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谋杀者 > 第 108 章 28、线索中的谜团
    所以我在想一个问题,如果这里的人和那一百二十一个人并没有关联,那么这里的人又是一些什么人,他们为什么住在这里?

    不过这似乎成了一个谜团,找不到答案。

    我耦合张子昂将每一间屋子都走了一遍,其实这些屋子之前崔刚已经带人都检查过了,所以才发现了那一间放着七口棺材的房间很奇怪,而樊队让我和张子昂来这些房间里一一检查,总有种莫名的意味深长。

    直到我走到了一个屋子里之后,才走进去,就感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迎面而来。

    我转头看了一眼张子昂,不知道他有没有感觉到,或者是察觉到什么。他见我看他,问我说:“怎么了?”

    我说:“这个屋子,和李浩宗家里的摆设一模一样。”

    是的,在走进这个屋子的时候,我感觉好像冲洗难道了李浩宗家里,又或者说,好像是李浩宗的家忽然变成了这样荒废的样子。

    我不知道张子昂有没有去过他家,但是我去过,我记得他家的大致摆设。

    张子昂听了就没有说话了,但是我知道他在思考,我于是走进去,发现真的摆设都是一样的,这时候我才终于发现,在这个社区里隐藏的谜团远远不止我想象的那样,而这样的巧合又在暗示什么,难道是说李浩宗和这里有什么联系?

    很显然张子昂的确没有去过李浩宗的家里,他问我:“何阳你确定是一样的摆设吗?”

    问我点头说:“确定。”

    而更诡异的在于,在门口的鞋柜里,我找到了一双一模一样的鞋,那双在我家鞋柜里出现里的出现,和他的那双一模一样的鞋,这里也有,而且看起来并不像有二十多年的时间,很显然是最近才放进去的。

    发现这双鞋的时候,我和张子昂说:“他来过这里,或者说,假冒他的人来过这里。”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说:“难道李浩宗来过这里,就在这里他发现了邹林海?”

    张子昂似乎也有类似的猜测,他听见我说出来,看了下我,眼神却是赞同的神色,我说:“如果这样说的话就说的通了,只不过另一个问题是,李浩宗为什么会来这里?”

    张子昂说:“他家的摆设和这里一模一样,肯定不是巧合,那么他和这里一定有必然的关联,那么他到这里来也是有原因的,而他到这里之后撞见了邹林海,于是继而被杀害。”

    我听了却皱了下眉头,我说:“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

    张子昂问我:“你觉得哪里怪?”

    我说:“有一点说不通啊,既然李浩宗和这个社区是有关联的,那么他到这里一定是有某种目的的,他被杀我开始觉得不是因为撞破了邹林海被杀害的事,而是别的什么更重要的事,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我们之前的推测就不成立了。”

    张子昂说:“所以这里有两个疑点,第一李浩宗为什么要来这里,第二,已经被杀害的邹林海,尸体为什么也会到这里来?”

    这是两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邹林海被杀害之后,假冒邹林海的人将尸体交给了假冒李浩宗的那个人,假冒李浩宗的人又将尸体带到了这里来,而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我无法确定李浩宗的死亡时间,进而就无法比对时间上是否是对得起来的。

    我说:“那么邹林海的假冒者,就是消失者是不是?”

    张子昂点头说:“基本上就是了。”

    我说:“所以之前你和我说的时候故意隐去了这一个重要的线索,你也是根据这个推测推测出整个案件的核心其实为了掩饰邹林海的死亡是不是。”

    张子昂说:“是的。”

    我问:“但是为什么要隐瞒关于消失者的事,我知道了会怎样,还是说我不能知道这件事?”

    张子昂说:“按照当前的局势,你的确不能知道。”

    我问:“为什么,可是刚刚樊队又告知我了,你们的说辞很矛盾。”

    张子昂说:“不能告诉你,是因为知道了消失者的存5 k5m     所以我在想一个问题,如果这里的人和那一百二十一个人并没有关联,那么这里的人又是一些什么人,他们为什么住在这里?

    不过这似乎成了一个谜团,找不到答案。

    我耦合张子昂将每一间屋子都走了一遍,其实这些屋子之前崔刚已经带人都检查过了,所以才发现了那一间放着七口棺材的房间很奇怪,而樊队让我和张子昂来这些房间里一一检查,总有种莫名的意味深长。

    直到我走到了一个屋子里之后,才走进去,就感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迎面而来。

    我转头看了一眼张子昂,不知道他有没有感觉到,或者是察觉到什么。他见我看他,问我说:“怎么了?”

    我说:“这个屋子,和李浩宗家里的摆设一模一样。”

    是的,在走进这个屋子的时候,我感觉好像冲洗难道了李浩宗家里,又或者说,好像是李浩宗的家忽然变成了这样荒废的样子。

    我不知道张子昂有没有去过他家,但是我去过,我记得他家的大致摆设。

    张子昂听了就没有说话了,但是我知道他在思考,我于是走进去,发现真的摆设都是一样的,这时候我才终于发现,在这个社区里隐藏的谜团远远不止我想象的那样,而这样的巧合又在暗示什么,难道是说李浩宗和这里有什么联系?

    很显然张子昂的确没有去过李浩宗的家里,他问我:“何阳你确定是一样的摆设吗?”

    问我点头说:“确定。”

    而更诡异的在于,在门口的鞋柜里,我找到了一双一模一样的鞋,那双在我家鞋柜里出现里的出现,和他的那双一模一样的鞋,这里也有,而且看起来并不像有二十多年的时间,很显然是最近才放进去的。

    发现这双鞋的时候,我和张子昂说:“他来过这里,或者说,假冒他的人来过这里。”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说:“难道李浩宗来过这里,就在这里他发现了邹林海?”

    张子昂似乎也有类似的猜测,他听见我说出来,看了下我,眼神却是赞同的神色,我说:“如果这样说的话就说的通了,只不过另一个问题是,李浩宗为什么会来这里?”

    张子昂说:“他家的摆设和这里一模一样,肯定不是巧合,那么他和这里一定有必然的关联,那么他到这里来也是有原因的,而他到这里之后撞见了邹林海,于是继而被杀害。”

    我听了却皱了下眉头,我说:“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

    张子昂问我:“你觉得哪里怪?”

    我说:“有一点说不通啊,既然李浩宗和这个社区是有关联的,那么他到这里一定是有某种目的的,他被杀我开始觉得不是因为撞破了邹林海被杀害的事,而是别的什么更重要的事,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我们之前的推测就不成立了。”

    张子昂说:“所以这里有两个疑点,第一李浩宗为什么要来这里,第二,已经被杀害的邹林海,尸体为什么也会到这里来?”

    这是两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邹林海被杀害之后,假冒邹林海的人将尸体交给了假冒李浩宗的那个人,假冒李浩宗的人又将尸体带到了这里来,而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我无法确定李浩宗的死亡时间,进而就无法比对时间上是否是对得起来的。

    我说:“那么邹林海的假冒者,就是消失者是不是?”

    张子昂点头说:“基本上就是了。”

    我说:“所以之前你和我说的时候故意隐去了这一个重要的线索,你也是根据这个推测推测出整个案件的核心其实为了掩饰邹林海的死亡是不是。”

    张子昂说:“是的。”

    我问:“但是为什么要隐瞒关于消失者的事,我知道了会怎样,还是说我不能知道这件事?”

    张子昂说:“按照当前的局势,你的确不能知道。”

    我问:“为什么,可是刚刚樊队又告知我了,你们的说辞很矛盾。”

    张子昂说:“不能告诉你,是因为知道了消失者的存

    更让人惊讶的在于,在这个和李浩宗家里一模一样的屋子里,我还发现了另一件让人惊异的东西。

    在房间里,也就是那个一模一样的位置,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黑色旅行箱。

    这个旅行箱上面全是灰尘,显然已经放置了太长的时间没有被动过,绝对不是我们在李浩宗家里发现的那一个。

    看到这个旅行箱的时候,一种异常诡异的感觉终于在我的心里不断升腾,最终占据了所有的大脑,我只有一个念头——打开它。

    我什么也没说就提起了旅行箱,将它横着放在地上,上面有一个密码锁,问我几乎是想也没想地就以自己平时的习惯输了三个数字,结果竟然打开了,密码是我经常使用的457。

    张子昂见我一下子就打开了旅行箱,稍稍有些惊讶,他问我:“你怎么知道密码?”

    我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根据平时的习惯就输进去了,没想到就打开了。”

    张子昂没有继续说话,我将行李箱打开,发现箱子里面是一个很大的箱子,我看了张子昂一眼,把纸箱子拿出来,打开纸箱子只见里面只有一个用纸袋封起来的东西,大概有巴掌大小,我于是打开纸袋,只见是一片非常老师的磁带。

    我拿着磁带,愣了一下,这东西我小时候见过,需要用特定的磁带机才能播放,我拿着感觉有些讶异,如果这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那么会是什么,而且为什么会装在这个旅行箱里面?

    更重要的是,是从什么时候,我开始觉得这个旅行箱很特别的,而且一看到这个旅行箱就觉得它是非常诡异和重要的东西,所以才会打开它。

    是方明的案件和之后的一系列暗示!

    到现在我终于明白此前关于这个黑色的旅行箱的谜团,多次出现的黑色旅行箱最先是以装着方明的尸体出现,再到我在李浩宗家里见到一模一样的一个,最后到我家门口也有一个,旅行箱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它就是一个暗示,因为我会在这个社区里看见一个一模一样的,从一模一样的装修到找到旅行箱,看似合情合理,但都源自此前的一系列暗示。

    想到这列的时候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能想到这些张子昂自然也能,所以我说:“所以这盒磁带就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凶手希望我找到它。”

    说到这里,我拿出了一个证据袋将磁带装进去,不管里面有什么内容,现在这5 k5m     更让人惊讶的在于,在这个和李浩宗家里一模一样的屋子里,我还发现了另一件让人惊异的东西。

    在房间里,也就是那个一模一样的位置,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黑色旅行箱。

    这个旅行箱上面全是灰尘,显然已经放置了太长的时间没有被动过,绝对不是我们在李浩宗家里发现的那一个。

    看到这个旅行箱的时候,一种异常诡异的感觉终于在我的心里不断升腾,最终占据了所有的大脑,我只有一个念头——打开它。

    我什么也没说就提起了旅行箱,将它横着放在地上,上面有一个密码锁,问我几乎是想也没想地就以自己平时的习惯输了三个数字,结果竟然打开了,密码是我经常使用的457。

    张子昂见我一下子就打开了旅行箱,稍稍有些惊讶,他问我:“你怎么知道密码?”

    我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根据平时的习惯就输进去了,没想到就打开了。”

    张子昂没有继续说话,我将行李箱打开,发现箱子里面是一个很大的箱子,我看了张子昂一眼,把纸箱子拿出来,打开纸箱子只见里面只有一个用纸袋封起来的东西,大概有巴掌大小,我于是打开纸袋,只见是一片非常老师的磁带。

    我拿着磁带,愣了一下,这东西我小时候见过,需要用特定的磁带机才能播放,我拿着感觉有些讶异,如果这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那么会是什么,而且为什么会装在这个旅行箱里面?

    更重要的是,是从什么时候,我开始觉得这个旅行箱很特别的,而且一看到这个旅行箱就觉得它是非常诡异和重要的东西,所以才会打开它。

    是方明的案件和之后的一系列暗示!

    到现在我终于明白此前关于这个黑色的旅行箱的谜团,多次出现的黑色旅行箱最先是以装着方明的尸体出现,再到我在李浩宗家里见到一模一样的一个,最后到我家门口也有一个,旅行箱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它就是一个暗示,因为我会在这个社区里看见一个一模一样的,从一模一样的装修到找到旅行箱,看似合情合理,但都源自此前的一系列暗示。

    想到这列的时候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能想到这些张子昂自然也能,所以我说:“所以这盒磁带就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凶手希望我找到它。”

    说到这里,我拿出了一个证据袋将磁带装进去,不管里面有什么内容,现在这

    《谋杀者》,牢记网址:.yttke.

    我问:“是和无头尸案有关的案件?”

    张子昂却摇头:“不是,是我在连环凶案发生之前我接触的一个案子,当时我还不知道会有这一连串的案件发生,但是在那个案件里,我却知道了这个密码,而且后来想起来,这个案件似乎和现在正在发生的这一切,是有关的。”

    我一听更加来了兴趣,我问:“是什么时候的案件,又是什么事?”

    张子昂说:“你还记不记得樊队给你看的那段视频,就是我们到这里来的原因那段视频。”

    我说:“记得,和那段视频有关?”

    张子昂说:“没有关系,因为我要和你说的这个案件发生在调查队收到这个视频之前几天,而我当时并不和调查队的成员在一起,我在莫城。

    我听见他说莫城,是我们隔壁的城市,但是想到曾经张子昂曾经和我在一个中学读书,他出现在莫城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我长大的海市和莫城相邻,两个地方隔得并不远。既然张子昂曾经和我一起就读海市的同一个中学,那么他回来是很正常的。

    但我还是问:“你去莫城做什么?”

    张子昂说:“我应该没有和你说过,我是在莫城的孤儿院里长大的,后来离开了孤儿院到了海市去读中学。我回莫城是因为我收到了当初孤儿院里院长的一封信,她说想让我回来一趟,让我帮一个忙。”

    原来是这样,我问:“这个和你刚刚说的这个密码有关?”

    张子昂说:“大概有,大概没有,因为当我回到莫城,发现这个当初收养我的孤儿院早就已经取消了,而且孤儿院也已经彻底荒废,我了解了一下,大概五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而且孤儿院的院长在两年前也已经去世了。”

    我听出来诡异的地方,我问:“那么这封信是谁写的?”

    5 k5m   我问:“是和无头尸案有关的案件?”

    张子昂却摇头:“不是,是我在连环凶案发生之前我接触的一个案子,当时我还不知道会有这一连串的案件发生,但是在那个案件里,我却知道了这个密码,而且后来想起来,这个案件似乎和现在正在发生的这一切,是有关的。”

    我一听更加来了兴趣,我问:“是什么时候的案件,又是什么事?”

    张子昂说:“你还记不记得樊队给你看的那段视频,就是我们到这里来的原因那段视频。”

    我说:“记得,和那段视频有关?”

    张子昂说:“没有关系,因为我要和你说的这个案件发生在调查队收到这个视频之前几天,而我当时并不和调查队的成员在一起,我在莫城。

    我听见他说莫城,是我们隔壁的城市,但是想到曾经张子昂曾经和我在一个中学读书,他出现在莫城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我长大的海市和莫城相邻,两个地方隔得并不远。既然张子昂曾经和我一起就读海市的同一个中学,那么他回来是很正常的。

    但我还是问:“你去莫城做什么?”

    张子昂说:“我应该没有和你说过,我是在莫城的孤儿院里长大的,后来离开了孤儿院到了海市去读中学。我回莫城是因为我收到了当初孤儿院里院长的一封信,她说想让我回来一趟,让我帮一个忙。”

    原来是这样,我问:“这个和你刚刚说的这个密码有关?”

    张子昂说:“大概有,大概没有,因为当我回到莫城,发现这个当初收养我的孤儿院早就已经取消了,而且孤儿院也已经彻底荒废,我了解了一下,大概五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而且孤儿院的院长在两年前也已经去世了。”

    我听出来诡异的地方,我问:“那么这封信是谁写的?”

    《谋杀者》,牢记网址:.ytt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