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护短 > 第 7 章 喊哥哥
    练舞室距离女生宿舍不远,方便同学们晚上通宵排练。

    走上这条路,看似风光,其实聚光灯的背后,是无数个日夜的辛苦练习。

    网络时代,红起来似乎很容易,但没有扎实的功底,不可能一直红下去。

    舞蹈室开了一盏敞亮的白帜灯,女孩穿着黑色的贴身弹力的舞蹈服,在镜子前跳动着。

    爵士舞需要柔美的身姿,也需要有力度的肌肉。

    奈奈的每一个动作都用尽了全力,胸膛起伏着,脸颊挂着不健康的潮红。

    很快,她便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

    体力是她最大的弱势。

    她没有健康的体魄,哪怕近几年通过锻炼和药物,身体已经好多了,但还是远逊于正常人。

    奈奈仰躺在地上,白炽灯在她的头顶照耀着,她听见胸腔里那颗柔弱的心脏在疯狂抗议。

    小拳头重重敲击在地面——

    “该死,为什么不行!”

    你为什么...这么弱!

    奈奈抱着膝盖,眼泪很不争气地顺着脸颊流淌。

    她死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是啊,不怪母亲偏心,是她本来就不争气,就算把机会送到她的面前,她能抓得住吗。

    她根本没有力量啊。

    这样弱小的她,还想成为像顾长生一样的人。

    他是不是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啊。

    奈奈一直哭一直伤心,顾聿宁的左眼便一直在迎风流泪,整个左边胸襟都湿透了。

    顾聿宁这辈子,从来没这么狼狈过。

    黑漆漆的走廊里,忽然传来动静,像是打火机点燃的声音。

    奈奈连忙坐起身,防备地问:“谁在那里?”

    因为走廊没有灯光,只有教室是明亮的,所以奈奈只能看见走廊站了人,却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你...很吵。”

    嗓音,是非常有磁性的低音炮。

    奈奈用袖子擦了把眼泪,吸吸鼻子,说道:“这里是练舞室,你不站在走廊,我就不会吵到你。”

    “吵到了。”他固执坚持。

    奈奈有点无语。5 k5m     练舞室距离女生宿舍不远,方便同学们晚上通宵排练。

    走上这条路,看似风光,其实聚光灯的背后,是无数个日夜的辛苦练习。

    网络时代,红起来似乎很容易,但没有扎实的功底,不可能一直红下去。

    舞蹈室开了一盏敞亮的白帜灯,女孩穿着黑色的贴身弹力的舞蹈服,在镜子前跳动着。

    爵士舞需要柔美的身姿,也需要有力度的肌肉。

    奈奈的每一个动作都用尽了全力,胸膛起伏着,脸颊挂着不健康的潮红。

    很快,她便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

    体力是她最大的弱势。

    她没有健康的体魄,哪怕近几年通过锻炼和药物,身体已经好多了,但还是远逊于正常人。

    奈奈仰躺在地上,白炽灯在她的头顶照耀着,她听见胸腔里那颗柔弱的心脏在疯狂抗议。

    小拳头重重敲击在地面——

    “该死,为什么不行!”

    你为什么...这么弱!

    奈奈抱着膝盖,眼泪很不争气地顺着脸颊流淌。

    她死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是啊,不怪母亲偏心,是她本来就不争气,就算把机会送到她的面前,她能抓得住吗。

    她根本没有力量啊。

    这样弱小的她,还想成为像顾长生一样的人。

    他是不是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啊。

    奈奈一直哭一直伤心,顾聿宁的左眼便一直在迎风流泪,整个左边胸襟都湿透了。

    顾聿宁这辈子,从来没这么狼狈过。

    黑漆漆的走廊里,忽然传来动静,像是打火机点燃的声音。

    奈奈连忙坐起身,防备地问:“谁在那里?”

    因为走廊没有灯光,只有教室是明亮的,所以奈奈只能看见走廊站了人,却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你...很吵。”

    嗓音,是非常有磁性的低音炮。

    奈奈用袖子擦了把眼泪,吸吸鼻子,说道:“这里是练舞室,你不站在走廊,我就不会吵到你。”

    “吵到了。”他固执坚持。

    奈奈有点无语。

    就是缺了点自然,而且体能也跟不上。”

    女孩哭唧唧地说:“不会好了,我...我可能就不适合这条路。”

    顾聿宁也不知道自己大晚上抽什么风,不睡觉不娱乐,居然跑到这地方来指导这么个自信心受挫的可怜女学生。

    “呵。”

    “你...你笑什么。”奈奈听见他发出的轻嗤声。

    “这么容易就放弃。”他冷笑:“也没见得多喜欢吧。”

    “才不是,你懂什么!”

    顾聿宁当然懂,被迫终结毕生所爱之路的痛苦和绝望...他当然懂。

    “叔叔,你是大楼管理员吗?”奈奈好奇地问。

    “我不是叔叔。”

    他也只比她...大几岁而已。

    “不是叔叔,你是...来这里偷偷抽烟的男同学?”

    “……”

    “不是,别哭了你。”

    她瘪着嘴说:“我哭...关你什么事,抽你的烟吧。”

    她哭她的,这同学管得还真多。

    顾聿宁心情明朗了几分,说道:“我不是叔叔,也不是同学,比你大几岁,喊哥哥。”

    “哥哥。”

    “让你喊就喊,没脑子吗。”

    奈奈……

    被他这一呛,她反而不了,就是有点气。

    顾聿宁掐灭了手里的烟头,望着廊外长明的月色,淡淡道:“真正的喜欢,是值得赔上更多的努力,孤独,但绝不是眼泪。”

    奈奈思忖着这话,好像很鸡汤、很有道理的样子,她追出门去,那人已经离开了,就像从未出现过。

    有点瘆人啊。

    “你是不是鬼啊!神出鬼没的。”

    “你是一直在帮我的那个人吗。”

    “哥哥是神仙吗?”

    顾聿宁大步流星走出大楼,身后丫头又是神仙又是鬼地喊着他,他坐上了车,启动引擎,离开了。

    身后,小丫头也追了出来,他看着后视镜里渐渐消失在夜色里的单薄身影。

    想到她那句“哥哥是神仙吗”,顾聿宁嘴角微微上扬,心情,甜丝丝的。

    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女孩子叫5 k5m 就是缺了点自然,而且体能也跟不上。”

    女孩哭唧唧地说:“不会好了,我...我可能就不适合这条路。”

    顾聿宁也不知道自己大晚上抽什么风,不睡觉不娱乐,居然跑到这地方来指导这么个自信心受挫的可怜女学生。

    “呵。”

    “你...你笑什么。”奈奈听见他发出的轻嗤声。

    “这么容易就放弃。”他冷笑:“也没见得多喜欢吧。”

    “才不是,你懂什么!”

    顾聿宁当然懂,被迫终结毕生所爱之路的痛苦和绝望...他当然懂。

    “叔叔,你是大楼管理员吗?”奈奈好奇地问。

    “我不是叔叔。”

    他也只比她...大几岁而已。

    “不是叔叔,你是...来这里偷偷抽烟的男同学?”

    “……”

    “不是,别哭了你。”

    她瘪着嘴说:“我哭...关你什么事,抽你的烟吧。”

    她哭她的,这同学管得还真多。

    顾聿宁心情明朗了几分,说道:“我不是叔叔,也不是同学,比你大几岁,喊哥哥。”

    “哥哥。”

    “让你喊就喊,没脑子吗。”

    奈奈……

    被他这一呛,她反而不了,就是有点气。

    顾聿宁掐灭了手里的烟头,望着廊外长明的月色,淡淡道:“真正的喜欢,是值得赔上更多的努力,孤独,但绝不是眼泪。”

    奈奈思忖着这话,好像很鸡汤、很有道理的样子,她追出门去,那人已经离开了,就像从未出现过。

    有点瘆人啊。

    “你是不是鬼啊!神出鬼没的。”

    “你是一直在帮我的那个人吗。”

    “哥哥是神仙吗?”

    顾聿宁大步流星走出大楼,身后丫头又是神仙又是鬼地喊着他,他坐上了车,启动引擎,离开了。

    身后,小丫头也追了出来,他看着后视镜里渐渐消失在夜色里的单薄身影。

    想到她那句“哥哥是神仙吗”,顾聿宁嘴角微微上扬,心情,甜丝丝的。

    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女孩子叫

    的新生也被安排在这边军训,不过是在不同的营区。

    梁晚夏看着风景,兴奋地说:“感觉就像是出来郊游似的。”

    景遥笑笑:“等你背着沙包满山跑的时候,就不会这样说了,对吧奈奈。”

    奈奈戴耳机听着歌,阳光照着她明媚的脸蛋,皮肤白如初雪,眼瞳越发呈现浅褐色。

    她嘴里轻轻哼着小调子,沉醉地沐浴在阳光里,美得像只丛林精灵似的。

    景遥回头望了望林雪柔,她摆着一张嫌弃脸,正抱怨大巴车座位不干净。

    分明是和林雪柔一样的五官,可偏偏,两个人便有如此截然不同的气质。

    有朝一日,如果奈奈真的出道了。景遥想,她的未来,一定比星辰大海更加辽阔吧。

    很快,大巴车进入了营地,同学们各自拿着行李,按照分配的楼层,安顿下来。

    新生中的确有不少是已出道的熟面孔。

    刚进营区,门口便发生了一阵不小的热闹。

    “怎么着不让进啊,黄助理是来帮我铺床叠被的,你不会让我自己铺床吧,她得照顾我的生活啊。”

    “同学,我们营区的规定,除了学员以外,闲杂人等不能进来。”说话的是一位穿制服的女教官。

    “什么闲杂人等,我说了,她是我的助理!”

    不依不饶的女同学,是这届新生里名气颇高的一位,奈奈认得她,她叫叶思茗。

    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了,叶思茗从小开始演戏,多部家庭剧的女一号都是她,可以说是老一辈家长心目中的小闺女。

    因为成名早,叶思茗也是出了名的耍大牌、难伺候,走哪儿都带着助理。

    “同学,请配合一下,这是军训,不能带助理。”

    “你认识我是谁吗。”叶思茗很不客气地说:“敢这样跟我说话!”

    “不管你是谁,规定就是规定。”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道清冽的女声传来:“就算自己过去有一些成就,也不能骄傲。”

    奈奈回头,看到林雪柔从人群中走出来,义正言辞地说:“在这里,我们每个人的起点都一样,没有谁比谁高贵!”

    景遥和梁晚夏立刻摆好了吃瓜群众的姿势,看好戏了。

    奈奈了解林雪柔,她是最喜欢出风头的,尤其是这种场面,“正义使者”非她莫属。

    叶思茗挑起下颌,轻蔑地扫了林雪柔一眼:“你谁啊?”

    林雪柔脸上挂着优美得体的微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别人能做到的,你为什么不能。”

    此言一出,她身边几个闺蜜姐儿连连鼓掌:“雪柔说得真好!”

    “雪柔真的很正直了。”

    “没错,这就是三观正的体现,这才能给粉丝带来好的影响。”

    不过,也只有这些素人女生没头脑地叫好,稍稍有点名气的...都保持缄默,没有盲目跟风。

    他们深知在圈子里的某些“规则”。

    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这莫不是小学生说的话吧。

    林雪柔在圈子里的人设,一贯是清冷孤傲的励志女神,说出这样的话,也不足为奇。

    以叶思茗的咖位,林雪柔根本是连给她提鞋都不配,现在居然敢当众出面指责她,也不知道是真蠢还是假正直。

    叶思茗的助理见自家艺人已经很下不来台了,赶紧说道:“我想起来了,这几天我家里也有些事,要先回去一趟,就没办法照顾你了,你自己保重啊。”

    说完,她匆匆离开。

    “喂,回来,谁让你走了,你走了谁给我铺床啊。”

    助理扬扬手:“让同学帮帮你啦,我相信,有很多同学愿意和你当朋友的!拜拜!”

    开玩笑,叶思茗哎!

    这位的咖位就这一届新生来说,应该能排到前三了!

    林雪柔见叶思茗一脸失望,冷笑着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才是这次训练的意义。我妈妈从小教育我,就算出了名,也绝不可以耍大牌,这样才能给粉丝们当好5 k5m

    景遥回头望了望林雪柔,她摆着一张嫌弃脸,正抱怨大巴车座位不干净。

    分明是和林雪柔一样的五官,可偏偏,两个人便有如此截然不同的气质。

    有朝一日,如果奈奈真的出道了。景遥想,她的未来,一定比星辰大海更加辽阔吧。

    很快,大巴车进入了营地,同学们各自拿着行李,按照分配的楼层,安顿下来。

    新生中的确有不少是已出道的熟面孔。

    刚进营区,门口便发生了一阵不小的热闹。

    “怎么着不让进啊,黄助理是来帮我铺床叠被的,你不会让我自己铺床吧,她得照顾我的生活啊。”

    “同学,我们营区的规定,除了学员以外,闲杂人等不能进来。”说话的是一位穿制服的女教官。

    “什么闲杂人等,我说了,她是我的助理!”

    不依不饶的女同学,是这届新生里名气颇高的一位,奈奈认得她,她叫叶思茗。

    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了,叶思茗从小开始演戏,多部家庭剧的女一号都是她,可以说是老一辈家长心目中的小闺女。

    因为成名早,叶思茗也是出了名的耍大牌、难伺候,走哪儿都带着助理。

    “同学,请配合一下,这是军训,不能带助理。”

    “你认识我是谁吗。”叶思茗很不客气地说:“敢这样跟我说话!”

    “不管你是谁,规定就是规定。”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道清冽的女声传来:“就算自己过去有一些成就,也不能骄傲。”

    奈奈回头,看到林雪柔从人群中走出来,义正言辞地说:“在这里,我们每个人的起点都一样,没有谁比谁高贵!”

    景遥和梁晚夏立刻摆好了吃瓜群众的姿势,看好戏了。

    奈奈了解林雪柔,她是最喜欢出风头的,尤其是这种场面,“正义使者”非她莫属。

    叶思茗挑起下颌,轻蔑地扫了林雪柔一眼:“你谁啊?”

    林雪柔脸上挂着优美得体的微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别人能做到的,你为什么不能。”

    此言一出,她身边几个闺蜜姐儿连连鼓掌:“雪柔说得真好!”

    “雪柔真的很正直了。”

    “没错,这就是三观正的体现,这才能给粉丝带来好的影响。”

    不过,也只有这些素人女生没头脑地叫好,稍稍有点名气的...都保持缄默,没有盲目跟风。

    他们深知在圈子里的某些“规则”。

    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这莫不是小学生说的话吧。

    林雪柔在圈子里的人设,一贯是清冷孤傲的励志女神,说出这样的话,也不足为奇。

    以叶思茗的咖位,林雪柔根本是连给她提鞋都不配,现在居然敢当众出面指责她,也不知道是真蠢还是假正直。

    叶思茗的助理见自家艺人已经很下不来台了,赶紧说道:“我想起来了,这几天我家里也有些事,要先回去一趟,就没办法照顾你了,你自己保重啊。”

    说完,她匆匆离开。

    “喂,回来,谁让你走了,你走了谁给我铺床啊。”

    助理扬扬手:“让同学帮帮你啦,我相信,有很多同学愿意和你当朋友的!拜拜!”

    开玩笑,叶思茗哎!

    这位的咖位就这一届新生来说,应该能排到前三了!

    林雪柔见叶思茗一脸失望,冷笑着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才是这次训练的意义。我妈妈从小教育我,就算出了名,也绝不可以耍大牌,这样才能给粉丝们当好

    ,简直像要了半条老命似的,被芯套在被子里,堆成了一座小山。

    她实在看不过眼,走过来,好心地拿起了她的被子:“帮你吧。”

    叶思茗连忙说:“好哎!麻烦你了!这几天好好照顾我,大腿给你抱!”

    奈奈睨她一眼,将被子的一角递给她:“一起啊,跟着学。”

    叶思茗撇撇嘴:“学就学,有什么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