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努力当爹第二十天:
    告别了静王世子,池宁便下令,让车夫把马车驶入了王府隔壁的暗巷。待马车停稳后,所有跟着池宁的人,一起接到了一条不可思议的命令——去隔壁的正阳大街上,买一样最需要排队时长的食物。所有人一起去,包括苦菜。

    习惯了池宁说一不二风格的私人,不敢耽误,也不敢有疑问,只在苦菜充满担忧的眼神里,一起消失在了夕阳下。

    “我已经清场了,还请您出来吧。”池宁坐在马车内,不疾不徐的开口,还特意给不速之客留出了软垫。

    一阵轻到几乎很难察觉到的微动后,一袭红衣的祝梁祝教主,大大方方的撩开了眼前的车帘,笑着坐到了池宁的对面。近看才会发现,这位长相最为妖艳的大佬,反而是下午几个女装里妆容最淡的。他天生就是一张雌雄莫辩的妖孽脸,凤目狭长,唇角含情:“这位大人是怎么发现我的?”

    “从一开始。”王府的车队离开柳林苑后,原君就给池宁提了个醒,他们身后多了个小尾巴。想要甩掉对方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池宁在衡量半晌后,选择了放任罢了。

    武林高手,名不虚传。竟真的只靠自己的脚程,就能轻松跟上车队。

    祝梁蹙眉微叹,红色果然还是太显眼了,这样可不行啊。他一边想着,一边问池宁:“你是故意让我听到静王世子那一席话的?”

    “我希望您能相信世子是真的想帮忙,而不是针对您或者谁设了一个没有必要的阴谋。”池宁痛快的承认了,和祝梁这种信奉一力降十会的高手说话,他尽量是不会来虚的的,“如果可以,我希望您不要伤害世子。在我的差事没有完成前,世子若出了什么意外,我会很困扰的。”

    池宁对谁说话都总是会先客客气气的,至于以后会不会变,就要看情况了。

    “我能需要你们朝廷的人什么帮助?”梁祝嗤笑,连做这种不屑的表情时,他美艳的面容都带着致命的张扬与勾引。

    “那就需要您来告诉我了,”池宁坐怀不乱,宛如一个瞎子,他只是多摸了摸腿上的木偶,“就我掌握到的信息,我只能猜到这一步。”其实问问原君也能知道,但池宁也并不是事事都会去求原君的。

    “反正你就是笃定我有求于人?”

    “总不能是您对世子一见钟情。”几人在柳林苑的碰面,就已经过于刻意巧合了。而杀人不眨眼的魔教教主,还能主动上前,与人把酒言欢,表现出十分好说话的样子……这样就不再是巧合,是一种必然的选择。

    “本座确实暂需一些庇护。”随着一声本座,祝梁终于露出了魔教教主的一面。就像是一柄开了刃的魔刀,浑身上下透出的都是不详与危险的气息。

    只有池宁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就说嘛,这才是一个正常的魔教教主该有的样子。

    他之前在柳林苑时,差点怀疑对方走火入魔后坏了的是脑子。

    “我不仅可以提供庇护,甚至可以为您解决了让您不得不选择求助庇护的麻烦源头,不管那是什么。”池宁对祝梁微微一笑,胸有成竹。他就是有这个实力,敢说出这种话。

    “但是?”梁祝挑眉,明人不说暗话,眼前这个太监可太对他胃口了,想拜把子的那种,“你有什么条件?”

    “您应该听到了,帮世子解决楚地一个寨子的问题。”池宁这样的宦官,在没有圣旨的情况,是不可以随便离京的。他如今势弱,能够动用的宦官集团以外的势力有限,祝梁无疑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我以为,”梁祝玩味开口,“世子说的是,他会用婚事来替我们所有人解决问题。”

    “对啊,那是他说的。”池宁回了祝梁一个理(不)直(要)气(脸)壮的申明,“但不是我说的。”

    语言的魅力就是这样,他对闻怀古说的是,他会为世子实现愿望。而闻怀古的愿望是帮助这些名单上需要帮助的人,不是成婚。

    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对于能力有限的静王世子来说,成婚就是他能想到的最简单又不会拖累别人的解决办法。但对于池宁这来说,很多帮助方式的选择,并不是只有安排他们结婚这一条路。

    “那为什么不直接告诉那位世子?”

    池宁想了一下,理由太多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能对祝梁说的:“大概是因为,我奉行的是狼性教育吧。”

    孩子摔倒了,池宁永远只会是让他们自己站起来,而不是去扶起对方还要说一句这地可真坏。在其他事情上也差不多,静王世子为什么始终学不会宅斗?因为他没有经历。池宁希望通过这回的事情,让闻怀古自己去领悟什么叫爱情。

    不管是选择爱一个人,还是爱很多人,都应该是闻怀古自己想明白的东西,而不是依靠谁的灌输。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池宁也不确定他能不能帮着解决所有人的问题,凡事不能答应的太满。这是池宁的师父张太监,在池宁自信能考第一却只考了第二时教会他的,在事情没有成功前,永远不要轻易说出你的许诺。

    如果池宁私下里解决不了,那就还有安排世子成婚这一条路,他也不会失去在世子心里无所不能的印象。

    总之,就是心很脏的成年人啊。

    祝梁没说信了,也没说不信,因为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祝梁是个性格十分果断的人,确定了池宁真的有合作之意后,他便直言不讳:“如果让本座知道你在骗人,或者无法完成条件,你一定会死的很惨的。知道吗?不管你如今敢这么与本座近距离接触的有恃无恐到底来源于什么,本座说杀了你,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目露凶光,十足变态。

    池宁连微笑的表情都没变:“如果你解决不了那个楚寨的问题,还没有把寨子族长的儿子带给我,你也会为你现在的不敬付出代价的。”

    威胁人,谁不会呢?

    祝梁与池宁对视半晌,突然神经病的笑了出来:“池宁是吗?你很好,本座记住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他们交换了信物,池宁也给了祝梁一定量地方上东厂的助力,然后两人便散开了。没等一会儿,苦菜才带着池宁要的热气腾腾的美食回来。

    正阳大街如今生意最火的,就是一家做包儿饭的小摊。

    包儿饭是从大内传出后迅速火遍大江南北的一道小食,顾名思义,其实就是用莴苣叶裹着米饭、各色炒菜以及酱料一同吃下的食物。方便快捷,又起源于少数民族,带了不少的异域加分项。这玩意有点像是春饼,又比春饼多了层次更加丰富的口感,咸香爽口,唇齿留香。购买的队伍能一路从正阳大街的把西边,排到把东头。

    池宁一口咬下去,就觉得这队没让苦菜他们白排,今天真是太值了。

    喜事总是结伴而行。

    池宁回到内官监时,他的奏折已经被司礼监与内阁共同批阅,得到了新帝明确的允许。奏折上还多了不少新帝的亲笔。新帝对池宁认真的态度以及奇高的工作效率很是满意,终于开始用全新的眼光看待池宁这个人了。

    至少新帝在想起池宁时,不再是那个讨人厌的、反对他登基的先帝内侍,还多了一条“颇有才干”的正面印象。

    有了新帝的允许,选妃一事就更加高效又畅通无阻的运转了起来。

    大启皇室,不管是皇帝选妃,还是世子选世子妃,都有成例,从套路上来讲是没什么区别的。

    先是各地的守备太监下旨,让他们从各地适龄的良家子中,选出家世清白的民间女子,赠予路引与一些银两,由地方官府统一送到京城待选。然后就是在京中的统一选拔与培训,过五关斩六将,连过八选,决出最后的几名人选,再交由当事人选择正妻。

    这一套流程走下来,一年半载都算是耗时少的。

    世子妃和妃子的唯一区别,也就是世子妃的选拔过程被精简了一些,由“八选”变成了“五选”。选区也从全国各地,变成了主要的十个城市。

    总而言之一句话,贵精不贵多,一切都要为了压缩选拔时间而让路。

    池宁已经在奏折中写明了原因——这是他在询问过静王世子后,静王世子无意中透露的,他父王希望他能早日成婚的意愿。

    新帝也有着希望能早点让静王世子选完世子妃,就一家滚回藩地的美好愿景。

    两边一拍即合,对于池宁的计划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满意的。

    唯一对池宁不满意的,大概就只有内官监的掌印太监周海娃了。丢失印章可是大罪过,他担惊受怕了几日还不见池宁有什么大动作后,终于受不了这个忐忑紧张,偷偷又找人给重新做了个内官监的印章出来,想要偷龙转凤。

    但是当天晚上,这花了大价钱走私入手的印章就再一次神秘消失了,眼睁睁、活生生消失的,吓的周海娃差点一蹦三尺高给窜梁上去。

    但这却并没有完,相反,只是一个开始。不管周海娃做多少印章,他准会失去它。这搞得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办法正常办公。恨得半夜磨牙,想要去找池宁拼命。周海娃其实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是池宁干的,但他就是相信太监的直觉。

    这种等待最后一只靴子落下的日子,实在是让周海娃备受煎熬,眼睛都熬红了,真的快崩溃了。

    池宁到底要怎么样啊?

    只有充分了解池宁的原君,知道池宁到底要怎么样,他……只是最近太忙,把周海娃这种跳梁小丑给忘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