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异探笔记 > 第四十五章侦探社楼上的房间
    我听的点头,与沈离一起起身就想离开,然而就在这时,沈离却突的顿下了脚步。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就在这病房八楼的走廊尽头,正走来一个同样盯着沈离的男人。

    男人四五十岁的模样,一身西装革履,完全是成功人士的派头,只是其青丝中,略有一些银白,看着有些沧桑。

    “姑父。”

    沈离开了口,男人却是一挥手,明显示意沈离不要大声喧哗,直到行至沈离面前。

    “方进在里面?”

    男人压低声音指了指病房门,沈离跟着点头。

    “怎么样了?”

    男人再问,声音中明显带着一丝急切。

    “姑父你别担心,病情已经稳住。”

    沈离回道。

    男人这才点着头长呼出一口气,跟着朝向了病房房门。

    这时,沈离一扯我的手腕,示意我跟着她,一起就向着走廊尽头走去。

    只是在接近走廊尽头的时候,我再回头看去,只发现那中年男人还是站在方进的病房前,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那是方进的父亲吧?”

    拐过拐角,我看向沈离忍不住的问。

    “是。”

    沈离回的干脆。

    “那他为什么站在门外不进去?”

    我不解。

    “还记得在道场,我们刚遇见方进,我怎么介绍方进的?”

    “你表弟方进啊。”

    “不,是我不成器的表弟方进……”

    沈离摇头轻叹。

    “不成器?怎么个不成器?”

    我问,沈离还是摇头。

    “因为方进和他父亲断绝了父子关系。”

    我恍然,怪不得方进父亲站在门外那么久都不愿进去,原来方进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

    “不会是因为方进精神有问题吧?”

    我追问。

    “多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当年方进失去依依之后,就非常仇视他父亲。”

    沈离回着,我心中跟着一动。

    沈离曾说,方进二5 k5m     我听的点头,与沈离一起起身就想离开,然而就在这时,沈离却突的顿下了脚步。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就在这病房八楼的走廊尽头,正走来一个同样盯着沈离的男人。

    男人四五十岁的模样,一身西装革履,完全是成功人士的派头,只是其青丝中,略有一些银白,看着有些沧桑。

    “姑父。”

    沈离开了口,男人却是一挥手,明显示意沈离不要大声喧哗,直到行至沈离面前。

    “方进在里面?”

    男人压低声音指了指病房门,沈离跟着点头。

    “怎么样了?”

    男人再问,声音中明显带着一丝急切。

    “姑父你别担心,病情已经稳住。”

    沈离回道。

    男人这才点着头长呼出一口气,跟着朝向了病房房门。

    这时,沈离一扯我的手腕,示意我跟着她,一起就向着走廊尽头走去。

    只是在接近走廊尽头的时候,我再回头看去,只发现那中年男人还是站在方进的病房前,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那是方进的父亲吧?”

    拐过拐角,我看向沈离忍不住的问。

    “是。”

    沈离回的干脆。

    “那他为什么站在门外不进去?”

    我不解。

    “还记得在道场,我们刚遇见方进,我怎么介绍方进的?”

    “你表弟方进啊。”

    “不,是我不成器的表弟方进……”

    沈离摇头轻叹。

    “不成器?怎么个不成器?”

    我问,沈离还是摇头。

    “因为方进和他父亲断绝了父子关系。”

    我恍然,怪不得方进父亲站在门外那么久都不愿进去,原来方进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

    “不会是因为方进精神有问题吧?”

    我追问。

    “多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当年方进失去依依之后,就非常仇视他父亲。”

    沈离回着,我心中跟着一动。

    沈离曾说,方进二

    是的!这赵志手机中短息的信息,竟然就在我侦探社楼上!

    我心中惊骇,沈离也直直的看向了我,那一对星目,就好像要将我看透似的。

    “江忘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大姐,我瞒着你?我连自己的记忆都无法确定真伪,我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

    沈离点了点头,没有再问,挥手就让我上了她的SUV,直奔城东我侦探社所在的老街。

    一路上,我心中是一片异样。

    这赵志留下来的线索,很大可能,是揭发蝎组织,或者说,对揭发蝎组织有作用的线索。

    难道蝎组织一直住在我侦探社楼上?

    不可能啊!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早就死成渣渣了吧?

    那我侦探社楼上又有什么?这赵志的短信到底是什么意思?

    带着莫大的疑问,个把小时之后,沈离驾驶着SUV,载着我,稳稳的停在了熟悉的老街街头。

    下了车,直奔我侦探社所在的老楼,按照赵志手机的地址,上了侦探社上方的楼层。

    与我侦探社所在的楼层一样,这侦探社上方的楼层走廊,同样的坏了灯泡,在已是凌晨的夜里一片漆黑。

    我与沈离对视一眼,纷纷压了脚步,力求不发出丝毫声音的,进入了楼层走廊。

    一直向着侦探社正上方的房间走去,中途没有意外,我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对劲,直到我们行至侦探社正上方的房间门前。

    停住脚步,沈离双手一挥,两根长条形金属物件,随着从她双手衣袖中钻出,竟然是两根泛着寒光的甩棍,与《杀破狼》中,甄子丹与吴京巷战时用的甩棍一模一样。

    沈离将其中一柄甩棍递给了我,我点头接过,跟着与她纷纷退后,侧着身子,一起向房门撞去。

    我们并不知道这房间中有什么,而如果是有蝎组织成员或其他重要的人,我们当然不能用敲门的方式打草惊蛇。

    然而,让我们都没想到的是,我们这一撞,直接把整扇门,向房屋中撞飞了进去,就好像这门已经朽烂,完全经受不住我们的撞击。

    心惊的同时,一股被搅动的尘灰直扑鼻翼。

    我屏住呼吸瞟了一眼,却是什么都没看清,因为这房间中5 k5m

    是的!这赵志手机中短息的信息,竟然就在我侦探社楼上!

    我心中惊骇,沈离也直直的看向了我,那一对星目,就好像要将我看透似的。

    “江忘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大姐,我瞒着你?我连自己的记忆都无法确定真伪,我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

    沈离点了点头,没有再问,挥手就让我上了她的SUV,直奔城东我侦探社所在的老街。

    一路上,我心中是一片异样。

    这赵志留下来的线索,很大可能,是揭发蝎组织,或者说,对揭发蝎组织有作用的线索。

    难道蝎组织一直住在我侦探社楼上?

    不可能啊!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早就死成渣渣了吧?

    那我侦探社楼上又有什么?这赵志的短信到底是什么意思?

    带着莫大的疑问,个把小时之后,沈离驾驶着SUV,载着我,稳稳的停在了熟悉的老街街头。

    下了车,直奔我侦探社所在的老楼,按照赵志手机的地址,上了侦探社上方的楼层。

    与我侦探社所在的楼层一样,这侦探社上方的楼层走廊,同样的坏了灯泡,在已是凌晨的夜里一片漆黑。

    我与沈离对视一眼,纷纷压了脚步,力求不发出丝毫声音的,进入了楼层走廊。

    一直向着侦探社正上方的房间走去,中途没有意外,我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对劲,直到我们行至侦探社正上方的房间门前。

    停住脚步,沈离双手一挥,两根长条形金属物件,随着从她双手衣袖中钻出,竟然是两根泛着寒光的甩棍,与《杀破狼》中,甄子丹与吴京巷战时用的甩棍一模一样。

    沈离将其中一柄甩棍递给了我,我点头接过,跟着与她纷纷退后,侧着身子,一起向房门撞去。

    我们并不知道这房间中有什么,而如果是有蝎组织成员或其他重要的人,我们当然不能用敲门的方式打草惊蛇。

    然而,让我们都没想到的是,我们这一撞,直接把整扇门,向房屋中撞飞了进去,就好像这门已经朽烂,完全经受不住我们的撞击。

    心惊的同时,一股被搅动的尘灰直扑鼻翼。

    我屏住呼吸瞟了一眼,却是什么都没看清,因为这房间中

    ,强力手电除了划破房间的黑暗,还照射出了一片片漂浮的灰粒,就好像这房间很久很久没有住人,已经被遗弃了一样。

    “我去开窗。”

    我凑近沈离耳边低声说完,便踏进了房间客厅,向着我侦探社客厅窗户所在的方位摸索而去。

    没有意外,这房间客厅的窗户,果然也与我侦探社客厅的窗户所在方位一样,都在客厅深处的墙壁上。

    拉开窗户布帘

    ,又是一阵扬起的尘灰,不过也由此,窗户外的月光,幽幽的洒了进来。

    然而,当我回头,借着月光看了一眼房间中的情景时,我是不由得就愣住了。

    因为我发现,这房间客厅中的一切,几乎与我的侦探社一模一样!

    是的!

    不仅仅是户型一样,这房间中的,不管是沙发,茶几,储物架,亦或是天花板上的灯具,都与我侦探社一模一样,完全就像一个用我侦探社作为蓝图,复制出来的空间。

    这他娘的又是怎么回事儿?

    赵志留下的信息,竟然是一间在我侦探社楼上,并且与我侦探社几乎一样的房屋……

    我心中有些发毛,沈离也皱着眉来到我的身旁。

    “江忘生,你说你的记忆是错的?”

    “是的,我的记忆很可能被‘那些人’动了手脚,就是为了抹除我一年前车祸中,他们的存在。”

    我回的干脆,沈离跟着点头,手中的强力手电,却停在了房间客厅书架上方的墙壁处。

    “江忘生……”

    沈离喃喃,我顺着看去,只是一眼,不由得就瞪大了眼。

    因为我只在沈离的强力手电中看见,这房间客厅的书架上方墙壁上,正挂着一张用相框裱起来的相片。

    相片中,一位披肩发的中年妇女,搂着一位双马尾的小女孩,正是我脑海中深埋的记忆里,那一年前车祸中,坐在副驾驶的妇女和坐在我身旁的小女孩!

    不止这些!

    照片中,就在这中年妇女和双马尾小女孩的身旁,还站着一位面容刚毅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也正将手臂,搭在另一名少年的肩上。

    而那名少年……分明就是我!

    是的!

    这照片中,被中年男人搭着肩膀的少年是我!

    “轰”的一声,毫无征兆的,我在看清这相片的同时,两侧太阳穴涌动般的生疼了起来。

    我咬牙闭上眼,脑海中跟着泛起了一幅画面。

    阳光从窗外洒入,一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端着茶杯看着报纸,男人身旁,是织着毛衣看着电视剧的妇女,还有两人对面的沙发上,拧着一个画板画画的小女孩……

    久违的暖意从我心中泛5 k5m ,又是一阵扬起的尘灰,不过也由此,窗户外的月光,幽幽的洒了进来。

    然而,当我回头,借着月光看了一眼房间中的情景时,我是不由得就愣住了。

    因为我发现,这房间客厅中的一切,几乎与我的侦探社一模一样!

    是的!

    不仅仅是户型一样,这房间中的,不管是沙发,茶几,储物架,亦或是天花板上的灯具,都与我侦探社一模一样,完全就像一个用我侦探社作为蓝图,复制出来的空间。

    这他娘的又是怎么回事儿?

    赵志留下的信息,竟然是一间在我侦探社楼上,并且与我侦探社几乎一样的房屋……

    我心中有些发毛,沈离也皱着眉来到我的身旁。

    “江忘生,你说你的记忆是错的?”

    “是的,我的记忆很可能被‘那些人’动了手脚,就是为了抹除我一年前车祸中,他们的存在。”

    我回的干脆,沈离跟着点头,手中的强力手电,却停在了房间客厅书架上方的墙壁处。

    “江忘生……”

    沈离喃喃,我顺着看去,只是一眼,不由得就瞪大了眼。

    因为我只在沈离的强力手电中看见,这房间客厅的书架上方墙壁上,正挂着一张用相框裱起来的相片。

    相片中,一位披肩发的中年妇女,搂着一位双马尾的小女孩,正是我脑海中深埋的记忆里,那一年前车祸中,坐在副驾驶的妇女和坐在我身旁的小女孩!

    不止这些!

    照片中,就在这中年妇女和双马尾小女孩的身旁,还站着一位面容刚毅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也正将手臂,搭在另一名少年的肩上。

    而那名少年……分明就是我!

    是的!

    这照片中,被中年男人搭着肩膀的少年是我!

    “轰”的一声,毫无征兆的,我在看清这相片的同时,两侧太阳穴涌动般的生疼了起来。

    我咬牙闭上眼,脑海中跟着泛起了一幅画面。

    阳光从窗外洒入,一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端着茶杯看着报纸,男人身旁,是织着毛衣看着电视剧的妇女,还有两人对面的沙发上,拧着一个画板画画的小女孩……

    久违的暖意从我心中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