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文转项目以及苏白担任400米教练的舆论风波虽然暂且停息了, 但是不论是邱文身上又或者是苏白身上的任务其实也更重了。

    如果说, 之前邱文的任务仅仅只是在本年度内参与大奖赛, 能够在本年度赛季内成功闯进某一场大奖赛的400米项目决赛的话, 那么现在, 邱文在400米项目上的第一次登场, 就决不能看起来太糟糕。

    “好好训练吧。”何一申拍了拍邱文和苏白的肩,同时也把盯着邱文成绩的任务交给了赵和平。

    虽然何一申对邱文说的是,只有他在本年度赛季内400米跑进大奖赛决赛, 他才会是队里的400米项目重点培养选手, 但是实际上, 队里对邱文的关注并没有降低, 毕竟,邱文目前所体现出来的400米潜力, 就已经足够让人瞩目, 他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把这种天赋彻底地转换为实绩,然后在400米这个项目上,熠熠生辉。

    因为有队里的大力支持, 包括苏白在内,接下来身上其它工作的担子都减轻了不少。

    三楼食堂中,仍旧有苏□□心烹饪出来的美味菜肴,不过孙向东和王武最近已经给苏白减轻了不少工作量, 特别是王武给苏白做了不少的相关准备工作, 在三楼后厨的工作里, 看起来倒像是给苏白做帮厨的了。

    苏白对这样的情况其实不太好意思,倒是王武笑呵呵地觉得没什么问题:“平时蹭你那么多的好饭好菜吃,队里又不是不给我开工资,正常工作而已,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就省队的这个大环境,普通工作人员的工作压力都不算大,大家相互之间的关系都挺好,并不介意这种后厨掌勺权力上的变化差别。

    况且,不说这些,王武也看得出,人家苏白之后真正的路还是在教练这条道儿上,等苏白真把邱文教出来了之后,队里还真能让一个有水平的牛逼教练继续在后厨干活儿吗?

    而对于在三楼就餐的重点选手们来说,苏白出品的硬菜虽然变少了,但是好吃的持续都还有,并且为了让更多三楼的大部分选手都能吃到苏白出品,于是孙向东将为运动员们准备的营养汤羹都交给了苏白调制,反倒是让所有人每顿至少能保证吃到一道苏白出品的配汤了。

    于是一时之间,大家伙儿都十分满足。

    要说这些天来唯一比较难过的,或许就是国家队来的教练组成员们了,在被苏□□心照顾了一周餐食之后,国家队来s省田径队的交流工作就结束了,教练们各自都有自己的队员要带,还有后续的工作需要进一步安排。

    反正吧,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不可能继续在s省田径队呆着了,哪怕他们被养刁了的胃口一直在说不愿意离开,但还是在苏白给他们做了一顿丰盛的送别宴之后,百般不舍地跟苏白道了别。

    临走之前,吴胜平还在捉着苏白的手叨叨:“咳,那什么,小白啊,好好干,我之前的话,说话算话!”

    吴胜平的话让苏白愣了下,半晌后才哭笑不得地想起来吴胜平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之前曾经对苏白还有邱文许诺过,只要苏白能把邱文带出来,400米跑进46秒大关,那吴胜平就会亲自给国家队打报告,把邱文还有苏白召集进国家队进行集训。

    边上,同样在送别国家队教练组的何一申听到这话,没好气地指了指吴胜平:“好你个老吴,还在想着挖我们队墙角呢?”

    吴胜平也笑了:“有小白这样的厨艺和眼光,我想把他招进国家队,这不为过吧?”

    周围的国家队教练们也纷纷都笑了起来,挨个儿跟苏白做出约定,请苏白务必早日教好邱文,他们在国家队等着苏白早点去给他们加餐。

    这话一出,送别的现场登时哄堂大笑,不论是s省体工队的人又或者国家队的几位教练,都是笑意盎然。

    等把国家队的教练组成员们送走之后,s省体工队的田径组迅速又重新回到了正常的工作状态之中,教练组在前来指导的国家队教练们离开之后,都立刻开始各自回忆整理这些天国家队教练们前来指导工作时提到的要点。

    助教们将连日来记录好的文档统一提交给各组的负责教练,教练们又在文档上梳理、补充上自己留意到的细节以及对整体执教理念的心得体会。

    第二天的时候,教练组就单独就这次的指导交流学习开了个交流会,教练们重点关注了一下他们总结来的国家队教练组执教理念,这基本代表了国内目前田径项目上的最新理念了。

    苏白这次也跟着一块儿列席了讨论会,在会议上听了各位教练的经验总结,也算是收获颇丰。

    接下来的时间里,苏白已经暂时形成了一套自己对邱文的训练方案。

    在此前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和邱文正式开始进行相关的训练,只不过暂时进行的都只是相对基础一些的训练内容,在这个训练周期内,苏白通过动态身体分析的这个技能,在绑定了邱文之后,对邱文训练中的一系列动态状态做了观察,包括邱文在进行匀速耐力训练时,在哪一个时间点上才会进入身体的疲劳度波峰,又比如邱文在训练时,身体的哪个部分最先进入疲劳状态,而个人的速度状态在什么时候会进入巅峰。

    在一系列的数据观察之后,再结合邱文的历史训练业务档案以及专门的体测数据报表,苏白终于对邱文的整个儿身体状态以及个人潜能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

    从邱文的身体素质上来说,可以说他简直就是为了400米项目而生,不论是从身高、体重、耐力等等不同方面的范畴来说,邱文的身体已经具备了天然的优势,只要保证合理的训练,邱文在项目上成长的潜力可以说是不可限量。

    唯一在邱文400米前进道路上对他进行阻拦的,就是他个人在速度节奏这一项上的领悟力,而400米恰恰是对运动员速度节奏的控制能力要求很高的一项运动,如果不讲究节奏,单纯靠运动员的身体素质硬扛的话,那么最终的结果只会是到了赛段后半程速度损失无限加大,无法达到理论上的最好成绩。

    为了矫正邱文的这个毛病,苏白给邱文规划了一系列的关于速度控制和节奏方面的专项训练课程,除了身体基础素质、力量、耐力、专项技术上的训练之外,速度节奏控制的课程,在邱文的课程之中占满了每一天。

    从苏白给邱文定制的以周围单位的短期训练表来看,训练表上的每一天都有一定的速度节奏训练课时,并且苏白在这个训练课时上的要求非常之精细,并不止是单纯地有进行训练就好,而是对这些训练课时进行了单独的考核设置以及对每一次速度节奏训练课时的精确限制。

    例如,苏白给邱文在周三这一天安排的其中一项训练目标是:多组8*100米的速度控制训练,同时要求在每一组的8次100米训练赛程中,速度必须都控制在12秒完成,上下浮动不允许超过0.5秒。

    至于怎么确定邱文的速度达不达标?

    那更绝了。

    苏白在短短100米的赛道中,安排了多个分段计时器的提醒,每隔几秒钟,就会有一段不同的提示音,提示邱文在这个声音出现时,他应该要跑到第25米、50米又或者是100米的终点位置。

    跑道上也被精确地划分出了4个段落,邱文在那一天之中,就会疯狂在这4个段落之中来回跑动,听着耳朵里面那个让他头皮发麻的分段计时器提示音。

    赵和平原本觉着,苏白过去虽然冷冰冰的有些孤僻,但还是太乖了点,特别是不太爱开口说话,而现在他平时脸上已经会时不时带个微笑,看起来孤僻感减轻了,显得更乖了些,这样的状态,又这样年轻的年纪,只比邱文大个不到1岁,恐怕在教练场上不太好带队。

    可是在看了这些天的训练之后,赵和平乐了。

    苏白虽然对着他的时候乖得很,但是在训练场上,那可叫一个铁面无私,哪怕邱文是他的室友兼好友,两人关系好得很,可一旦邱文的训练状态不理想,苏白哪怕只是平静无波的眼神,都能让邱文胆战心惊。

    其实这也是苏白在沙雕系统的训练空间中逐渐累积起来的气势,在他的教练课程进阶到第二阶段之后,沙雕系统突然开放了一个更加真实的拟真系统,所谓的拟真系统就是系统内的运动员开始逐渐具备自己的个性,原本百分百会执行教练指令的模拟运动员,开始会被系统随机抽取到一定的性格特征,比如懒散、比如叛逆。

    苏白需要在训练空间的模拟运动员面前积攒出自己的威压,让模拟运动员不敢偷懒,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执行出苏白训练方案之中的需求效果。

    在面对这样的高压需求后,苏白不自觉地就有了一股独属于自己的气势,以至于邱文哪怕看着那些分段计时器,听着分段计时器的提示音听到脸色发绿,也不敢在’教练模式’下的苏白面前叨叨。

    反倒是在训练结束之后,有着野兽般敏锐直觉的邱文又会发现,苏白好像重新变回了那个好说话的可爱室友小白,也就是在这时候,邱文才能没心没肺地对着苏白抱怨那个速度控制训练有多么可怕。

    不过,邱文自己也明白,这个速度控制训练,可怕归可怕,但是效果那是实打实的。

    他从最开始的时候,每次百米速度控制训练总是无法达成目标成绩,距离要求的百米12秒时间差值在1秒以上的情况,逐渐将训练中的百米差值控制在了1秒以内,并且不断地在向着0.5秒以内的差值目标努力。

    当然,整体百米的时间差值已经有所改善,但是再均分到每25米赛段时候的速度目标,那又是另外一个艰难的攻坚过程。

    邱文是个脑子一根筋的家伙儿,他在信任了苏白的执教能力之后,不论苏白说的是什么要求,他都全力以赴地尽可能做到最好,训练上的安排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对意见。

    倒是赵和平,他对苏白的这个训练方案还是略有些担心。

    苏白的训练方案之中,充斥着大量的400米专项训练,当然,力量训练耐力训练等方面的训练内容也有,但是其所占的比例比国内现有的训练方式上有所不同,不仅如此,苏白对邱文的训练要求是’额定数量,并不追求极限的训练时间’。

    也就是说,苏白并不要求邱文每天的指定时间段一定都要在进行训练,如果邱文能够保质保量地完成苏白的训练内容,那么训练完成之后,剩余的时间,邱文想干嘛干嘛,并不需要一定要耗费在训练场上。

    这和国内的大部分教练还有运动队的训练理念和模式都不太相同,对于苏白的这个决定,赵和平免不了就有些担心。

    “你小子这个训练方案,要是邱文那小子在额定的训练量上糊弄过去,训练时间又不足,没能达到训练的负荷目的,这要怎么办?”

    苏白想了想,翻出了自己的测试表格,道:“虽然只是额定的训练次数,但是每次训练是有合格次数记录的,如果训练的合格次数不足的话,会有相应的处罚和加练需求。”

    赵和平看看苏白准备好的训练测试表格,还有之前一段时间训练中,邱文的每次训练合格次数记录,略微放心了下来。

    从训练合格次数的记录表格上可以看出,邱文近段时间在速度控制上确实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从最开始的每组100米8次训练能有7次耗时不合格,到现在的合格次数已经能够稳定在6次左右了。

    当然,其中每隔25米的合格记录小项目前看来还有些惨不忍睹,但是这都可以看得出,邱文正在快速地进步之中。

    而就像苏白所说的,合格次数不足的时候,邱文自己会自主加练,练习到自己满意的程度为止,并不会因为训练达到相应次数之后,就轻飘飘地结束训练。

    看着这些训练记录表格和各种各样的训练成果,赵和平满意地点了点头,在看到某一份记录上的处罚字样后,赵和平略微好奇地问了句:“你这个处罚是什么?我可跟你说,咱们队里不兴体罚运动员的哈!”

    听到体罚两个字,苏白也不由自主地囧了一下,他立刻摇头道:“不是体罚。”顿了顿,苏白补充道:“如果邱文训练测试不合格的话,他的宵夜我会拜托小武哥来做。”

    “……哈?”

    赵和平愣了下,这是什么惩罚?

    苏白不太好意思地又挠了挠头:“宵夜我照样会做3份,然后小武哥做1份,邱文要是训练测试不合格的话,那他会吃小武哥做的那份宵夜,原本我给他准备的那份宵夜,会送给小武哥。”

    ……

    ………… ???

    苏白的这番话,算是彻底地惊到赵和平了,他家的这个徒弟这是什么脑回路?让别人做宵夜给邱文吃?然后别人吃原本属于邱文的那份宵夜?

    诶,不对。

    赵和平又想到了苏白说的这番话中的某个关键点。

    “邱文那小子每天晚上都有你给他做宵夜?别的一块儿吃宵夜的人还有谁?”

    苏白老老实实地道:“还有王深和崔洛恒。”

    赵和平这会儿算是回过味来了,他家徒弟的这个手艺,那如今可都闻名到国家队去了,他有个老同学就是国家队的教练,上次国家队的人来他们田径队技术指导,他的老同学并没过来,结果前些天,他的老同学特地还发消息给他,问他s省田径队是不是有苏白这么一号人物,做的食物味道堪比国宴大厨。

    听听,听听这评价!

    赵和平自己近来也是常吃徒弟孝敬的各种餐点的,当然知道这些食物魅力有多大,并且,苏白话里的意思是——如果邱文训练测试不合格,邱文照样会跟着王深还有崔洛恒一块儿吃宵夜,只不过人家那俩吃的是苏白禽兽准备的,而邱文吃的是王武准备的。

    哦,当然,人家王武还会把原本属于他邱文的那份宵夜也一块儿吃了。

    这可真是……

    赵和平在想明白了之后,简直有些哭笑不得,这种惩罚方式,也算是前无古人了,不过想一想,恐怕还真挺有效。

    甚至于,赵和平已经开始考虑,或许可以给队里直接提个建议,在三楼食堂吃饭的那些重点队员,可以让他们的教练给他们挨个儿评分,每周汇总分数,分数最高的那一拨儿人,可以吃到苏白特供的饭菜,别的选手嘛,最多喝个营养羹汤。

    这个想法在赵和平脑子里转了转,觉得还真有几分可行性,就打算回头考虑跟队里提一嘴。

    邱文没想到,自己测试不合格的惩罚,还被能赵和平给衍生成这种模样,他只知道,这些天,他的速度控制训练颇有成效,包括在苏白把分段训练的速度又扩展到了200米,他也能较快速度地掌握不同的速度感觉了。

    晚间宵夜时段,邱文抱着一碗香喷喷的牛腩面,一口面吃进肚里,当即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呜呜呜,太好吃了,我爱牛腩面,我爱小白!”

    ……

    ………… ???

    王深和崔洛恒同时抬起头,将视线对准邱文,特别是崔洛恒,看着邱文,那个视线里总有一种食物被邱文抢走了的莫名感觉。

    王深笑嘻嘻地看着邱文:“你最近这不是都训练合格次数上来了吗?都重新吃上小白的宵夜多久了,这么现在又这么浮夸?”

    崔洛恒的吐槽就很简单:“10分钟前,你还在说小白是魔鬼。”

    邱文抱着面碗,吃着碗里香浓扑鼻的牛肉面,再咬一口卤汁入味的牛肉,吃一口吸足了饱满牛肉汤汁的萝卜,然后才叹息着道:“你们是不知道,他苏小白真的是魔鬼呀!”

    “那个100米训练要我12秒跑完就算了,200米为什么要求是30秒呢?我跑完100米的训练之后,休息不了多久就是200米的速度控制训练,我差点儿就按照100的速度跑了!最后只差一点点,今天晚上我又只能坐在这里吃老王给我做的宵夜了……”

    说到这里,邱文就是一阵后怕,而且按照苏白的说法,之后的速度控制练习,还会有不同的时间模式,让他做好相应的准备。

    听到邱文说的话,王深吹了个口哨:“yoooo,不得不说,小白真的牛逼!”

    边上的崔洛恒也点点头,苏白的这个惩罚,其实并不严重,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也算是掐准了他们的死穴。

    这个惩罚,既不会对运动员身体造成什么损伤,又能达到惩罚目的,那可不是牛逼是什么?

    邱文有气无力地看了眼周围的这两位宵夜搭档,深深地觉得,这两位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过话又说回来,苏白牛逼的这个说法儿,他自己其实也是认同的。

    吐槽归吐槽,他对苏白的信任还是一点也不少,每天按质按量地完成苏白布置的各项训练任务。

    这一个月的训练时间以来,邱文原本以为,之前赵和平带着他那么久,算是对他有足够了解了,结果等苏白给他做了教练之后,邱文总有一种苏白他自己还了解他的错觉。

    例如他的身体什么情况下到达极限但又还能略微支撑,又比如什么时候他的身体状态确实已经不适合继续训练了。

    这些邱文自己没有说出口的细枝末节,苏白都能注意到,并且提醒他休息或是坚持一下努力突破。

    不仅如此,这个速度控制训练,虽然确实让他练到了恶心的程度,但是效果确实也非常明显,在经过了1个月的速度控制训练后,哪怕苏白没有给他特定的节奏,他自己对节奏的控制也已经有了一定的把握。

    目前在苏白没有给他专门的节奏指引的情况下,他自己的400米全程测试,也能跑到48秒2左右了。

    这种进步的速度,让邱文对自己也充满了信心。

    就在这种邱文充满自信的状态下,苏白这里在提交了邱文的训练状态和测试成绩之后,也接到了队里的正式通知——可以给邱文进行赛程安排了。

    看到这个通知之后,苏白当即将目光转向了国内目前最近一次的大奖赛分站赛——5月21日,H市大奖赛分站赛上,恰好有400米的赛事。

    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和调整,也可以让邱文到赛场上找找状态、以赛代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