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有三个大佬叔叔 > 第48章.
    第二天一大早, 苏溪和白宝珠吃完早餐去上学时, 白宝珠的精神状态还是有些焉焉儿的。

    看样子是昨天哭狠了,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

    这要是放平时,白宝珠即便不搭理苏溪, 但一起坐车上学时, 也会冲苏溪送几个白眼和轻哼, 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但今天却耷拉着眼皮子, 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样。

    看上去委屈可怜及了。

    大概是昨天哭得那么惨, 但到最后钟美琴和白傅生都没像从前一样搭理她,一口一个“心肝宝贝”哄着, 所以让白宝珠郁闷了吧?

    苏溪想到这里, 瞥了她一眼。

    白宝珠的反常, 白家司机也看出来了。相比她的不开心, 司机先生倒是显得心情愉快。

    所以等车发动缓缓行驶后,大约是抱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好心, 透过车内反光镜看了好几眼后座后, 笑着开口, “小溪啊, 你们今天上完课就放假了吧?”

    “是啊。”苏溪笑应, 顿了顿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补充, “对了叔叔,今天学校放学的时间比平时早些,下午就上两节课,你到时候可得早点来。”

    “好。谢谢小溪啦。”白家司机听了从苏溪道谢。

    心里跟着松口气。

    要没有苏溪提醒, 万一今天下午去接白宝珠的时候晚了,说不定工资又要被扣了。

    一想到这点,司机就越发看苏溪顺眼,抬眼又看了眼后视镜后主动开口问,“对了小溪,今天要接你吗?”

    “不了。”苏溪摇摇头,“我今天自己回家里。”

    顿了顿后又笑眯眯的说,“我放假都回家。”

    白家司机听了倒没说什么,只点点头后笑着附和,“也对,趁着小长假陪陪家里人挺好的。”

    “是啊。”苏溪像是从白家司机的话里得到了什么灵感,眼眸朝白宝珠的方向移了一眼后,将话题稍带了一点,“叔叔应该也有小孩了吧?趁着放假,可以带他们去游乐场玩儿,或者旅游也行呀。”

    “他们?”白家司机重复了苏溪的话后笑着纠正,“家里现在有一个就翻天了,哪儿来的他们呀。”

    大概是苏溪的话无意开启了司机身为父母的吐槽之魂,一面摇头叹气,一面和苏溪吐槽,“你是不知道,我家的孩子现在正是狗都嫌的年龄。一想到他今天就放假,好几天都不去学校没老师帮忙管着,我和他妈妈就头疼。”

    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像个软软的糯米团子。怎么现在这么调皮了呢?

    司机想着自己的孩子,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苦笑摇头后又冲苏溪说,“太调皮了,我还特别想让我们家小孩来看看你。让他学习学习。”

    苏溪听了打哈哈,“我小时候也不安分,特别闹腾的。小孩子嘛都这样,等过几年就好了。”

    过几年?

    面对苏溪的安慰,司机只想苦笑。

    不用过几年了,再这样下去,顶多一年半载,他和媳妇就要趁着夜色把家里那个小魔头,给连夜塞垃圾桶里去。

    大概是司机苦笑摇头的模样太有意思,不仅让苏溪偷笑外,就连一直情绪萎靡的白宝珠,也好奇的抬起头来,看向司机的方向。

    苏溪眼角留意到白宝珠的举动,脸上笑容不变的又开口,和司机半开玩笑,“那就生个弟弟或者妹妹。让他也感受一下被人折腾的痛苦好了。”

    话音未落司机便连连说着“别别别”,一副谢绝不敏的模样,“到时候遭罪的肯定还是我。”

    苏溪附和笑。顿了顿后用一种充满期待的口吻继续和司机闲聊,“不过我倒是挺想要个弟弟妹妹的,肯定很好玩儿。”

    顿了顿后又笑着说,“以后等我叔叔们结婚了,我就带着他们的小孩到处捣蛋,我当孩子王。”

    “有你带,肯定小朋友都特听话。”司机笑着回答。

    “不一定哦……”倒是苏溪半真半假的说,“我捣蛋起来,也是很有破坏力的。”

    白宝珠在一边一直听着,她原本就不喜欢苏溪。加上这时心情郁悴,偏苏溪却和司机有说有笑,就觉得她是故意的。

    故意做出这副样子,实际上却是在讥讽自己。

    内心原本就敏感的她,再听苏溪刚才关于“想有弟弟妹妹”的感慨,便立刻细品出中间的潜台词——

    ——苏溪根本就没将她当做妹妹来看!

    虽说白宝珠也一直觉得苏溪是外人,是入侵自己家里的怪物。但这不代表她能允许对方也这样看自己!

    自私自利,霸道骄纵,没有半点同理心。这就是白家教出来的“好女儿”。

    所以在苏溪语落后,白宝珠立刻不屑的轻哼了一声,斜眼苏溪,“说得好听,什么喜欢弟弟妹妹。你家养得起吗?”

    原本白宝珠这句话嘲讽的是苏溪,可这话出口后却连白家司机也跟着被波及。

    所以这边白宝珠话音未落,司机的脸色已一下子难看了下来。

    这点苏溪自然看得仔细,有些无辜又委屈的说,“宝珠你怎么这么说呢,有弟弟妹妹有什么不好的?以后家里多开心呀。”

    顿了顿后苏溪又看了白宝珠一眼后,颇为意味深长的说,“就算我家养不起,可爸爸和美琴阿姨肯定是没问题的。对了宝珠,如果是你。你是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呀?”

    “少扯到我身上来。”白宝珠不耐烦的开口,甚至冲苏溪挥了下手,顿了顿后微扬了下巴颇为得意的开口,“我们家只会有我一个,绝对不会有第二个的。”

    “这样啊……”苏溪听了,笑眯眯的看着白宝珠,一面慢慢点头,一面颇有深意的叹气,“那……真是太可惜了。”

    不知道白傅生和钟美琴,什么时候会将这个“惊喜”告诉白宝珠呢?

    哎,可惜自己这几天都不会在白家,不然大概率能看见这精彩的一幕了。

    苏溪在心里叹息自己看不成好戏。

    而白宝珠在听了她的叹气后,却下意识的理解成了另一层意思,所以便轻蔑的冲她哼了一声后,重新双手抱肩看向车窗外。结束这无聊的交谈。

    她一闭嘴,苏溪和司机也跟着不再言语,车内重新回归沉默,直到抵达博洋。

    不过苏溪也算是间接达成了目的吧?

    至少……她现在已经能确定白宝珠在“父母有另一个小孩”这件事上,是相当反感的。

    所以心情相当好的苏溪,就这样愉快的上完假期前的最后一天课。不过除了她外,其他学生也正为马上放假而开心,所以苏溪挂在脸上的笑,倒是没让其他人见了,特意询问她是因为什么事而高兴。

    相信随着钟美琴月份大了,白家也会逐渐“热闹”。

    但苏溪没想到的事,白家的“热闹”会来得那么快——

    “宝珠回来了吗?”原本正和丈夫说着话的钟美琴听见门开的声音,立刻一面冲白傅生使眼色,一面笑吟吟的朝刚刚进门的白宝珠看去。

    那模样好像昨天晚上在饭桌上的事,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白宝珠见状先是一愣,随即就想摆出傲娇不服气的模样。好像想用这种方式来争个输赢。

    不过她这模样刚露出来,白傅生和钟美琴见了便看向彼此,并相视一笑。

    甚至白傅生还看着钟美琴说,“这孩子,到现在气还没消呢。”

    钟美琴听了笑着微微点头,重新看向白宝珠并冲她放软了声音招手,“好了宝珠,别生气了。快过来看看,爸爸妈妈给你买了什么?”

    这话相当管用。白宝珠听了只犹豫了一下,便别别扭扭的朝父母的方向走去,等走近后微嘟着嘴站在那儿,一副不乐意的模样开口,“……叫我干嘛?”

    “你这孩子。”钟美琴听了她的回答,笑叹口气后,主动从沙发上站起身,伸手就拉着女儿的手将她往自己面前拉了两步。

    她起身时白傅生在一旁看着,一副很紧张的模样,甚至还伸手虚扶了一把,似乎很担心钟美琴不小心伤了自己。

    这一幕白宝珠自然看在眼里,脸上略带疑惑。

    这表情立刻被白傅生和钟美琴注意到,一个赶紧故作镇定的收手,另一个则“哎呀”了一声,主动拿了茶几上某件奢饰品包装袋,递到白宝珠的手上。

    催促她,“宝珠,你不是一直想要这个包包吗?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这可是你爸爸今天去替你买的呢。”

    这话出口立刻吸引了白宝珠全部的注意力,她眼睛一亮后立刻接过钟美琴手上的包装袋,快速打开后拿出里面的包包。

    果然是她想了很久的牛油果色。

    “哇!谢谢爸爸!”白宝珠抱着包包,开心得原地蹦跶。

    钟美琴见了,故作生气的娇嗔看她说,“怎么?就知道谢谢爸爸,不知道谢谢妈妈啊?”

    白宝珠听了立刻开心的张手抱住钟美琴,甜滋滋的说“谢谢妈妈”。

    不过刚抱住,钟美琴和白傅生便连连“哎哟”了起来,好像白宝珠这样一抱,将钟美琴给抱疼了似的。

    “好了好了,别勒着你妈妈。”白傅生笑着说,指指茶几上其他几个精美盒子,顿了顿又说,“这些也是给你买的,快拆开吧。”

    “好!”

    白宝珠特别开心,将书包往单人沙发随意一扔,便急哄哄的开始拆其他礼物。

    钟美琴见状,在白傅生伸手搀扶下,重新慢慢坐回沙发上,和丈夫坐在一起。

    一面笑看白宝珠,一面用试探的口吻和女儿说话,“怎么样?喜欢吗?”

    “嗯!喜欢!”白宝珠开心,忙着拆礼物连头都没抬,“这些都是我想要的。”

    钟美琴听了,又和丈夫互看了一眼后说,“所以啊宝珠,虽说有时候爸爸妈妈会凶你,但其实都是为你好知道吗?你也快十六岁了,要不以前懂事知不知道?”

    “是啊。”白傅生在妻子说完后,跟着接口说,“就像昨天,关于零用钱的事也是希望你能学会自律节制。”

    说到这儿白宝珠拆礼物的动作慢了下来,虽说低头嘟嘴的模样依旧显得不开心,但是比起昨天简直不要太好。

    至少证明白宝珠在听不是?

    所以白傅生顿了顿继续往下说,“原本我和你妈妈是打算昨天先当着苏溪的面说了后,私下再跟你单独说的。谁知道你会那么激动,连那么一会儿都忍不住。”

    咦?

    白宝珠听出言下之意,抬头看向父母,在两人脸上左右张望,带了询问之色。

    这意思难道是……?

    大概是白宝珠脸上的表情过于好猜,所以钟美琴住嘴后扭头笑看白傅生,似在示意后面的话由他来说。

    然后白傅生便将他和钟美琴之前讨论的,明面上和苏溪一样多的零用钱,但私底下多给白宝珠一倍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了白宝珠听。

    “原来是这样……”白宝珠听了心里一下子就舒服了,尤其是知道自己比苏溪多一倍的时候,就更觉爽快。

    但转念一想后又发现自己的零用钱确实比以前少,又嘟了嘴冲父母抱怨,“可就算这样,我现在的零用钱还是比以前少啊。”

    话音未落钟美琴便伸手盖了白宝珠的手背,和颜悦色的说,“可是爸爸妈妈也跟你说了是为什么啊?是为了让你学会自律对不对?”

    顿了顿后钟美琴又说,“等你什么时候做好了,到时候爸爸妈妈自然会恢复你以前的零用钱的。”

    白宝珠还是有些不乐意,但等白傅生又强调了一句“你看小溪的零用钱还比你少”后,这才不情不愿的应声,“那……好吧。”

    这话出口立刻让白傅生两人松口气,互相看向彼此相视一笑后,白傅生冲妻子夸着白宝珠,“你看,我就说宝珠还是懂事的吧?以后啊……肯定也可以成为一个懂事的好姐姐的。”

    “嗯。我也觉得是这样。”钟美琴笑吟吟的点头附和。

    音刚落,正准备继续拆礼物的白宝珠,便整个人僵在那儿。

    停顿了好几秒后才回过神来,抬头看向父母,满脸愕然的问,“……什么?什么姐姐?”

    对了宝珠,你是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呀?

    白宝珠一下子想起今天早上,苏溪好声好气的问题。

    一瞬间背上起了一片寒颤。

    难道……苏溪是看出了什么,所以今天早上才故意说那些话给自己听的吗?!

    白宝珠觉得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而白傅生和钟美琴却对她的震惊似乎没有半点察觉,甚至在听了白宝珠的问话后又看向彼此,相视一笑后才扭头重新看着女儿,用一种揭开惊喜的声音开口,“你妈妈怀孕啦!宝珠你要当姐姐啦!”

    “!!!”——

    同一时间,刚刚回到武馆的苏溪,刚一进门就觉得今天的武馆和平时不太一样。

    现在才下午四点,就算馆内人不多可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没吧?

    不仅没有客人,就连武馆内的教练、师父都不在。

    这就显得很奇怪了。

    难道……大叔叔知道今天自己提前放学,所以特意下午不营业,在给自己做好吃的吗?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苏溪一面想着,一面微耸了耸肩往里走。

    刚走到柜台处,正算着今天的收益,在为打烊做收尾工作的柜台小哥便眼皮子也不抬一下的开口,“不好意思,今天武馆有事就不营业了,请明天来吧。”

    “不营业是不是为了迎接我这个小可爱啊?”苏溪一面走近,一面玩笑开口。

    话音未落就见柜台小哥很是惊讶的抬起头来,看清真的是苏溪后,有些诧异的冲她笑着说,“咦?小师父,你今天怎么放学这么早?”

    “小长假嘛,所以学校早放了。”苏溪笑着解释,顿了顿又问,“今天武馆有什么事啊?”

    柜台小哥对于自己这个时候放学表示惊讶,那现在武馆提前不营业,肯定就和自己没关系了。

    难道是有新的辅警队,为了明天的小长假,请大叔叔做特别急训吗?

    “这个嘛……”柜台小哥有些为难的抓了抓后脑勺,好像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口一样。

    苏溪见他这么为难,脚尖一转便准备往里走,嘴上还笑着说,“算了算了,看你这样就知道大叔叔有交代,我还是自己进去吧。”

    “哎?!小师……”柜台小哥为难又徒劳的朝苏溪的背影伸手,直到目送苏溪拐过转角后才泄气放下,叹气摇头自言自语。

    “……大师父,这可怪不了我了……”

    谁能想到小师父居然提前放学了呢?

    而苏溪在拐过拐角,有走了一小段走廊后,打开内部人员才能通过的门,便顺利抵达和蛋糕店连接的后院。

    刚朝休息室走了一半后,苏溪“咦?”了一声顿了脚步。放蜥蜴的那个小房间……怎么有个小孩儿?

    站在走廊上的苏溪一面想着,一面慢吞吞的向后又退回去两步,微微后仰偏头看向小房间内,下一秒便和那小男生对上眼。

    “小朋友,你怎么在这里?”苏溪笑眯眯的问。

    难道是武馆新收的小学员调皮,偷偷跑到这里来了?

    那男生长得干干乖巧,看着苏溪半响后,眨了眨眼后转身面向她,很乖的开口说,“我知道你。”

    苏溪听了眉毛微跳,静待下文。

    ——“你就是我的大表姐对不对?”男生看着苏溪说。

    这个问题出口反而让苏溪一愣。

    表姐?

    正当苏溪暂时还未回神时,在休息室里听见门外动静的荣凤敛已经快速起身,一把拉开房门,出来一探究竟了。

    等看清是苏溪后,人都僵了一下,“小溪?!”

    那语气那神态,好像很不乐意这个时候看见苏溪在这儿似的。

    “什么什么?!小溪回来了?!”荣凤敛话音未落,顾意春的声音便从休息室传来,下一秒便和宋卓染一起至荣凤敛身后探头出来,齐齐看向苏溪。

    “小溪。你今天怎么放学那么早!”顾意春一面说着,还一面很紧张的朝休息室内看了一眼。

    这模样更是让苏溪疑惑,微微偏头瞅着难得一起出现的三个叔叔。

    “你们背着我在干什么坏事吗?”苏溪开玩笑问,“或者是惊喜?”

    要是是后者,那她就配合叔叔们的演出,假装没看见,并等时间到了表现出十二分的惊喜和开心好了。

    但当她的话刚说完,原本坐在休息室里的几人便起身,走了出来。

    竟然是白傅生的姐姐,白迎春几人。

    “你……你就是小溪吧?”白迎春看着苏溪,冲她露出笑来。顿了顿又说,“我是你爸爸的姐姐。也是你的大姑姑。”

    哦……

    苏溪看着白迎春,恍然。

    她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她的三个叔叔,在看见自己提前回来时都有些紧张了。

    难道是以为,她看见白傅生那边的亲戚找上门,自己会跟着走吗?

    苏溪哑然失笑,觉得自己有三个傻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