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午夜探险直播 > 第一百二十八章井
    “看到这一幕后,我眼睛都红了,不知打哪来的力气,从地上爬起,就要找白鼻子小丑拼命。

    全盛状态下,我都不是白鼻子的对手,更何况现在?

    白鼻子看我踉踉跄跄扑来,东倒西歪,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开心还来不及,哪有怕的道理。

    它丢下朱雅静,提着刀奔我而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杨柳忽然阴沉着脸,从黑暗中走出。

    白鼻子小丑见了她,简直像见到鬼一样,吓了一跳。

    杨柳气得火冒三丈,应该是白鼻子小丑在孤儿院内滥杀无辜的举措,让她大为恼火。

    她开口,似乎想对白鼻子,说些什么。

    但就在这时候,我脑海中的七苦虫完成了进食。

    身上的痛意散去,困乏和无力感,占据着我的身体。

    我闷哼一声,彻底昏死了过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全然不知。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家的床-上。

    而不是在荒郊野岭的孤儿院中。

    我激动的快要哭出来,就在我以为,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时……

    警察局打来电话,告诉我,我女朋友昨天晚上出了意外,让我有空的话,去警局,录一下口供。

    顺便,确认一下尸体。

    我的脑袋,瞬间就懵掉了。

    难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浑浑噩噩的来到警局,他们给我看了几张照片……

    和昨天晚上,我亲眼目睹的一幕,一模一样!

    望着几乎不成人-形的朱雅洁,我痛哭流涕,瞬间崩溃。

    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认识她们,也不会给她们带来厄运。

    如果不是我执意将朱雅静赶走,不惜栽赃陷害她……

    她也不会怀疑到我头上,继而扒出我和孤儿院的关系,更不会半夜三更,要我带她到这种地方探险。

    如果我自投罗网,哪怕被曝光成虐宠凶手,被曝光成针扎孤儿的恶魔,朱雅洁,都不会死……

    她的死,全都是我一手促成的。

    认识我,5 k5m     “看到这一幕后,我眼睛都红了,不知打哪来的力气,从地上爬起,就要找白鼻子小丑拼命。

    全盛状态下,我都不是白鼻子的对手,更何况现在?

    白鼻子看我踉踉跄跄扑来,东倒西歪,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开心还来不及,哪有怕的道理。

    它丢下朱雅静,提着刀奔我而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杨柳忽然阴沉着脸,从黑暗中走出。

    白鼻子小丑见了她,简直像见到鬼一样,吓了一跳。

    杨柳气得火冒三丈,应该是白鼻子小丑在孤儿院内滥杀无辜的举措,让她大为恼火。

    她开口,似乎想对白鼻子,说些什么。

    但就在这时候,我脑海中的七苦虫完成了进食。

    身上的痛意散去,困乏和无力感,占据着我的身体。

    我闷哼一声,彻底昏死了过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全然不知。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家的床-上。

    而不是在荒郊野岭的孤儿院中。

    我激动的快要哭出来,就在我以为,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时……

    警察局打来电话,告诉我,我女朋友昨天晚上出了意外,让我有空的话,去警局,录一下口供。

    顺便,确认一下尸体。

    我的脑袋,瞬间就懵掉了。

    难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浑浑噩噩的来到警局,他们给我看了几张照片……

    和昨天晚上,我亲眼目睹的一幕,一模一样!

    望着几乎不成人-形的朱雅洁,我痛哭流涕,瞬间崩溃。

    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认识她们,也不会给她们带来厄运。

    如果不是我执意将朱雅静赶走,不惜栽赃陷害她……

    她也不会怀疑到我头上,继而扒出我和孤儿院的关系,更不会半夜三更,要我带她到这种地方探险。

    如果我自投罗网,哪怕被曝光成虐宠凶手,被曝光成针扎孤儿的恶魔,朱雅洁,都不会死……

    她的死,全都是我一手促成的。

    认识我,

    《午夜探险直播》,牢记网址:.yttke.

    /p>

    太多太多因素,导致这出惨剧发生。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背后,一个气鼓鼓的声音道:“他骗人!

    就是他,杀害了那个姐姐!”

    我愕然扭头,发现杨树叶子,不知道何时醒了,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和红鼻子小丑对视。

    红鼻子小丑闻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你在瞎说什么呢。”

    我揉了揉杨树叶子的小脑袋,小姑娘的话,简直是在红鼻子小丑心头撒盐。

    “我没骗人。”

    杨树叶子不满道:“我姐姐不可能是会巫术的坏人。

    他肯定在骗人。

    而且,我对你说过。

    有天我上厕所的时候,亲眼目睹了,红鼻子小丑,将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姐姐杀害,头埋在那个小姐姐血肉模糊的胸前,不知道是在剥皮,还是做什么……

    然后第二天,就有一堆警车到这里来。

    我和姐姐,东躲西-藏了好几天,才避免了被人发现的危险。

    后来我看过报纸,说有对姐妹花,探险的时候在这里遇难了。

    跟你们说的,完全吻合。

    就是这个坏人把那对姐妹花,骗到这里,然后给祸害了的。”

    红鼻子小丑,嘴巴一张一合,想说些什么……

    “他不是坏人。你那天看到的,是白鼻子小丑才对。”

    我看红鼻子一副快要昏厥的表情,赶忙替他解释道:

    “你说那天晚上,看到了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姐姐遇难对吧?

    其实,朱雅洁,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裙子,被血水染红后,变成了红裙子……

    你看到的小丑也是一样的。白鼻子小丑,鼻尖处,带着一只白色的球。它把头埋在朱雅洁胸前,沾上血水后,白球,自然而然被染成了红色。

    所以才会被你误认为是红鼻子小丑。

    你面前的哥哥,可不是坏人哦,如果他想害人的话,咱们两个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千万不要再乱说了哦。”

    杨树叶子歪着脑袋,想来想去,似乎感觉,她当初看到的红鼻子小丑,眼前这个人不太一样,倒是和5 k5m /p>

    太多太多因素,导致这出惨剧发生。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背后,一个气鼓鼓的声音道:“他骗人!

    就是他,杀害了那个姐姐!”

    我愕然扭头,发现杨树叶子,不知道何时醒了,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和红鼻子小丑对视。

    红鼻子小丑闻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你在瞎说什么呢。”

    我揉了揉杨树叶子的小脑袋,小姑娘的话,简直是在红鼻子小丑心头撒盐。

    “我没骗人。”

    杨树叶子不满道:“我姐姐不可能是会巫术的坏人。

    他肯定在骗人。

    而且,我对你说过。

    有天我上厕所的时候,亲眼目睹了,红鼻子小丑,将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姐姐杀害,头埋在那个小姐姐血肉模糊的胸前,不知道是在剥皮,还是做什么……

    然后第二天,就有一堆警车到这里来。

    我和姐姐,东躲西-藏了好几天,才避免了被人发现的危险。

    后来我看过报纸,说有对姐妹花,探险的时候在这里遇难了。

    跟你们说的,完全吻合。

    就是这个坏人把那对姐妹花,骗到这里,然后给祸害了的。”

    红鼻子小丑,嘴巴一张一合,想说些什么……

    “他不是坏人。你那天看到的,是白鼻子小丑才对。”

    我看红鼻子一副快要昏厥的表情,赶忙替他解释道:

    “你说那天晚上,看到了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姐姐遇难对吧?

    其实,朱雅洁,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裙子,被血水染红后,变成了红裙子……

    你看到的小丑也是一样的。白鼻子小丑,鼻尖处,带着一只白色的球。它把头埋在朱雅洁胸前,沾上血水后,白球,自然而然被染成了红色。

    所以才会被你误认为是红鼻子小丑。

    你面前的哥哥,可不是坏人哦,如果他想害人的话,咱们两个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千万不要再乱说了哦。”

    杨树叶子歪着脑袋,想来想去,似乎感觉,她当初看到的红鼻子小丑,眼前这个人不太一样,倒是和

    《午夜探险直播》,牢记网址:.yttke.

    >

    加在她身上的五马分尸降,快要触发了……

    虽然被我用一根筷子拖延了点时间,但想要破解小姑娘身上的血咒,还是得从黑袍青年身上,找到刻有杨树叶子生辰八字的草人,毁了才行。

    “田大哥,你知道腥红之月,或者储存秽怨的‘井’,在什么地方吗?”

    马志强在日志中提到过,秽怨,是储存在井里的,如果能够找到那口井,就能找到腥红之月。<

    /p>

    周艳在阴司事务所的那通电话中对我说过,她被困的地牢,能看到腥红之月。

    找到腥红之月,就能找到囚禁她的地牢。

    至于杨柳,黑鼻子小丑曾对我说过,杨柳,要利用腥红之月,去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她不会离开腥红之月太远。

    那个神秘的黑袍青年人,不早不晚,偏偏在腥红之月,即将成熟的时候出现……

    要说他对腥红之月没有想法,我是不信的。

    这轮诡异的月亮,还有用来浇灌,滋养它的那口‘井’,是破解一切的关键。

    红鼻子小丑摇头:“我只知道,腥红之月,是万恶的源头。

    有关它的一切,秋月梅只告诉了马志强一人。

    但是后来,那轮腥红之月,莫名和白鼻子小丑变得形影不离,可能是杨柳掌握了破解之法后,告诉白鼻子小丑的吧。

    毕竟,它算是世界上,最接近马志强的人了。

    至于你说的那口井,我打小在孤儿院长大,死了以后变成怨魂,继续在孤儿院内游荡,从没听说院子里有这么一口井的。”

    “是吗?”

    我蹙眉,并没有怀疑红鼻子小丑的话。

    我进孤儿院之前,在院子里转了一圈,院内空空如也,并没有发现类似井一样的东西。

    “这个我知道哦。”

    杨树叶子醒了以后,瞬间开启了话痨模式,一刻都闲不住:

    “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姐姐都会给我讲故事。

    讲小红帽的故事,讲三只小猪的故事。

    但是有一天晚上,我不乖。惹姐姐生气了。

    她就给我讲了一个,很恐怖的故事……

    关于,井的故事……”

    5 k5m /p>

    周艳在阴司事务所的那通电话中对我说过,她被困的地牢,能看到腥红之月。

    找到腥红之月,就能找到囚禁她的地牢。

    至于杨柳,黑鼻子小丑曾对我说过,杨柳,要利用腥红之月,去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她不会离开腥红之月太远。

    那个神秘的黑袍青年人,不早不晚,偏偏在腥红之月,即将成熟的时候出现……

    要说他对腥红之月没有想法,我是不信的。

    这轮诡异的月亮,还有用来浇灌,滋养它的那口‘井’,是破解一切的关键。

    红鼻子小丑摇头:“我只知道,腥红之月,是万恶的源头。

    有关它的一切,秋月梅只告诉了马志强一人。

    但是后来,那轮腥红之月,莫名和白鼻子小丑变得形影不离,可能是杨柳掌握了破解之法后,告诉白鼻子小丑的吧。

    毕竟,它算是世界上,最接近马志强的人了。

    至于你说的那口井,我打小在孤儿院长大,死了以后变成怨魂,继续在孤儿院内游荡,从没听说院子里有这么一口井的。”

    “是吗?”

    我蹙眉,并没有怀疑红鼻子小丑的话。

    我进孤儿院之前,在院子里转了一圈,院内空空如也,并没有发现类似井一样的东西。

    “这个我知道哦。”

    杨树叶子醒了以后,瞬间开启了话痨模式,一刻都闲不住:

    “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姐姐都会给我讲故事。

    讲小红帽的故事,讲三只小猪的故事。

    但是有一天晚上,我不乖。惹姐姐生气了。

    她就给我讲了一个,很恐怖的故事……

    关于,井的故事……”

    《午夜探险直播》,牢记网址:.ytt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