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豪门女配不想破产 > 第22章
    佟雨雾自然不缺钱,只是看着来自傅礼衡的转账,又觉得那份开心的心情宛如收到了两个亿。

    他们之间好像有在一点一点的变好。

    不过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傅礼衡对她也许是上心了,也许是有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欲,或者大胆一点的想,他对她是喜欢的。只是这种喜欢很浅薄,远远达不到爱的程度。现在的佟雨雾很贪心,贪心到想为这一段婚姻上一层又一层的保险,这其中就包括傅礼衡对她的爱,只有他爱她,在意她,她才能有胜算。

    这两年里,难道她没有对傅礼衡动心过吗?当然动过心,但她知道,她跟傅礼衡之间相差太远,他牢牢地握着主动权,钱他有,权也有,她仰仗着他生活,在这种明显处于弱势的情况下,她如果把持不住自己的心,那分分钟变成怨妇,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给的,唯一她能做得了主的就是她的心。

    佟雨雾抿了抿唇,给傅礼衡回了个可爱的表情包。

    雨雾,雨雾,博弈才刚刚开始,暂时还不可以动心噢。

    走进超市里,佟雨雾觉得一切都很新鲜,她已经好几年没来过超市了,总感觉跟以前都不太一样。她本来以为在超市买菜是很枯燥乏味的活动,没想到逛着逛着,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结账的时候,收银员一样一样的扫码,最后微笑着看她:“您好,一共六百四十三块,您是手机支付还是现金?”

    佟雨雾趁机问了系统:【傅礼衡给我转账二十万,我用微信支付的话,是不是不算在一千块的额度里?】

    系统:【一千块的额度,包括所有从用户这里经手的,至于金钱来源于谁,这没多大关系。】

    这个意思是说,只要由她买单付款的,哪怕是用别人的转账,都要算在她头上?

    佟雨雾:【……】

    “手机支付,谢谢。”佟雨雾将手机码对着收银员,一千块额度用了六百四十三了,她觉得自己没买什么啊,怎么就花了这么多?

    购物车是可以推着到停车场的,不过这样一来的话,一块钱硬币就拿不回来了。

    拿不回来……就拿不回来吧!

    佟雨雾推着购物车进了电梯,一路上还在盘算自己都买了什么。

    “佟、哦,不,傅太太,好巧。”

    突然听到一道尖利的女声,佟雨雾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看向声源处,那是一位中年妇人,穿着黑色的午休连衣裙,打扮得很时尚,只是脸色看起来并不是很好,有些憔悴。

    佟雨雾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很冷淡地点了下头。

    这个中年妇人是秦易的继母吴慧君,吴慧君跟秦易爸爸就是典型的小白花成功上位,只可惜吴慧君嫁到秦家也有近十年了,竟然也没能生个孩子,而秦易爸爸的身体听说也不太好,现在秦易成功接手公司跟家族,恐怕吴慧君最近的日子尤其不好过,不然也不至于满脸阴郁。

    吴慧君也注意到佟雨雾右手无名指的大钻戒,也看到她手里拿的包是限量绝版的,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顿时深吸一口气,挤出了笑容:“傅太太怎么有兴致来这边?”

    佟雨雾跟吴慧君并不熟,但这不妨碍她厌恶这个人。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佟雨雾语气淡淡:“买菜。”

    吴慧君自然感觉得到佟雨雾对她的厌恶还有不喜,心里憋着一口气,谁能想到呢,当初那个来秦家都小心翼翼的佟雨雾有朝一日会搭上傅礼衡,一跃成为傅太太,现在别说是她了,就是那老不死的秦淮看到佟雨雾也得客客气气的吧?

    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当初她怎么会想着让秦易不痛快,从而从中作梗拆散他跟佟雨雾呢,明明秦易跟佟雨雾在一起,对她来说百利而无一害,佟雨雾没有父母,对秦易的帮助微乎其微,饶是她也没想到,秦易在跟佟雨雾分手以后,反而比以前更加努力奋发图强,惹得老不死都对他高看了一眼。

    纵使吴慧君再怎么后悔,这事情也成定局了。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佟雨雾推着购物车从吴慧君身边经过,看都没看她一眼。

    吴慧君站在原地,回头看了一眼,佟雨雾已经上车了。

    此时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她当然是恨秦易的,也恨秦淮。秦易想断了她的路,她也不会让这兔崽子好过。

    如果秦易跟佟雨雾重新勾搭到一块儿去,那傅礼衡会放过他吗?

    佟雨雾虽然很讨厌吴慧君,但这不妨碍她的心情好。想到吴慧君的憋屈,她就高兴了。

    以前她跟秦易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想到结婚这么长远的事,那时候还很年轻,之所以答应秦易的追求,不过是因为他很真诚,对她也很好,而她也喜欢他。她知道秦易的爸爸不喜欢她,她跟秦易在一起时,就只去过一次秦家,仍然记得当时吴慧君那丝毫不掩饰鄙夷打量她的眼神。

    从那次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去过秦家,实际上从那时开始,她就知道自己跟秦易是不会长久的。

    哪怕他的家人能够接受她,她心里也是有隔阂的。

    从前所经受的种种,如今再回想起来,反而觉得那时候委屈得不能自已的自己,有些幼稚可笑。

    佟雨雾回到家以后,将买的菜都放在冰箱里,想着时间还早,便上楼在主卧室的储藏柜里找到录像带,她坐在地毯上,看着电视屏幕开始播放她跟傅礼衡的婚礼视频。

    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婚礼啊!

    她穿的婚纱都太好看了吧!那天的鲜花都是从国外空运回来的!

    对了,那个谁的眼神是不是带了些嫉妒!对,就是嫉妒!她就是那惹人嫉妒又羡慕的傅太太!

    等傅礼衡下班回到家时,他都能感觉到佟雨雾今天似乎比昨天要温柔许多。

    不仅帮他把西装挂好,还早早地就准备好了他爱喝的果汁,温度也很好,不算太冰。

    难道是他给她转账,令她高兴了?

    女人可真奇怪,明明他的副卡就在她那里,她居然会因为二十万而高兴……

    她究竟怎么想的。

    “我正准备做饭。”佟雨雾也没想到傅礼衡今天会提前半个小时回家,“不会等很久的,或者你回房休息一下,等饭做好了我叫你。”

    不是傅礼衡看不起自己的妻子,他真不觉得佟雨雾能做好一顿饭,但是也不能打击她的积极性,思及此,傅礼衡卷起袖子,“我帮你。”

    佟雨雾:“……?”

    帮、帮她?

    夫妻俩一起做顿饭,肯定有利于拉进感情!

    ……

    …………

    “食谱上说五克生抽。”傅礼衡的衬衫袖子卷了起来,露出精瘦的手臂,如果不是地点不对、设备不对,佟雨雾真的以为这是在实验室里做实验。

    傅礼衡看着食谱,指挥佟雨雾找到厨房秤,连盐三克、生抽五克,都精准的测量好。

    佟雨雾:……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大概傅礼衡也发现佟雨雾很咸鱼,别说是做饭,打下手她都是多余的,便干脆自己出马了,傅礼衡自然也没有下厨做饭的经验,不过他自诩从幼儿园开始他就一直拿第一名,区区下厨做饭而已,绝对难不倒他,他严格按照食谱上的来,连01克的误差也不允许存在。

    佟雨雾在一旁看着,忍不住在心里计算,她老公是不是处女座啊。

    傅礼衡跟有强迫症一样,肉丝都恨不得切得一样长,整整齐齐的摆在案板上,当然多亏了他的完美主义,这一顿晚饭离黑暗料理还有十万八千里远,佟雨雾试着尝了一口菜,竟然还很不错,反正应该比她做的要好很多。

    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佟雨雾一点儿都没吝啬,对着傅厨师疯狂吹彩虹屁——

    “太好吃了!老公,你是不是之前做过饭啊!”

    “没有?那怎么做得比孙妈做的还好吃?”

    “老公你太厉害了,什么都会做,什么都做得好!”

    傅礼衡只是矜持的笑了笑。当然后来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不是她做饭给他吃吗,怎么变成他下班回来做饭给她吃?

    “太好吃了,我决定我今天不减肥了,明天再减,吃饱了才有力气嘛。”

    第二天,佟雨雾要陪傅夫人参加一个宴会,她本来就已经选好了礼服,好在造型设计师是傅夫人请的,她是顺便蹭一蹭,工资也不从她账上走,不然说不定这次上妆都得她自己动手,她现在太穷了,还有好几天呢,只能花三百多块钱了。造型师建议她先换上礼服,这样也方便上妆做发型,佟雨雾来到衣帽间,却发现一套礼服上贴了一张便利贴,是傅礼衡留下的——

    【穿这件。】

    咦?

    想起前天晚上的胡闹,佟雨雾有些脸热,他该不会以为她真的要穿那套礼服去参加宴会吧,所以才会在衣帽间留下便利贴,是提醒她,让她不要穿那件“战袍”。

    傅礼衡随手帮她挑选的礼服比较普通,是藕粉色的一字肩缎面礼服裙。

    她还没穿过。

    还是别打他的脸了,金主爸爸说穿,那她就穿。

    实际上佟雨雾盘正条顺,仪态又好,但凡是出现在她的衣帽间的礼服,其实都是好看的,设计师帮她设计了跟礼服搭配的妆发。

    与此同时,忙着找实习公司的柳云溪接到了一个同学打来的电话。

    “云溪,拜托你帮个忙,你今天没事吧,帮我去接个活,这个活特别好,不过我男朋友临时过来,我要去陪他。”

    柳云溪也没心思:“你没时间的话,可以不去吧?”

    “说是这样说,但那个人人脉还挺广的,我想以后还跟她找活干,今天要是突然说不去,我怕别人对我印象不好。云溪,你先别急着拒绝,这是一个有钱人家举办的宴会,我是去当服务生的,就一个晚上,好几百块钱呢,这种宴会都不累的,就端下盘子打个下手,一点儿都不辛苦,很多人都抢着要做的,我这不是之前欠你人情吗,听说你也缺钱,你去不去?”

    “而且听说这家很有钱的,燕京好多商场都是这家开的,肯定有很多有钱人都去,说不定你会碰上一个喜欢你的富二代呢。”

    柳云溪哑然失笑,她对这种事是真的不感兴趣。

    不过一个晚上好几百块的工资,她是心动的,她现在只想尽快还钱,不想让秦易看不起。她不是那种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人。

    “好,什么时候,在哪里?”

    “我等下发微信给你,谢谢啊!下次请你吃麻辣烫!”

    傅夫人之前就打电话来说过,会让司机弯一脚来这边接她。

    佟雨雾等造型师帮她做好妆发以后,闲着无事,在厨房做了个凉拌菠菜。为了穿礼服好看,很多名媛千金在参加宴会时,面对诱人的食物都不会多看一眼,更别说吃了,可不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在宴会上饿得前胸贴后背,搞不好肚子还咕咕叫,那就有点儿难堪了。佟雨雾每次去参加重要宴会前,都会吃点水煮青菜垫一下。

    她想着也没事干,傅夫人也是刚刚从老宅那边启程,可能还得一段时间才能到这里来,便拿着手机开始自拍了。

    相信每一个名媛千金的人生中都有一门必修课,那就是如何在拍照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角度。

    佟雨雾自认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但也不得不承认,找好角度很重要,会事半功倍。一口气拍了十几张满意的照片后,她又开始精挑细选,从中选出两张最好的最自然的。女人们都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无滤镜美女她们更会欣赏,可惜钢铁直男脑子里还缺了一根筋,所以佟雨雾找了个清新自然又不失真实感的滤镜,一番操作行云流水,确认保存后,打开微信界面,将两张照片发了过去。

    【我穿了这件礼服。】

    意思就是她有乖乖听他的话。

    佟雨雾自然不会指望傅礼衡是秒回党。

    他能回她的消息她就很满意了,哪里还敢奢望秒回这种事会发生在傅礼衡身上。

    他又不是舔狗。

    傅礼衡的确没有第一时间收到消息,他在上班时都很忙,从会议室出来也没顾得上去看手机,还是临近下班时,接到了一通电话这才顺便看下佟雨雾发来的微信消息。

    他点开看了那两张照片,视线停留在她的脸上,后又随手点了保存。

    其实这套礼服也是他随手选的,倒不是说担心她会穿那件令人把持不住的礼服,她一向很有分寸,今天又是万夫人跟万先生结婚三十年的宴会,她不是那种会喧宾夺主的人。只是那天他已经答应过他,要帮她挑一套礼服,自然不能食言。

    他本来是想回复消息的,又想起什么,便将手机放在一边。

    直到佟雨雾坐上了傅夫人的车,她也没收到他的回复消息。

    傅夫人保养得很好,今天穿了一身墨绿色的旗袍,配上光泽圆润的珍珠首饰,雍容又华贵,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都是宽容的痕迹。

    “这两天刘姐她们都不在,你们过得还习惯吗?”傅夫人问道。

    她也不至于担心儿子儿媳吃不上饭,都是成年人了,人家小两口别出心裁想体验一下普通夫妻的生活,她不会阻拦,只是会有点儿感兴趣,目前进度如何。

    佟雨雾面露尴尬:“……我不是很会做饭,还好礼衡不是很挑剔。”

    傅夫人失笑:“慢慢来,只是你会比较辛苦一点。”

    在燕京,一些豪门家族为了生孩子,那是无所不用其极。去港城去泰国烧香拜佛那都算轻的,所以,佟雨雾为了生孩子,只是将佣人遣散回老宅,自己当全职太太,那都算不得什么,至少在傅夫人看来,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恩。”佟雨雾笑了笑,“说起来,这两天我有做梦,梦到我站在果树下面,好多苹果都掉下来,我想接接不住,气馁极了,最后一个特别大的苹果就掉在了我怀里。也不知道这个梦是好还是不好。”

    傅夫人细细品味,后又一喜:“应该是好梦。”

    她是过来人,是知道有胎梦这个说法的。

    虽然也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过这种梦寓意是好的,又总比没有强。

    傅夫人刚开始的时候的确不是很喜欢佟雨雾,有哪个老母亲会喜欢耽误自己儿子前程的小妖精呢。这几年相处下来,她觉得这个儿媳妇很不坏,品性端正,也不会去惹麻烦,对她的话从来都是认真听着,鲜少反驳,人心都是肉长的,这还是自己儿子亲自选的妻子,她不认可,岂不是在打儿子的脸?

    当然最重要的是,傅夫人也是个隐形颜控,一旦接受了儿子的选择,她再看佟雨雾,就怎么看怎么顺眼了。

    不说别的,她已经开始期待未来孙子孙女的可爱模样了。

    见傅夫人面露愉悦笑容,佟雨雾内心也很淡定:梦是编的。

    五六十岁的夫人最喜欢的就是小宝宝了,她随便扯几个胎梦,婆婆都会很高兴。

    掐指一算,过不了多久她大姨妈也要准时到访了,大姨妈护体,什么梦都不会是胎梦。

    万家有一套庄园,位于半山腰,占地面积很大,十分豪华,车子停在门口,万家的保安就殷切的上前来为她们开门,在豪门家族当保安的要求也不低,他们也许比交通部门更清楚这燕京顶级豪门的车牌号都是多少。

    每天佟雨雾都能接到宴会邀请,不过她并不经常出去营业,除非是非常重要的场合。万家夫妇结婚三十年是珍珠婚,整个宴会也以珍珠为主题,除此以外,这个宴会也有很重要的信号,那就是万夫人的独子从英国归来,即将接手企业,所以今天来捧场的人很多,万夫人想为儿子造势,什么都是大手笔来,大概也想看看这未婚的名媛千金们都有哪些,所以,在燕京有头有脸的未婚千金小姐几乎都来了。

    傅夫人挽着佟雨雾的手往里走,婆媳俩看着很和谐,感情也很好的样子。

    佟雨雾在被保安领着走进庄园内部时,忍不住张望了一下——

    如果她没记错,在原文中,她第一次正式跟女主角见面就在万家的宴会上。

    实际上,佟雨雾对女主角跟秦易之间的虐恋情深并不是很感兴趣,刚开始她也是想避着女主角的,但转念一想,她为什么要去怕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万家的聚会很重要,她犯不着为了躲着陌生人缺席。

    其实,她也有些好奇女主角到底长什么样子,真的跟她长得很像吗?

    “在找人吗?”傅夫人注意到她的视线,便问道。

    佟雨雾镇定心神:“茵茵也来,我好像没看到她。”

    “可能已经来了。”傅夫人笑了笑,“等下就看到了。”

    佟雨雾不想喧宾夺主,穿的礼服都是不张扬的,但无奈她有一张令人惊艳的脸,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轻易地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站在阳台上的万黎茹也看到了佟雨雾,她阴沉着一张脸将窗帘猛地拉上。

    万黎茹的身份比较特殊,说她是万家大小姐,那也不是,但在血缘上,她也的确是万先生所出。

    据说,万先生年轻时体弱多病,算命的断言他活不长,万老太太急火攻心,想为儿子留下一点血脉,可当时还真没有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敢嫁到万家来,于是万老太太便找了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姑娘,没有操办婚礼,后来,万先生又遇到了现在的万太太,两人是一见钟情,万太太排除万难嫁给了万先生,万老太太见儿媳妇是正经豪门的小姐,就偷偷地将那姑娘送到了万氏老家。

    万太太进门以后,万先生的身体倒是一天好过一天了,同时也爆出了一桩丑闻,那个被送到万氏老家的姑娘怀孕了。

    当时,万太太也想过要离婚,只是万先生最后打动了她,这才有了这三十年的珍珠婚。

    万先生为人儒雅,只是对这个女儿却不假辞色,哪怕万老太太过世了、万夫人也同意了,他也不肯将这个女儿接回燕京,于是也有传言说是万黎茹的生母当年用了不正当的手段才怀孕的。现在万黎茹的生母过世了,再让她留在老家已经很不合适了,再加上万黎茹也快三十岁了,到了婚姻嫁娶年纪,万夫人便把她接回了燕京。

    万黎茹最嫉妒的人就是佟雨雾。

    在万老太太过世的那一年,她第一次回到燕京来送葬,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傅礼衡,男人一身黑色正装,身姿挺拔、面容俊雅,她偷偷地打听过了,那是傅家的独子,也是燕京公子,那时候她总在想,如果有一天她能嫁给他就好了。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她费尽心思的引起万夫人的注意,哪知道还没等到她被接回来,傅礼衡就结婚了。

    万黎茹回到梳妆台前坐下,她今天穿的也是藕粉色小礼服,看着镜子里这张脸,再想起佟雨雾……她气得恨不得将桌子上的瓶瓶罐罐都扫在地上。

    拿起放在一旁的座机,她打了内线电话,语气很不痛快:“我要的燕窝粥为什么还没送上来?把我的话都当成耳边风吗?”

    厨房不知道说了什么,万黎茹将电话给挂了。

    在这万家,人人都可以瞧不起她。

    明明她才是万家大小姐!

    一个佟雨雾算什么,无父无母那样的身家背景,她哪点不如她了。

    厨房管事的接到电话也是叫苦不迭,暗啐一口:“什么人啊,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就在这摆谱!”

    大家都在忙,谁都不愿意去万黎茹那里触霉头。

    管事的看到柳云溪,是个生面孔,想着应该是外面找来的人,便招了招手:“你过来,把这燕窝粥端去给小姐,小姐住在三楼。”

    柳云溪愣了一下,接过了盘子,“恩,好的。”

    柳云溪端着燕窝粥出来,问了几个佣人,这才上了三楼,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有钱人的家里,内心不是不震撼的,燕京寸土寸金,这庄园未免也太大了,得值多少钱啊。

    来到门口,她空出一只手敲了敲门。

    一道不耐烦的女声从屋里传来:“进来!”

    柳云溪顿了一下,这声音的主人要么脾气不好,要么处于盛怒中,希望她不要那么倒霉被注意到。

    她推开门进了房间,整个房间都是粉色系的,奢华又梦幻。

    柳云溪目不斜视,低着头,将盘子放下准备转身离开时,万黎茹双手抱胸走了过来,一脸冷然:“你是新来的?”

    “……恩。”柳云溪心想,今天她的运气可不怎么好。

    万黎茹见她低着头,火气更大了,“你抬起头来,怎么,长得丑见不得人吗?”

    柳云溪满肚子无奈,却不得不抬起头来,“小姐,我还有事情,如果您没什么吩咐,我就先走了。”

    万黎茹在看到柳云溪这张脸时就愣了一下,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时也就没有反应过来,等柳云溪离开房间后,她才猛然想起来,这个新来的女佣长得是不是有点像佟雨雾?!

    突然脑子里就有了个大胆的想法,碍于身份,她不能给佟雨雾难堪,难道就不能指桑骂槐让佟雨雾不痛快吗?

    思及此,万黎茹回到梳妆桌前,拿起放在首饰盒里的钻石项链来到窗户前,随手将项链给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