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70之祖奶奶福运连绵 > 第2 25 章
    第二十五章

    方亦奇也是个执拗脾气, 说不让开就不让开。

    在厅堂里看着两个孩子在雨中都快打起来了, 丁笑笑也是急得不行。这这这,这还得了!这才多大啊,就这么不听话了!这么大雨, 淋病了可咋整啊!

    丁笑笑在罗秀秀怀里不停的挣扎着, 冲着他们俩的方向喊着。咿咿吖吖的,偶尔能正确的吐出几个字, 却也被外头的风雨声给盖过去了。

    老丁头戴上大草帽, 穿上雨蓑, 快步走到院子中央。想要拖着他俩回来,两人却像泥鳅一样,就是不肯。

    老丁头瞧着雨实在太大, 便不由分说的将他们俩一手拎一个,往回走。

    就在丁笑笑他们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三狗子突然猛地挣脱开老丁头, 回头往小花的地方跑去。瞧这架势, 势必要摘到那朵小花的。

    谁知方亦奇瞧见了, 也不甘示弱, 有样学样的挣脱开老丁头, 冲到三狗子跟前, 继续阻挠他。

    三狗子这下子彻底怒了,直接便将方亦奇推倒在地,弯腰就去摘那朵花。

    丁笑笑看见方亦奇倒地,心疼的不行。这个三狗子, 说啥也不能推人啊!这老丁家的院子里都是碎石和泥土,万一磕了碰了,可怎么得了!

    方亦奇倒地,一时没爬起来。可却也不甘示弱的拉着三狗子的小腿,将他拉倒地。两人就这样在院子里扭打在一起,不管不顾。

    你给我一拳,我踢你一脚,难分难解。看的丁笑笑都要急哭了,恨不得上去给他俩一人一顿打!

    老丁头瞧这态势,也管不得许多,连忙大声将丁老大喊过来,将两人硬生生分开。丁老大将三狗子扛上肩头,直接送到对面的灶房里头,不管三狗子如何挣扎,就是不松手。

    而老丁头则在地上“捡起”已经不怎么动弹的方亦奇,抱回厅堂。

    这种时候,让两人分开呆着比较好。

    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到了厅堂后,罗秀秀点燃了煤油灯。大家伙儿才发现,这方亦奇的半边脸上全是血!!!

    二狗子惊呼:“三狗子完蛋了!”

    大狗子连忙打了下二狗子的头,“都这时候了,快,咱回去喊人!”说罢两个狗子便飞快的跑走了,也不管此时的外头天有多黑,雨有多大。

    丁笑笑已经从罗秀秀的怀里挣脱出来,站在地上看着满脸是血的方亦奇。

    虽然她还是个不满周岁的小娃娃,可她此时已经气得浑身发抖。

    老丁头脱下蓑衣,瞧着方亦奇这样,心下也是大惊。可很快便冷静下来,看到脸色都不对劲的乖宝,顿时心疼坏了。连忙抱起她,将她的眼睛捂住:“乖宝咱不怕哈,不怕不怕,亦奇哥哥没事,没事的。”

    丁笑笑心疼满脸是血的方亦奇,可她也担心闯了大祸的三狗子!

    手心手背都是肉,谁出事她心里头都慌的紧。

    没时间了,真的没时间了。

    救人要紧!!

    丁笑笑就着老丁头捂住自己眼睛的空档,连忙开始在心里头默念三遍止血咒:

    “日出东方一点油,手提钢刀斩四牛。上有太上老君,下有清流祖师。里面不通,外面不流。七去七去,七七无去。成!”

    熟悉而又刺耳的“叮铃铃”的声响再一次传进自己的耳膜。

    闭着眼睛努力忍了一会儿,待响声渐消,她才推开老丁头的手。又看了眼躺在地上,已经叫不醒的方亦奇。

    方亦奇脸上身上都湿哒哒的,全是泥渍。额头间血红一片,可丁笑笑知道,一定已经止了血。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伤。

    可转念一想,三狗子不过是个小孩子,下手再重能重到哪里?

    安慰了会自己,丁笑笑这才勉强稍稍松了口气。

    没一会儿,宋老大、宋老三以及方碧天全赶来了。

    看到躺在厅堂地上的儿子时,方碧天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好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宋永仁。

    宋永仁连忙按住他的肩头宽慰道:“没事的没事的,碧天,一定没事的!”说罢,便蹲下身子给方亦奇探了探脖子间的大动脉。

    整个空间静谧无比,丁笑笑仿佛都能感知到所有人的呼吸声。

    医者不自医。医生也是人,当医生面临自己至亲至爱之人时,很难再保持平时的职业素养。所以这时候宋永仁能帮着他看看儿子的情况,方碧天还是感激的。

    好在脉搏跳动有力,宋永仁长嘘一口气,回头看了眼方碧天:“好的。”

    方碧天脚下一软,一颗心这才落在了实处。

    宋老三连忙扶住要摔倒的方碧天,满是愧疚:“方医生,我回头就打断三狗子的狗腿!给亦奇报仇!”

    “不不不,”方碧天回了回神,“小孩子之间玩闹,难免失了分寸。也是亦奇太不小心了。”

    宋永仁看看这周围,提议赶紧将孩子带回家去。毕竟老丁家什么都没有,孩子头上都是泥和雨水,急需要消消毒。

    方碧天自然明白他说的意思,便连忙抱起儿子,往老宋家走去。

    倒是宋老三,眼里都冒火了。直接冲去灶房,找儿子算账。

    丁笑笑跟他们隔着整整一个院子,都听到三狗子尖叫的求饶声,还有宋老三的怒吼声,以及周围众人的劝架声。

    心疼也是心疼,可这顿打,丁笑笑觉得,该!

    ----

    这雨下起来居然没边了,一直到深夜,丁笑笑躲在罗秀秀的怀里也没有睡熟,还能听到外头淅淅沥沥的雨声。

    被雨声吵得心烦意乱睡不着是一方面,主要她还担心方亦奇的脑袋。一想到那满是血的脑袋,她就心有余悸。可想到了他,不免也有些担心三狗子。

    也不知道他被老三打成什么样了!

    哎!老三是她养大的,她知道,他下手向来没什么轻重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外头还是乌黑一片的。突然有丁老二和程青的对骂声传了进来,两人都是声嘶力竭的,没一会儿还听到哗啦啦的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

    丁笑笑诧异极了,这丁老二不是最疼老婆的么?咋会跟程青吵架呢?

    罗秀秀也听到了,叹了口气推了推正在边上打呼的丁老三,问他要不要去看看。

    丁老三困得不行,连连摆手,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罗秀秀瞧着闺女醒了,便拍了拍她哄了哄。

    ----

    丁笑笑再清醒时,已经日上三竿了。

    睁开眼,就瞧着老丁头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若不是想起来自己已经投胎转世变成他的小孙女了,丁笑笑铁定是要吓死的。

    “爷爷的小心肝,醒了啊?来,咱们喝点水。”说罢便抱起她,让她斜躺在自己的左臂弯里,右手拿着小勺子,舀了点白开水喂她。

    过了一夜,丁笑笑还真是有些口渴了。连忙喝了好几口,小模样好玩极了,逗得老丁头又是笑的合不拢嘴。

    谁知没一会儿,头上包着纱布的方亦奇突然神气活现的出现在她的面前。笑呵呵的喊道:“笑笑妹妹!”

    来的太突然,吓得老爷子的手都抖了下。

    看清来人后,老丁头连忙将他拉到身边来看看:“咋样,脑袋还疼不?”

    方亦奇摇摇头:“一点都不疼了!大仁叔叔夸我是小小男子汉!”

    老丁头笑呵呵的:“男娃嘛,就该皮实点!下次注意就成!”

    方亦奇点点头,又拉上丁笑笑的小肉手:“笑笑妹妹,爸爸说我在这里太皮了,没正行。他说要带我去镇上住了,还说已经联系好学校,让我去上学!”

    论起教学质量,那肯定是镇上的小学比这程青教的强啊。可以想到以后就没办法随时都能看到这么可爱的方亦奇了,丁笑笑心里头还有些小失落。

    不过,此时她更担心的是三狗子有没有被他爹给打坏了。

    倒是老丁头若有所思的问道:“你爹说没说什么时候让你去上学?”

    方亦奇嗯了半天,“好像什么开学。”

    开学季,也就是九月份。丁笑笑在心里头算算日子,还有两三个月。也够方碧天在镇上把房子弄弄好了!

    老丁头瞧着丁笑笑彻底醒了,便将她抱到院子里。把她放在学步车里头,让她跟方亦奇自己玩。自己去灶房给她做吃的去了。

    所谓的学步车,其实就是用铁片围成一圈的小框子。将丁笑笑放在里头,最底端装上小滚轮。丁笑笑走动的时候,那一圈铁皮就保护着她,可以不让她摔倒。

    罗秀秀正在房里头做小衣裳。最近她还挺忙的,又要给自家大哥家两个快要出生的小娃娃做衣裳,还得给春花和笑笑各做一身衣裳。

    张菊花借到钱了,下学期肯定会让春花上学的。张菊花对她一直也挺照顾的,给春花置办一身衣裳也是应该的。

    正在房里头踩着缝纫机,顺便一抬头,就瞧着方亦奇蹲在院子中央看着地上,笑笑站在学步车里也看着地上。两个孩子的神情从他的角度看,还有几分神似呢!

    不免笑了笑,好奇的起身出去看看他俩到底在看什么宝贝。

    走近了才知道,原来是在看昨晚上方亦奇和三狗子争执不下的那朵小紫花。

    说来也是蹊跷,这多小紫花是从地上的砖头缝里冒出来的。每天家里头人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却从未发现过它。

    方亦奇看着小紫花,冲着丁笑笑说道:“笑笑,我爸爸说过,花花草草跟人是一样的。也会疼,只是喊不出来。所以,我们不能伤害他们。”

    罗秀秀失笑,摸了摸他被纱布包裹的脑袋:“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91txt.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