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 第 73 章 我的妈妈是被拐卖的(完)
    17号, 网上开始有了警察的官方消息。

    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大家以为只有林知书这么一个受害者,紧接着, 又以为还有救出来的一些受害者。

    等到警方在深山中挖出了五十五具女孩子尸体后, 这件事就彻底闹大了。

    因为村中人都默认买来的女孩死了埋在那一片位置,所以找到这些尸体也并没有很难, 可当控制住了村中人,警.察们开始挖掘时,几乎在场所有人, 尤其是女警都愤怒了。

    一开始,是一具两具。

    后来,他们以为有十几具。

    等到二十, 三十,四十的时候, 已经有女警偷偷躲在一边哭了。

    这些尸体们有的腐烂了, 有的已经成为了白骨,死亡距离最近的就是和黎落薇一起被拐卖来的云姐,她已经开始轻度腐烂了, 那个在生前十分重视形象, 也很爱美的女孩子却被埋在黑暗的地下这么久。

    有警.察认出了她就是黎落薇说的云姐,神情都有些不忍。

    “听说都要结婚了, 和未婚夫关系很好。”

    “她未婚夫一直在找她, 得到消息就赶来了,现在估计还不知道她已经过世了。”

    有人上前,在她被放到装尸体的袋子前, 用自己的手帕盖在了她的脸上。

    好歹让她能有个体面。

    “这些畜生,死一百遍都不为过!”

    所有人都是愤怒的。

    随着挨个审理, 这桩全村都被审查的案子终于告一段落。

    村里所有人都是帮凶,老的,年轻的,男人,女人,所有人都默认着被拐卖的女孩子强行留下,在她们逃跑的时候通风报信或者直接伸手按下。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能够买卖人口就是一笔十分好的买卖。

    想要媳妇了,买一个,玩腻了,或者媳妇生不出来孩子了,再转卖给别人,自家的女孩养大了也可以拿去卖钱。

    甚至那些女孩子们也是如此自然的接受了自己会被卖钱的命运,还会有女孩子期盼着买自己的人家能够比较有钱,能够对她们好。

    除了那些刚刚被卖来还没有被驯服的女孩子们,村里还有一些已经被驯服的女人。

    甚至有些女人在年轻时被拐卖来,等到生5 k5m     17号, 网上开始有了警察的官方消息。

    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大家以为只有林知书这么一个受害者,紧接着, 又以为还有救出来的一些受害者。

    等到警方在深山中挖出了五十五具女孩子尸体后, 这件事就彻底闹大了。

    因为村中人都默认买来的女孩死了埋在那一片位置,所以找到这些尸体也并没有很难, 可当控制住了村中人,警.察们开始挖掘时,几乎在场所有人, 尤其是女警都愤怒了。

    一开始,是一具两具。

    后来,他们以为有十几具。

    等到二十, 三十,四十的时候, 已经有女警偷偷躲在一边哭了。

    这些尸体们有的腐烂了, 有的已经成为了白骨,死亡距离最近的就是和黎落薇一起被拐卖来的云姐,她已经开始轻度腐烂了, 那个在生前十分重视形象, 也很爱美的女孩子却被埋在黑暗的地下这么久。

    有警.察认出了她就是黎落薇说的云姐,神情都有些不忍。

    “听说都要结婚了, 和未婚夫关系很好。”

    “她未婚夫一直在找她, 得到消息就赶来了,现在估计还不知道她已经过世了。”

    有人上前,在她被放到装尸体的袋子前, 用自己的手帕盖在了她的脸上。

    好歹让她能有个体面。

    “这些畜生,死一百遍都不为过!”

    所有人都是愤怒的。

    随着挨个审理, 这桩全村都被审查的案子终于告一段落。

    村里所有人都是帮凶,老的,年轻的,男人,女人,所有人都默认着被拐卖的女孩子强行留下,在她们逃跑的时候通风报信或者直接伸手按下。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能够买卖人口就是一笔十分好的买卖。

    想要媳妇了,买一个,玩腻了,或者媳妇生不出来孩子了,再转卖给别人,自家的女孩养大了也可以拿去卖钱。

    甚至那些女孩子们也是如此自然的接受了自己会被卖钱的命运,还会有女孩子期盼着买自己的人家能够比较有钱,能够对她们好。

    除了那些刚刚被卖来还没有被驯服的女孩子们,村里还有一些已经被驯服的女人。

    甚至有些女人在年轻时被拐卖来,等到生

    狂的抓挠着自己身上,皮被抓破了,露出了里面的肉,可他们还是会接着抓,一边疼一边控制不住的抓。

    然后疯狂的喊,说有鬼,有鬼来找他们索命了。

    一开始,有人觉得这些人都是在装疯卖傻装神弄鬼,就是为了假装自己是个精神病然后好逃脱法律的惩罚。

    可一些没有被抓进牢里的人也有了这样的症状。

    只不过他们比较轻一些,有一些梦见自己饿着肚子,明明只是一晚上的梦,却饿的难受胃疼,有一些梦见有怪物在追赶自己,当他们好不容易看到了前方有人类时,惊喜求救时,那个人类却毫不犹豫的把他们推向了怪物。

    五花八门的梦境,每一天都是重复,恐慌和绝望的滋味他们也都在强行感受着。

    他们逐渐开始不敢睡觉,开始自残,出现幻觉,留在村里的一些人疯了一样的去求神拜佛,他们坚信是那些女孩子们的怨灵在纠缠着他们。

    因为他们经历的那些,都是曾经有女孩子当着他们的面经过的。

    就好比那个做梦怪兽在追赶的村人,就是一个女孩子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在逃跑的路上遇到了他,她以为看见了希望,可这个村人却直接大喊起来,让追赶的追兵把她带了回去。

    而在梦里,每一个梦境也都是这样,他在逃亡,他心里充满了对生的希望和对身后怪物的恐惧,每一次前面都会站着一个女孩子,梦中的他忘记了一切,看见有人喜极而泣,赶忙上前救助,最后就是在看到女孩脸上笑容时一瞬间的血冷。

    然后,就是无尽的绝望与痛苦。

    只要睡着,就会做这个梦,不睡觉,身体又不行。

    还有一部分,是没有对这些女孩子进行过残害,但又不敢违抗村中大部分人的,他们或多或少都悄悄的帮助过她们,不敢放走她们,有时候却会递给她们一些吃的,或者是给她们衣服避寒。

    这部分人大多都是曾经被拐卖来,然后被驯服了不敢再逃跑的女人。

    这些人就从来没有做过梦,睡得也很好。

    因为几乎大半个村人都出现了这个症状,上面还特地安排他们进行了精神检测。

    检测发现他们精神状况目前都正常,所以说,这个噩梦就真的是噩梦。

    但做这样的可怕的噩梦时间长了,精神状况还能不能一直良好下去5 k5m 狂的抓挠着自己身上,皮被抓破了,露出了里面的肉,可他们还是会接着抓,一边疼一边控制不住的抓。

    然后疯狂的喊,说有鬼,有鬼来找他们索命了。

    一开始,有人觉得这些人都是在装疯卖傻装神弄鬼,就是为了假装自己是个精神病然后好逃脱法律的惩罚。

    可一些没有被抓进牢里的人也有了这样的症状。

    只不过他们比较轻一些,有一些梦见自己饿着肚子,明明只是一晚上的梦,却饿的难受胃疼,有一些梦见有怪物在追赶自己,当他们好不容易看到了前方有人类时,惊喜求救时,那个人类却毫不犹豫的把他们推向了怪物。

    五花八门的梦境,每一天都是重复,恐慌和绝望的滋味他们也都在强行感受着。

    他们逐渐开始不敢睡觉,开始自残,出现幻觉,留在村里的一些人疯了一样的去求神拜佛,他们坚信是那些女孩子们的怨灵在纠缠着他们。

    因为他们经历的那些,都是曾经有女孩子当着他们的面经过的。

    就好比那个做梦怪兽在追赶的村人,就是一个女孩子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在逃跑的路上遇到了他,她以为看见了希望,可这个村人却直接大喊起来,让追赶的追兵把她带了回去。

    而在梦里,每一个梦境也都是这样,他在逃亡,他心里充满了对生的希望和对身后怪物的恐惧,每一次前面都会站着一个女孩子,梦中的他忘记了一切,看见有人喜极而泣,赶忙上前救助,最后就是在看到女孩脸上笑容时一瞬间的血冷。

    然后,就是无尽的绝望与痛苦。

    只要睡着,就会做这个梦,不睡觉,身体又不行。

    还有一部分,是没有对这些女孩子进行过残害,但又不敢违抗村中大部分人的,他们或多或少都悄悄的帮助过她们,不敢放走她们,有时候却会递给她们一些吃的,或者是给她们衣服避寒。

    这部分人大多都是曾经被拐卖来,然后被驯服了不敢再逃跑的女人。

    这些人就从来没有做过梦,睡得也很好。

    因为几乎大半个村人都出现了这个症状,上面还特地安排他们进行了精神检测。

    检测发现他们精神状况目前都正常,所以说,这个噩梦就真的是噩梦。

    但做这样的可怕的噩梦时间长了,精神状况还能不能一直良好下去

    手报仇了。

    这样才对。

    凭什么那些加害者坐牢结束就可以过新的人生,生活在阳光下享受着生命。

    而他们的女儿却只能在那样的花季如此痛苦的死去。

    现在知道也许女儿还有灵魂,也许她们正在用着自己的方式报复,心里的伤痛多少能减轻一些。

    网上也有人开始自发的为这些女孩烧钱,祈福,为她们写下一封封的信。

    纪长泽是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灵魂的,人死了就是死了,一切都归于虚无。

    在这个世界发展史上,更早的一些时段,也有人知道了这一点,可死者死去,大家还是该烧纸烧纸,该祭拜祭拜。

    生者未必不知道死者已逝,再也看不到这些,可当自己的亲人离去,也只有想到“他们也许还存在灵魂可以收到我送过去东西”这一点,才能让他们得到一些安慰了。

    几乎是每一个家庭都选择了将女孩子们火化。

    她们这样被埋在地下已经够久了。

    鲜活的生命当着大家的面腐烂,实在是让家人承受不住。

    云姐的家人也选择将她火化。

    火化前,她的未婚夫将那枚找回来的戒指戴在了她手指上。

    然后跪在那,哭了很久。

    在被害人家属心中,他们宁可不要这个公道,宁可不要那些人受到惩罚,只要他们的亲人爱人还活着。

    受伤也好,受到刺激也好,他们可以把人带回家好好养着,悉心照顾,看着她一点点好起来,看着她走出阴影。

    哪怕艰难呢?

    活着就好,能够对着他们笑,对着他们说话,哪怕是一个视线的接触。

    可这些都没了。

    就算是施害者受到法律的惩罚,受到亡灵的惩罚,被害死的生命也还是再也回不来了。

    五十多具尸体,纪长泽见证了三十场葬礼。

    其他的一些,因为死亡时间太长,已经没办法辨认死者身份,自然也不能联系她们的亲人。

    而那些害死她们的凶手也没有费心去记女孩子们的名字,毕竟在他们眼里,这些女孩子只是一个用来发泄和生育的工具而已,怎么值得他们费心记上名字。

    不过这些尸体也没有等太长时间。

    警方很快顺藤摸瓜,抓出了给这个村里【供货】的人贩子,通过名单和基因比对,一一找出了这些受害人的名字。

    这场大案全国都在关注。

    人贩子,大家并不陌生,可在这样的一个现代社会,竟然还有人会买卖女人,只是为了当成他们的生育机器,当审理结果出来,一部分的口供被展现出来,望着里面那些对付女孩子们的方式和工具,几乎所有看5 k5m

    纪长泽是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灵魂的,人死了就是死了,一切都归于虚无。

    在这个世界发展史上,更早的一些时段,也有人知道了这一点,可死者死去,大家还是该烧纸烧纸,该祭拜祭拜。

    生者未必不知道死者已逝,再也看不到这些,可当自己的亲人离去,也只有想到“他们也许还存在灵魂可以收到我送过去东西”这一点,才能让他们得到一些安慰了。

    几乎是每一个家庭都选择了将女孩子们火化。

    她们这样被埋在地下已经够久了。

    鲜活的生命当着大家的面腐烂,实在是让家人承受不住。

    云姐的家人也选择将她火化。

    火化前,她的未婚夫将那枚找回来的戒指戴在了她手指上。

    然后跪在那,哭了很久。

    在被害人家属心中,他们宁可不要这个公道,宁可不要那些人受到惩罚,只要他们的亲人爱人还活着。

    受伤也好,受到刺激也好,他们可以把人带回家好好养着,悉心照顾,看着她一点点好起来,看着她走出阴影。

    哪怕艰难呢?

    活着就好,能够对着他们笑,对着他们说话,哪怕是一个视线的接触。

    可这些都没了。

    就算是施害者受到法律的惩罚,受到亡灵的惩罚,被害死的生命也还是再也回不来了。

    五十多具尸体,纪长泽见证了三十场葬礼。

    其他的一些,因为死亡时间太长,已经没办法辨认死者身份,自然也不能联系她们的亲人。

    而那些害死她们的凶手也没有费心去记女孩子们的名字,毕竟在他们眼里,这些女孩子只是一个用来发泄和生育的工具而已,怎么值得他们费心记上名字。

    不过这些尸体也没有等太长时间。

    警方很快顺藤摸瓜,抓出了给这个村里【供货】的人贩子,通过名单和基因比对,一一找出了这些受害人的名字。

    这场大案全国都在关注。

    人贩子,大家并不陌生,可在这样的一个现代社会,竟然还有人会买卖女人,只是为了当成他们的生育机器,当审理结果出来,一部分的口供被展现出来,望着里面那些对付女孩子们的方式和工具,几乎所有看

    都被抓的孩子会被送往孤儿院,所以这里连孩子都没有几个,我进来的时候那个鸡皮疙瘩啊。】

    【我找到了一个中年女人,她当时正在收拾东西打算搬家,据她说她是南方一个小村子里长大的,被卖到这边来,因为她家里穷,这边虽然也穷但能吃得饱,她就自愿留下来了,不过她男人总是打她骂她,现在男人被抓了,她打算带着孩子去打工,这个村子就不回来了。】

    【我问起关于怨灵索命,她的表

    情很恐惧,很肯定的告诉我这是真的,因为现在留在村里的大部分人都会出现这个症状,梦境都不一样,但是每一个做梦的人都好像是被拖到了一个另外的空间,梦中的人不记得现实里的事,也没办法克服梦境,说得简单点,就是在梦里他们就是菜板上的鱼,只能躺在那等着被杀。】

    【这位阿姨不做噩梦,但是她很信这个,因为她男人在买她之前虐死过一个买来的女孩,她也是在那些女孩尸体被挖出来,她男人被抓走之后才知道的,知道之后就很担心怨灵报复完了这些人之后会把仇恨引到下面的孩子身上,所以才打算带着孩子跑路,听她说这个村子里已经走了一些人,其中一些就是会做噩梦的,他们相信出村就不会再被怨灵纠缠,但是没用,出去了还是一样做噩梦。】

    【据阿姨说,这些会做噩梦的人几乎都是一个样子,面色惨白,两个大黑眼圈,神经兮兮的嘴里念念叨叨,一点小动静就能吓得他们惨叫,而且因为睡眠不足,还伴随着头痛欲裂,不是那种疼一会吃个药就好了,而是24小时哪怕睡着了都在疼,我听着又觉得可怕又觉得解气,如果真的是怨灵索命,那是他们活该!】

    【好了各位,我找到了一个做噩梦的人了,是个男的,我是在路边看见他的,看见的时候他正在睡觉,是的,你们没看错,在路边睡觉,阿姨之前说过,这些人因为每天都在做梦,所以渐渐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有的人现实里自残其实是因为梦境里被逼着自残,醒了还不知道自己醒了,而且他们好像在梦里也有痛感,还十分强烈。】

    【说回正题,这个男的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在说梦话,梦话内容大致就是救救我之类的,然后他开始惊喜的笑,接着又是一声惨叫,那个场面还挺吓人的,我就不仔细描述了,反正他惨叫着醒过来之后就一直在磕头,说什么我再也不敢了之类的话,我叫了他几声他都没有应我,神神叨叨的,天开始黑了,我能清楚听见村子里各个地方时不时就有几声惨叫,阿姨说这是那些做噩梦的人被噩梦弄醒了,还有人崩溃的在哭,有人跑出来拿着头撞树,场面一片混乱,各位,这个村是真的很渗人,本来我打算天黑找个人家借宿的,但是现在看来还是赶紧跑吧。】

    这个贴许多人从开头看到结尾,虽然楼主只是简单说了说,但看完之后,他们却觉得又爽快又令人胆寒。

    【要是天地下所有做了坏事的人都能得到这样的惩罚就好了。】

    【我一直在看关于这件事的新5 k5m 情很恐惧,很肯定的告诉我这是真的,因为现在留在村里的大部分人都会出现这个症状,梦境都不一样,但是每一个做梦的人都好像是被拖到了一个另外的空间,梦中的人不记得现实里的事,也没办法克服梦境,说得简单点,就是在梦里他们就是菜板上的鱼,只能躺在那等着被杀。】

    【这位阿姨不做噩梦,但是她很信这个,因为她男人在买她之前虐死过一个买来的女孩,她也是在那些女孩尸体被挖出来,她男人被抓走之后才知道的,知道之后就很担心怨灵报复完了这些人之后会把仇恨引到下面的孩子身上,所以才打算带着孩子跑路,听她说这个村子里已经走了一些人,其中一些就是会做噩梦的,他们相信出村就不会再被怨灵纠缠,但是没用,出去了还是一样做噩梦。】

    【据阿姨说,这些会做噩梦的人几乎都是一个样子,面色惨白,两个大黑眼圈,神经兮兮的嘴里念念叨叨,一点小动静就能吓得他们惨叫,而且因为睡眠不足,还伴随着头痛欲裂,不是那种疼一会吃个药就好了,而是24小时哪怕睡着了都在疼,我听着又觉得可怕又觉得解气,如果真的是怨灵索命,那是他们活该!】

    【好了各位,我找到了一个做噩梦的人了,是个男的,我是在路边看见他的,看见的时候他正在睡觉,是的,你们没看错,在路边睡觉,阿姨之前说过,这些人因为每天都在做梦,所以渐渐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有的人现实里自残其实是因为梦境里被逼着自残,醒了还不知道自己醒了,而且他们好像在梦里也有痛感,还十分强烈。】

    【说回正题,这个男的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在说梦话,梦话内容大致就是救救我之类的,然后他开始惊喜的笑,接着又是一声惨叫,那个场面还挺吓人的,我就不仔细描述了,反正他惨叫着醒过来之后就一直在磕头,说什么我再也不敢了之类的话,我叫了他几声他都没有应我,神神叨叨的,天开始黑了,我能清楚听见村子里各个地方时不时就有几声惨叫,阿姨说这是那些做噩梦的人被噩梦弄醒了,还有人崩溃的在哭,有人跑出来拿着头撞树,场面一片混乱,各位,这个村是真的很渗人,本来我打算天黑找个人家借宿的,但是现在看来还是赶紧跑吧。】

    这个贴许多人从开头看到结尾,虽然楼主只是简单说了说,但看完之后,他们却觉得又爽快又令人胆寒。

    【要是天地下所有做了坏事的人都能得到这样的惩罚就好了。】

    【我一直在看关于这件事的新

    没找到这些人为什么做噩梦。

    难道真的是怨灵报复?

    这件事只能这么不了了之了。

    倒是那些被关在监狱里的人,不出半个月就都几乎疯了。

    疯狂的自残,各种惨叫,就算是被送到医院绑起来,身子也还是不怕疼一样的挣扎着。

    这些人都没能活过十年。

    活的最长的一个正好第九年痛苦死去的,

    他当时已经患有精神病,根据医生说,他好像被分成了两个人,一个人支配身体,让他各种自残,将手放在火上烤,另一个人则是痛苦的感受着一切,意识清晰却不能出来掌控身体。

    没人同情他们。

    只要一想到他们遭遇的这些都是那些女孩子们曾经遭遇过得,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活该。

    国家大力打击人贩子,顺着一根线摸了下去,解救了不少人出来。

    那些孩子有的被送往孤儿院,有的被母亲带走。

    林知书想要抚养姐弟三人,纪长泽拒绝了。

    这个给与了她自信与救赎的孩子认真的对着她说:“妈妈,我们不是你的责任,何况我们马上成年,没必要走这些形式。”

    两个女孩在国家的安排下入学。

    可能刚开始有些难度,但她们都很努力,再加上纪长泽的帮助,虽然成绩还在倒数,但至少不会听不懂了。

    纪长泽则是一边开始上学,一边开始研发防拐卖系统。

    在一个夏天,防拐卖系统被他交给了国家。

    经过验证后,防拐卖系统正式在全国上线。

    自然人在后颈植入芯片,这个芯片不参与其他,就是如果该自然人失踪,家人报案的话,警局会立刻输入芯片编码,几乎是立刻,防拐卖系统能够提供芯片位置。

    警方找回被拐卖人后,抓捕拐卖走对方的嫌疑人,在按照法律入狱后,会给他强制安装芯片,芯片也会被输入有相关犯罪记录。

    比如说他这次拐卖的是一个小孩子,那么在出狱之后,只要是他靠近小孩子,芯片就会发热发烫,强制要求他离开,周围的监控设施立刻会开始进行监视。

    如果想要和小孩子接触,他需要申请资料,与孩子关系。

    因为芯片加入了输入犯罪记录这一项,所以在结婚前,另一方有权查看未婚妻/未婚夫的芯片记录,从而决定要不要结婚。

    芯片还有一些辅助功能,比如出入高速,可以往芯片里充钱,直接扫描芯片就能给钱。

    而且因为芯片是在后颈,植入自然没问题,但要取出就难了,一旦芯片受损,几乎等于该自然人死亡,所以当芯片受损,警方也能快速出警。

    虽然叫防拐卖芯片,可以上的这些功能也不少。

    5 k5m 他当时已经患有精神病,根据医生说,他好像被分成了两个人,一个人支配身体,让他各种自残,将手放在火上烤,另一个人则是痛苦的感受着一切,意识清晰却不能出来掌控身体。

    没人同情他们。

    只要一想到他们遭遇的这些都是那些女孩子们曾经遭遇过得,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活该。

    国家大力打击人贩子,顺着一根线摸了下去,解救了不少人出来。

    那些孩子有的被送往孤儿院,有的被母亲带走。

    林知书想要抚养姐弟三人,纪长泽拒绝了。

    这个给与了她自信与救赎的孩子认真的对着她说:“妈妈,我们不是你的责任,何况我们马上成年,没必要走这些形式。”

    两个女孩在国家的安排下入学。

    可能刚开始有些难度,但她们都很努力,再加上纪长泽的帮助,虽然成绩还在倒数,但至少不会听不懂了。

    纪长泽则是一边开始上学,一边开始研发防拐卖系统。

    在一个夏天,防拐卖系统被他交给了国家。

    经过验证后,防拐卖系统正式在全国上线。

    自然人在后颈植入芯片,这个芯片不参与其他,就是如果该自然人失踪,家人报案的话,警局会立刻输入芯片编码,几乎是立刻,防拐卖系统能够提供芯片位置。

    警方找回被拐卖人后,抓捕拐卖走对方的嫌疑人,在按照法律入狱后,会给他强制安装芯片,芯片也会被输入有相关犯罪记录。

    比如说他这次拐卖的是一个小孩子,那么在出狱之后,只要是他靠近小孩子,芯片就会发热发烫,强制要求他离开,周围的监控设施立刻会开始进行监视。

    如果想要和小孩子接触,他需要申请资料,与孩子关系。

    因为芯片加入了输入犯罪记录这一项,所以在结婚前,另一方有权查看未婚妻/未婚夫的芯片记录,从而决定要不要结婚。

    芯片还有一些辅助功能,比如出入高速,可以往芯片里充钱,直接扫描芯片就能给钱。

    而且因为芯片是在后颈,植入自然没问题,但要取出就难了,一旦芯片受损,几乎等于该自然人死亡,所以当芯片受损,警方也能快速出警。

    虽然叫防拐卖芯片,可以上的这些功能也不少。

    么芯片被入侵了,或者爆炸了怎么办。

    不对,这是国家给出的,爆炸应该是不会爆炸,但那听着也奇奇怪怪的,以前倒是有人设想过未来会有类似芯片一样的东西植入人体体内,人生下来就有,这个可以用来付账,用来社交之类。

    但是在他们的幻想里,那至少是五十年之后的事了,现在也太早了吧。

    这就好像是本来大家对着机器人的影响还是会用着机械音说你好我好大家

    好,突然一下子机器人一个个长的跟真人一样了,会笑会自然交谈,保证大家想的不是“哇我们科技好厉害好牛批哦”,而是“天啊机器人都被设定成这样了我真有点害怕,以后不会让机器人统治世界吧”。

    但等到芯片推出的一个月后,一个案例出现在了新闻上。

    讲述的是一名四岁男童在玩耍时,父母吵架,吵完架发现孩子不见了,他们连忙去报警。

    这个男童这么巧是植入了芯片的,警方立刻锁定芯片位置,快速派出警力找到了男童,并且抓捕了趁着男童无人看管将其抱走的人贩子。

    从发现孩子丢失,到找到孩子,全程都没用到半个小时。

    不提这孩子的父母是如何庆幸孩子能好好回来,以及懊悔自己不该不看管孩子,还有对警方的感激,网上是一下子就讨论起来了。

    【半个小时啊!这是什么样的效率啊!】

    【我决定去注册芯片了各位,国家既然能推出芯片肯定不会害我们,我长的花容月貌的,出门多不安全,有了这个芯片,至少真出什么事我父母能赶紧报警救我。】

    【楼上虽然自恋了点,但话糙理不糙,现在外面坏人太多了,上次还有个女孩子打车结果被司机杀害的新闻,据说当时女孩子是在失踪的十四小时后死亡,十四个小时啊!要是那个时候有芯片,她也不至于被杀害。】

    【我是个五岁孩子的妈妈,本来之前觉得在身体里植入东西会不会有害,但是对比了一下孩子以后可能会遭遇的伤害,我觉得还是芯片好一些,何况我查了资料,其实芯片很小,植入在体内就好像是打了一针疫苗一样,我已经和老公商量过了,我们一家人都去植入芯片,以后要是有个什么,亲人还可以立刻报警找回来。】

    【我奶奶老年痴呆,从去年到现在失踪过五次,每一次家里都担心得不得了,疯狂的去找,可是因为她现在跟小孩子一样,也没办法跟我们联系,我们只能联系警.察盲目的去找,现在爸妈已经决定带奶奶植入芯片了,至少不用在找不到奶奶的时候疯狂脑补一些可怕的事。】

    【我要去植入了各位,那些说隐私的,先不说这个芯片国家说了不侵犯隐私,就说一件事,现在每天抱着手机玩,拿着某宝网购的你们,还有隐私吗?】

    【我爸说明天带我去植入,全家都植……】

    随着各种各样因为植入了芯片5 k5m 好,突然一下子机器人一个个长的跟真人一样了,会笑会自然交谈,保证大家想的不是“哇我们科技好厉害好牛批哦”,而是“天啊机器人都被设定成这样了我真有点害怕,以后不会让机器人统治世界吧”。

    但等到芯片推出的一个月后,一个案例出现在了新闻上。

    讲述的是一名四岁男童在玩耍时,父母吵架,吵完架发现孩子不见了,他们连忙去报警。

    这个男童这么巧是植入了芯片的,警方立刻锁定芯片位置,快速派出警力找到了男童,并且抓捕了趁着男童无人看管将其抱走的人贩子。

    从发现孩子丢失,到找到孩子,全程都没用到半个小时。

    不提这孩子的父母是如何庆幸孩子能好好回来,以及懊悔自己不该不看管孩子,还有对警方的感激,网上是一下子就讨论起来了。

    【半个小时啊!这是什么样的效率啊!】

    【我决定去注册芯片了各位,国家既然能推出芯片肯定不会害我们,我长的花容月貌的,出门多不安全,有了这个芯片,至少真出什么事我父母能赶紧报警救我。】

    【楼上虽然自恋了点,但话糙理不糙,现在外面坏人太多了,上次还有个女孩子打车结果被司机杀害的新闻,据说当时女孩子是在失踪的十四小时后死亡,十四个小时啊!要是那个时候有芯片,她也不至于被杀害。】

    【我是个五岁孩子的妈妈,本来之前觉得在身体里植入东西会不会有害,但是对比了一下孩子以后可能会遭遇的伤害,我觉得还是芯片好一些,何况我查了资料,其实芯片很小,植入在体内就好像是打了一针疫苗一样,我已经和老公商量过了,我们一家人都去植入芯片,以后要是有个什么,亲人还可以立刻报警找回来。】

    【我奶奶老年痴呆,从去年到现在失踪过五次,每一次家里都担心得不得了,疯狂的去找,可是因为她现在跟小孩子一样,也没办法跟我们联系,我们只能联系警.察盲目的去找,现在爸妈已经决定带奶奶植入芯片了,至少不用在找不到奶奶的时候疯狂脑补一些可怕的事。】

    【我要去植入了各位,那些说隐私的,先不说这个芯片国家说了不侵犯隐私,就说一件事,现在每天抱着手机玩,拿着某宝网购的你们,还有隐私吗?】

    【我爸说明天带我去植入,全家都植……】

    随着各种各样因为植入了芯片

    这种人最恶心的点就在于他们去欺辱毫无反抗能力的小孩子,同样是□□,有一些人,他们知道□□不对,他们会选择躲起来,一辈子不去接触孩子,就是为了避免自己伤害孩子们。

    而恶心的那一部分,则是仗着大人的身份,去欺骗/掠夺无知孩童。

    人贩子则是通过贩卖他人来获取钱财,芯片研发者研发出它本身就是想要通过它来抑制人贩子,国家自然会加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