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新康里23弄 > 第223章 林西成
    眼看着林西成拿着耳机往外走,文文追出来说:“我没有翻你的东西,是你当着我的面放在那个柜子里的,我是拿的,没有翻。”

    林西成说:“我知道,但现在几点了,今天在外面那么累,你怎么又练钢琴呢,你需要休息了。”

    文文说:“我马上要工作的,练习时间已经很少了,人家老板夸下海口,都给我找到艺考生了,我总不能比学生都不如吧。

    林西成说:“你没有晚上偷偷的练?”

    “没有!”文文走过来,伸手索回耳机,“今天的两个小时,我必须练习,而且,我没有翻你的东西。”

    林西成说:“今天太累了,我都累了,何况你,去休息吧。”

    文文很生气地瞪着他:“你不讲道理。”

    林西成问:“你会不会跟徐医生讲道理,要不要问问徐医生。”

    文文眼睛都红了,转身往房间走,想想实在气不过,冲林西成吼道:“你凭什么管我,我为什么都要听你的,就因为住你这里吗?”

    林西成一愣,紧跟着笑了起来,从柜子里拿了耳机走来,递给文文:“拿去吧。”

    文文反而怂了:“你不是不让……你生气了吗?”

    林西成说:“你以前,会跟你妈这么吼吗,别说你妈了,你这么大声说过话吗?”

    文文呆住,她从来没有过,她长这么大,从来没反抗过,连大声说话都没有。

    不论什么事,一旦和妈妈有了分歧,没等她着急,妈妈就先又哭又笑地耍无赖,用道德论理绑架她,把她的眼泪逼回去。

    “我刚刚洗澡算二十分钟,你还有一个小时四十分钟。”林西成说,“练完把耳机放回原处,要是等我来叫你,或者被我发现以后你半夜偷偷戴耳机练习,又或者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总之你不听话,我就把钢琴搬到我房间里去,锁上门。”

    文文说:“你怎么可以不信任我,你在羞辱我。”

    林西成说:“等你身体好了,随便你怎么羞辱我。”

    文文一愣,不知道为什么笑了出来,林西成也笑了,敲敲她的脑袋:“可以想象,等你知道什么叫作了,唐娇都要甘拜下风,快去吧,一个小时四十分钟。”

    “你来叫我好吗,我怕我太投入了忘记时间。”文文抱过耳机,“你来叫5 k5m     眼看着林西成拿着耳机往外走,文文追出来说:“我没有翻你的东西,是你当着我的面放在那个柜子里的,我是拿的,没有翻。”

    林西成说:“我知道,但现在几点了,今天在外面那么累,你怎么又练钢琴呢,你需要休息了。”

    文文说:“我马上要工作的,练习时间已经很少了,人家老板夸下海口,都给我找到艺考生了,我总不能比学生都不如吧。

    林西成说:“你没有晚上偷偷的练?”

    “没有!”文文走过来,伸手索回耳机,“今天的两个小时,我必须练习,而且,我没有翻你的东西。”

    林西成说:“今天太累了,我都累了,何况你,去休息吧。”

    文文很生气地瞪着他:“你不讲道理。”

    林西成问:“你会不会跟徐医生讲道理,要不要问问徐医生。”

    文文眼睛都红了,转身往房间走,想想实在气不过,冲林西成吼道:“你凭什么管我,我为什么都要听你的,就因为住你这里吗?”

    林西成一愣,紧跟着笑了起来,从柜子里拿了耳机走来,递给文文:“拿去吧。”

    文文反而怂了:“你不是不让……你生气了吗?”

    林西成说:“你以前,会跟你妈这么吼吗,别说你妈了,你这么大声说过话吗?”

    文文呆住,她从来没有过,她长这么大,从来没反抗过,连大声说话都没有。

    不论什么事,一旦和妈妈有了分歧,没等她着急,妈妈就先又哭又笑地耍无赖,用道德论理绑架她,把她的眼泪逼回去。

    “我刚刚洗澡算二十分钟,你还有一个小时四十分钟。”林西成说,“练完把耳机放回原处,要是等我来叫你,或者被我发现以后你半夜偷偷戴耳机练习,又或者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总之你不听话,我就把钢琴搬到我房间里去,锁上门。”

    文文说:“你怎么可以不信任我,你在羞辱我。”

    林西成说:“等你身体好了,随便你怎么羞辱我。”

    文文一愣,不知道为什么笑了出来,林西成也笑了,敲敲她的脑袋:“可以想象,等你知道什么叫作了,唐娇都要甘拜下风,快去吧,一个小时四十分钟。”

    “你来叫我好吗,我怕我太投入了忘记时间。”文文抱过耳机,“你来叫

    只会更亮更耀眼。

    脑门上的危机感是什么,林西成心里很清楚,可他一直都没有底气,也不忍心,一面对不起袁又晴,一面又觉得是对文文趁人之危,他连和袁又晴谈恋爱,都是为了让唐姚能放心去追文文。

    可是刚才,文文喊他林西成,不是西成哥哥。

    忽然间,文文跑了出来,彼此撞见对方,俱是一愣。

    文文问:“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林西成则反问:“怎么又跑出来了?”

    文文回过神,激动地说:“出大事了,娇娇和郭总监,约了姚阿姨他们明天见面。”

    林西成也很震惊:“真的假的?”

    文文说:“娇娇刚刚给我发的消息。”

    林西成不禁摇头:“以我对她爸妈的了解,三十八岁是真的不行。”

    文文点头:“我也觉得很悬,万一吵翻了怎么办?”

    林西成也是忧心忡忡:“要不我们也去,躲在边上,要是唐娇翻脸了,你去拉住唐娇,我去帮郭旭东说几句话。”

    文文笑道:“我也这么想,我还怕你不同意。”

    林西成嗔道:“挺好的一对人,年龄大点怎么了,郭旭东的业务能力不必说了,今天私下相处起来,反正我很希望自己将来,也能像他这么优秀。”

    文文眼底一片灿烂,笑道:“娇娇说,郭旭东告诉她,你也是很优秀的小朋友。”

    “小朋友”三个字,让林西成皱眉头,嫌弃地说:“你才是小朋友吧,快去练钢琴,浪费的时间都算你自己的,我到点来叫你。”

    文文抱怨他不讲道理,急急忙忙跑回去了。

    然而林西成回房间,刚把手机充上电,文文又来敲门了,他跑来开门,板着脸说:“忙死了,你还练不练琴?”

    文文一脸担心:“娇娇说,明天她和郭旭东直接去新康里。”

    林西成愣住:“去新康里?”

    文文说:“我去不了了,你去吧,我在家里和你保持联系。”

    林西成想起了袁又晴,当初袁又晴也很想去家里拜访父母,可林西成觉得爸妈会尴尬,又晴也会尴尬,在新康里相见,是一件所有人都会尴尬的事。

    他并不觉得弄堂出身,普通家庭的自己有5 k5m 只会更亮更耀眼。

    脑门上的危机感是什么,林西成心里很清楚,可他一直都没有底气,也不忍心,一面对不起袁又晴,一面又觉得是对文文趁人之危,他连和袁又晴谈恋爱,都是为了让唐姚能放心去追文文。

    可是刚才,文文喊他林西成,不是西成哥哥。

    忽然间,文文跑了出来,彼此撞见对方,俱是一愣。

    文文问:“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林西成则反问:“怎么又跑出来了?”

    文文回过神,激动地说:“出大事了,娇娇和郭总监,约了姚阿姨他们明天见面。”

    林西成也很震惊:“真的假的?”

    文文说:“娇娇刚刚给我发的消息。”

    林西成不禁摇头:“以我对她爸妈的了解,三十八岁是真的不行。”

    文文点头:“我也觉得很悬,万一吵翻了怎么办?”

    林西成也是忧心忡忡:“要不我们也去,躲在边上,要是唐娇翻脸了,你去拉住唐娇,我去帮郭旭东说几句话。”

    文文笑道:“我也这么想,我还怕你不同意。”

    林西成嗔道:“挺好的一对人,年龄大点怎么了,郭旭东的业务能力不必说了,今天私下相处起来,反正我很希望自己将来,也能像他这么优秀。”

    文文眼底一片灿烂,笑道:“娇娇说,郭旭东告诉她,你也是很优秀的小朋友。”

    “小朋友”三个字,让林西成皱眉头,嫌弃地说:“你才是小朋友吧,快去练钢琴,浪费的时间都算你自己的,我到点来叫你。”

    文文抱怨他不讲道理,急急忙忙跑回去了。

    然而林西成回房间,刚把手机充上电,文文又来敲门了,他跑来开门,板着脸说:“忙死了,你还练不练琴?”

    文文一脸担心:“娇娇说,明天她和郭旭东直接去新康里。”

    林西成愣住:“去新康里?”

    文文说:“我去不了了,你去吧,我在家里和你保持联系。”

    林西成想起了袁又晴,当初袁又晴也很想去家里拜访父母,可林西成觉得爸妈会尴尬,又晴也会尴尬,在新康里相见,是一件所有人都会尴尬的事。

    他并不觉得弄堂出身,普通家庭的自己有

    丽女士的微信中得到最热乎的消息,没等他说要回去,妈妈就激动地说:“你明天回来一下吧,万一唐家吵翻了,你能去帮忙说说话,姚阿姨很相信你的。”

    林西成笑道:“妈,你也没见过人家,你就相信他是好人。”

    汪美丽骄傲地说:“我当然也相信我儿子了。”

    林西成说:“明天和唐娇联系后,我会过来的,希望能是好的结果。”

    汪美丽则

    不忘叮嘱儿子,要他小心行踪,不要被裴厚德和张春盯上,今天那个女人奇奇怪怪的,她心里发毛,所以就没去儿子家,跑去外婆家了。

    “他也跟踪你?”林西成冷下脸,满心的厌恶。

    “反正我们小心点,这两个人已经疯掉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汪美丽说,“明天你回去的时候,绕个圈子绕远一点。”

    林西成应道:“我知道了,还有这个事,先不要对文文说,她最近状态很好,除非她爸妈病倒了,其他的事,都不必对她说。”

    汪美丽连声答应:“妈妈懂得,他们不配有这么好的女儿。”

    此刻,文文已经放下手机,开始练琴,手机屏幕缓缓熄灭,最后的画面是和娇娇的微信。

    唐娇也放下了手机,在床上打了个滚,她开始有些后悔了,为什么一冲动,就把最麻烦的事提到了眼门前。

    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起床光着脚来到郭旭东的卧房外,耳朵贴着门,听里头的动静。

    郭旭东像是在打电话,隐约听见一句:“我知道了,放心吧。”

    唐娇轻轻扣门,一时没反应,但很快脚步声就近了,房门被霍然打开。

    “怎么了?”

    “要是你不想去的话……”

    “我想去,我很早就想去,毕竟再晚一年见你的父母,我就真的四十岁了。”

    唐娇笑不出来,又委屈又心疼:“对不起。”

    郭旭东说:“这有什么可对不起的?”

    唐娇说:“我也不知道……”

    郭旭东捧着她的脸颊问:“睡不着吗?”

    唐娇往他怀里一窝:“可以睡在你这里吗,我太紧张了。”

    郭旭东亲吻她的头发,说:“可是,我不保证自己能冷静的,你不害怕吗?”

    唐娇心跳得飞快,双手把郭旭东的腰.肢箍得更紧,绵软的身.体开始发烫发热,她什么话也没说,把自己交给这个人,很满足很安心。

    郭旭东将小美人打横抱起,用脚踢上了房门。

    夜深人静,汪美丽刚关掉床头灯,就听见铁门的动静,然后是张春的叫嚣:“你跑到哪里去了,他们人早就回……”

    后面突然没声音,看样子是意识到,这么晚,外面会听5 k5m 不忘叮嘱儿子,要他小心行踪,不要被裴厚德和张春盯上,今天那个女人奇奇怪怪的,她心里发毛,所以就没去儿子家,跑去外婆家了。

    “他也跟踪你?”林西成冷下脸,满心的厌恶。

    “反正我们小心点,这两个人已经疯掉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汪美丽说,“明天你回去的时候,绕个圈子绕远一点。”

    林西成应道:“我知道了,还有这个事,先不要对文文说,她最近状态很好,除非她爸妈病倒了,其他的事,都不必对她说。”

    汪美丽连声答应:“妈妈懂得,他们不配有这么好的女儿。”

    此刻,文文已经放下手机,开始练琴,手机屏幕缓缓熄灭,最后的画面是和娇娇的微信。

    唐娇也放下了手机,在床上打了个滚,她开始有些后悔了,为什么一冲动,就把最麻烦的事提到了眼门前。

    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起床光着脚来到郭旭东的卧房外,耳朵贴着门,听里头的动静。

    郭旭东像是在打电话,隐约听见一句:“我知道了,放心吧。”

    唐娇轻轻扣门,一时没反应,但很快脚步声就近了,房门被霍然打开。

    “怎么了?”

    “要是你不想去的话……”

    “我想去,我很早就想去,毕竟再晚一年见你的父母,我就真的四十岁了。”

    唐娇笑不出来,又委屈又心疼:“对不起。”

    郭旭东说:“这有什么可对不起的?”

    唐娇说:“我也不知道……”

    郭旭东捧着她的脸颊问:“睡不着吗?”

    唐娇往他怀里一窝:“可以睡在你这里吗,我太紧张了。”

    郭旭东亲吻她的头发,说:“可是,我不保证自己能冷静的,你不害怕吗?”

    唐娇心跳得飞快,双手把郭旭东的腰.肢箍得更紧,绵软的身.体开始发烫发热,她什么话也没说,把自己交给这个人,很满足很安心。

    郭旭东将小美人打横抱起,用脚踢上了房门。

    夜深人静,汪美丽刚关掉床头灯,就听见铁门的动静,然后是张春的叫嚣:“你跑到哪里去了,他们人早就回……”

    后面突然没声音,看样子是意识到,这么晚,外面会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