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六合奇闻录 > 第六十四章,折磨
    “爷爷,这是什么啊?”幼年时候的上官浮梦用天真的眼神看着自己爷爷。

    上官氏老爷子的手里拿着一个金色的玩具,看起来像是特殊的魔方,上官氏的老爷子笑着说:“孙女儿,这是送给你的礼物,只要你将这个魔方还原了,就能得到藏在魔方里的奖品哦。”

    “是吗,什么样的奖品啊?”天真的上官浮梦问道。

    “不告诉你,你打开就知道了,爷爷猜你大概需要好久才能打开吧。”

    “哼,爷爷你少瞧不起人,我很快就会打开的。”

    年幼的上官浮梦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还原了这个特殊的魔方,但这个成绩还是很惊人的,因为那时候她还是个孩子,可在还原魔方之后却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奖励,那个魔方在被还原的一刻就消失不见了,为此上官浮梦还生气了好几天,直到上官氏的老家主拿了新的玩具给她才消气。

    她所不知道的是儿时拼凑出的那个魔方名叫圣力魔方,也叫圣力机关,是上官氏最高机密之一。

    上官浮梦虽然知道她使用的两把匕首是会变成银龙的,但在之前操练这两把机关兵武的时候也发现这两把匕首会变化成银龙,但变形而成的银龙体型很小,可以作为偷袭对手的帮手,然而不知为何在上官浮梦召唤出第六只幻蝶之后,这两把机关兵武的能力好像被放大了十倍,这两条银龙巨大无比,而且破坏力惊人,竟然将对方两个幻师轻易制服,随后她心念一动,两条银龙便化作了无数的刀刃重伤二人,甚至于她都没有怎么控制这两把机关兵武,只是脑袋想了一下,机关兵武变成的刀刃就避开了对方的要害。

    一切都那么顺畅,如同随心所欲一般,好像可以操控一切,只要她想就能办到。

    这一幕也将现场和观看直播的观众都看傻了,这哪里是幻师斗法,简直如同神仙降临,现场居然有人高声喊道:“这是……神明,是女神降临了。”

    上官浮梦俯瞰四周,确定两个人丧失战斗力后转头看向了对方团队剩下的两个人,抬起手,插在二人身上的刀刃重新化作银龙直扑剩下的两名幻师而去,可就在这时候上官浮梦忽然感觉脑袋刺痛了一下,接着身子从空中落了下来,两条银龙也跟着变回了原样,头顶上的法阵也跟着消失不见,六只幻蝶中的五只随风消散,剩下的那只变成了一片祥云托着上官浮梦从空中轻盈落下。

    上官浮梦侧过头看着邡巢和宫羽翎,她想站起来,可身体却一点都动不了,就像是突然短路的机器一般。

    “动起来啊,为什么身体忽然动不了了……”上官浮梦想站起来,可却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对方剩下两名幻师包括对方团队的队长发现上官浮梦似乎动弹不得之后立即转过头来攻击邡巢和宫羽翎。

    这场比赛曾经出现过转机,在上官浮梦发动六只幻蝶,并且无意间启动圣力机关的时候还有可能战胜强敌,可现在最后的希望似乎淹没在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观看直播的众人也都长长地叹了口气,现场观众也议论纷纷,因为胜负已经没有悬念了,唐巢团队输了。

    唐尧放下手机叹了口气说:“哎,团队赛走到头了。”

    现场的观众甚至开始有人先行退场,尤其是到今天还坚定地作为唐巢团队粉丝的观众受到的打击更大,虽然他们人数很少,可此时看见上官浮梦从空中落下并且动弹不得的时候,也放下了摇晃的旗帜。

    败局已定,唐巢团队最后的战力也倒下了。

    “呵呵,我还以为要被翻盘了,吓死我了……”对方团队的队长,光头混混摸着自己的后脖颈说道,用毒蛇般的目光看向邡巢和宫羽翎,随后开口说,“对我来说,这场比赛无所谓赢不赢,其实输给你们也可以,但有人出了高价让我必须要赢,还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好好‘照顾’你们,现在距离一个小时的退赛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你们可能会受到这辈子最大的痛苦,但别恨我,因为我也是收了别人的钱才故意这么做的……”

    说完他双手垂下,手上多出了两条好像毒蛇般的鞭子,猛地一挥,鞭子重重打在邡巢布置的机关陷阱上,只一鞭子机关陷阱就被打碎,而更可怕的是光头混混所使用的鞭子的顶端是类似毒蛇蛇头一样的装置,抽出去之后立即会像真正的毒蛇一般扑上去咬住目标,并且在鞭子内还储存了毒液,因为比赛不能杀人的关系所以对方并没有使用致命的毒液,而是改成了一种会给人体带来剧痛的毒液。

    邡巢强在机关道具上,自身的实力甚至还不如初段幻师,加上大病初愈所以没能躲开朝自己袭来的鞭子,被鞭子上的蛇头一口咬住了小腿,那边光头混混一看自己的机关兵武打中了对方,立即按下按钮,毒液迅速注入了邡巢的体内。

    仅仅两分钟的时间邡巢便感觉像是火烧般的剧痛,他强忍着退后挡在宫羽翎的面前,宫羽翎焦急地问:“你没事吧?”

    “没……没事……你看好时间,到了一个小时就赶紧退出比赛……啊……”邡巢说话间跌倒在地,火烧般的疼痛之后是可怕的神经刺痛,邡巢感觉自己像是被子弹蚁咬了一口似的,那种疼痛就快冲破他的极限。

    他抱紧双肩跪在地上,浑身冒出冷汗,疼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宫羽翎上前搀扶邡巢,发现邡巢全身剧烈的颤抖。

    光头混混提着双鞭走过来说道:“别怪我,我也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的,不知道你们听不听的懂我说的话,但我和你们没有私人恩怨,是有人想让你们尝尽痛苦,现在是他,一会儿马上轮到你了。”

    光头混混举起另一条鞭子朝着宫羽翎抽了过去,宫羽翎惊呼一声可鞭子来的太快根本就躲不开,关键时刻还是邡巢用身体保护住了宫羽翎,第二鞭抽在他的身上,鞭子顶端的蛇头咬住了邡巢的肩膀,第二次注入了毒液进入邡巢的体内。

    邡巢在剧痛中嘶吼,为了忍受剧痛而咬紧牙关,满嘴已是鲜血,他用力抱着宫羽翎用尽力气说道:“撑过一个小时,赶快退出比赛……啊……”

    宫羽翎被邡巢抱着,整个人都已经傻了,光头混混用鞭子不断抽打邡巢的身体,连续抽打了十分钟,即便不算注入毒液带来的痛苦,邡巢的整个后背也已经被鞭子抽的鲜血淋淋,光头混混大声骂道:“你是不是蠢货,快给我松开手,信不信我宰了你,反正我也注定已经被淘汰了,大不了杀了你,快给我松开,你这白痴!”

    一鞭子又一鞭子,宫羽翎已经不知道邡巢为自己挨了多少鞭,他已经昏迷过去可抱着自己的双手却依旧没松开,血滴落在宫羽翎的身上,她跪在地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忘记去看时间,脑袋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为什么值得他们一个个为自己付出。

    病房里插着呼吸机的宋舜,骨头刺破皮肤全身打满钢钉的唐尧,满身是血即便昏迷也依然抱着自己的邡巢,还有倒在地上发不出声音却依然努力看向自己的上官浮梦。

    她到底是何等幸运,才能交到这些好朋友。

    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这也意味着邡巢被足足抽打了二十分钟,他终于松开了手倒在了宫羽翎的怀里,光头混混气喘吁吁地骂道:“白痴,蠢货,真耐打……”

    宫羽翎低下头看着满身是伤的邡巢,眼睛内满是血丝,她从口袋里拿出了藏着的刀片低声说:“你……不可饶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