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掌欢 > 第519章 召回
    “抓人?”石焱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抓谁啊?”

    领头官差神色狐疑:“石兄不知道?”

    按理说石家这两个在有间酒肆当小二的也该抓走,奈何人家是开阳王的人,不敢动啊。

    “骆驰造反了,骆姑娘现在是逆臣之女,凡是与骆府有关系的人都要抓起来。”

    “有这事?”石焱一脸意外。

    女掌柜惊呼一声,下意识抓起了铁算盘。

    天呐,她以为跟着骆姑娘整日见到皇亲贵胄、朝中大员就已经够精彩了,没想到还有与造反联系起来的一天。

    造反?

    抓着铁算盘的女掌柜突然觉得头晕。

    而领头官差听到女掌柜发出的惊呼看过来,不由怒了:“怎么,你还敢抗命?”

    跟着骆姑娘混的人还真是不安分,一个掌柜的都敢拿算盘袭击官差。

    想到那位曾胁迫他做了不少事的骆姑娘,领头官差脸色隐隐发黑。

    石焱无视领头官差的吆喝,扭头对着后边喊道:“负雪,带着大白过来。”

    不多时一名唇红齿白的少年走进来,身后跟着一只大摇大摆的白鹅。

    “石三哥——”负雪走到石焱身边,怯怯打了招呼,警惕看了领头官差一眼。

    领头官差有些意外。

    没想到开阳王的亲卫还挺配合。

    这么说,传闻里开阳王与骆姑娘关系有点复杂是假的?

    石焱双手环抱胸前,懒洋洋道:“兄弟看到了吧,如今整个酒肆除了我们哥俩,就是一位掌柜的,一个养鹅的,外加一只大白鹅。你们大张旗鼓过来把他们带走,有意思么?”

    领头官差冲石焱拱手:“石兄,真的不好意思了,现在不管是什么小鱼小虾,只要与骆家有关系,都要带走。”

    “可他们与骆家没关系啊。”石焱呵呵笑了,“兄弟可能不知道,骆姑娘前几日就把酒肆送给我们王爷了,掌柜的和负责看家护院的大白鹅都归我们王爷了。”

    领头官差下意识看向负雪。

    石焱脸色一正:“兄弟看什么呢,大白鹅都归我们王爷了,养鹅的还能不是?”

    负雪眨眨眼,缓缓反应过来:石三哥的意思……他是添头?

    领头官差哪里肯信,呵呵道:“王爷不是还没回京么,骆姑娘怎么把酒肆送给王爷?”

    石焱以看蠢材的眼神看着他:“难道就不能当做惊喜么?总之骆姑娘把酒肆送给我们王爷了,兄弟若是非要抓走他们两个加一只鹅,就把我们哥俩也抓走好了。”

    领头官差嘴角猛抽。

    要说准备带走掌柜的和骆姑娘的面首就算了,谁吃饱了撑的抓走一只鹅啊。

    不过若是炖了吃肉——领头官差看向大白。

    “嘎!”大白梗着脖子冲过来,张嘴就拧。

    领头官差慌忙躲避。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石焱示意负雪把大白带走,对领头官差歉然笑笑:“这看家的鹅就是贼凶,等会儿我把它带回王府关起来。”

    这般说着,他对女掌柜使了个眼色。

    女掌柜何等精明,立刻拿钥匙打开抽屉,取出一沓银票。

    石焱把厚厚一沓银票塞给领头官差:“让兄弟们空跑了一趟,辛苦了。”

    领头官差感受着银票的重量心狂跳,并分明听到了手下们的抽气声。

    开阳王的名头,银钱的分量,让领头官差决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咳咳,不管怎么说,这间酒肆是开不得了。”

    石焱笑了:“这个不用兄弟提醒,想继续开也没有厨娘啊。”

    领头官差把银票往怀中一揣:“走。”

    目送这队官差离开,石焱淡淡道:“咱们也走吧。”

    女掌柜凑过来,心中忐忑:“三火,我和负雪真的去王府?”

    “这还有假,本来就是骆姑娘托付我这么安排的。”想到那封信,石焱又是一阵心塞。

    被抛下的滋味不好受啊。

    骆姑娘对主子无情就罢了,好歹把秀姑留下啊。

    四人一鹅出了酒肆,女掌柜看着石燚默默给酒肆上锁,不由红了眼圈。

    负雪小声安慰:“掌柜的你别难过,酒肆肯定还会开起来的。”

    女掌柜拿手绢擦了擦眼,对负雪笑笑:“嗯,到时候咱们大白还要看家护院呢。”

    大白:“嘎?”

    有间酒肆正式关门,几人心情沉重回了开阳王府。

    石焱第一件事就是写信,石燚则当日离开京城,去寻找骆笙等人的下落。

    主子给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好骆姑娘,如今人丢了,他们就算把整个京城的恭桶都承包了刷个不停,也没法向主子交代啊。

    只可惜石焱这封信,卫晗注定收不到了。

    这时的南边,一场战斗刚刚结束。

    卫晗领兵回营,连衣甲还没来得及换,就有亲卫来报:“主子,京城那边来了钦差。”

    “请过来。”

    不多时四名男子走进营帐。

    “见过王爷。”

    “几位大人不必多礼。”卫晗扫量几人,暗暗皱眉。

    三名武将,官职最高的是徐将军,他记得颇得骆姑娘关照的原长春侯府大姑娘就是嫁入的徐家。

    另外一名是个内侍。

    卫晗不由纳闷:他这边眼看就能凯旋,这个时候皇上派三名武将与一名内侍来做什么?

    难不成是要内侍当监军来了?

    想到这里,卫晗看向内侍的眼神冷了些。

    内侍冲卫晗一笑:“王爷,咱家与徐将军等人奉皇命来接替您,皇上命您速速回京。”

    “回京?”卫晗心中惊讶,面上依然保持着平静,“有旨意么?”

    内侍取出圣旨,当即宣读起来。

    卫晗单膝跪地默默听完,站起身来:“既然如此,那我这就回去。四位大人先歇着,小王去换衣。”

    眼见卫晗离开,四人面面相觑。

    开阳王是不是太雷厉风行了?

    不过两刻钟的工夫,沐浴更衣后的卫晗出现在四人面前:“这边就交给几位了,告辞。”

    内侍追出营外,发现已经翻身上马的开阳王身后跟着乌压压一群士卒,不由急了:“王爷,皇上召您回京,可没说要您带这么多将士回去。”

    带这么多人走,留下的人就少了,那他这个监军不就危险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