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的学生会捉妖 > 027
    隐约察觉到他对我的靠近和与众不同,不过是出于身份将这些都压制,权当做看不见。但在他如此破罐破摔地表达下,我再装聋作哑也无济于事,只是没想到他从十六岁的年纪就……

    我默默地瞧着他,红着一张脸的少年像是在害羞,又像是在恼怒,说道:“你别用这种看小变态的眼神看我。”

    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用的什么目光瞧他,想来也不是太友善吧。其实我很高兴,从始至终那个大姐姐都是我,只是我现在才敢确定。

    但由于身份问题,我不能表露出一丝一毫的感情来,他还太年轻了,未来的变数那么多。

    “你不是小变态,你两年前把幽灵放我身边做什么?还忍到我当老师后,马上转学过来我的班级。”

    “你听我解释啊。”

    “我在听,你大可以坐下来慢慢给我说,泡杯牛奶给你怎么样?你看起来很紧张。”

    “……别把我当小孩子。”

    “你是很可靠,但仅限于除妖驱邪这方面。”

    想反驳又觉得我说得没错,被迫捧着一杯热牛奶的唐敬不服气地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默默就喝光了。

    “我师父其实不是人类,也是妖精。”

    “……那你。”

    “我是人啦!地地道道的普通人。”

    “普通人不会除妖的。”

    “你别抓我话柄了。”

    我点点头,不去插话,唐敬又娓娓道来。他真正见到我的时候,就是在十四岁那年,正好我毕业回老家。

    然而早在他小学三年级拜师的时候,就从师父的口中听过我了。不仅仅是关于我,还有一千年前的事情。

    千年前的故事与黑袍人告诉给我的故事完美重合,所以是不是妖怪圈子里都知道这个舔狗的悲惨故事?

    “老师,我和你,就是千年前闹得沸沸扬扬的除妖师与被杀的女妖。”

    “……你忽然这么说,我有点适应不了。”

    “别说老师了,我从小被师父这么灌输也觉得奇怪。千年前的事我又怎么知道呢,就算记忆全部告诉给我,还是没法感同身受啊。”

    赞同着我的话,唐敬也有点小性子地说。

    我疑惑:“你难道不是因为千年前的事,才跑来找我吗?如果按照故事这样讲,你应该还是恨我的。”

    “谁恨你了,喜欢还来不及。虽然我确实是因为好奇师父说的千年情缘才去观察你,甚至把小幽灵放你身旁。可看着看着,就栽进去了。而且现在的这个我,才不是以前的那个我,唐敬不会伤害苗湘湘,一点也不会。”

    对于千年前面冷心狠的自己全盘否定了,唐敬认认真真地看着我,仿佛要与那个曾经进行割裂。

    因为现在这个转世的我不再是妖怪,是一个崭新的人,所以才会轻易得到他的喜爱吧。

    以往那些总会时不时出现在脑子里的碎片记忆,全是因为千年前的自己传递过来的吧。双手染血,透胸而过的剑,以及男人的眼泪都清晰了起来。

    我细细地端详着唐敬,他尚且还稚嫩的脸与千年前冷面的男人重叠。我没有那么久远的记忆与感情了,不能体会当时的悲恸,也感受不到对他的恨与爱。

    只是现在的这个我,是喜欢着这个孩子的,无关千年前的情感。再说那么久远了,真的不是很能体会了。

    “我时不时看着你就会冒出一点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自己的记忆,但不是很多,就那么一下。”

    我的坦白让唐敬期待了起来,他眼眸亮起,追着问是什么。

    我认真比划:“就是,大概千年前你把伏妖剑?就是你自己用的那种杀妖的剑插入我胸口,我流了好多血,满手都是血的握着剑刃,估计超疼。”

    唐敬脸色惨白:“……”

    我:“你没有这种记忆吗。”

    唐敬丧气地垂着头:“没有,你一定很恨我吧,对你做出那些事情。”

    “恨也谈不上啊,毕竟是那么久以前的事了,也没有感情记忆传承下来。倒是你,你说喜欢,难道不是出于对曾经的愧疚和感情传承吗?”

    “不是!”超大声且快速地回应了。

    “你喜欢我什么?”

    “我偷偷摸摸跟踪了你快两年了,你什么都没发觉,我喜欢你什么我也说不清。反正不是你就不行。”

    “还说不是被千年前的自己给洗脑了?残存的一点感情作祟,类似于今生不能结缘,愿来世与你再续?”

    “老师,你电视看多了。”

    “……”

    唐敬伸手过来,像是想捧我的脸,但我被眼神一瞪,他咬着下唇弱弱地把爪子收回去了。坐在沙发上挪蹭了过来,他看着我,“你到底恨我吗?”

    “说了没有,既然你想追我,为什么非要用学生的身份来。你不知道这样很奇怪吗!”说到这个我就来气,干脆把脾气发在他身上。

    正面接受炮火的唐敬无辜地眨眨眼,“你当了班主任,只有学生和你待得时间最久吧,而且接近起来很自然。你想想,如果换作平时,一个你不认识的十八岁的男孩子跑来对你示爱,你什么反应。”

    “哪里来的小流氓……”

    “是吧,我知道我年纪太小了,你又是那种一板一眼的性格。可我能怎么办,强来的话你绝对很讨厌的,你更喜欢可爱点的类型。”唐敬捂脸。

    不得不说他的分析是正确的,比如看着邹世林,我就会觉得那孩子像天使一样,而唐敬这种外软内硬的,我会有点戒备。

    我挑眉看他,“你果然在我面前装乖?”

    摸着良心拉下脸皮的唐敬:“……我长的可爱,你不能否认。”

    我决定换个话题,“你师父是什么妖怪,他为什么要帮你成为除妖师,他不想在圈子里混了吗。”

    “妖怪圈子那么大,帮派也分得多,我师父就是亲近人类的那一类型,不过特别贪财就是了。他说千年前的我救过他,所以才找到我来报恩的,想帮助我完成遗愿。”

    “遗愿?”

    唐敬观察着我的脸色,“也许你不会相信,毕竟是那个我杀了你,但他余生都没有再娶,孤独终老了。临死的心愿是转世与你相遇……我并不想去帮千年前的那个我完成什么千年遗愿,我当时是很排斥的。现在这样,也只是单纯地喜欢上你。”

    “我要辞职了,马上,这个学期都带不下去了。”我突然的话让唐敬惊愣,他一脸懵逼地看着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老师……”

    “别叫我老师。”

    “湘湘?”

    这样喊着,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仅仅只是因为我回应了这份感情。我自然不能让唐敬再次转学或者不读书,他已经适应了新的环境和班级,该走的人是我才对。

    但我知道我这样做,他会生气,显而易见的,不过他生气也不会对我做什么,对谁凶都没办法对我凶。

    “我原本计划教完这个学期再辞职,你打乱了我的所有计划。”

    “对不起……”

    “跟你没关系。”

    “怎么跟我没关系,你……你喜欢我对不对!如果不是这样,你为什么要避嫌!”

    反应过来的少年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着我,那黑色的眼睛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一双瞳孔,清澈明亮,满满的装着我。

    如果千年前的他能够用这种目光注视着那个我,她应该会很高兴吧?

    “唐敬,我等你大学毕业,你虽然十八了,但到底才初一啊。我要等上差不多十年?哇,那个时候我都34岁了!”

    开着玩笑一般,我掰着指头算,一旁的唐敬仿佛已经失了魂。待到他理解我的意思后,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他好像有一堆想说的话,又或者是干脆拥抱我,脸上情绪千变万化的,倒是一旁的小幽灵打了个饱嗝。

    “吃了盘狗粮,唐唐已经死机了,你刚才的话差不多像是在承诺结婚的未来了!”

    是这样没错,但若说是我骗小男孩,给他画大饼也行得通,就看大家怎么想的。要是他真能喜欢我那么久,我也能一直持续这份感情,那只要身份变了,合法了,没什么不对。

    唐敬:“你别辞职,我转学离开。”

    我:“不了,我都决定好了,回去帮爸爸打理茶楼,不当老师了。有过一次这样的偏离轨道行为,就觉得不能够再当啦。”

    唐敬:“所以是我害你丢了工作。”

    “不是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自己来承担。”我柔声地安慰。

    “我养你,明天我把自己的存折卡全部给你。”

    “……你的恋爱观怎么回事,别拿钱砸我啊,我是有尊严的新时代女性。”

    “没用钱砸你,孝敬你可以吗,反正那个镜子妖怪能买的,我都能买,它要是再来找你,我一定饶不了它!”

    我怀疑这孩子是个恋爱脑,火烧火燎跑来我家,然后飘飘忽忽离开,这大半夜的我都怕他被车撞到了,小幽灵这次不跟着我,而是跟着他回家了。

    自觉自己已经不能当老师了,我晚上写了辞职报告,第二天一早就去找校长说明了情况。

    校长给我做了一堆思想工作,甚至还说要几万块钱违约金,让我三思而后行,要是工作实在压力大他会想办法减轻我的负担。

    我很感激校长的挽留,但还是毅然决然地辞职了,这个星期和临时接手的班主任做了工作交接,我把所有的复习资料都给了出去。包括语文进度表,还有全班同学的综合成绩分析,以及薄弱点记录。

    要说舍不舍得,自然是不舍的,可拖拖拉拉不是我的性格,犹犹豫豫下去更是对双方都不好。一旦认定了,我便贯彻到底了。

    先前对于自己的感情压制而感到苦闷烦躁,而这周五结束了最后一堂班会课。在欢送我的过程中,唐敬始终没有与我过多接触,不过他私底下跑来送我银行卡,被我用卷起的报纸打回去了。

    与三班的学生做了最后的道别,我一身轻松地走出了学校大门。

    站在校门口,我望着短暂工作过的地方,身后突然响起八班班主任刘老师的声音。

    “苗老师你真的辞职了啊,一声不响的!”刘老师看到我抱着一堆用品走出来,很是吃惊。

    我笑着回答:“是啊,刘老师叫我名字就行了。”

    “哎,不当老师了也好,一个班几十个学生操心的很。我这几年老的飞快,你们年轻人还有远大抱负吧。哎……”

    一连叹息两回,还这副模样,我多嘴问了句:“怎么了吗?你班上的学生不是很给你省心吗?”

    “哎,邹世林你知道吧,离家出走了,昨天晚自习不见的,我吃不好睡不好,刚刚才陪着他家里人报案去。”

    以为自己听错了名字,邹世林那么乖巧怎么会离家出走。也因为我离职了,刘老师并没有和我聊太多,愁容满面地感慨完了以后就进了学校。

    我还纳闷着,小幽灵突然蹦跶出来,在我身边转悠着。

    “邹世林有阴阳眼,看得见幽灵这些哦!”

    我转向小幽灵,联想到了好几次被那个孩子看向身后的经历,恍然道,“所以他每次都是在看你?”

    “对啊!他看得到我,估计是怕被怨灵缠上,想给你说一声,又不敢。”

    “……他会不会是被鬼怪带走了。”

    “有可能的。”

    就算我从现在开始不是老师了,但祖国花朵被鬼怪之类的绑架,我还是不能袖手旁观,起码要给唐敬说!

    我着急地放下收纳箱,掏出手机给唐敬打电话,这会儿是下午休息时间,没在上课的他应该能接到。

    只是我电话没拨出去,就看到了站在我面前的黑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