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特殊魔物收容所 > 第 48 章 就该是一家人
    多半是顾忌小女孩的情绪, 女人点到为止,并没有多解释。

    可小女孩却抱住她的手说道,“妈妈没关系的, 我已经不要紧了。”

    虽然还很瘦弱, 身体也一直不舒服,可这小姑娘却异常坚强, 脸上的笑也十分阳光。

    女人看着更加心疼,伸手把她抱在怀里, 眼圈就有点发红。

    “宝贝儿乖, 以后都没事了。”

    男人叹了口气问原慕, “能抽根烟吗?”

    “去院子里吧!”原慕起身,从旁边的窗户旁拿了个简易的烟灰缸给他。

    男人接过来, 跟着原慕一起出门。

    “小老板也来一根?”

    “我不会。”原慕摇头。

    男人自己点燃了香烟,叹息道,“也是造孽。”

    这小姑娘是这对夫妻俩捡来的。

    那次他们拜了山神之后,听到了小木槿叫他们下山去村子里的告诫。

    “其实一开始, 我们也是半信半疑。毕竟你也知道,我们两口子都喜欢孩子, 可结婚这么多年, 谁都没有毛病但就是怀不上。”

    提起这些往事, 男人也是干概万千,“我一朋友认识个特别厉害的老先生。曾经给我们俩看了一卦。”

    “说我俩命中无子无女, 老无所依。就算离婚再结婚也是一样的。小老板您说, 就孩子这点事儿,出生起老天爷都给安排好了, 我们俩再怎么折腾也没有用。”

    “怎么都不成,于是我就认命了, 可我媳妇是真的……”狠狠地抽了口烟,男人吐出烟圈,“那会她还患过假孕症。”

    “所以我们之前来,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可没想到,还真让我们碰上了。”

    “是她吗?”

    “嗯,这丫头,该着就是我闺女。”

    男人把烟熄灭,缓缓说起和小女孩相遇的过程。

    当时他们夫妻俩因为小木槿的话去了村里闲逛,从村头走到村尾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儿。

    后来临走前,女人渴了,男人琢磨着就近问哪家要口水喝再走。

    就这么一走一过,正好看见村长带着俩村民往他们站着的隔壁家去。

    “哎,都是造孽哦!”给5 k5m     多半是顾忌小女孩的情绪, 女人点到为止,并没有多解释。

    可小女孩却抱住她的手说道,“妈妈没关系的, 我已经不要紧了。”

    虽然还很瘦弱, 身体也一直不舒服,可这小姑娘却异常坚强, 脸上的笑也十分阳光。

    女人看着更加心疼,伸手把她抱在怀里, 眼圈就有点发红。

    “宝贝儿乖, 以后都没事了。”

    男人叹了口气问原慕, “能抽根烟吗?”

    “去院子里吧!”原慕起身,从旁边的窗户旁拿了个简易的烟灰缸给他。

    男人接过来, 跟着原慕一起出门。

    “小老板也来一根?”

    “我不会。”原慕摇头。

    男人自己点燃了香烟,叹息道,“也是造孽。”

    这小姑娘是这对夫妻俩捡来的。

    那次他们拜了山神之后,听到了小木槿叫他们下山去村子里的告诫。

    “其实一开始, 我们也是半信半疑。毕竟你也知道,我们两口子都喜欢孩子, 可结婚这么多年, 谁都没有毛病但就是怀不上。”

    提起这些往事, 男人也是干概万千,“我一朋友认识个特别厉害的老先生。曾经给我们俩看了一卦。”

    “说我俩命中无子无女, 老无所依。就算离婚再结婚也是一样的。小老板您说, 就孩子这点事儿,出生起老天爷都给安排好了, 我们俩再怎么折腾也没有用。”

    “怎么都不成,于是我就认命了, 可我媳妇是真的……”狠狠地抽了口烟,男人吐出烟圈,“那会她还患过假孕症。”

    “所以我们之前来,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可没想到,还真让我们碰上了。”

    “是她吗?”

    “嗯,这丫头,该着就是我闺女。”

    男人把烟熄灭,缓缓说起和小女孩相遇的过程。

    当时他们夫妻俩因为小木槿的话去了村里闲逛,从村头走到村尾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儿。

    后来临走前,女人渴了,男人琢磨着就近问哪家要口水喝再走。

    就这么一走一过,正好看见村长带着俩村民往他们站着的隔壁家去。

    “哎,都是造孽哦!”给

    《特殊魔物收容所》,牢记网址:.yttke.

    >

    “那俩人就是畜生!知道丫丫急着用钱看病,还在这压房子的价格。”男人提起这段还是气得要命,“将近百十来平的院子,就给三千块钱。您说这年头,三千好够干什么的?”

    “人家医院大夫知道困难捐款还给捐了一万多呢!人家大夫和护士就容易啊!”

    “这俩孙子听说还是家里有点小钱的,这么欺负一个生着病的小姑娘,我气不过,就直接进去给搅和黄了。”

    “当时啊,我看得真真的,闺女挨着村长站着,瘦伶伶的,风一吹就要倒了。可一点要哭的意思都没有,还慢条斯理的和他们讲道理。”

    “到了我这年纪啊!真看不得这个,心里就跟碾碎了那么难受。”

    “后来那俩人被我撵走了,闺女就过来谢谢我们。”

    “听村长那意思,再有一周就得手术,这房子,真的是最后的救命钱了。”

    “我媳妇实在不落忍,就给留了三万块钱。我说,房子我们不要,回头等丫头长大了,赚了钱再还我们。”

    “丫头当时眼睛就红了,方才被人那么挤兑,都没掉一滴眼泪,结果我媳妇就抱了她一下,她就哭得不行。”

    “后来我俩走的时候,她还追出来,给我们俩拿欠条,说谢谢叔叔阿姨,以后一定会加倍偿还我们。”

    男人想到当时的场景,忍不住又点了根烟,“一礼拜后,丫头手术,我们俩放心不下就又去了一趟。”

    “正好赶上她手术出来。县城医院,一病房三个人。旁边两张床的都有父母在边上陪着,就丫头是自己孤零零一个。”

    “麻药还没过,护士也不能一直守着,只能隔三差五过来喊她一回。”

    “我媳妇赶紧过去帮着看了一会。真的太瘦了。手上好多做活弄得口子,还有冻疮。”

    “估计也是疼得厉害了,我们凑近听,麻药劲儿都没过,都小声抽着气。”

    “后来呢?”原慕问他。

    男人眼圈发红,“我们俩守着她守到后半夜,麻药劲儿过了高热也起来了。大夫赶紧帮着降温,退热针都疼,药推进去之后,丫头迷迷糊糊的哭,哭得和小猫崽子似的。”

    “我媳妇握着她的手安慰她,她突然睁开眼喊了一声。”

    “她说,妈,我疼。”

    5 k5m >

    “那俩人就是畜生!知道丫丫急着用钱看病,还在这压房子的价格。”男人提起这段还是气得要命,“将近百十来平的院子,就给三千块钱。您说这年头,三千好够干什么的?”

    “人家医院大夫知道困难捐款还给捐了一万多呢!人家大夫和护士就容易啊!”

    “这俩孙子听说还是家里有点小钱的,这么欺负一个生着病的小姑娘,我气不过,就直接进去给搅和黄了。”

    “当时啊,我看得真真的,闺女挨着村长站着,瘦伶伶的,风一吹就要倒了。可一点要哭的意思都没有,还慢条斯理的和他们讲道理。”

    “到了我这年纪啊!真看不得这个,心里就跟碾碎了那么难受。”

    “后来那俩人被我撵走了,闺女就过来谢谢我们。”

    “听村长那意思,再有一周就得手术,这房子,真的是最后的救命钱了。”

    “我媳妇实在不落忍,就给留了三万块钱。我说,房子我们不要,回头等丫头长大了,赚了钱再还我们。”

    “丫头当时眼睛就红了,方才被人那么挤兑,都没掉一滴眼泪,结果我媳妇就抱了她一下,她就哭得不行。”

    “后来我俩走的时候,她还追出来,给我们俩拿欠条,说谢谢叔叔阿姨,以后一定会加倍偿还我们。”

    男人想到当时的场景,忍不住又点了根烟,“一礼拜后,丫头手术,我们俩放心不下就又去了一趟。”

    “正好赶上她手术出来。县城医院,一病房三个人。旁边两张床的都有父母在边上陪着,就丫头是自己孤零零一个。”

    “麻药还没过,护士也不能一直守着,只能隔三差五过来喊她一回。”

    “我媳妇赶紧过去帮着看了一会。真的太瘦了。手上好多做活弄得口子,还有冻疮。”

    “估计也是疼得厉害了,我们凑近听,麻药劲儿都没过,都小声抽着气。”

    “后来呢?”原慕问他。

    男人眼圈发红,“我们俩守着她守到后半夜,麻药劲儿过了高热也起来了。大夫赶紧帮着降温,退热针都疼,药推进去之后,丫头迷迷糊糊的哭,哭得和小猫崽子似的。”

    “我媳妇握着她的手安慰她,她突然睁开眼喊了一声。”

    “她说,妈,我疼。”

    《特殊魔物收容所》,牢记网址:.yttke.

    她的命是我们俩救的,不用领养她,她也应该。”

    “然后我就说,那就行了,以后给我们俩养老,就是我们亲闺女。”

    “丫头拧不过,最后改了口,就跟我们俩回家了。”

    “年前就办好了手续,就等着年后回来转户口。还得多谢你,要不是来这,我们也碰不到这孩子。”

    原慕笑笑,问了别的问题,“那那两个想压价买房子的呢?”

    “那俩畜生。”男人语气沉了沉,“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可能你在山上没听说,下面村子多半是要收地拆迁,说是要改土地改革。闺女家那块地多少也值个几万。这俩人听说之后,就非要弄到手。”

    “年前我们收养的事儿村里不知道,这俩玩意竟然翻进院子里了!”

    “这就是闺女不在家,要是在家可不得真吓着了!”

    “那村长没管?”原慕有点惊讶,丫丫的村子他是知道的,那村长人挺好,不像是随便放任自流的。

    “没抓到证据啊!要是有证据,我特么直接把这俩孙子弄局子去了。欺负个九岁的小姑娘,以后拿着钱也不怕做噩梦!”

    “原来如此。”原慕听完点点头,“还真的是坏透了。”

    “是啊!所以这次回村里,希望能把这些事儿都解决了吧!房子是闺女亲爸妈留下的,真烧了或者弄坏了,她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要难受。”

    原慕顺着他的话转头看,屋里,小姑娘乖巧的坐在女人身边和她说话,眼睛亮亮的满是濡慕之情。

    乍一看,竟真的和女人有四分相似,很像亲生母女。

    男人也忍不住笑了,再次对原慕说道,“多谢。”

    然后就进屋准备带着老婆和孩子再去前面正殿拜拜。感谢山神保佑,全了他们一家的幸福平安。

    原慕和他对话时,并没有刻意避讳,小木槿就蹲坐在原慕的身边。

    这会见他们去兽神庙正殿,扭头看了看原慕,见他没有反对,就也吧嗒着小腿跑过去了。

    白毛胖啾看见,赶紧跟在后面。

    正殿里,一家三口异常虔诚。

    小木槿仔细聆听着他们的许愿。

    她听到小女孩说,“希望爸爸妈妈平安健康。希望自己能快点好起来,不要成为爸妈的拖累。”

    “谢谢山神大人重新给我一个家,我一定会成为最孝顺听话的女儿,一直陪在爸妈身旁。”

    小木槿当然知道,小女孩能够说到做到,否则它也不会把这孩子送到中年夫妻的身边。

    可即便如此,想到男人之前说的那两个想抢房子的人,他还是特别生气。

    可偏偏又说找不到证据,不能好好地让他们受到惩罚。

    想到这,小木槿的情绪又有点低落。

    黄毛胖啾看见,赶紧蹦Q过来问它。

    5 k5m   “那俩畜生。”男人语气沉了沉,“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可能你在山上没听说,下面村子多半是要收地拆迁,说是要改土地改革。闺女家那块地多少也值个几万。这俩人听说之后,就非要弄到手。”

    “年前我们收养的事儿村里不知道,这俩玩意竟然翻进院子里了!”

    “这就是闺女不在家,要是在家可不得真吓着了!”

    “那村长没管?”原慕有点惊讶,丫丫的村子他是知道的,那村长人挺好,不像是随便放任自流的。

    “没抓到证据啊!要是有证据,我特么直接把这俩孙子弄局子去了。欺负个九岁的小姑娘,以后拿着钱也不怕做噩梦!”

    “原来如此。”原慕听完点点头,“还真的是坏透了。”

    “是啊!所以这次回村里,希望能把这些事儿都解决了吧!房子是闺女亲爸妈留下的,真烧了或者弄坏了,她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要难受。”

    原慕顺着他的话转头看,屋里,小姑娘乖巧的坐在女人身边和她说话,眼睛亮亮的满是濡慕之情。

    乍一看,竟真的和女人有四分相似,很像亲生母女。

    男人也忍不住笑了,再次对原慕说道,“多谢。”

    然后就进屋准备带着老婆和孩子再去前面正殿拜拜。感谢山神保佑,全了他们一家的幸福平安。

    原慕和他对话时,并没有刻意避讳,小木槿就蹲坐在原慕的身边。

    这会见他们去兽神庙正殿,扭头看了看原慕,见他没有反对,就也吧嗒着小腿跑过去了。

    白毛胖啾看见,赶紧跟在后面。

    正殿里,一家三口异常虔诚。

    小木槿仔细聆听着他们的许愿。

    她听到小女孩说,“希望爸爸妈妈平安健康。希望自己能快点好起来,不要成为爸妈的拖累。”

    “谢谢山神大人重新给我一个家,我一定会成为最孝顺听话的女儿,一直陪在爸妈身旁。”

    小木槿当然知道,小女孩能够说到做到,否则它也不会把这孩子送到中年夫妻的身边。

    可即便如此,想到男人之前说的那两个想抢房子的人,他还是特别生气。

    可偏偏又说找不到证据,不能好好地让他们受到惩罚。

    想到这,小木槿的情绪又有点低落。

    黄毛胖啾看见,赶紧蹦Q过来问它。

    《特殊魔物收容所》,牢记网址:.yttke.

    汪!”

    “怎么了?”原慕低头一看,小木槿头上的辫子有点歪。

    “来,哥给你重新扎一个。”原慕伸手把小木槿抱起来,带去屋里扎辫子。

    就在他转身进屋的一瞬间,一个巨大的黑影陡然笼罩了天空,黑影快速掠过小潭,抓起还在睡觉的滑瓢就往外跑。

    而厨房那头,一只浑身纯白的长尾鸟,也叼着碟仙的盘子跟在那黑影后面飞了出去。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