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不驯的遗产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面对邢烨然气咻咻、不依不饶的小脸, 薛咏并不恼怒,反而笑起来:“让我来猜一猜,你是不是下一句话又要说给你哥戴绿帽啦?”

    邢烨然愣住。

    薛咏哈哈大笑, 他一边爽朗明亮地笑着,一边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把身上最后一件上衣给脱了,露出紧实健壮的胸膛臂膀。

    薛咏的身材不是健身房里练出来的那种看上去大块但是莫名假而无力的肌肉,而是切切实实地干活练出来的,每一块肌肉都恰到好处, 弧线优美,看上去结实弹柔。薛咏不爱光膀子,睡觉时也会穿背心睡衣, 邢烨然有一阵子没看到他光着上半身了,以前没觉得怎样, 他向来知道薛咏身材好, 今天忽然瞧见, 实在是太辣了, 惹得他心跳飞快。

    邢烨然顿时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想看,又不好意思看。

    薛咏继续说:“以前来过那个安瑨哥哥, 你还记得吗?”

    “我今天就是去见他。”

    那不是大哥的前男友吗?邢烨然奇怪地问:“你去见他干什么?”

    薛咏习惯性地摸摸他的头:“去跟他打听打听能不能给你找个奥数老师。你班主任跟我说下学期可能要开始组织培训,早点准备总比晚点准备才好。”

    原来是为了我呀……邢烨然安心了许多,心口暖融融:“别请老师了吧?我觉得我挺聪明的,我都考全年段第一了, 还补课啊?我们这么穷,私教很贵的,你有钱吗?”

    薛咏说:“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你怎么那么骄傲?”

    “我是没钱,所以安瑨说可以帮忙问问他一个堂妹,那个姐姐高二时参加比赛拿了省奖,今年高中毕业,寒假要是有空,可以给你做个短期辅导,找学生给你辅导倒是花不了多少钱。”

    邢烨然小声嘀咕:“你那么笨,就你需要补课,我才不用……”

    薛咏:“你说什么?”

    “没什么。”邢烨然感觉自己被薛咏的关心包裹滋润,心花怒放,但嘴上还是要说,“你都这么穷了,你还惦记着给我找家教啊?”

    薛咏好笑地说:“我这是投资呀。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当年谁跟我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绝不会是亏本买卖的?我这钱投一下,你以后要还回来的。”

    薛咏脱得只剩下内裤,往浴室走。

    他一转身,撞到邢烨然。

    薛咏嫌弃他碍手碍脚地说:“我要洗澡!你跟过来干嘛?你要一起洗吗?”

    邢烨然满脸通红,他只是刚才觉得好开心好喜欢,不知不觉地就跟在薛咏的屁股后面走了,下意识摇了摇头,摇完头又有点后悔:“可以一起洗吗?”

    竟然有点期待。

    薛咏想了想,说:“不可以。我们家浴缸小,两个人一起泡太挤了。什么时候去澡堂再一块儿洗澡吧。”

    邢烨然觉得自己心情在薛咏的一句话之间像过山车一样,忽而下降,忽而上飞。

    “好。”邢烨然竟然有点期待再去澡堂子洗澡了,“那你洗澡吧。我去帮你洗衣服。”

    薛咏说:“这么乖啊?那谢谢然然了。”

    邢烨然美滋滋地把脏衣篓提到洗衣机旁,将薛咏换下的脏衣服拿出来,先把兜里的钱包、钥匙、零钱都掏出来,然后衣服翻面翻好。

    掏着掏着,掏出一张卡片。

    是一家酒吧的卡片,黑色天鹅绒硬卡纸烫白字:whitelie

    下面是地址和电话号码。

    今天薛咏就是去这家酒吧跟人喝酒吗?邢烨然盯着酒吧名字看了一会儿,默默把这个英文名记了下来。

    邢烨然把脏衣服全部塞进洗衣机里洗了,然后去开电脑,查了一下这家酒吧。

    果不其然,是家gaybar。

    邢烨然很不高兴。

    薛咏以前明明从不去这种不正经的地方!那个安瑨怎么回事?谈事情就谈事情,为什么要约薛咏去gay吧谈?

    邢烨然的思维便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发散开来——

    薛咏又年轻又英俊,他进了gay吧不就像是羊闯进狼群吗?肯定会有很多人想邀请他吧?邢烨然仿佛想象出来无数顶绿帽在“嗖嗖”地飞来飞去。

    气死他了!气死他了!!

    但是,说不定是他想多了呢?其实没人邀请薛咏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那群人就是集体瞎子,太没眼光了!

    气死他了!气死他了!!!

    左想右想,都让邢烨然好生气。

    他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恨不得立即冲进去询问薛咏。

    不知道为什么,一遇上关于薛咏的事,他就会变成一个超级急性子。一刻都不想拖。

    好不容易耐心等到薛咏洗完澡。

    薛咏一边擦着头发出来,才打开门,就看到邢烨然冲上来,吓得他腰上的浴巾差点掉了。

    这小子,又在生什么气啊?

    邢烨然开门见山地问:“你去gay吧你怎么不告诉我?”

    薛咏“啊?”了一声:“这还需要特地告诉你啊?”

    邢烨然:“gay吧不一样……gay吧多危险啊,你怎么可以去那种地方?”

    薛咏又被他逗笑了,带着笑意说:“我为什么不可以去那种地方啊?我就是gay,我去gay吧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你的小脑瓜子里在想些什么啊?你以为是很yin乱的那种地方吗?我去的是清吧,大家坐着喝喝酒说说话,没有别的服务项目。”

    “还危险……危险什么呀?他们是酒量比我好?还是拳头比我硬啊?”

    “真是个小朋友,听说我去gay吧就紧张成这样。没那么可怕的,说不定等你以后成年了,你天天泡吧。”

    邢烨然说:“你以前都不去的。”

    薛咏说:“嗯,我是不爱去。那不是因为我穷吗?没钱就只能在家喝喝牛奶啊。喝一杯酒两百块,傻吗?”

    邢烨然说:“你以后没事别去了。”

    邢烨然这么说,薛咏可就不乐意了:“我想去就去。”

    薛咏赶他出去:“我要换衣服了,你别老挤在我旁边,我都不好转身,要踩到你了。”

    薛咏换上睡衣回到卧室,邢烨然已经在暖被窝了。

    薛咏问:“今天也脚疼啊?”

    邢烨然点头:“脚疼。”

    薛咏现在已经习惯了邢烨然隔三差五地爬上床上让他帮忙揉脚了,手法非常娴熟。

    邢烨然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他:“哥,你今天去gay吧,就没有人想泡你吗?”

    薛咏:“有啊。”

    邢烨然那一肚子怒火瞬间蹿到脑袋上一样:“还真有啊?”

    薛咏点点头:“对啊,这不是很正常吗?有人要请我喝酒,不过我不跟他喝。”

    邢烨然放心一秒,旋即想到薛咏拒绝得这么果然快速,多半是因为心里还装着大哥,又觉得还是很难受。

    再想到今天班上那个姓苏的娘娘腔扭捏羞涩地说喜欢薛咏,火气就一阵一阵地冒。

    连那个安瑨仔细想想,都显得目的不纯起来。

    他约薛咏去gay吧谈事,真的没点别的想法吗?一时间,邢烨然只觉得草木皆兵。

    薛咏心大,没觉得是什么问题,打了个哈欠:“今天喝了酒,有点困。”

    “我可能揉着揉着就睡着了啊……”

    第二天起来,邢烨然已经起床去上学了。

    餐桌上放着一份早饭。

    应该是邢烨然去上学以前顺手多做的。

    真贴心。

    邢烨然为了给他省钱,很少在外面买早饭吃。那孩子刚到他家的时候还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现在什么活儿都会干了。

    薛咏吃过饭,中午时,收到安瑨发来的消息:【我堂妹答应了,一天三百,补一周,两千一。】

    【我把她的账号推送给你,你加一下。具体时间安排你们自己商量。】

    薛咏和小姑娘谈妥了补课时间和地点。一个小姑娘来两个男人住的地方是不大好。到时候让邢烨然自己过去上课。这个价钱非常实惠了,人家小姑娘大概也只是赚点零花钱。

    薛咏通知邢烨然已经帮他找到了老师,让他放假了以后去补课。

    邢烨然不禁烦躁起来,倒不是因为要继续上课,补课这一个星期,他必须有大半天时间不能黏在薛咏身边。

    薛咏说:“你这么聪明,一定能拿个奖回来的。”

    邢烨然正想嘴臭一下。

    薛咏好奇地问:“你哥高中的时候应该也参加过竞赛吧,他拿过奖吗?”

    邢烨然的思绪一个急拐弯,好胜心被激发出来,他记得大哥有拿过奖,既然大哥有,那他不能没有!他还想比大哥拿到最厉害的奖。

    邢烨然既崇拜大哥,又想打败大哥,以前并没有这么强烈的胜负心,不知道从什么开始,他就在忍不住想和大哥较劲,想成为比大哥更厉害的男人。大概……是因为薛咏老是拿大哥来嘲笑他吧。

    邢烨然说:“我肯定能拿奖的,你等着吧。”

    薛咏说:“好啊,你要是拿了奖,我给你奖励一双球鞋,怎么样?”

    邢烨然想到什么,红着脸说:“我不要球鞋。”

    薛咏问:“那你要什么?”

    邢烨然说:“你带我一起去泡澡。”

    薛咏拍了他一下,豪爽笑道:“哈哈哈哈,是吧!搓澡真的很爽!”

    邢烨然:“……”

    又过了一个星期。

    上次被邢烨然揍了的苏俞才敢重新小心翼翼地接近他,两人做值日,一起在厕所洗拖把:“邢烨然,我只是让你帮我给你哥介绍一下,你没必要打我吧?你这是校园暴力!”

    邢烨然没好气地说:“这不是校园暴力,你这是欠揍!”

    苏俞心痒难耐,自打开学他第一次见着薛咏,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薛咏那么帅那么man,一看就是个1!百里挑1的1!那腰那腿那胳膊,绝对就可以把他艹得很好看。想想他就忍不住要流口水。

    所以才想方设法地去找人打听了。

    打听之后知道薛咏很可能是邢烨然哥哥的男朋友。那更好了,就是同道中人!再打听,好像是个黑-社-会大混混。那更更好了,好得不能再好了,小1不坏小0不爱。

    那天他跟同学八卦那真不是鄙视薛咏,是在馋薛咏。

    就算上回跟邢烨然说了以后被揍了,他还是不想放弃。

    苏俞追着他问:“邢烨然你哥有男朋友了吗?”

    邢烨然嫌弃他:“问问问,你问什么问啊?那么烦。你一个黄毛小子,你觊觎我哥?你才多大啊?”

    苏俞自信地说:“我年轻不是鲜嫩吗?老夫少妻刚刚好……你放心,等我当了你嫂子,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邢烨然说:“啧,我都说了我哥是直男了,你耳朵聋的啊?”

    苏俞兴奋地说:“直男不是更好吗??!!”

    邢烨然被噎住了,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尴尬而不是礼貌的微笑:“呵呵。”

    苏俞也跟着笑:“呵呵呵。”

    话音还未落下。

    邢烨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把他的头按到水龙头下面去了,面目狰狞地说:“你给我清醒清醒!”

    苏俞尖叫一声。

    正好教导主任路过,惊呆了,大喝一声:“吓!你们干什么呢!”

    苏俞哇哇大叫:“老师,他校园暴力我!!!”

    于是两个小兔崽子都被拎到办公室去了。

    这俩成绩都好,也都是问题小孩——

    苏俞是直升上来的,初中的时候就是个远近闻名的小奇葩,本来学校规定男生的头发不能长过耳朵,他就留个妹妹头,但是因为长得清秀,学校检查的时候以为他是女生,把他给漏了,他就真的美滋滋地一直装女生了。

    后来还是被抓住了,老师问他你一个男生这样子娘里娘气你不羞愧吗?

    苏俞不知羞耻、理直气壮地回答:“我天生丽质、貌若处子是我的错吗?”

    邢烨然则是另一个刺头儿。

    听说他的监护人不是什么正经人,带着他也整天痞里痞气,摆着张臭脸。一个同学都不搭理,开学到现在,没交上一个朋友。但凡谁惹到他,他是不会给面子的,像只疯狗一样。幸好平时,只要不招惹到他,还是能和平共处的。

    薛咏匆匆忙忙赶到学校。

    一进办公室。

    就看到被淋了满头水湿哒哒、可怜巴巴的苏俞,和一脸“老子没错”邢烨然,快拽上天了。

    薛咏瞪了他一眼,邢烨然还很不服气。

    邢烨然张嘴:“哥。”

    薛咏理都不理他,邢烨然愣了愣,眼睁睁看着薛咏径直走到苏俞面前,无比温柔地安慰:“小同学,对不起哦,我们家烨然欺负你。我代他跟你道歉。”

    苏俞崇拜羞涩地望着他:“没关系,哥哥。”

    邢烨然气炸了,狂吠起来:“还哥,我哥是你能叫的吗?我准你叫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加起来也有9000多字了。我歇了。

    其实主角的名字也是自动取名器取的啊,不过我会挑一个和人设接近的,像邢烨然的名字听上去就像是一团火。哥哥的就很温柔。

    这章发100个红包!

    感谢在2020-03-25 07:13:06~2020-03-26 18:51: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本地瓜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林虞忻、一位一米八八的大帅哥、咩咩咩、栗栗栗栗栗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海南迪丽热巴 40个;玮玮玮 5个;橘子与酒 4个;梔香烏龍茶 3个;造化钟、李杏仁、『LXLと田中』一问三、问灵忘羡、金牌宅货 2个;纳兹De可可、俞生的猫、姜橙、芭比QQ、青山散人、oh、Ashley、墨一点、爱冰清忘羡花怜、爱拔酱的鬓角、suhe1997、一分秋、蜂蜜芥末、PangdongDong、37100937、盛世美颜、爱喝水的鱼、噼里啪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起名字好难 70瓶;疯车车 69瓶;咩咩咩 51瓶;燕麦酱 39瓶;和煦、奇葩花开、无情催更手、小D儿、赴梦来、不要一本正经的干不正、电波哔哔、数学分析、fish 20瓶;和歌 19瓶;新心芯星 16瓶;莫菇 12瓶;墨一点 11瓶;寱爩、AD钙的小妹妹、春山空、森罗万象、葭呤、纳兹De可可、曳尾涂中、凉白开、她只愿你陪她看夕阳ii、远承 10瓶;24k甜心收藏家 9瓶;轻筠 8瓶;俞生的猫 7瓶;乎乎呼呼、人间四月天 6瓶;士不可以不弘毅、爱冰清忘羡花怜、峰家的叶子、迷糊、『LXLと田中』一问三、玖暮、早早、千秋岁引、26433560、阿怡家的糖、啦啦啦 5瓶;wuli小受、文然 4瓶;nengRICH、邪火、没有人能完美如顾昀、a?a?a?a?a?a?s?a、404notfound、米酒or酸菜 3瓶;乌鹊南飞、林溪一叶、七夜、南南超可爱、闪电、太子、介错、清风留夏 2瓶;藏琳、蛋蛋君啊、顾则之、白茶.、庄儿、忽昂、今天开始做欧神、浪里小黄龙、金币999、今天望江在一起了!、禾女鬼时代、ppmm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