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 豪门男妻15
    第十五章

    岑爷爷没有明确表态,但也没有再大声怒斥。

    他黑着脸,憋着气,摇着轮椅离开了二楼露台。

    王未初还呆呆站在四楼的露台上。

    岑尧也就陪着他发呆。

    直到岑奶奶也离开了,王未初才从震惊中缓过了神。他转头去看岑尧,岑尧也正看着他,两人目光相接。

    王未初胸中的情绪剧烈翻涌。

    他从来没有走运过。

    可是从遇上岑尧之后,他的运气好像就一直在往高处走,惊喜就这么迎面朝他砸了下来。

    王未初舔了下唇,猛地勾住了岑尧的背,借力飞快地亲了下岑尧。

    但因为来得太莽撞、太急促,与其说像是亲,倒不如说更像是撞。王未初一下把自己的嘴巴磕疼了,然后嘴唇火辣辣,耳根也火辣辣。他连忙捂住唇,挣开岑尧,飞快地转头跑了。

    岑尧眸色深深。

    他抬手摩挲了一下唇,嘴里弥漫开了一点淡淡的血腥味儿。

    他缓缓转过身,迈入了房间内。

    王未初一下子接受了别人太多的善意,大脑兴奋得突突地跳,一时间还消化不了。

    他不好意思再迎上岑尧的目光,就匆匆说:“我去洗澡。”

    然后转身进了浴室。

    岑尧喉头一动,目光依旧深沉。

    他低低应了声:“嗯。”

    王未初没发觉到他的变化,转身就进了浴室。

    岑尧低头看了眼腕表。

    现在是晚上九点十一分。

    等指针指向九点二十三分,岑尧取下了手表,缓缓解开了领带,然后走到浴室门前,抬手打开了门。

    王未初才刚关上花洒,看见他的时候不由一怔。

    王未初的脸色本来就被热气熏得泛红了,这会儿更是通红:“你进来干什么?”

    浴室中雾气氤氲,彼此的视线被模糊了大半,王未初看不见岑尧眼底那抹越发浓重的墨色。

    岑尧低声说:“你刚才亲我了。”

    王未初有点不好意思。

    他并不是个会主动的人。

    因为主动就会受伤,被动就好多了。

    偏偏他第一回主动,就磕着嘴了。

    哪有人亲嘴儿亲成这样啊?

    王未初脸红地想。

    岑尧走近了一些:“你再亲我一次。”

    王未初抿了下唇,心说哪有这样要求的啊?

    但他还是犹豫着走近了一点,踮脚仰头去亲岑尧。

    岑尧突地伸手将王未初整个用力扣在了怀中,然后低头迎了上去。突然靠近后,王未初也才看清了岑尧那双淡漠的眼眸,像是狼一样,饱含着占有欲和攻击性。

    王未初被亲得有点喘不过气。

    不是……说好的……让他亲吗?

    岑尧抱着他,抵在了墙面上。

    墙面冰凉,王未初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但也终于得空喘了口气:“我身上有水,弄湿你的衣服了。”

    岑尧说:“我帮你擦。”

    王未初恍惚地再次迎上了他的目光。

    今天的岑尧好像格外的凶。

    为什么?

    是因为……他主动地亲,不,用嘴磕了岑尧一下吗?

    ……

    岑尧去过很多个世界。

    他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是从几千年之前,就绑定系统开始做快穿任务了。

    从一开始的生疏,到后来的熟稔、游刃有余。大大小小的世界,数以万计。再丰富的一颗心,也会被磨平了。更何况他生性就冷淡,难与人共情。

    他从来都是做完任务就走。

    多美丽的世界,多有意思的人,他都心性冷酷,没兴趣多看一眼。

    但唯独想起他在第一个世界里,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少年,少年黝黑的眼眸,像是两颗剔透的宝石。

    每次想起。

    岑尧都会感觉到胸口蔓延开一股强烈的锐痛,伴随着疯狂的思念,和强烈的占有欲。

    王未初不知道。

    但总有一天,他会知道。

    ……

    程叔文口中的酒会,是京市一年举办一次的,将整个上流圈子成员齐聚一堂的难得的盛会。

    程叔文好歹也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总,手里当然单独捏了一份请帖。

    而这会儿,他捏着请帖,带着金耀坐在车里,还有一点犹豫。

    他是很想用金耀去气王未初的,更想告诉岑尧,他的身边不会缺人。

    但真到了这里,程叔文又觉得金耀这个人,配不上这个地方了。

    去年,他连王未初都没有带。

    金耀不知道这些,他低着头,还在等王未初的回复。

    他看着手机对话框里那句:

    【明天我们酒会上见哦~】

    王未初没有来问他什么酒会,也没有问他为什么能去酒会。

    这让金耀感觉到很是失落。

    就如同自己刚买了个lv包,带出去,别人说:“姐妹来个淘宝链接吧!”

    金耀很怄。

    金耀忍不住抬头问:“岑少……不,岑尧真的会带王未初到酒会上吗?”

    金耀这么一问,程叔文也有点拿不准了。

    岑尧带着王未初回了岑家,更带着他在冯勋他们面前公开了关系。岑尧很喜欢王未初……但就岑尧那副冷淡,以自我为中心的性子,真的会将王未初带到这样的场合吗?

    这个场合,可不是冯勋一行人能比的。

    程叔文淡淡道:“等着,如果岑尧没有带王未初来,你也就不用跟我进去了。”

    金耀的表情一僵,不过想到钱已经到手了,而且王未初人不在的话,他也没地儿炫耀去,就还是点头答应了。

    而这头王未初才刚刚睡醒,完全没记起要看手机。

    事实上,他和岑尧待在一块儿的时候,生活好像被塞得满满当当。如果不是看书,就是和岑尧待在一块儿看电影,做点带颜色的事。再不然,就是和岑家人在一起。

    手机差不多都快退出王未初的生活了。

    “有一点难受。”王未初勉强撑起眼皮说。

    岑尧没有做声,岑尧默默给他按了好一会儿的腰和腿,然后王未初才终于恢复了点力气,慢吞吞地爬起了身。

    衣服依旧是一早准备好的。

    岑尧说:“我妈让人送过来的。”

    王未初一下清醒了:“是之前阿姨亲自去定的衣服吗?”

    “嗯。”

    王未初慢吞吞地穿上身,才发觉有些过于正式了。

    尽管说在这样的包装下,他看上去也有点像是豪门贵公子了。

    “我们今天又要去哪里吗?”王未初顿了顿,疑惑地问:“又要去见什么朋友吗?”

    岑尧淡淡道:“我没有朋友。”

    王未初惊讶地看了看他:“你没有?”

    “嗯。”

    “那冯勋他们……”

    “他们什么都不是。”

    “那你带我去见他们……”王未初说着说着,就怔住了。其实他自己也差不多想到为什么了。

    他已经没有再回忆起,第一次和冯勋他们见面时的窘迫场景了。

    因为那段场景,彻底被他和岑尧一起前往的记忆所覆盖了。

    他生命中的那一块阴影,就这样被擦去了。

    岑尧是为了他吗?

    王未初觉得自己特别能自作多情,但又还是忍不住抿了下嘴角。

    王未初哪儿知道,那其实也是岑尧宣誓主权的方式。

    “我们今天去一个酒会。”岑尧说着,顺手将王未初的书也拿上了,“车里看。”

    王未初乖乖点了下头。

    两人下了楼,又吃过了早餐,和岑奶奶打了招呼,然后就出去了。

    岑爷爷故意落后了一个小时。

    他也是要去酒会的。

    此时的酒店外。

    金耀已经有些焦灼了:“王未初他们怎么还没来?”

    程叔文也皱起了眉,然后他脑中很快就想到了原因。是因为那两个人难分难舍,做到了很晚吗?这么一想,程叔文的脸色一下就绿了。

    他们又等了一会儿,当媒体们高举着手里的相机、话筒,将一辆豪车堵在酒店门外的时候。

    “来了。”程叔文道。

    金耀艳羡地看着那一幕:“这么多人去采访?”

    程叔文心说,这么多镜头。

    岑尧应该不会带王未初出席了,……算了,他就下次再带金耀吧。

    程叔文念头刚升起。

    那头车门开了,岑尧走了下来,引得媒体们争相拍照。而这时候,他却停住了脚步,转身朝车内伸出了手。

    媒体们也激动不已。

    人人都知岑大少禁欲高冷,怎么从国外回来,还有女伴了?是豪门千金?还是美艳女星?

    下一刻。

    人出来了。

    王未初没想到这么多人,还这么多镜头,一下懵了。

    而媒体们也一下懵了。

    男的???

    程叔文面色一沉,一拳砸在了操作台上。

    金耀也忍不住嫉妒:“……岑尧对他动了真心啊。上次还给他剥虾。”

    “闭嘴!别说了。”程叔文怒声道,风度全失。

    金耀惊了一下,然后识趣地闭了嘴,心底却没停止逼逼。

    这样一比,他跟着程叔文,真是默默无闻了。都没媒体搭理他们。

    那厢岑尧无视媒体,直接扣住了王未初的手,带着他大步往门内走去。

    媒体们疯狂抓拍。

    男性情人!

    还带到酒会上了!

    草!

    岑大少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而王未初踏进门后,也终于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那个一年弄一次的酒会?”

    “嗯,你知道?”

    “以前在程家听说过。”王未初这会儿再说起就浑不在意了,“我以前没有来过。”

    岑尧勾了下他的手掌心。

    这时候有人迎面走来:“岑少,哦不,岑总!如今是岑总了!”对方殷切地打着招呼。

    岑尧却是一指王未初:“这位是王少。”

    那人闻音知意,当即又殷勤地和王未初打了招呼。

    其他人也聪明地走过来,和岑尧打招呼的同时,也就顺嘴把王未初恭维了。

    王未初发现自己真的变厉害了。

    这么多的有钱人,他们先后过来说话,而他竟然一点也感觉不到局促和害怕了。

    而在场的其余宾客,也忍不住暗暗嘀咕。

    “岑老能同意么?”

    “今天岑老也得来吧。”

    “没准哦,最近岑少把公司管得挺好的,岑老没准管不住他了……”

    还有记性好的,忍不住疑惑发声:“你们不觉得岑少的这个男朋友,有点眼熟吗?”

    “是吗?哪里见过?好像是岑少接风宴上?”

    “对啊!当时……当时不是跟程家人在一块儿吗?”

    “卧槽!那好像是程叔文的人吧!”

    “???”

    程父和程母走近的时候,听见的就是这样的对话,他们对视一眼,脸色骤然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头程叔文也坐不住了,沉着脸推开门走了下去。

    他再不露脸,所有人都会知道,他被岑尧绿了。

    被绿已经成为事实,岑尧又行事高调,根本不做掩藏。他也只能带上金耀,好歹让别人知道,他程叔文并不因此愤怒难过,他不缺人!

    “下车。”程叔文说。

    金耀紧跟着下了车。

    而这时候媒体们突然闻风而动,也朝他们围了上来。

    金耀心下兴奋。

    也有人来拍他们?

    那头一个记者冲在前,却是张嘴就问:“请问程总对最近爆出的丑闻,怎么解释呢?”

    “程总是否真的对农民工的妻子许诺过赔偿金额,事后又翻脸不认人?”

    “……”

    金耀面色一僵。

    程叔文脸色更是难看不已。

    到了岑尧那里就是狂拍、追捧。

    到了他们这里,怎么就是“丑闻”?

    幸好没一会儿,岑老也来了,媒体们当然又去追着那边采访拍照了。程叔文和金耀则僵着脸走入了宴会厅,还没等打岑尧二人的脸呢,他们的心情就先糟透了。

    金耀小声问:“今天只有岑尧的爷爷回来吗?他爸妈不来吗?”

    “不来。岑尧的父母懒得应付这样的场合。”程叔文说。

    金耀叹气说:“那真可惜,我还以为岑尧家里人,今天都要给王未初点颜色看呢。”

    程叔文冷笑一声:“光一个岑老,够了。”

    话说完,程叔文带着金耀走向了岑尧的方向。

    “岑尧。”程叔文出声。

    王未初闻声,当先转过了头。

    他一眼就看见了金耀。

    金耀的一头金发太扎眼。

    王未初怔了下:“……金耀?”

    岑尧这时候才慢慢转过了身。

    金耀微微一笑:“是不是很惊讶?”

    王未初拧起了眉,很快就想明白了眼前是怎么一回事。

    大概是程叔文实在太垃圾了吧。

    他竟然并不觉得意外。

    但是金耀……金耀又是什么时候和程叔文勾搭上的?

    王未初心底涌起了一点愤怒。

    程叔文淡淡道:“你不知道吧?你救金耀的时候,那是他在卖呢。只有你天真单纯看不懂。之后金耀就一直明里暗里对我示好……”

    王未初猛地攥紧了手指。

    但他心底的怒火还没涌起来,岑尧就攥了下他的手指。

    岑尧将程叔文和金耀上下轻轻一扫:“果然,废物只能与垃圾相配。”

    程叔文怒火丛生:“岑尧!”

    金耀也傻了傻,没想到岑尧这么不留情。

    金耀只好看向王未初,问:“你不生气吗?”

    王未初面色难看,他张张嘴。

    岑尧却又先一步开了口:“我胜过程叔文千倍百倍,有我他为什么要生气?”

    这时候岑老进了门,冷着脸,径直操纵着轮椅朝这边过来了。

    程叔文压了压火气说:“岑尧,你不用这样说我们。你不如先想想,怎么应付岑老……”

    程叔文话音落下,岑老的轮椅就近了。

    程叔文和金耀,连带满堂宾客都眼看着岑老抓紧了手中的拐棍。

    来了——

    “哼!”岑老重重地冷哼一声,仿佛就这么放完了狠话,然后又自己摇着轮椅滑走了。

    滑走了……

    程叔文脸色剧变。

    怎么能就这么走了!怎么能!

    王未初本来很生气,但望见这一幕,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