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 第二十三章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那鬼丝毫没注意到兰菏已经裂开了, 还在继续解释:“这出已经演过两次了,头两次没这么大型,但非常受欢迎, 超越了以前人气最高的《骂阎罗》,据说演员为了创作,还惊险深入取材。你等着,待会儿还有大段的快板骂鬼, 叫他把黄泉路改成来老爷路, 特爽。还有来老爷救的那个活人,为了感谢来老爷,特特给他烧了用不完的纸钱, 还有好大一栋灵屋,好羡慕啊, 我好想被活人包养……”

    宋浮檀:“……”

    ……这里还有他的事?也对, 他的确在场。

    但所谓烧纸钱是断然没发生的, 只供了吃食而已,这纯属艺术夸张。

    宋浮檀料到小来不会喝止众鬼, 但以为他多少会念叨几句, 谁知他只是擦了擦若隐若现的泪花:“包养不是这么用的嗷,哎, 这点破事还编进目连戏了……”

    宋浮檀看他的样子,像是委屈自己被编排, 又忍着不说, 真是有些好笑, 让他心情都更好了,“所以,你没意见吗?”

    “算了吧,大家看得挺开心的,戏说也无妨。”兰菏心想,他以前上学时拍的第一部戏就被审核卡了,那会儿多伤心啊,就不做这个恶鬼了。

    宋浮檀浅浅一笑,两人还真就把这出《来无常幽都骂鬼吏》给看完了。

    那众鬼上来谢幕,兰菏还鼓掌了,虽然不知道他们把自己编成什么样,唱功确实是不错,形象也挺威武的……

    细看里头还有被兰菏抓过的鬼,他们沐浴在众鬼的掌声中,连连鞠躬,主演扬声道:“感谢诸位掌声,老夫头颅掷与君!”

    说着,就将勾了花脸的头摘下来往下一丢。

    看戏的孤魂野鬼纷纷争夺起来,就像抢捧花一样,可能这在鬼戏里代表着什么好运?

    “……!”兰菏毫无防备,甚至沉浸在热烈的氛围中,忽然看头飞了起来,险些迸出低骂,幸好屏住了,心口狂跳,“走了走了!这多吓……你啊!”

    按理来说,全场只有宋浮檀一个活人。

    宋浮檀也有点疑惑,可是我不怕啊,但他还是接受了小来这份好意,“好的。”

    兰菏慢慢镇定,半点没露馅,和宋浮檀一起往回走了。

    两人坐在寺院侧门门口的台阶上说话,聊聊无关紧要的小事,兰菏觉得前段时间在剧组连轴转工作的紧张渐渐消除了,二人都比独自时更为轻松愉快。

    或者说兰菏仗着披了马甲,走无常时都更加放肆。

    有僧人从这里路过,看到宋浮檀独自坐在幽暗的门口,似乎还在对着无人之处说些什么,警惕地看了半天,“阿弥陀佛,小宋先生要帮忙吗?”

    “不必。”门口也够两人并肩通过,宋浮檀却站了起来,让出道给僧人。

    僧人小心从他让出的地方侧身走过去,口里还说着:“借过,借过。”

    ——就跟往纸钱灰烬处走过一样,能绕就绕,实在没法绕就说借过,以免惊扰了鬼神,僧人知道宋浮檀经常见鬼,虽然自己看不到,但门口看来必然是有鬼了。

    兰菏感慨,觉慧寺的和尚还是有素质哈,也是,听说最低都要大学学历。

    “我看他们是和尚,怎么倒对你还挺礼貌尊敬的样子,你应该顶多算什么,居士吧?”兰菏好奇地道。

    宋浮檀道:“如有学佛三十年的居士,难道要因为十来岁的少年剃度为僧了,就要对他顶礼膜拜,僧人也不过是在庙里修行,如果修行不端,那也只是剃了头的傻子而已。”

    兰菏听得直笑,“有道理,哈哈哈哈——”

    他笑到一半,身后的小门忽然又打开了,几个僧人在后头,为首的正是不动法师,还有思空、思明,以及先前路过的僧人。

    兰菏看到不动法师的身影,一下停了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咳咳!”

    思明警惕地道:“浮檀在这里做什么,我们听说你在门口与鬼对峙,还和鬼说话了。”

    宋浮檀脸上笑意还未完全褪去。

    思明见状,又看看兰菏所在的方位,有些疑惑,他和思明都没有宋浮檀那样的体质,不做法或者特殊情况,是不能直接看不到阴物的。但他感应强一点,隐隐觉得有宋浮檀身周有极阴之气。可是,宋浮檀的样子看起来好似十分轻松,甚至心情很好的样子。

    他不禁捏紧了念珠,“你怎么还笑了,不得了,什么鬼能勾引住你了?”

    宋浮檀:“……”

    那路过的僧人看到宋浮檀这样子,就跑去告状了。

    好在小来听了也没往心里去,只是一下飘了起来,往旁边靠。

    不动法师的目光则是了然地在兰菏身上打了个转。

    思空也想到宋浮檀好像不是第一次笑了,“师兄且慢……”

    “法师。”宋浮檀只得介绍,“这是我朋友。”

    思明:“!!”

    他惊了,这个意思,交了个鬼朋友?假的吧?

    自他认识宋浮檀,何曾出现过这种事,被鬼怪骚扰,分明是宋浮檀有生以来最大的烦恼吧,无数次因此陷入生死险境。

    虽然看不到那鬼,但他几乎要喊出来了,师父啊,病身红莲咋了,被污水灌溉了?守了二十几年本心,还是让鬼给迷了?

    孰知,不动法师却一颔首,“可。”

    “法师好。”兰菏不好意思地打招呼,他和不动法师见了第三次,才刚说话。而且吧,法师的眼神太穿透人心了,总让他想到班主任,手里的棒子就像教鞭,没由来的敬畏。

    不动法师清凌凌的目光看过来,简直叫人无所遁形啊,但他态度还挺好,合十道:“无常有礼了。”

    如此一来,别说思明,连思空也有些诧异了。

    这么说宋浮檀身旁的是阴差,对宋浮檀也没有恶意,但师父对阴差态度可从未这样好过。

    思明还想到了前两天的事,心里忽然琢磨起来,他就说没哪个师兄弟和阴差相熟啊,不会,这就是“那个”阴差?

    若是的话,不管这俩怎么成为朋友的,至少人家是看在浮檀的面子上帮过他。

    不动法师看兰菏有些不大敢和自己说话一般,微笑道:“无常何须拘礼,来了便是客。”

    “谢谢法师。”兰菏都有些不敢置信,老和尚那么猛,但态度比他想象中的好多了。

    但是老和尚他们这一出来,也让兰菏觉得呆不下去了,“那个,法师,时间不早,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你。”宋浮檀立刻道。

    看着宋浮檀还要送鬼一程的身影,思明若有所思地道:“师父另眼相看,看来是因为浮檀,爱屋及乌啊!”

    不动法师敲了他一棒子,喝骂道:“路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莫说诗,这无常不知比你强到哪里去了。”

    思明挠头,碰到头皮嘶了一声,哎,这无常到底什么人物啊,师父还如此青睐。

    宋浮檀送了兰菏一程,直到路口。

    “谢谢呀,小宋。”兰菏道,心想,哎呀,对了,他的名字呢。

    “不客气。”宋浮檀转头看他,心里只觉得先就该说了,“我叫宋浮檀。”

    “檀香的檀吗?宋浮檀……我记得了。”兰菏心中微动,对了,自己在他那里,还是披着马甲的。

    他竟有些想主动对这位新朋友说出本名了,连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小到大,他还从未和外人坦白过能见鬼。也从不主动将阴阳两界的事牵扯到一起,从来都是披马甲装糊涂。

    自从兼职无常,才叫他有了这次特殊的经历,特别的朋友,也是唯一一次,没有什么前例可参考。

    “我走了,小来,再见。”宋浮檀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一次分别对他来说要轻松一些,隐隐笃定了此后还能见面。

    “嗯……好的。”兰菏心中纠结,再想想吧,也许现在说,还太突兀了。再则与人交往,和与胡七十九姑娘那样的精怪、老白那样的阴差交往,也大不相同……

    但别说,宋浮檀三个字还挺好听,念出来就像真嗅到了淡淡的檀香味。

    兰菏正满腹怅然时,下方忽然有道声音幽幽响起来:“凭什么我告诉你闺名,你就避之不及。他告诉你名字,你就乐意听啊。”

    兰菏吓了一跳,转身看去。

    只见灌木丛里,冒出来一张狐脸,口吐人言。

    兰菏认不得脸,但认出了声音,方才他还想到了胡七十九,谁能知道,她竟然就在旁边,“七十九姑娘?你怎么在这儿……”

    他都有点怀疑胡七十九跟踪自己了,这才分别多久。

    胡七十九慢慢从灌木丛里一瘸一拐走出来,兰菏这才发现她样子极惨,腿上没了一块肉,尾巴也断了半截,鲜血淋漓,顿时脸色一变,“你这是怎么了?”

    “哎……”胡七十九有气无力地道,“遭劫了,好巧遇到你。”

    兰菏伸手帮她按中其中一处伤口,“遭劫?”

    “我就住在附近的上秋山,本是想送钱粮上妙感山,顺便见见大姑娘,看能不能找个差事。”胡七十九吃痛的吸了口凉气,咬着牙道,“你有所不知,我们四大门坛仙所得钱粮,每日都要清账,报给娘娘,求香的供的钱粮也要在初一十五都烧了,进入娘娘的钱粮库,然后统一分配给仙家们。

    “我原是作家仙,将杨家烧的一部分送去钱粮库即可。这次离了杨家,还有账未清,便自己送去。我那钱粮都贴了妙感山的号,昭告人知的,谁知半道上,一个挨千刀的黄皮子隐匿身形,但被我给嗅出来了,就是黄家的!这厮不但胆大包天抢走呈给娘娘的钱粮,甚至想挖我内丹,要不是我逃得快……”

    黄皮子指的就是黄仙,黄鼠狼,四大门里要数它们最邪性。京城就这么大,四大门仙家彼此知根知底,难怪劫道还要隐匿身形,可惜胡七十九也精得很,仍是看出了对方的来路。

    再说内丹,四大门修行方法各不相同,有拜月的,有度关的,胡门许多都会炼丹,这是体内元气所化,也是道行所在,要被挖走,岂不就是成了凡俗之辈,可想其重要之处。

    妙感山太远,胡七十九知道觉慧寺最近,有高僧在此,故此逃了过来,想借借庇佑,又忌惮着不敢靠太近,不想倒是遇到了兰菏——她还以为兰菏之前说和觉慧寺的人有旧是假的,没想到还真有个相好啊,正在这里依依惜别。

    兰菏虽不清楚其中关窍,却看得到原本明艳的胡七十九,被打成了这样,“这劫道的也太狠了,你尾巴都断了。”

    “他打的伤在腿和脏腑。”胡七十九盯了盯尾巴,“这尾巴是我自己斩断的。”

    兰菏惊了,自己斩断一半尾巴是什么操作,“什么?”

    胡七十九恨恨道:“我们胡家有仇必报,虽然不知他身份,但今日断尾起誓,只要让我找出来他是谁,我一定会报复回去!!”

    兰菏暗暗吸了口气,难怪说胡黄都邪得很,胡七十九性烈至此。

    兰菏感念她的指甲才救过自己,说道:“那家伙还跟着你没?不然我带你去寺庙里借住吧,我朋友在那儿,可以收留你。或者,我带你上妙感山?”

    胡七十九却侧过脸,呜呜道:“我还欠着妙感山的钱粮,输成这样,尾巴都自断了,报仇之前哪有脸上去。若是此时有上好的香火,想必比任何虚假的关怀都要好用。”

    兰菏:“……”

    虚假?你家人知道吗??

    胡七十九的眼睛偷偷瞟他,嘤嘤道:“我只要休息休息,一恢复就会去寻仇了,也不知有没有命再回来,若是有好心人爱的供养,兴许能有点欣慰,日后死也不枉了。”

    兰菏:“……有这么惨吗?我知道了,我带你吃香火。”

    一饮一啄皆有定数啊,他收了胡七十九的指甲,用指甲救了自己一次,这就轮到他报恩了。

    胡七十九说得有些夸张,但对于他们这些仙家来说,吃供奉还真是很重要的,平时做功德也是要换这个,所谓神赖人灵。

    ……

    兰菏把胡七十九带回自己公寓,“你等等,我找一下……我记得我还晾了香,不知道晾好没。”

    还好,已经晾好了,兰菏搭了小小的香山给胡七十九吃。

    胡七十九边狼吞虎咽,边鼓着嘴巴道:“你能不能给我修个财神楼啊,就修在你们家门口右边,是白虎位。虽然我们胡仙不爱住财神楼,但修还是要修的,这个是对胡仙的尊重,杨家的财神楼就修得特别大,砖瓦结构的,可惜在另栋房子,你没看到。哼哼,有的人打得简陋,只是一个破木箱子,当我们什么,狗狗吗?”

    “我只是暂时留你供香养伤,没说要顶仙,你在我家也不能被发现。”兰菏无情地打碎了胡七十九关于阔气财神楼的幻想,“而且这房子不是我的,是公司给租的,门口右边也不能修财神楼,会挡住消防通道,有安全隐患。”

    胡七十九:“…………”

    胡七十九委委屈屈地道:“那香炉总还是要有一个吧……”

    香是饭,是灵药,香炉不就是饭碗,还更具有神圣意义,不能每次都让她空手抓着吃吧。再者说,对于仙家们来说,这香炉中的香灰,可是被叫做炉药,很有用处的。

    “香炉可以买到,但我家不能摆那个。”兰菏演了这么多年,清楚得很,“我给你拿个不锈钢的饭盆,你将就一下吧。”

    本以为自己要占便宜了,没想到只得到一个不锈钢盆儿,胡七十九长叹一声:“唉……好吧。”

    兰菏低头搜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是犬科动物吧,福来恩内外驱虫你能用的吗?”

    “??”胡七十九:“你和用箱子做财神楼的人有什么区别?!”

    “也没什么区别,”兰菏坦言:“你还需要些什么,我一起给你准备了,免得我不在,你缺什么。”

    “啊?你要去哪儿?”胡七十九紧张地道,难道不会每天在家里凿纸钱,搓香吗?小透明演员刚拍完一部戏不是应该休息很久吗?

    “过些天我又要进组了。”兰菏道,“这屋子就留给你住,我要一个多月才回来。你在我家不要随便掉毛,如果掉了,用扫地机器人清理一下,你会用吗?”

    《清梦几何》早开机了,他的戏份都堆在后头拍。

    胡七十九:“…………哦,会用。”

    嗯?兰菏又问:“我厨房管道好像堵了,你会通吗?”

    胡七十九:“…………”

    ……

    转过天来,兰菏准备去陈星语家赴约,胡七十九就闹着要同去,“本仙姑看过陈星语的剧,还没见过本尊呢!本仙姑要看漂亮姐姐!!”

    兰菏:“……”

    他忽然就想到了,大姑娘说娘娘觉得陈星语漂亮,才会把淼淼给她。

    兰菏给她看胡大姑娘的指甲盖儿:“看漂亮姐姐的指甲可以吗?”

    胡七十九平瘫在干净的地板上:“我不过一点点心愿。”

    兰菏不为所动:“你多大了,叫人姐姐。都残废了,只剩半条尾巴,就别想着到处跑了。”

    怎么着也要几百年修为,才能修成胡七十九这样子吧。

    胡七十九原以为自己占便宜来了,现一刀一刀被扎着,淌下眼泪来。早从抢烧鸡时,她就该知道的,占不了这无常的便宜,“我求求你了,本仙姑不出来,就躲在火柴盒里去看一眼漂亮……漂亮孙孙。”

    兰菏这才勉勉强强同意了。

    胡七十九往火柴盒里一钻,兰菏带着她就去陈星语他们小区了,这里环境很好,据说住了不少演艺圈人士,对外来人员出入也比较注意。

    兰菏在小区里还见着散养的孔雀了,就是孔雀看到兰菏就跑,也不知道是单纯怕生人,还是太有灵性了,怕胡七十九的味道。

    要说这有什么不好的话,那就是楼栋太难找了,也不知怎么设计的,分布得让人很迷茫,不是住户进来两眼一抓瞎,兰菏只好打电话给陈星语,叫老林下来接他。

    “来了,哎呀,我们家现在每天都响着你的歌声,见到你淼淼肯定更高兴了。”老林和他抱了抱,拍肩膀,一道往家里走。

    兰菏笑着问了几句淼淼现在的情况,正聊着呢,老林看到了一个人,冲兰菏使了使眼色,然后扬声喊道:“宋导,回来啦?”

    ——宋绮云宋导演,也在他们小区有套房子,陈星扬上部戏就是他的,老林又是陈星扬和陈星语共同的经纪人,大家是熟人了。

    “哦,小林啊。”宋绮云点了点头,“刚回来。”

    “宋导,我给您介绍一下吧,兰菏。”老林把兰菏拉近了点儿,“我弟弟,特别好的演员,刚拍完柳醇阳导演的《追》,男二,您有听说过没?柳导钦点的,照着他选的星扬。”

    兰菏之前有了些曝光,但还没爆到进入宋绮云的视野,他只知道结束自己那部戏后,陈星扬又去拍柳醇阳的男一了。而且前些天,那剧组还闹胡仙,柳醇阳找他给推荐和尚。

    一天到晚都有人想给宋绮云推荐演员或自荐,他看过太多了,从来不听别人吹,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兰菏的第一眼,他就觉得,嗯,气质不错,骨相也很好,适合屏幕。

    而且柳醇阳的眼光他是知道的,能参演,演技肯定过关。就是老林这么热情,甚至说星扬都是照着兰菏选的,让他要以为这俩人真有亲戚关系了,“是么,以前没听你说过这弟弟啊。”

    “认的,这不,星语叫他来家里做客。”老林大大方方道,“宋导,加个微信吧,以后有合适的角色我带弟弟去试镜。”

    老林和陈星语是真感谢兰菏,而且看得出兰菏之前接受他们骚扰主要是为了淼淼,所以看到宋绮云,就忙不迭给兰菏介绍,混个脸熟以后万一有机会呢。

    “哈哈,成啊。”宋绮云无所谓地加了,反正看着也不错,这个面子还是给一个,日后用不用得上又是两说。

    “谢谢宋导。”兰菏礼貌地笑了笑。

    宋绮云这才发现他笑起来嘴角还有梨涡,据说男孩儿面颊有梨涡是聪明之相,兰菏聪不聪明他还不知道,但这一笑倒是很有亲和力,反正还有一截同路,顺口问道:“哪里人啊?”

    “湘省西部。”兰菏道。

    宋绮云:“我听说你们那儿的人会养蛊。”

    又来了又来了,兰菏经常能听到这样的话,陈星扬也说过差不多的,他摸了摸兜里的火柴盒,习以为常地答道:“有这传说,但是我不太喜欢虫子,也不会养。”

    ——后来,当宋绮云满脸疑问“兰菏,你还说你不养蛊”的时候,兰菏也是很理直气壮,我说我不养蛊,没说我家没胡仙,我不会走无常啊!

    “那是,什么蛊啊虫的,见到兰菏这一身正气也避让了,他啥都不信,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我们家淼淼之前估计是能看到些不好的东西,和兰菏待一块儿就没了。”老林夸耀道。

    “那你在柳醇阳剧组待得还行?”宋绮云笑道。

    老林又科普了一下兰菏的操作,什么无所畏惧地帮柳醇阳画猪头,听说柳醇阳半夜害怕了还带陈星扬找他睡觉,等等,把宋绮云都逗乐了。

    兰菏则道:“其他都好,就是柳导爱吃这点让我们很苦恼,我一直怀疑胡仙是星扬为了整柳导装的,毕竟那两晚只有他都睡在旁边。”

    宋绮云和老林登时都大笑起来,就算宋绮云知道内情,都觉得听起来有点道理了。

    “成,我上去了。”到了自家楼,宋绮云和两人道别了。

    一回身,宋绮云就琢磨,这个叫兰菏的演员吧,刚才聊下来,倒是有几分让他想起儿子那新剧本里的主角,当然,也就是一个念头。

    而且他发现最近儿子不是特别愿意和他聊这个剧本,这个角色,尤其是每次他说起某某演员有点小来的意思,儿子都会更加烦躁,并嘲讽他,透着一股爱拍不拍的劲儿。

    但宋绮云还挺喜欢那本子的,他又借这提起了话头,给儿子发微信:“今天又看到一个小演员哈,真的有‘小来’那味儿,笑起来很可爱,眼睛也很温暖,还有梨涡……所以说,梨涡怎么样啊?你怎么看梨涡?”

    兰菏那梨涡可算是挺有特点了,甜甜的,但也就因为有特点,不知道符不符合宋浮檀想象。

    宋浮檀很快就回了,但很无情: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