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冯阳差点没被纪长泽这一句话给噎死。

    这是夸吗??

    这分明就是在变相的夸耀自己!!

    他一脸的便秘色, 想说点什么吧,又不知道要怎么说。

    毕竟纪长泽可是他的顶头上司,他怎么好意思说“你这样不对你应该怎么怎么样夸我”之类的话。

    但是不对啊。

    他之前看这位纪导明明是很好说话挺好玩的一个人啊, 对着秦兰七的时候态度不知道多好。

    就算是一个是爱豆一个是下属, 也不至于对比这么惨烈吧。

    很快冯阳就知道了。

    纪长泽他不是对着爱豆和下属是两种面孔,他是对着爱豆一张面孔, 对着其他人又是一种面孔。

    做导演的,嗓门都要大。

    毕竟不大的话,拍摄现场乱哄哄的也不好来管理, 也许刚刚开始进剧组的导演还挺斯文的,但是等到时间长了,就算坚持住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斯文, 这个嗓门也还是小不下来了。

    但纪长泽就不,不管是个什么情况, 他说话的声音永远都是那副样子, 不高不低的。

    要是在场没人听到也没有关系,他身边还跟了个嗓门大的小子,专门用来复述他的话, 帮他用着大嗓门吼人。

    一开始剧组刚开机的时候还有些散漫。

    工作人员包括艺人, 开工的时候态度都不是很积极,除了那种第一次拍摄或者第一次拿到重要角色的艺人打了鸡血一样的努力, 其他的老油条们都是一副你动随便动, 反正我不动的样子。

    纪长泽对此表示理解。

    毕竟他是一个新人导演,谁都知道他是来玩票的,而且现在都知道秦兰七是他爱豆。

    于是乎, 就变成了一个为了力捧爱豆的玩票富二代。

    再加上他没什么导演经验,之前也不是导演专业的, 像是那种和剧组没什么利益关系的人就觉得这个剧组反正肯定拍不出来什么好东西,随便混混也就完了。

    毕竟结果嘛,都是一个样子的。

    纪长泽十分能理解他们这种心态,但理解不代表着纵容。

    他是吃住都在剧组的,一看见哪个人不认真或者是哪5 k5m     第60章

    冯阳差点没被纪长泽这一句话给噎死。

    这是夸吗??

    这分明就是在变相的夸耀自己!!

    他一脸的便秘色, 想说点什么吧,又不知道要怎么说。

    毕竟纪长泽可是他的顶头上司,他怎么好意思说“你这样不对你应该怎么怎么样夸我”之类的话。

    但是不对啊。

    他之前看这位纪导明明是很好说话挺好玩的一个人啊, 对着秦兰七的时候态度不知道多好。

    就算是一个是爱豆一个是下属, 也不至于对比这么惨烈吧。

    很快冯阳就知道了。

    纪长泽他不是对着爱豆和下属是两种面孔,他是对着爱豆一张面孔, 对着其他人又是一种面孔。

    做导演的,嗓门都要大。

    毕竟不大的话,拍摄现场乱哄哄的也不好来管理, 也许刚刚开始进剧组的导演还挺斯文的,但是等到时间长了,就算坚持住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斯文, 这个嗓门也还是小不下来了。

    但纪长泽就不,不管是个什么情况, 他说话的声音永远都是那副样子, 不高不低的。

    要是在场没人听到也没有关系,他身边还跟了个嗓门大的小子,专门用来复述他的话, 帮他用着大嗓门吼人。

    一开始剧组刚开机的时候还有些散漫。

    工作人员包括艺人, 开工的时候态度都不是很积极,除了那种第一次拍摄或者第一次拿到重要角色的艺人打了鸡血一样的努力, 其他的老油条们都是一副你动随便动, 反正我不动的样子。

    纪长泽对此表示理解。

    毕竟他是一个新人导演,谁都知道他是来玩票的,而且现在都知道秦兰七是他爱豆。

    于是乎, 就变成了一个为了力捧爱豆的玩票富二代。

    再加上他没什么导演经验,之前也不是导演专业的, 像是那种和剧组没什么利益关系的人就觉得这个剧组反正肯定拍不出来什么好东西,随便混混也就完了。

    毕竟结果嘛,都是一个样子的。

    纪长泽十分能理解他们这种心态,但理解不代表着纵容。

    他是吃住都在剧组的,一看见哪个人不认真或者是哪

    根没什么很出名的人物,最火的就是这位矮个子里的将军,艺人们都不敢得罪她,跟她说话也都是小声小气的。

    剧组里的工作人员们对着她也十分恭敬。

    才不到一个星期,这位就把自己当成什么大腕了。

    平时的时候各种指使人也就算了,拍戏的时候还不好好地拍。

    这一场戏,是讲的秦兰七扮演的女主作为前辈来迎接新来的“妹妹们”,其中有一个女孩子胆子小,因为秦兰七态度友善,所以喜欢亲近她,总是拉着她说话。

    纪长泽给出的要求是要两人说话的时候表达出这个女孩子因为战争所以失去了父母,最终从一个母慈子孝有弟弟的殷实人家读过书的小姐,沦落到了戏班子里的那种凄楚和害怕,再带上一些对战争的痛恨,和对皇军的仇恨却又不敢恨。

    这个剧情要表达出来虽然不是什么很简单的,但也不会那么难,毕竟台词都已经说清楚了,她只需要红着眼睛,带着恨意和凄楚说台词,大致上就完成了一半了。

    这个女孩子纪长泽写的时候最终定位就是她会死。

    而且会当着女主的面死。

    她本来是读书人家里的大女儿,上过学堂,被父母疼爱,被弟弟护着,结果就因为战争她失去了一切,还被卖到了戏班子里。

    而且这个戏班子还不是她最后的归处,要唱戏,那是要打小开始练的,她来的时候都长得这么大了,戏班子把她买来,也根本不是为了让她唱戏。

    而是在戏班子里的人在台上唱戏时,在底下伺候那些皇军的。

    要是被哪个皇军看上了,当然是一.夜过去。

    要是被赎身了,这也算不上是一件好事,毕竟皇军们的行事是如何残暴大家都看在眼里。

    以前也有女孩子被带走,结果被玩的奄奄一息扔了回来,熬了两天就死了。

    这样的情况下,她害怕是肯定的,而唯一对她有善意的女主就成了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她喜欢找女主说话,喜欢悄悄地看女主吊嗓子,喜欢躲在角落里学着女主的样子唱戏,最后还跟着戏班子里的一个大娘学会了做唱戏用的鞋,白天忙完了晚上偷偷的做。

    打算做好了再送给女主。

    纪长泽把她写的这么惹人怜爱,就是想要让她的死更加直观。<5 k5m 根没什么很出名的人物,最火的就是这位矮个子里的将军,艺人们都不敢得罪她,跟她说话也都是小声小气的。

    剧组里的工作人员们对着她也十分恭敬。

    才不到一个星期,这位就把自己当成什么大腕了。

    平时的时候各种指使人也就算了,拍戏的时候还不好好地拍。

    这一场戏,是讲的秦兰七扮演的女主作为前辈来迎接新来的“妹妹们”,其中有一个女孩子胆子小,因为秦兰七态度友善,所以喜欢亲近她,总是拉着她说话。

    纪长泽给出的要求是要两人说话的时候表达出这个女孩子因为战争所以失去了父母,最终从一个母慈子孝有弟弟的殷实人家读过书的小姐,沦落到了戏班子里的那种凄楚和害怕,再带上一些对战争的痛恨,和对皇军的仇恨却又不敢恨。

    这个剧情要表达出来虽然不是什么很简单的,但也不会那么难,毕竟台词都已经说清楚了,她只需要红着眼睛,带着恨意和凄楚说台词,大致上就完成了一半了。

    这个女孩子纪长泽写的时候最终定位就是她会死。

    而且会当着女主的面死。

    她本来是读书人家里的大女儿,上过学堂,被父母疼爱,被弟弟护着,结果就因为战争她失去了一切,还被卖到了戏班子里。

    而且这个戏班子还不是她最后的归处,要唱戏,那是要打小开始练的,她来的时候都长得这么大了,戏班子把她买来,也根本不是为了让她唱戏。

    而是在戏班子里的人在台上唱戏时,在底下伺候那些皇军的。

    要是被哪个皇军看上了,当然是一.夜过去。

    要是被赎身了,这也算不上是一件好事,毕竟皇军们的行事是如何残暴大家都看在眼里。

    以前也有女孩子被带走,结果被玩的奄奄一息扔了回来,熬了两天就死了。

    这样的情况下,她害怕是肯定的,而唯一对她有善意的女主就成了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她喜欢找女主说话,喜欢悄悄地看女主吊嗓子,喜欢躲在角落里学着女主的样子唱戏,最后还跟着戏班子里的一个大娘学会了做唱戏用的鞋,白天忙完了晚上偷偷的做。

    打算做好了再送给女主。

    纪长泽把她写的这么惹人怜爱,就是想要让她的死更加直观。<

    ,全剧组都是一静。

    纪长泽虽然算不上什么脾气好的人,但是这些天也不像是网络上说的那种盛气凌人的富二代。

    也从来不干涉专业人士的活,给了对方极大的信任,虽然之前也开了几个工作人员,但剧组里开人这不是挺常见的吗?

    再加上大家都知道纪长泽是女主角秦兰七的粉丝,日常就是他带着粉丝笑容给秦兰七讲戏,给秦兰七送枸杞水,之前有一场需要下冷水的戏份

    ,他在拍摄前直接检查了许多遍,确定没什么问题可以最大可能一条过之后才让秦兰七下水。

    下水前还给熬了姜汤,准备好了热乎乎的毯子。

    简直可以说是将人照顾的无微不至。

    这要是别的剧组,私底下大家早就说闲话了,但换成纪长泽,他那副坦坦荡荡的态度就让人压根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可能是因为纪长泽有时候还会跟秦兰七粉丝群的姑娘们开视频吧。

    眼睁睁看着这位高大帅气,容貌俊朗为人也挺张扬的富二代拿着个自拍杆凑到正在休息的秦兰七身边。

    眼睛看着手机,来上一句:“各位群员,看我们家七七正在休息中,她刚刚结束了辛苦的拍摄,现在正在喝枸杞。”

    完了还要在女孩们羡慕的尖叫中补充一句:“这个枸杞还是我泡的。”

    然后,剧组中大部分的人就以= =的表情,看着这位纪导跟个小孩子一样,在那得意洋洋的跟视频那头的妹子粉丝们炫耀自己今天跟秦兰七说了多少多少句话,拍了多少多少合照等等等等。

    实在是太接地气。

    完全就是一个合格的粉丝了。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秦兰七现在还不火,粉丝少,就纪长泽这副霸着爱豆每天和爱豆都在一个剧组,还能各种交流的人,绝对会被嫉妒死的。

    当然,嫉妒他的前提是不知道他是导演。

    反正纪长泽这几天的行为实在是让人挑不出什么错误来,而且虽然他只对秦兰七一个人温柔好说话体贴又细微周到,但是大家看在眼底,不自觉的就觉得纪长泽是一个挺好说话的人。

    就算是之前开人,他也是挺好说话的直接让人多给了半个月工资客客气气将人送走的。

    那些被开掉的工作人员有没有好好干活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纪长泽开掉他们,剧组里其他的工作人员心底还有点爽快。

    毕竟自己好好干活,别人不好好干活,要是对方还能好好的继续拿工资,他们心里也是会不平衡的。

    所有人几乎都默认了纪长泽脾气不错。

    进组这些天也没人见过他发火。

    因此他突然发火,几乎是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子就落到了纪长泽身上,包括正在拍摄中的演员。

    纪长5 k5m ,他在拍摄前直接检查了许多遍,确定没什么问题可以最大可能一条过之后才让秦兰七下水。

    下水前还给熬了姜汤,准备好了热乎乎的毯子。

    简直可以说是将人照顾的无微不至。

    这要是别的剧组,私底下大家早就说闲话了,但换成纪长泽,他那副坦坦荡荡的态度就让人压根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可能是因为纪长泽有时候还会跟秦兰七粉丝群的姑娘们开视频吧。

    眼睁睁看着这位高大帅气,容貌俊朗为人也挺张扬的富二代拿着个自拍杆凑到正在休息的秦兰七身边。

    眼睛看着手机,来上一句:“各位群员,看我们家七七正在休息中,她刚刚结束了辛苦的拍摄,现在正在喝枸杞。”

    完了还要在女孩们羡慕的尖叫中补充一句:“这个枸杞还是我泡的。”

    然后,剧组中大部分的人就以= =的表情,看着这位纪导跟个小孩子一样,在那得意洋洋的跟视频那头的妹子粉丝们炫耀自己今天跟秦兰七说了多少多少句话,拍了多少多少合照等等等等。

    实在是太接地气。

    完全就是一个合格的粉丝了。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秦兰七现在还不火,粉丝少,就纪长泽这副霸着爱豆每天和爱豆都在一个剧组,还能各种交流的人,绝对会被嫉妒死的。

    当然,嫉妒他的前提是不知道他是导演。

    反正纪长泽这几天的行为实在是让人挑不出什么错误来,而且虽然他只对秦兰七一个人温柔好说话体贴又细微周到,但是大家看在眼底,不自觉的就觉得纪长泽是一个挺好说话的人。

    就算是之前开人,他也是挺好说话的直接让人多给了半个月工资客客气气将人送走的。

    那些被开掉的工作人员有没有好好干活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纪长泽开掉他们,剧组里其他的工作人员心底还有点爽快。

    毕竟自己好好干活,别人不好好干活,要是对方还能好好的继续拿工资,他们心里也是会不平衡的。

    所有人几乎都默认了纪长泽脾气不错。

    进组这些天也没人见过他发火。

    因此他突然发火,几乎是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子就落到了纪长泽身上,包括正在拍摄中的演员。

    纪长

    鹿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食肉恐龙差不多啊。

    “你把这位处理一下,送出剧组吧。”

    纪长泽没多废话,直接做出了决定。

    这话一出,几乎是所有听到的人都愣了。

    其中也包括了冯阳和那个艺人。

    “纪导,这个……这个是不是有点突然?她刚刚是拍的不好,要不再拍一遍?拍戏嘛,过个十几遍也过不了挺正常的。”</p

    >

    冯阳第一反应就是息事宁人。

    毕竟他们剧组本来就没什么厉害人物,这个艺人要是走了,那真的就都是一群毫无名气的新人或者菜鸡了。

    到时候一点粉丝基础都没有,上映之后简直一扑一个准。

    “刘兰老师,你快过来给纪导道个歉啊。”

    冯阳想要帮着把人留下来,偏偏那位刘兰压根就没get到他的好意。

    她也是有恃无恐,合同都签了,这几天她也看得挺清楚的,纪长泽这个富二代挺好说话,在剧组里也不多插手别的工作,就是单纯来过个导演瘾和捧着后面的秦兰七而已。

    现在戏份都拍了几天了,这几天主要就是拍摄她和秦兰七的戏份。

    要是纪长泽这个时候把她赶走,到时候秦兰七就要重新补拍。

    而补拍镜头有多么耗钱谁不知道。

    冯阳肯定是会竭力阻止的,纪长泽那边呢,看他对秦兰七那个呵护的样子,怎么舍得让自己爱豆多辛苦一遍。

    再加上她身上自带的粉丝量。

    纪长泽就算是不爽她,肯定也不能如愿把她赶走。

    不过就算是心底这么想,刘兰也不是个傻子,真的当面硬刚。

    纪长泽是外行人,对她来说是好事,但同时,他一个富二代受不得激。

    她只要好好认错,下次再犯,犯了再认错,量他一个外行富二代也拿着她没办法。

    看他对秦兰七多么温柔就知道了。

    这人对美色应该也是有偏向的。

    她放软声音,说说好话,说不定还能勾搭一下这个富二代。

    “对不起啊纪导。”

    想着,刘兰上前,神情露出了几分可怜,小心翼翼的说着:“真是抱歉,我下次真的不会了。”

    屁,她下次肯定还会的。

    一方面是想要让自己多一些镜头,另一方面也是有点嫉妒秦兰七。

    这人走了什么狗.屎运。

    明明以前是样样都比不上自己,结果运气这么好,天降一个富二代粉丝,花了这么多钱捧着她。

    就算是这个电影注定拍出来不是什么好电影,但是好歹也是电影啊。

    一露脸,5 k5m >

    冯阳第一反应就是息事宁人。

    毕竟他们剧组本来就没什么厉害人物,这个艺人要是走了,那真的就都是一群毫无名气的新人或者菜鸡了。

    到时候一点粉丝基础都没有,上映之后简直一扑一个准。

    “刘兰老师,你快过来给纪导道个歉啊。”

    冯阳想要帮着把人留下来,偏偏那位刘兰压根就没get到他的好意。

    她也是有恃无恐,合同都签了,这几天她也看得挺清楚的,纪长泽这个富二代挺好说话,在剧组里也不多插手别的工作,就是单纯来过个导演瘾和捧着后面的秦兰七而已。

    现在戏份都拍了几天了,这几天主要就是拍摄她和秦兰七的戏份。

    要是纪长泽这个时候把她赶走,到时候秦兰七就要重新补拍。

    而补拍镜头有多么耗钱谁不知道。

    冯阳肯定是会竭力阻止的,纪长泽那边呢,看他对秦兰七那个呵护的样子,怎么舍得让自己爱豆多辛苦一遍。

    再加上她身上自带的粉丝量。

    纪长泽就算是不爽她,肯定也不能如愿把她赶走。

    不过就算是心底这么想,刘兰也不是个傻子,真的当面硬刚。

    纪长泽是外行人,对她来说是好事,但同时,他一个富二代受不得激。

    她只要好好认错,下次再犯,犯了再认错,量他一个外行富二代也拿着她没办法。

    看他对秦兰七多么温柔就知道了。

    这人对美色应该也是有偏向的。

    她放软声音,说说好话,说不定还能勾搭一下这个富二代。

    “对不起啊纪导。”

    想着,刘兰上前,神情露出了几分可怜,小心翼翼的说着:“真是抱歉,我下次真的不会了。”

    屁,她下次肯定还会的。

    一方面是想要让自己多一些镜头,另一方面也是有点嫉妒秦兰七。

    这人走了什么狗.屎运。

    明明以前是样样都比不上自己,结果运气这么好,天降一个富二代粉丝,花了这么多钱捧着她。

    就算是这个电影注定拍出来不是什么好电影,但是好歹也是电影啊。

    一露脸,

    僵,但又很快恢复过来,摆出不明白的神情问道:“可是纪导,我刚才还挺入戏的,我不明白我哪里离谱了。”

    她本来以为纪长泽这个外行会被自己三言两语打发过去,结果纪长泽压根不接茬。

    “开拍之前冯导是不是跟你说了让你记得露画面给秦兰七?你露了吗?都简直是一副恨不得把你整张脸都拍在镜头上了,三次了,一次比一次脸大,镜头里除了你那张脸别的什么也放不下,我找你来是让你给

    我怼脸的?还是演独角戏?之前跟你说的多清楚,让你们两个人对戏,结果你直接把别人挤在一边,还对个鬼。”

    刘兰:“……”

    她脸一下子就烧红了。

    毕竟她以前怎么也没被人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骂。

    眼看着周围人视线都放在自己身上,她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纪导……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管了,先洗白再说。

    她快速在脑海中想着说辞,然后道:“之前冯导是给我讲戏了,但是我没怎么听明白,所以就……”

    “没听明白?”

    纪长泽的眉毛皱的更加厉害了。

    “你作为一个演员,别人给你说戏你都不明白?”

    他不跟着刘兰耽误时间了,直接一脸不耐烦的转向冯阳:“你看看你这是找的什么人啊,耳朵不好理解能力还这么差,换人,现在就换。”

    刘兰:“……”

    这个纪长泽他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冯阳也觉得刘兰的这个态度不行,但是考虑到剧组开支,他开始小声对着纪长泽道:“纪导,之前那些钱都已经安排好怎么花了,现在要是换人的话,我们不光要赔付违约金,还要重新再找个人,之前刘兰老师拍的镜头算是全废,还要重新拍一遍,这个钱……”

    其实做电影是真的难。

    基本上是一开机,这个钱就跟流水一样的没了。

    那是样样都吃钱。

    而且时不时的还要来个意外,所以剧组一般都会准备一笔资金用作不时之需。

    要是这个时候换人,基本上那就要损失一大笔钱了。

    刘兰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着冯阳那个为难的脸色也大略猜得到。

    她眼底多了几分得意。

    就知道,纪长泽就算是不按照套路出牌又怎么样。

    剧组现在已经开工这么多天了,现在换人,要造成多少损失。

    就算是纪长泽还是记恨她,她管呢。

    这要是业内比较有名气的大佬导演她还害怕一下,纪长泽一个外行人来圈子里捧自家爱豆的。

    他家是有钱,但是他自5 k5m 我怼脸的?还是演独角戏?之前跟你说的多清楚,让你们两个人对戏,结果你直接把别人挤在一边,还对个鬼。”

    刘兰:“……”

    她脸一下子就烧红了。

    毕竟她以前怎么也没被人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骂。

    眼看着周围人视线都放在自己身上,她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纪导……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管了,先洗白再说。

    她快速在脑海中想着说辞,然后道:“之前冯导是给我讲戏了,但是我没怎么听明白,所以就……”

    “没听明白?”

    纪长泽的眉毛皱的更加厉害了。

    “你作为一个演员,别人给你说戏你都不明白?”

    他不跟着刘兰耽误时间了,直接一脸不耐烦的转向冯阳:“你看看你这是找的什么人啊,耳朵不好理解能力还这么差,换人,现在就换。”

    刘兰:“……”

    这个纪长泽他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冯阳也觉得刘兰的这个态度不行,但是考虑到剧组开支,他开始小声对着纪长泽道:“纪导,之前那些钱都已经安排好怎么花了,现在要是换人的话,我们不光要赔付违约金,还要重新再找个人,之前刘兰老师拍的镜头算是全废,还要重新拍一遍,这个钱……”

    其实做电影是真的难。

    基本上是一开机,这个钱就跟流水一样的没了。

    那是样样都吃钱。

    而且时不时的还要来个意外,所以剧组一般都会准备一笔资金用作不时之需。

    要是这个时候换人,基本上那就要损失一大笔钱了。

    刘兰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着冯阳那个为难的脸色也大略猜得到。

    她眼底多了几分得意。

    就知道,纪长泽就算是不按照套路出牌又怎么样。

    剧组现在已经开工这么多天了,现在换人,要造成多少损失。

    就算是纪长泽还是记恨她,她管呢。

    这要是业内比较有名气的大佬导演她还害怕一下,纪长泽一个外行人来圈子里捧自家爱豆的。

    他家是有钱,但是他自

    昨天吃鸡腿,他的鸡腿比旁边那不知道谁的大一点都值得他特地拍照发给自己炫耀。

    长泽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啊。

    关键是,他虽然吃苦,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的精神十分好,而且心情也不错,俨然有一副再苦再累都不怕的模样。

    从前那个娇气的出门在外非五星酒店不住的儿子为了拍戏变成这样,可见是真的喜欢。

    儿子难得有个喜欢的东

    西,他怎么能不支持。

    于是,拍摄现场,众目睽睽之下,大家亲眼看着纪长泽开着手机免提,里面传来一个男声:

    “好,我让小林给你打过去,下次不够再跟爸张口。”

    所有人:“……”

    一千万啊……

    就算他们知道纪长泽是富二代,他家里也不能这么豪气吧??

    这可是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而在纪长泽和他爹嘴里,就跟给零花钱一样简单。

    此刻,大部分的内心活动是这样的。

    纪导,请问您家还缺弟弟哥哥吗?儿子也可以。

    会上班会工作不用一千万只要五百万的那种。

    纪长泽简单跟纪父又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然后转头看向冯阳。

    冯阳:“……”

    他精神一震,腰杆都挺直了。

    “没问题的纪导,我马上就跟刘兰老师进行交涉。”

    说完,他挺胸抬头的走到了刘兰身边,做了个请的手势:“刘兰老师,我们来说说违约金和保密协议的大概吧?”

    刘兰:“……”

    她是万万没想到啊,这个纪导,他家里居然这么豪。

    这下子她是真的后悔了。

    本来只是想拿乔再让自己来点好处的,想着反正纪长泽搞得这么剧组是个鸡蛋,不敢碰她这个石头。

    结果谁知道,这特么是个金鸡蛋啊。

    在圈子里混了这么长时间,她要是脸皮不厚不能能屈能伸也不会混到这些粉丝量了。

    刘兰当机立断,开始面露哀求说好话:“纪导,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再给个机会吧,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好好拍,认真拍。”

    纪长泽:“这么说你刚才没认真拍了?”

    刘兰:“……纪导,我真的很诚心,我知道错了,我好好跟您道歉,您就别和我计较了。”

    纪长泽压根不吃她这一套:“你道歉我就要原谅你?你要是光耽误我的时间和我的钱也就算了,反正我不在乎这些,但是你那一条条的,明摆着故意浪费时间,本来可以一遍过的剧情硬是拍了三遍,我花钱请来剧组的工作人员是给我干活的,不是让你耍着玩的,行了,没的说了,我纪长5 k5m 西,他怎么能不支持。

    于是,拍摄现场,众目睽睽之下,大家亲眼看着纪长泽开着手机免提,里面传来一个男声:

    “好,我让小林给你打过去,下次不够再跟爸张口。”

    所有人:“……”

    一千万啊……

    就算他们知道纪长泽是富二代,他家里也不能这么豪气吧??

    这可是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而在纪长泽和他爹嘴里,就跟给零花钱一样简单。

    此刻,大部分的内心活动是这样的。

    纪导,请问您家还缺弟弟哥哥吗?儿子也可以。

    会上班会工作不用一千万只要五百万的那种。

    纪长泽简单跟纪父又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然后转头看向冯阳。

    冯阳:“……”

    他精神一震,腰杆都挺直了。

    “没问题的纪导,我马上就跟刘兰老师进行交涉。”

    说完,他挺胸抬头的走到了刘兰身边,做了个请的手势:“刘兰老师,我们来说说违约金和保密协议的大概吧?”

    刘兰:“……”

    她是万万没想到啊,这个纪导,他家里居然这么豪。

    这下子她是真的后悔了。

    本来只是想拿乔再让自己来点好处的,想着反正纪长泽搞得这么剧组是个鸡蛋,不敢碰她这个石头。

    结果谁知道,这特么是个金鸡蛋啊。

    在圈子里混了这么长时间,她要是脸皮不厚不能能屈能伸也不会混到这些粉丝量了。

    刘兰当机立断,开始面露哀求说好话:“纪导,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再给个机会吧,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好好拍,认真拍。”

    纪长泽:“这么说你刚才没认真拍了?”

    刘兰:“……纪导,我真的很诚心,我知道错了,我好好跟您道歉,您就别和我计较了。”

    纪长泽压根不吃她这一套:“你道歉我就要原谅你?你要是光耽误我的时间和我的钱也就算了,反正我不在乎这些,但是你那一条条的,明摆着故意浪费时间,本来可以一遍过的剧情硬是拍了三遍,我花钱请来剧组的工作人员是给我干活的,不是让你耍着玩的,行了,没的说了,我纪长

    第二遍,演员又要入戏,工作人员们不得不继续认真。

    等到第三遍第四遍第五遍,那就都是麻木了。

    所有人心底只有一个想法。

    快拍完吧快拍完吧,实在是受不了了。

    不光一直重复一个戏份的演员受不了,一直要做重复工作,看不到休息尽头的工作人员们也受不了啊。

    不是故意的就已经很让人烦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