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异探笔记 > 第四十四章人偶娃娃
    我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毛,当然就想到了我在道场中见过的小孩阴魂。

    如果是阴魂的话,这监控拍不下来,应该是理所当然了吧?

    然而就在这时,江云流的声音又从我心中传来。

    “江忘生阁下,你想多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只要存在,就能被拍下来,哪怕是阴魂。

    重点是,拍下来之后,能不能看到。

    而能不能看到,取决的,是看它的,是什么人。

    也就是说,如果这视频中拍下了阴魂,那么,别人看不见,你却是肯定能看见的,因为你有我~~”

    我听着,心中的异样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愈发的浓郁。

    按照江云流说的,不是阴魂,那么追着方进的会是什么?

    视频中看不到任何东西,却又不是阴魂……

    难道是方进疯了?不可能啊,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发疯?

    “怎么样江忘生,发现什么没有?”

    这时,我身旁的沈离又开了口。

    我摇了摇头,沈离跟着白了我一眼。

    “第二课,作为侦探,除了需要在办案的时候,保持一颗镇定的心,细致入微的观察,也绝对是必不可少的。

    江忘生,你就看了一遍视频,还一直盯着视频中的方进看,你确定你已经解读了现场所有的信息?”

    我听得一愣,沈离的意思很明显,这监控中蕴含着不易发现的信息。

    也确实,我刚才一直是盯着监控中的方进看,对与小巷其他的事物,都是一眼带过。

    没有多想,将视频掉到了最初状态,这一次,不看从小巷中走来的方进,而是直直的盯着小巷四周的一切。

    而因为只有一盏昏黄路灯,小巷四周,并不能尽收眼底,特别是小巷靠墙的位置,有着一片沿着墙角的黑暗。

    只是那片黑暗并不起眼,因为其范围,虽然纵贯整个视频,所占面积,却连两三岁的小孩也藏不住。

    当然,按照沈离说的,我们放过视频中小巷的任何细节,包括那墙角的黑暗。

    而伴随着视频的播放,方进奔过了第一条小巷,来到了第二条小巷中,而就伴随着方进在第二天小巷中的奔跑,我终于看出了不对劲。

    5 k5m     我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毛,当然就想到了我在道场中见过的小孩阴魂。

    如果是阴魂的话,这监控拍不下来,应该是理所当然了吧?

    然而就在这时,江云流的声音又从我心中传来。

    “江忘生阁下,你想多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只要存在,就能被拍下来,哪怕是阴魂。

    重点是,拍下来之后,能不能看到。

    而能不能看到,取决的,是看它的,是什么人。

    也就是说,如果这视频中拍下了阴魂,那么,别人看不见,你却是肯定能看见的,因为你有我~~”

    我听着,心中的异样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愈发的浓郁。

    按照江云流说的,不是阴魂,那么追着方进的会是什么?

    视频中看不到任何东西,却又不是阴魂……

    难道是方进疯了?不可能啊,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发疯?

    “怎么样江忘生,发现什么没有?”

    这时,我身旁的沈离又开了口。

    我摇了摇头,沈离跟着白了我一眼。

    “第二课,作为侦探,除了需要在办案的时候,保持一颗镇定的心,细致入微的观察,也绝对是必不可少的。

    江忘生,你就看了一遍视频,还一直盯着视频中的方进看,你确定你已经解读了现场所有的信息?”

    我听得一愣,沈离的意思很明显,这监控中蕴含着不易发现的信息。

    也确实,我刚才一直是盯着监控中的方进看,对与小巷其他的事物,都是一眼带过。

    没有多想,将视频掉到了最初状态,这一次,不看从小巷中走来的方进,而是直直的盯着小巷四周的一切。

    而因为只有一盏昏黄路灯,小巷四周,并不能尽收眼底,特别是小巷靠墙的位置,有着一片沿着墙角的黑暗。

    只是那片黑暗并不起眼,因为其范围,虽然纵贯整个视频,所占面积,却连两三岁的小孩也藏不住。

    当然,按照沈离说的,我们放过视频中小巷的任何细节,包括那墙角的黑暗。

    而伴随着视频的播放,方进奔过了第一条小巷,来到了第二条小巷中,而就伴随着方进在第二天小巷中的奔跑,我终于看出了不对劲。

    没有留下任何人的脚印。

    可如果袭击方进的人根本就没有脚,那么是不是,就不会留下脚印了?”

    我心中一咯噔,当然明白了沈离的意思。

    这黑暗中的木棍,是某个东西的脚,也就是那个东西袭击了方进,所以它没有在死胡同中留下脚印。

    可这没有脚,只有一根木棍棍头的……等等!

    我猛地就想到了,在隧道外老猎人木屋中,看到的稻草人……

    稻草人,当然就没有脚,只有一根木棍杵在地面……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却又觉得不对劲儿。

    因为如果是那稻草人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藏进这两三岁小孩都无法藏入的墙角黑暗中……

    那么,又会是什么?

    “第三课,在收集完现场一切信息之前,不要妄自推测。”

    沈离再次开了口,指向了我手中手机的监控视频。

    “既然已经知道,伤害方进的凶手,就在这墙角黑暗中,那么,这视频里,会不会还藏着其他的相关信息?”

    我听着,心中一动,再次重播了视频,并死死的盯着视频中墙角的黑暗。

    而这一次,就在方进奔过第一条小巷的瞬间,我终于发现了视频中的不对劲。

    就在方进奔过第一条小巷的瞬间,第一条小巷中,那靠着墙角黑暗的垃圾桶里,有一样东西,突的就消失了……

    是的!

    就在靠墙角的垃圾桶中,有一样东西,突的就不见了,似乎是掉下了垃圾桶,隐入了墙角的黑暗。

    而方进,就是在经过第一条小巷垃圾桶的时候,突然被吓到的……

    没有犹豫,我将视频调到了方进还没有奔过第一条小巷时的画面,然后将画面中的垃圾桶放大。

    而随之,我只发现,那随着方进的奔跑,从垃圾桶中一闪而逝的东西,竟然……是个破烂的人偶娃娃……

    是的,破烂的人偶娃娃,套着一身同样破烂的公主裙,其双脚,正是没有脚掌的木棍!

    是这人偶娃娃吓到了方进!也是这人偶娃娃在追着方进跑!袭击方进的,也多半就是这人偶娃娃!

    我心中大惊,再次细细的打量了一眼,只见这人偶娃娃,就是市5 k5m 没有留下任何人的脚印。

    可如果袭击方进的人根本就没有脚,那么是不是,就不会留下脚印了?”

    我心中一咯噔,当然明白了沈离的意思。

    这黑暗中的木棍,是某个东西的脚,也就是那个东西袭击了方进,所以它没有在死胡同中留下脚印。

    可这没有脚,只有一根木棍棍头的……等等!

    我猛地就想到了,在隧道外老猎人木屋中,看到的稻草人……

    稻草人,当然就没有脚,只有一根木棍杵在地面……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却又觉得不对劲儿。

    因为如果是那稻草人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藏进这两三岁小孩都无法藏入的墙角黑暗中……

    那么,又会是什么?

    “第三课,在收集完现场一切信息之前,不要妄自推测。”

    沈离再次开了口,指向了我手中手机的监控视频。

    “既然已经知道,伤害方进的凶手,就在这墙角黑暗中,那么,这视频里,会不会还藏着其他的相关信息?”

    我听着,心中一动,再次重播了视频,并死死的盯着视频中墙角的黑暗。

    而这一次,就在方进奔过第一条小巷的瞬间,我终于发现了视频中的不对劲。

    就在方进奔过第一条小巷的瞬间,第一条小巷中,那靠着墙角黑暗的垃圾桶里,有一样东西,突的就消失了……

    是的!

    就在靠墙角的垃圾桶中,有一样东西,突的就不见了,似乎是掉下了垃圾桶,隐入了墙角的黑暗。

    而方进,就是在经过第一条小巷垃圾桶的时候,突然被吓到的……

    没有犹豫,我将视频调到了方进还没有奔过第一条小巷时的画面,然后将画面中的垃圾桶放大。

    而随之,我只发现,那随着方进的奔跑,从垃圾桶中一闪而逝的东西,竟然……是个破烂的人偶娃娃……

    是的,破烂的人偶娃娃,套着一身同样破烂的公主裙,其双脚,正是没有脚掌的木棍!

    是这人偶娃娃吓到了方进!也是这人偶娃娃在追着方进跑!袭击方进的,也多半就是这人偶娃娃!

    我心中大惊,再次细细的打量了一眼,只见这人偶娃娃,就是市

    >

    我听得瞪眼。

    江云流的意思很明显,这人偶娃娃和那致使老猎人误杀小儿子的稻草人,是同一个东西!

    而控制他们的,当然也是同一个人!

    是蝎组织的成员!是控制稻草人,使得老猎人误杀陈昇的老道!

    是的!控制这人偶娃娃,袭击方进的,就是蝎组织中的老道!

    不过,既然是蝎组织的成员攻击了

    方进,那么为什么不拿走方进身上,藏着赵志留下的线索的手机?

    不错,为什么对方进下手,却没有拿走那么重要的手机?

    我想不通,身旁的沈离又看向了我。

    “江忘生,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这人偶的主人,应该就是‘那些人’的成员,他袭击方进,就像那稻草人绑架陈昇一样。”

    我说完,原以为沈离会反驳我,毕竟她不信这些,然而沈离却是点了点。

    “是的,攻击方进的,还是‘那些人’的成员,并且,就是我们在老猎人木屋时,控制稻草人的老道。”

    “不是……”

    我有些讶异。

    “沈离,你不是不信鬼神吗?”

    “我的确不信鬼神,可谁告诉你,这些事儿,是鬼神做的?”

    沈离反问。

    “一切的匪夷所思,只是还不够接近真相,这人偶娃娃和稻草人,只是杀人的傀儡,暗中的人,肯定有用某种手段控制着他们。

    科技也好,藏人也罢,搞得这么装神弄鬼,还不是为了混淆视听。”

    我听得恍然,感情沈离以为,是有人用遥控器之类的东西,遥控着这人偶娃娃袭击方进……

    “江忘生。”

    沈离再次开口,直直的盯着我的双眼。

    “记住我说的一切,在镇定时做决定、细致入微的观察、确认所有信息之后再推测,当然……”

    沈离一顿,指向了我们面前的ICU病房房门。

    “如果你还想再犯同样的错误,那么全然当我没说。”

    我听着,点了点头,沈离则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红瓶,递在了我眼前。

    “什么东西?”

    “先观察。”

    我一愣,瞧了小红瓶一眼,只见小红瓶上,刻着‘红花油’三字儿。

    “红花油,活血化……”

    话音未落,我看向沈离,沈离则移过了视线。

    “这就对了,想要改变,就从身边的每一件事儿开始,江忘生,我刚才下手重了,拿去擦擦吧。”

    我听着,接过红花油,抹了一点涂在脸上,冰冰凉凉,心中却暖5 k5m 方进,那么为什么不拿走方进身上,藏着赵志留下的线索的手机?

    不错,为什么对方进下手,却没有拿走那么重要的手机?

    我想不通,身旁的沈离又看向了我。

    “江忘生,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这人偶的主人,应该就是‘那些人’的成员,他袭击方进,就像那稻草人绑架陈昇一样。”

    我说完,原以为沈离会反驳我,毕竟她不信这些,然而沈离却是点了点。

    “是的,攻击方进的,还是‘那些人’的成员,并且,就是我们在老猎人木屋时,控制稻草人的老道。”

    “不是……”

    我有些讶异。

    “沈离,你不是不信鬼神吗?”

    “我的确不信鬼神,可谁告诉你,这些事儿,是鬼神做的?”

    沈离反问。

    “一切的匪夷所思,只是还不够接近真相,这人偶娃娃和稻草人,只是杀人的傀儡,暗中的人,肯定有用某种手段控制着他们。

    科技也好,藏人也罢,搞得这么装神弄鬼,还不是为了混淆视听。”

    我听得恍然,感情沈离以为,是有人用遥控器之类的东西,遥控着这人偶娃娃袭击方进……

    “江忘生。”

    沈离再次开口,直直的盯着我的双眼。

    “记住我说的一切,在镇定时做决定、细致入微的观察、确认所有信息之后再推测,当然……”

    沈离一顿,指向了我们面前的ICU病房房门。

    “如果你还想再犯同样的错误,那么全然当我没说。”

    我听着,点了点头,沈离则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红瓶,递在了我眼前。

    “什么东西?”

    “先观察。”

    我一愣,瞧了小红瓶一眼,只见小红瓶上,刻着‘红花油’三字儿。

    “红花油,活血化……”

    话音未落,我看向沈离,沈离则移过了视线。

    “这就对了,想要改变,就从身边的每一件事儿开始,江忘生,我刚才下手重了,拿去擦擦吧。”

    我听着,接过红花油,抹了一点涂在脸上,冰冰凉凉,心中却暖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