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权臣的佛系娇妻 > 发发现
    柳棠溪不可置信地看向了面前的男人。

    卫寒舟就是个不爱讲话的,尤其是不喜欢跟她讲话,两个人之间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沉默。

    柳棠溪早已经习惯了卫寒舟对她的态度,反正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理会她。

    所以,每次在口头上占了便宜,气得卫寒舟脸黑时,柳棠溪都觉得挺有趣的。

    让你不说话,不说话就气你。柳棠溪一直秉承着这样的想法。

    然而,今日卫寒舟脸不仅没黑,还怼了她!

    卫寒舟说完之后,淡淡地瞥了一眼柳棠溪,像是没看到她不可置信的眼神一般,慢慢地收拾好东西,一脸淡然地走了出去。

    瞧着卫寒舟这风轻云淡的模样,柳棠溪气得不轻,嘀嘀咕咕骂了几句:“……果然是反派,狗男人!”

    骂完之后,柳棠溪穿好衣裳出去了。

    因着这几日一直在地里干活儿,今日难得所有人都在家里歇着。

    但是,卫家的男人都闲不住。

    卫大牛好不容易在家,便给女儿做了个小板凳,又给儿子做了一把小木剑。

    卫二虎则是被邻居叫去帮忙收粮食了。

    卫寒舟不用说,依旧在书房里看书。

    柳棠溪则是带着小豆丁在葡萄树下面绣花、识字。

    上午,在柳棠溪教扶摇和舒兰识字时,伯生也不跟着她们一起玩儿了,就拿着书坐在一旁看,读一读、背一背,有不懂的就问柳棠溪。等到下午卫寒舟空了,再来教他。

    张氏见着这一幕很是感动。因为家里没钱,儿子没法读书了,但如今能有人零星地教教他,对他们而言是意外的惊喜。

    卫老三最近瞧着家中的事情,心情也很好。

    许是因为心情好,身子好得越来越快了。

    今日卫大牛和卫二虎又去镇上干活了。

    山上的苹果也差不多熟了,下午,卫老三家的人开始上山摘苹果。

    摘苹果的事情好玩又简单,除了卫寒舟和周氏,所有人都去了。

    卫老三家的人处理苹果的方式也很简单,摘一些,借个骡车,拉着去附近村子去卖,偶尔也去镇上卖。这样基本上卖不完,剩下的就放在缸里、地窖里储存起来,隔段时间去镇上卖一下。

    他们家苹果的味道一般,也卖不上什么价格,半年断断续续最多也就能卖个一两银子,有时候还不到一两。所以大家也不怎么上心,顶多是偶尔换点钱买块肉吃,改善伙食。

    要是地里的事情多,苹果烂在山上的时候也不少。

    要说最上心的,大概就是柳棠溪了。

    卫老三家的苹果真的太好吃了,每次她都想多吃几个。

    虽然李氏每次都让她放开了吃,可她总觉得不太好意思,没敢吃太多。她总想着,这么好吃的苹果,去卖了换钱才是正理儿,她吃了就浪费了。

    所以,她每天也就吃一个吧。

    柳棠溪好久没上山上的果园来看了,今日上来,看着烂在地上的苹果,那叫一个心疼啊。早知如此,她每天多吃几个啊。

    柳棠溪实在是太心疼了,愤怒地从树上摘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去小溪边洗了洗,抱着吃了起来。

    刚吃了一口,柳棠溪就差点落泪,熟透的苹果真的太好吃了,比之前的还好吃。

    吃完一个苹果,柳棠溪就开始干活了。

    半个时辰左右,几个人摘了三四筐苹果,这些苹果估计能卖个几日。

    卫寒舟像是算好了时辰一样,刚刚摘个差不多准备往下面抬,他就上来了。

    这事儿也不急,大家一边说说笑笑一边继续摘。

    柳棠溪刚刚已经吃了一个苹果了,此刻看着红通通的苹果,忍不住又摘了一个。

    吃到嘴里后,柳棠溪一脸满足。

    瞧着柳棠溪满足的样子,卫寒舟看了一眼刚刚柳棠溪摘过的苹果树,抬手摘了一个。去洗了洗之后,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吃了一口之后,卫寒舟微微有些失望。

    虽然甜,但却只是微甜,味道一般,远不如上次柳棠溪给他的那个微红的小苹果好吃。

    柳棠溪像是看出来卫寒舟摘的苹果不好吃一样,故意当着他的面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并且一脸得意地看着他。

    卫寒舟抿了抿唇,又咬了一口。

    能看得出来,柳棠溪手中的苹果肯定很好吃,因为,之前她吃到好吃的苹果时也是同样的表情。

    这事儿,似乎不止一次了,柳棠溪似乎每次吃的苹果都是好吃的。

    运气好吗?

    不太可能。

    若是不同的苹果树结出来的果子味道不一样还能解释得通,可若是同一棵苹果树,差不多的位置长出来的苹果,为何会差那么多?

    这应该不是运气的问题。

    且,奇怪的事情又何止这一件。

    似乎,自从她来了之后,爹的病就莫名其妙好了。

    还有,他每次回家,都觉得脑子比从前清醒许多。这种感觉在离开家之后对比,会非常明显。

    不是他脑子比从前更好使了,而是因为所处的地方不一样。

    看着与他相隔五尺左右,吃得津津有味的姑娘,卫寒舟抿了抿唇,盯着她手中的苹果看了起来。

    柳棠溪又吃了两口之后,见卫寒舟眼神不善,咀嚼的动作小了不少。

    “干嘛?你难道想吃我手中的苹果不成?”

    柳棠溪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她只是觉得卫寒舟一直盯着她看,觉得他怪怪的,故意这么说他。

    可她没想到对方却真的点了头。

    柳棠溪怔了一下,瞪大眼睛看向了卫寒舟,严重怀疑他是不是热糊涂了。这里苹果这么多,他为何非吃她手中的?

    想到早上起床时这人说过的话,柳棠溪一脸狡黠,拒绝了卫寒舟:“就不给你吃!”

    说完,柳棠溪又重重咬了一口。

    卫寒舟眼睛微眯,看了一眼柳棠溪的脸,但视线再次落在了柳棠溪手中的苹果上。

    卫寒舟的眼神实在是太过灼热和诡异,柳棠溪又吃了两口之后终于吃不下去了,把啃了一小半的苹果递给了卫寒舟,不情愿地说:“给你给你,烦不烦啊,吃你个苹果也这么盯着我。”

    卫寒舟丝毫没觉得羞愧,从容地接了过来。

    随后,把自己咬了一口的苹果递给了柳棠溪,淡定地说:“你吃这个。”

    柳棠溪:“……”

    这个狗男人,竟然把好吃的要过去不说,还把难吃的给她,他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你吃过了,我嫌脏,不吃!”柳棠溪拒绝。

    卫寒舟却不在意柳棠溪的态度,抬脚走近了一步,抓起来柳棠溪的手,把苹果放在了柳棠溪的手中。

    柳棠溪:……

    气死了!

    然后,在柳棠溪快要的喷火的眼神中,卫寒舟淡定地啃了一口手中的苹果。

    柳棠溪见卫寒舟真的吃了她吃过的苹果,脸色微红。这人今日到底怎么了,为何有这般莫名其妙的举动?

    卫寒舟恍若味觉,又吃了一口手中的苹果。

    心想,果然,味道跟那日的一样,甚至比那日的还要好吃,跟他刚刚吃过的完全不同。

    又吃了一口后,卫寒舟看着柳棠溪愤怒的眼睛,说:“既然娘子嫌脏,那就不吃了,为夫再给你摘一个。”

    说着,卫寒舟看向了一旁的苹果树,从上面摘下来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放到了柳棠溪的手中。

    同时,把自己啃过一口的苹果从柳棠溪的手中拿走了。

    柳棠溪真的是被他这一系列的骚操作给惊到了,早忘了刚刚那一丢丢害羞,忍不住骂了一句:“神经病啊!”

    骂完,柳棠溪远离了卫寒舟。

    卫寒舟站在原地没动,啃了一口自己一开始摘的那个苹果。

    吃到嘴里的那一瞬间,卫寒舟的眼神陡然变了,看向柳棠溪的眼神变得晦暗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