,范云齐觉得有危险这才坐不住了,所以亲自过来阻止,没想到克洛斯不知悔改,所有两人才动了火。

    如果范云齐真的阻止了克洛斯,那唯一的一次机会就错过了,我说不定真得被永远关在这里了。

    丫的!这老玩意儿实在是坑,除了把我造出来没干过一件人事。

    不对,照现在这情况,我都不一定是他造出来的。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