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女配咸鱼翻身记 > 第 23 章
    因为确定下了婚期,苏棠也没有刚来的时候那么紧张了。对她来说虽然谢煜琛的前世是选择了苏惊鸿,只是按照原著来看,苏惊鸿身上疑点重重,虽然是爽文但是却也透着一股子弱智的槽感,再加上那个稀里糊涂的结尾,让她对谢煜琛反倒是起了怜悯之心。

    能不怜悯吗?这孩子看上去挺正常的,至少到现在没看出来他有想要篡位的想法。而且他亲娘太后看着也十分睿智宽厚,皇上比他大了十来岁,对他这个王爷弟弟据说十分宠爱,所以怎么看,他也没有造反的引子啊。所以说,谁知道是不是苏惊鸿背后捣鬼,硬是把他生拉硬拽到了不得不篡位的地步呢?

    可是既然自己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一颗红心就得两手准备。一边必须打消逍遥王篡位之心,另一边也要把苏惊鸿这个不稳定因素清除掉。

    两年的时间,应该可以做不少事了。

    “小姐,您写的这个话本真好看。”丹桂一边帮忙抄撰一边道:“这个杜奕衡太可怜了,从小父母双亡不说还被人欺负,看着欺负他的那群坏蛋,我真的想帮忙打回去。盈月姑娘是九尾狐吗?这么厉害的妖怪为什么会被困在玲珑宫里面呀?他们俩以后会在一起吗?”

    苏棠听着丹桂的十万个为什么,笑道:“这些可不能说,说出来我就不想写了。如今攒的够一本了吗?”

    丹桂道:“我看着够了,不过小姐,这只有字没有画不好呢,回头奴婢帮您画几幅图呗?”

    苏棠惊喜道:“你会画图?那可就太好了。”

    丹桂道:“奴婢自然会画啊,当初丹青师傅教过呢,只是小姐不爱学罢了。”

    “小姐,小姐!!圣旨——”一名小厮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圣旨,圣旨来了,夫人让小姐赶紧去前厅接旨!!”

    苏棠一愣,丹桂却反映过来,连忙收拾好纸笔,又十分迅速的给苏棠换了一件颜色鲜亮的外褂,从首饰盒找到两根金簪子簪在苏棠头上,扶着她就往外走。

    “一定是皇上赐婚的圣旨,这可太好了,小姐,以后那边院子想要欺负您,可别想仗着自己是长辈是堂姐了,您这个身份足够能压的他们不得不低头呢。”丹桂也是跟着苏棠受了太多年的气,要不是她脑筋好脾气温和,怕是早就嘤嘤嘤哭着求夫人换人了。

    等苏棠到了前厅,苏夫人,三位嫂子,三位姨娘和弟弟妹妹们都已经到了。

    传旨的太监就站在院子中间,跟苏夫人说话呢。他身后带着个小太监,小太监手中托着装有圣旨的盒子,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棠儿快过来,见过钱公公。这位钱公公可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呢。”苏夫人招呼了苏棠过来,给钱公公行了个礼。

    钱公公连忙道:“哎哟哎哟,可使不得,以后您家姑娘可就是板上钉钉的逍遥王妃了,咱家哪里敢受这个礼。”说着,连忙伸手把苏棠扶了起来。

    苏夫人笑道:“这圣旨还没宣呢,她给您行礼也是应当。钱公公在宫中这么多年,伺候过先皇,如今又伺候皇上,可谓是劳苦功高,怎么就受不得了?”

    钱公公笑的眉眼儿都舒展了,他道:“这也是咱家应当应分要做的事,永安候夫人真的是过誉了。”

    正说着,东院的那一家子也赶了过来。

    苏惊鸿毕竟已经及笄了,她现在挽了个留仙髻,额头前簪了个孔雀簪子,孔雀口中叼了一颗圆润的东珠,在眉间轻轻摇晃,更是显得她容貌艳丽了。

    苏夫人见了他们,脸上的喜色略沉了沉,不过仍旧是打了招呼。

    苏惊鸿认识钱公公,不过不是现世,而是在梦中的那个世界里。她给钱公公福了福身子,道:“钱公公,辛苦您了。”

    钱公公笑道:“这不就是誉满京城的苏大才女吗?今日有得一见,果然姿容不凡。”

    苏惊鸿笑道:“钱公公过誉,若说府中姿容不凡之人,还是我这位堂妹最为出挑。”她说着,双眼忍不住看向小太监手里抱着的圣旨。

    钱公公道:“这是自然,否则咱们王爷也不至于急急求了皇上下旨呢。”他说着,向宫廷所在的地方拱了拱手。

    苏惊鸿笑容有些僵硬,她看向苏棠,心中无比疑惑,但是面上却完全不显露,而是道:“恭喜妹妹。”

    苏棠道:“如今还未宣旨,现在就说恭喜早了些呢。待宣旨之后姐姐再说恭喜也不迟啊。”说完,便退到苏夫人身后,不打算搭理他们了。

    苏惊鸿也并不气恼,看上去一副大度的样子,也退到了她父亲苏和盛身后。

    又等了片刻,苏和真带着几个儿子从军营赶来,先对钱公公赔了个不是,然后又急急忙忙的去到自己院子里换了衣裳净了手脸,才又转出来。

    这时候,钱公公才正是开始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永安侯府嫡女苏棠才貌双全,恭谨端敏,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朕弟逍遥王适婚娶之时,又有先皇一言婚约,乃天造地设……待逍遥王谢煜琛官礼后,即可迎娶苏棠为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

    苏棠接了圣旨,然后被丫鬟丹桂搀扶起身。

    钱公公嘴里的彩虹屁不要钱似的往外吐,给苏夫人和苏和真他们笑的满脸都是嗓子眼儿。苏夫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荷包塞给钱公公和跟来的太监侍卫,要留他们喝一杯酒再走。

    钱公公道:“时辰已经不早了,咱家还得回宫禀告皇上呢。侯爷,夫人还请留步,请留步。待姑娘出阁之日,就算您不愿意,咱家也得过来蹭一杯喜酒喝呢。”

    送走了钱公公,苏夫人展开圣旨看了又看,喜不胜收。“这下心里可踏实多了,再有那些碎嘴子胡说八道,咱也有底气直接糊巴掌过去了。哎呀呀,心里舒坦了。棠儿走,跟娘把圣旨放好去。”说完也不打算看东院那群人的脸色,带着家中女眷们直接走了。

    苏和盛一家子嫉妒的脸色都青了,尤其是苏惊鸿,原本恭喜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眼睁睁的看着苏棠离开,眼珠子都红了。

    苏和盛道:“弟弟好福气,先是的了侯爷之位,如今女儿又成了准王妃,我估摸着,这世子之位怕是也要跟着下来了吧?哥哥先提前恭喜一下了。”说完,十分随意的拱了拱手,又道:“弟弟得了这么多好处,可千万别忘了哥哥啊。”

    苏和真道:“兄长此话怎讲?我什么时候怠慢过兄长了?难不成又有人嚼舌根吗?若真是如此,兄长就应该直接大巴掌抽回去,省的有人挑拨咱们兄弟之间的情谊。”

    苏和盛哼了声,气哼哼的也走了。

    苏和真回到自家院子,苏夫人已经放好了圣旨,正在厅里喝茶呢。他问道:“夫人,如今圣旨下来,咱们是不是得准备设宴了?”

    毕竟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若是不设宴,似乎有些怠慢了。

    苏夫人道:“再过一月就是棠儿的及笄礼了,我得写信给我兄长姐姐那边让他们也一同过来。到时候办的大一点儿,热闹一点儿就够了。只不过我把丑话放在前面,苏和真,你那个哥哥一家子可都是狼心眼,若是在宴席上折腾出点儿幺蛾子来,可别怪我跟你翻脸。”

    苏和真尴尬的笑了笑,他哥哥那一家子这几年没少折腾,他带着儿子们经常在军营平日里也遇不到,可是当初那满城的风言风语却是听了个满耳朵。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这毕竟关乎着自家闺女的声誉。可是那些流言蜚语按下这头起了那头,反而越传越盛,甚至还有说他们一家子盛气凌人的,最后也只能罢休,希望时间长了流言也就没了。

    到最后谁能想,还是逍遥王出手才将流言按了下去。

    “那晚上是否请煜琛过来坐坐?”苏和真又问。

    苏夫人想了想道:“按说两个人定了亲,成亲之前不见面才好。而且今天是赐婚,按说煜琛应该要送定礼过来。你且等等吧。我让厨房给你们做了点儿点心,这一路赶过来怕是累坏了。”

    虽然她之前说什么翻脸不翻脸的,但是自家男人自家疼,尤其还有儿子们呢。所以早早的就让厨房里准备上了。

    一家子一起吃了馄饨,又略歇息了片刻,谢煜琛就上门了。

    按说若是一般人家,首先要做的是纳采、问名。只是毕竟这婚约早早定下,如今又有了皇上赐婚,所以这两步也不过是做做样子。庚帖在赐婚之前早就换过,逍遥王此次过来送的是小定之礼。待成婚前将要根据礼部流程送聘礼抬嫁妆迎亲,要比普通人家繁琐多了。

    谢煜琛此次前来,身后跟着一群小太监,手中捧着锦盒,装的全都是好东西。什么珍珠玉石,什么人参鹿茸,什么山珍海味。因为之前两家已经交换了信物,如今赐婚之后,两人就可以直接将那块玉佩带在身上了。

    苏夫人没让苏棠出面,就连吃喝都是遣人送来的。原本苏棠以为就没自己的事儿了,谁知道饭还没吃完,苏惊鸿再次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