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 > 第42章
    白云扬想晕, 但他的身体实在太好, 硬是没晕成。倒是这么一翻折腾,又把他那还没养好的胳膊给折了,疼得是嗷嗷直叫。

    他此时还尚且不知这事儿的后续有多严重, 只觉得丢了大人。然而那边同样得知此事的李大人, 却是眼前一花, 险些当场就晕了过去。

    这事儿他是千瞒万瞒的, 就怕外面有人知道, 被有心人拿来当攻击他的把柄。甚至不敢多言,跟靖远侯没谈妥之后, 火速就备齐了东西。结果……最后白云潜那边倒是没啥, 竟是让自己的亲外甥给捅出去了。

    是, 不是他干的, 但这事儿最初就是他折腾出来的啊!

    “那个蠢货!”李大人咬牙切齿道。

    靖远侯也没好到哪里去,这事儿虽然三个年长的当事人中, 他受的影响最小, 但人却也没少丢。

    可以想见, 最近一段时间, 京中全是在谈论他的……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二皇子又要问了, 你家怎么老出事儿,李氏给咱们来了一下你不是说管好了么?结果这倒好,你儿子捅出一个更大的。

    当时舍了白云潜,二皇子虽然可惜, 但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户部尚书不成,那可是他的钱袋子啊!可惜这次的事儿比上次白云潜的还难处理呢,上次他是觉得没必要,这次是有必要但办不到了。

    早知道,早知道还有这些事儿的话,还不如让白云潜留在靖远侯府,当时换个人嫁给老五呢。

    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当时为什么不争取一下。

    但二皇子能承认自己错了么,他不能,他只能怪靖远侯,那可是你儿子,你当初怎么放得那么痛快!

    他们这边是不高兴了,那就自然有人会高兴。大皇子得知此事后险些直接蹦起来,“真有这事儿?不光有还闹大了?这是真的?”

    一连三个问句,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怎么天上还会掉这样的馅饼。

    这般一来,就连砸了他一酒壶,甚至怀疑过是人家揍的他的大皇子,看白云潜简直哪哪儿都顺眼。

    “这小子能耐啊!”

    不错不错,有这杀伤力,多搞几个老二手底下的人,哪怕再砸他两酒壶他都可以既往不咎。

    诚如平阳侯世子先前说的那样,大皇子当即就让人准备衣衫。下面的人说您这脸还没好全呢,要不再养两天。

    大皇子一挥手,“养什么养,这等好事放着,别说是脸上有点儿伤,就是断条腿本殿下也得爬出去。”

    要他放过这样的机会,那根本没可能!

    白云潜这边人还没从车顶下来呢,各方势力就已经开始动起来了。反倒是他自己半点儿不着急,说清楚了之后还又吃了两块点心。

    罗姣霏看得都惊呆了,“妍姿啊,你这个哥哥……”她一时找不出什么形容词来,因为这个时代还没有泥石流这种词儿。

    不过今天这事儿一出,恐怕京中敢惹白云潜的,就真的没有了。

    惹不起啊惹不起!

    这是真的不能惹。

    底下围观的人却都挺兴奋的,得了一手消息的赶紧出去跟相熟的说,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讨论这事儿。恐怕用不了半个时辰,满京城就都要传开了。

    平阳侯世子从一开始趴窗子,就没从上面下来,“他吃完了,拍拍手似乎准备走了……”

    裴静深也站起了身,准备离开。

    谢展亭往那边看了一眼,提起,“他手里那东西扩音之效果极佳。”

    “是这样没错。”平阳侯世子道,“咱们在这里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声音很大,可以想见再往远也是听得见的。”关键是这里不是寂静无声之处,而是人声鼎沸,不见那白云扬还不是用说的,而是用吼的,却没几个人听见么。

    裴静深停下脚步,道:“用在战场上,确实能省不少力气。”只说了这一句,他便已经转身走人。

    平阳侯世子:“唉,这不商量商量么……”

    “商量什么,静王心中有数。那是静王妃,自然由他去提最好。”谢展亭端起茶喝了一口,“今日这出热闹看得让人痛快!”

    他长舒一口气,“呆会儿我先走,你最后。”

    平阳侯世子:“……”为什么又是他最后。

    这事儿闹得甚大,别说是京中权贵,就是深宫之中的皇帝都听闻了。皇帝听说以后愣了一下,是根本没想到京中还有权贵这么办事的。

    “这静王妃倒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朕倒是还没见过……”

    “皇上。”身旁的贵妃就怕他张口就是宣来见一见,赶紧道:“您要想见他还不容易,再过些日子便是您的生辰,到时候肯定能见着。”

    皇帝一想也是,便歇了传召的心。

    他也并不想给这个脸面。

    贵妃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人刚坑了他们这边一把,皇帝要是把人宣进宫里来,这风向可就不对了。

    反倒是万寿节的时候,大家都要进宫,这时候见第一面,并不算给什么体面。

    她哪里知道,白云潜还不想进宫呢。

    皇帝给的面子谁爱要谁要去,他见过的皇帝多了。他曾经跟过一只叫谈秋的凤凰,那只凤凰嫁的就是皇帝的亲外甥,见皇帝都见到腻味了。到了修行界那些皇帝见着修行者那都是要多客气有多客气。见了神器当然更是不一般,去见皇帝分明是他给皇帝面子呢。

    而且这里还不是星际,动不动就要下跪行礼,白云潜又不傻,巴不得皇帝一辈子不见他。

    不过说起来,他现在可是嫁了皇帝的亲儿子呢,回去之后可以跟谈秋好好得瑟得瑟了。

    白云潜当然也不知道皇帝还起过这心思呢,知道了说不定还要不走心的感谢贵妃娘娘一翻呢。他搞定了这桩事情,便见到了等在外围的白妍姿和罗姣霏,见他来了,罗姣霏便告辞了,白云潜便负责送妹妹回府。

    路上还有认出他的马车的,不知道是谁在那里喊,“静王妃我们支持你,母亲留下的东西就该要回来。”

    白妍姿掀开一点儿帘子往外看了看,听到众人谈论间,对他们没有半点儿不好的,便放下了心。

    又想起,“父亲不会生气么?”

    白云潜毫不在意,“碰上我,他哪次不生气了。”

    “……”白妍姿:“好像也是哦。”

    “放心,他难道还能追去静王府打我不成,他丢得起那个脸,静王府的侍卫也会驾住他的。”

    白妍姿:“……”

    说得好有道理。

    靖远侯心累的回了府,就遇见了哭哭啼啼的李氏,以及在那里骂街的李妍珠,还有嗷嗷叫疼正在被大夫正骨的白云扬。

    紧接着,就听说白妍姿回来了,静王妃送回来的。

    罪魁祸首。

    靖远侯当即转头去找人,一见白云潜就更气了,“我就知道这事儿没完,果不其然吧,今天就搞这么一出。”

    那姓李的还不把他说的话当回事儿,好好劝劝妹妹,导致让李氏乱说话,关键白云扬那傻子还信了到处传……

    “这您可不能冤枉我。”白云潜神情淡淡的,“我分明是为了自保,您都不知道外面当时传成什么样儿了。”

    靖远侯心说我不知道当时传成什么样儿,但我知道现在传成什么样了。

    白云潜让白妍姿带着香草回自己院里去,自个儿跟着靖远侯往另一边走去。白妍珠正在那边儿骂呢,见着他顿时更欢了,直接就奔了过来。

    “你是不是想让我们死,都把东西要回来了,还抢了我那么多首饰,竟然还……”

    靖远侯当场就要发飙,你也好意思说这些话?但白云潜比他更快,只见他作恍然大悟状,“差点儿忘了,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忘了说你这些年把妍姿外公送给她的东西都霸占了。”

    白妍姿当场就愣在了那里,她还是要名声的,好半天没答话。

    白云潜扫了她一眼,还当多为李氏早想呢,结果一提到自个儿,立马就歇了……靖远侯赶紧让人将女儿带下去,这才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什么叫我想怎么样。”白云潜奇怪的看着他,“难道是我让李氏拿我母亲的嫁妆的么,还是我让白云扬去外面宣扬我自己不孝不绨气病继母的?”

    “这他能乱传,我还不能避谣了么?”

    靖远侯:“……那你也不能直接都说出去,现如今……”

    “现如今怎么了,大家都喜欢我这呢,您是没听到,他们都夸我直率,坦荡呢。”

    靖远侯:“……”

    但你爹我倒了霉了。

    靖远侯顺了一下气,才接着道:“你可知道,你这一出,李大人永部尚书的位置都得丢。”

    “哦?”白云潜挑眉,“还有这好事儿呢,那得恭喜您了,这下想休了李氏,就不用有什么顾忌了。”

    靖远侯:“……”

    “二皇子那边也很不高兴……”

    “关我什么事儿?”白云潜反问:“不是你们说的,到时候静王要是真上了位,我肯定没好下场,估计肯定要暴毙。那即然没多少时间的活头了,我还不能活得痛快点儿?”

    “我还就直说了,谁要让我不痛快,我让他以后都没有痛快日子过。”

    靖远侯:“……”

    白云潜放完狠话,神色又是一缓,“爹啊,不是我说,您这管家是真不行。您自己看看,都出了把我嫁出去的事儿,您还这样,一天天的,这家里李氏,白妍珠,白云扬都还能不消停呢,可见是没人把您放在眼里。”

    靖远侯心说最不把我放在眼里的就是你,不过李氏……提起来他就咬牙切齿,这事儿大发了。

    而闹成这样,最先引发风暴的可不就是李氏的私心?

    现如今倒了大霉官位快丢的李大人也在其中插了一脚,如今这样也算是报应,不管了不管了。

    白云潜见他这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他对这个父亲的心里如今是把握得清清楚楚的。

    只要不涉及到他自己,别人再怎么倒霉那都是别人。

    轻轻松松就‘安抚’好了爆怒的靖远侯,白云潜也没在侯府多呆,这会儿时间也不早了,他便带着人又回了静王府。

    “难得啊!”看见裴静深,白云潜愉悦道:“你竟然回来得比我早。”

    裴静深见他心情似乎不错,这个人似乎永远都是这样,欢喜愉悦的,又想起他先前一边给自已正名,一边还不忘了吃点心……真的是,看起来一点儿也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不得不说,身边的人欢快些,自己的心情也会跟着放松不少。

    他这么早回来也是有理由的,“专门等你的,有事想商量。”

    白云潜坐在他旁边,一抬下巴,“说。”

    裴静深想说的事情自然跟那喇叭有关,他表示自己想买,价格随他开。白云潜当场就拒绝了……

    “我又不缺钱。”静王妃说完,还不忘往嘴里塞一块水果布丁。

    简直就是吃王府的喝王府的然后还拒绝你。

    理直气状的。

    裴静深也不生气,只是提出,“或者你想要什么东西,也行。”

    “没什么想要的。”白云潜表示,“府内库房钥匙可在我手里呢,我想取什么不行,为什么还要拿东西换?”

    好像说得也是?

    这段时间,裴静深对他也算有些了解,知道他说不行就是肯定不行。只是心情有些古怪,因为在先前的时候,他一直以为白云潜肯定会满口答应的。

    但既然人家不乐意,裴静深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得放弃。不过不忘了说:“若是你改了主意,可以来找我。”

    白云潜摆了摆手,表示,“不会有这一天的。”

    裴静深一愣,总觉得有什么想法在脑子里面冒了出来,但刚冒个头却又缩了回去,隐隐约约察觉到什么,却又不明确。

    “准备吃饭吧!”

    白云潜听了果然眼前一亮,“好的,早点儿就早点儿。”他在外面奔波了半日,的确是也饿了。

    “美人儿,你可真体贴。”

    裴静深:“……”

    白云潜假装自己什么都没说,反正自从上次他得知裴静深的态度之后,偶尔嘴上便不那么注意了。

    府上的东西都是早备好的,想吃随时能吃。有些必须现炒的菜也是备好了食材的,很快便都炒了出来。

    白云潜比较钟爱的糖醋排骨就放在他手边,让他很是开心。

    他就爱这个酸酸甜甜的味儿。

    美滋滋的吃了一顿,又在饭桌上聊了一下今日的痛快事情,白云潜吃饱喝足炫耀完,便悠悠然的回屋了。

    那边裴静深则是去了书房,他还要处理一些事情。薛管家跟了过来,“王爷,为什么不再提一提,再多说一下,我觉得王妃未必不肯。”

    裴静深道:“到底不情愿,何必呢。”

    “这话说的,咱们又不是……”见裴静深似乎不愿意听,薛管家也就不说什么了。

    裴静深却突然想起,“他今天回来的时候,没带东西?”

    “没有啊!”薛管家道:“又不是出去玩的,办正事,估计没来得及。”

    不是这个。

    裴静深想,以前有好几次就算是去见白妍姿,回来的路上也不忘买点儿小玩意儿给他。哪怕是一串糖葫芦,上次就是为了买这个正巧救到的闻梓涵,救完了人也没忘买糖人……今天这事看着大,但白云潜明显没那么放在心上,不会让他突然忘了这个的。

    裴静深突然一愣,似是想到什么,放下了笔转头就出了屋,回了自己房内。

    然后就捸到了一个正偷偷摸摸往床底下放喇叭的静王妃。

    果然,裴静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