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异探笔记 > 第四十三章谁在追方进?
    “你们难道没发现,病人的身体状况非常的不好?”

    沈离一愣,跟着问医生有什么不好。

    “病人本来伤得不重,几道伤口都没有伤到要害,但是病人患有严重的失眠症,身体状况非常糟糕。

    所以病人的病情会这么严重,因为他的身体里,内分泌混乱,自愈能力极底。

    这么说吧,如果是平常人,在皮肤上割一条口子,可能一两天就自愈了,而他至少要一个星期。”

    医生说完,沈离自然是一脸的惊讶,而我则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方进整整三年没有睡过好觉。

    “那医生,我现在能进去看看方进吗?”

    沈离接着问,医生点了点头,说看可以,但是千万不能打扰到方进休息。

    于是我与沈离便进入了ICU病房。

    而这一进ICU病房,我才发现,这ICU病房之中,被隔音的透明玻璃分成了两个房间。

    外面房间,是我们能够探视的范围,里面房间,则是守着医生和护士的无菌病房。

    方进就睡在无菌病房的病床中,身上肩膀、腹部、大腿、多处绑着绷带,嘴鼻里,也插满了各种仪器的管子。

    只是,就算是这样,方进也并没有闭眼,而是瞪着一双无神的瞳孔,直直的盯着病房天花板。

    我知道,那是因为他一闭眼,就会看见‘它们’。

    虽然还是不明白,方进所谓的‘它们’是什么,但是能够推测,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刀伤。”

    这时,沈离开了口。

    “在市中心秋月街小巷中发现的,五道伤口皆是刀伤,可奇怪的是……”

    “是什么?”

    “事发现场的小巷中,遍布着水渍,地面上除了方进自己的脚印外,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的脚印,也没有发现任何指纹。”

    “会不会是凶手抹去了?”

    “我拜托了刘队调出监控,应该很快就会有回应。”

    沈离回着,我点了点头,而就在这时,探视室的房间门被人推开,一位护士走了进来,手中拧着一个透明的大口袋,直接来到了我们面前。

    “这是病人手术前换下来的东西,你们替他保管一下吧。”5 k5m     “你们难道没发现,病人的身体状况非常的不好?”

    沈离一愣,跟着问医生有什么不好。

    “病人本来伤得不重,几道伤口都没有伤到要害,但是病人患有严重的失眠症,身体状况非常糟糕。

    所以病人的病情会这么严重,因为他的身体里,内分泌混乱,自愈能力极底。

    这么说吧,如果是平常人,在皮肤上割一条口子,可能一两天就自愈了,而他至少要一个星期。”

    医生说完,沈离自然是一脸的惊讶,而我则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方进整整三年没有睡过好觉。

    “那医生,我现在能进去看看方进吗?”

    沈离接着问,医生点了点头,说看可以,但是千万不能打扰到方进休息。

    于是我与沈离便进入了ICU病房。

    而这一进ICU病房,我才发现,这ICU病房之中,被隔音的透明玻璃分成了两个房间。

    外面房间,是我们能够探视的范围,里面房间,则是守着医生和护士的无菌病房。

    方进就睡在无菌病房的病床中,身上肩膀、腹部、大腿、多处绑着绷带,嘴鼻里,也插满了各种仪器的管子。

    只是,就算是这样,方进也并没有闭眼,而是瞪着一双无神的瞳孔,直直的盯着病房天花板。

    我知道,那是因为他一闭眼,就会看见‘它们’。

    虽然还是不明白,方进所谓的‘它们’是什么,但是能够推测,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刀伤。”

    这时,沈离开了口。

    “在市中心秋月街小巷中发现的,五道伤口皆是刀伤,可奇怪的是……”

    “是什么?”

    “事发现场的小巷中,遍布着水渍,地面上除了方进自己的脚印外,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的脚印,也没有发现任何指纹。”

    “会不会是凶手抹去了?”

    “我拜托了刘队调出监控,应该很快就会有回应。”

    沈离回着,我点了点头,而就在这时,探视室的房间门被人推开,一位护士走了进来,手中拧着一个透明的大口袋,直接来到了我们面前。

    “这是病人手术前换下来的东西,你们替他保管一下吧。”

    《异探笔记》,牢记网址:.yttke.

    然也只能是蝎组织的成员。

    “难道攻击方进的,不是蝎组织?”

    我问,沈离却又摇了摇头,将手中的透明袋子,翻了一圈,将袋子的另一个角,对在了我眼前。

    我随之发现,这透明袋子中的另一个角里,正放着方进的钱包……

    如果不是蝎组织,而是其他人,那方进受到攻击,就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个可能是抢劫,第二个可能是仇杀。

    当然,方进的钱包还在,不可能是抢劫。

    “会不会是仇杀?方进会不会惹上了什么人?”

    然而沈离还是摇了摇头。

    “江忘生,你觉得按照方进的能力,他会惹上不该惹的人吗?”

    我听着恍然。

    方进的能力,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思,他当然不会去惹在他看来不该惹的人。

    那攻击方进的,到底是什么人?

    在现场,又为什么没有留下攻击方进的人的脚印?

    一时间,我只觉得方进这次受伤的事件,破朔迷离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探视室的房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个穿着休闲服饰的中年妇女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姑妈。”

    沈离几步去到中年妇女身前。

    “姑妈你放心,方进的情况……”

    没有等沈离说完,中年妇女瞪大了眼,几步来到隔音玻璃墙,盯着玻璃中病房里的方进,捂着脸就哭出了声。

    那哭声,就像一根根针,扎进了我的心脏。

    我低着头,也不敢说什么,径直就出了探视室,坐在病房外走廊中的铁椅上,心中满是愧疚。

    不管方进这一次,到底被什么人攻击了,我将手机给他,就已经是我的失误。

    咬了咬牙,心中又传来了江云流的声音。

    “江忘生阁下,自责没有任何作用,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方进会主动要求帮你查一年前车祸的案子?”

    我一愣,跟着问江云流,难道他知道为什么方进要主动帮我查案。

    然而,江云流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江忘生阁下,那你有没5 k5m 然也只能是蝎组织的成员。

    “难道攻击方进的,不是蝎组织?”

    我问,沈离却又摇了摇头,将手中的透明袋子,翻了一圈,将袋子的另一个角,对在了我眼前。

    我随之发现,这透明袋子中的另一个角里,正放着方进的钱包……

    如果不是蝎组织,而是其他人,那方进受到攻击,就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个可能是抢劫,第二个可能是仇杀。

    当然,方进的钱包还在,不可能是抢劫。

    “会不会是仇杀?方进会不会惹上了什么人?”

    然而沈离还是摇了摇头。

    “江忘生,你觉得按照方进的能力,他会惹上不该惹的人吗?”

    我听着恍然。

    方进的能力,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思,他当然不会去惹在他看来不该惹的人。

    那攻击方进的,到底是什么人?

    在现场,又为什么没有留下攻击方进的人的脚印?

    一时间,我只觉得方进这次受伤的事件,破朔迷离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探视室的房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个穿着休闲服饰的中年妇女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姑妈。”

    沈离几步去到中年妇女身前。

    “姑妈你放心,方进的情况……”

    没有等沈离说完,中年妇女瞪大了眼,几步来到隔音玻璃墙,盯着玻璃中病房里的方进,捂着脸就哭出了声。

    那哭声,就像一根根针,扎进了我的心脏。

    我低着头,也不敢说什么,径直就出了探视室,坐在病房外走廊中的铁椅上,心中满是愧疚。

    不管方进这一次,到底被什么人攻击了,我将手机给他,就已经是我的失误。

    咬了咬牙,心中又传来了江云流的声音。

    “江忘生阁下,自责没有任何作用,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方进会主动要求帮你查一年前车祸的案子?”

    我一愣,跟着问江云流,难道他知道为什么方进要主动帮我查案。

    然而,江云流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江忘生阁下,那你有没

    《异探笔记》,牢记网址:.yttke.

    而我一年前车祸案子,牵扯的‘那些人’,也就是蝎组织,都与魏枭一样,是异人。

    难道方进认为,蝎组织中还有他的仇人?

    蝎组织与魏枭同为异人,或者说,都是一丘之貉,魏枭是方进的仇人,那么蝎组织也是方进的仇人,还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怨仇,但仇恨,无疑是让一个人不顾一切的最大动力。

    所以方进要帮我查

    案,哪怕他明知道危险重重。

    “是的,江忘生阁下,方进的目的,应该与你我一样,都是复仇蝎组织。”

    “不,我不是要复仇蝎组织,我是要让他们伏法,我想,方进跟我的想法也是一样。

    只有恶魔,才会无时无刻不想着复仇。”

    “江忘生阁下,你要这么说也行。

    只是方进此时被人攻击,受了重伤,难道你就只能在这儿自责?

    江忘生阁下,自责是毫无用处的,你若感到愧疚,就早些揪出蝎组织,让方进醒来之时,就能手刃……哦不,是亲手将蝎组织们送进监狱。”

    “我不需要恶魔来教我。”

    我回着,却握紧了拳。

    其实江云流说得不错,我现在最该做的,是早些揪出我与方进共同的目标,也就是蝎组织,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弥补心中的愧疚。

    握着拳,面前的ICU病房房门又被人推开,是握着手机的沈离。

    沈离站在门前,直直的盯着我,我同样看向她,直到她叹了口气,坐在了我身旁。

    “方进妈妈……”

    “不用担心。”

    沈离摇头,将握着的手机递给了我。

    “看看吧江忘生,看看你能看出什么。”

    我一愣,接过手机,这才发现,手机屏幕上,正暂停着一个监控视频,应该就是刘队调出来的,方进遇害现场的监控视频。

    我没多想,赶紧点下了视频的播放键,只见视频的背景,是一条灰暗的,只挂着一只昏黄灯泡的小巷。

    小巷中,也正如沈离说的,地面遍布水渍,其一边靠墙位置,还安置着一个堆满垃圾的,大型的垃圾箱。

    而就在这小巷的尽头,昏黄灯光照耀的边缘黑暗中,一个人影走了过来,正是与我分开的方进。

    方进踏入了昏黄灯泡照耀的范围,与平时一样,一只手抄在兜里,一只手环绕着身旁空气,当然,那是他在抱着他眼中的依依。

    没有异样,监控画面中,没有出现其他不对劲儿的人或者事,直到方进路过那堆叠垃圾的大型垃圾箱时,猛地,他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

    是的!直接摔在了地上,就好像看见了无比恐怖的东西一样。

    直到方进撑着手再次再起身,逃命一样狂奔着穿过了小巷。

    画面一转,视频又来到了另一个监控画面,明显是刚才方进5 k5m 案,哪怕他明知道危险重重。

    “是的,江忘生阁下,方进的目的,应该与你我一样,都是复仇蝎组织。”

    “不,我不是要复仇蝎组织,我是要让他们伏法,我想,方进跟我的想法也是一样。

    只有恶魔,才会无时无刻不想着复仇。”

    “江忘生阁下,你要这么说也行。

    只是方进此时被人攻击,受了重伤,难道你就只能在这儿自责?

    江忘生阁下,自责是毫无用处的,你若感到愧疚,就早些揪出蝎组织,让方进醒来之时,就能手刃……哦不,是亲手将蝎组织们送进监狱。”

    “我不需要恶魔来教我。”

    我回着,却握紧了拳。

    其实江云流说得不错,我现在最该做的,是早些揪出我与方进共同的目标,也就是蝎组织,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弥补心中的愧疚。

    握着拳,面前的ICU病房房门又被人推开,是握着手机的沈离。

    沈离站在门前,直直的盯着我,我同样看向她,直到她叹了口气,坐在了我身旁。

    “方进妈妈……”

    “不用担心。”

    沈离摇头,将握着的手机递给了我。

    “看看吧江忘生,看看你能看出什么。”

    我一愣,接过手机,这才发现,手机屏幕上,正暂停着一个监控视频,应该就是刘队调出来的,方进遇害现场的监控视频。

    我没多想,赶紧点下了视频的播放键,只见视频的背景,是一条灰暗的,只挂着一只昏黄灯泡的小巷。

    小巷中,也正如沈离说的,地面遍布水渍,其一边靠墙位置,还安置着一个堆满垃圾的,大型的垃圾箱。

    而就在这小巷的尽头,昏黄灯光照耀的边缘黑暗中,一个人影走了过来,正是与我分开的方进。

    方进踏入了昏黄灯泡照耀的范围,与平时一样,一只手抄在兜里,一只手环绕着身旁空气,当然,那是他在抱着他眼中的依依。

    没有异样,监控画面中,没有出现其他不对劲儿的人或者事,直到方进路过那堆叠垃圾的大型垃圾箱时,猛地,他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

    是的!直接摔在了地上,就好像看见了无比恐怖的东西一样。

    直到方进撑着手再次再起身,逃命一样狂奔着穿过了小巷。

    画面一转,视频又来到了另一个监控画面,明显是刚才方进

    《异探笔记》,牢记网址:.yttke.

    /p>

    我皱眉,因为沈离的意思很明显。

    方进不可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也就是说,他是被什么东西,追进死胡同中的。

    而照着这监控录像来看,自始至终都只是方进一个人在奔逃,根本就没有东西追着他。

    可如果没有东西追着他,他又为什么要奔逃?

    或者说,确实有东西追着他,只是那东西,监控拍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