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 正文 第55章 不想离婚(22)
    珍珠白一样的平原上, 有茂密的桃花丛林, 有渔人从那平原走入丛林间,忽逢一小溪口, 有潺潺流水从其中汨汨而出,那水流起初并不多, 如春风拂过冻土, 将土中的冷漠与冰冷化开,变得湿润不已, 随后才有清泉从其间冒出,先是一两滴,后来水流才渐渐变大。

    溪水从桃林中央贯出,道旁林间桃花盛开, 举目望去皆是嫩嫩喜人的粉, 渔人撑杆而上,来到那溪水源头边, 举杆朝那溪水源泉洞口处戳去, 竹竿搅动,一时间, 面前的源头便如水库决堤一般, 流水清晰可见地慢慢浑浊了起来,然而不可避免地, 溪流也渐渐淌成江河。

    ……

    剧组酒店里。

    许娇被风青玉从后面抱着, 清晰地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满脸的春意, 绯红如春日海棠, 层层叠叠地于自己的脸颊处,往耳朵尖、脖颈……慢慢地延伸而去。

    就连玉白的脚趾尖都跟着变了颜色。

    而站在她身后的人,神情里带着温柔,双手勾着她的膝弯,唯有眼底的光深沉不可见,都是那些无法在日光下叫嚣的念头太盛,最终只能在黑暗里拥拥簇簇的模样。

    原本就已经改到膝盖处的裙摆如今成了帮凶,轻易就被风青玉拨开,那薄薄的纱遮住了对方的动作,只隐约见到那线条漂亮的手腕和小臂,其余都在那隐隐绰绰的层层轻纱里了。

    她偏过头,闭了闭眼睛,眼角就有泪意一点点渗出,将桃红色的眼尾渲得更艳丽三分。

    下唇被她紧紧咬住,许娇不愿去看镜子里自己在风青玉的手中绽放旖旎的模样,连脚趾都紧紧地蜷了起来,可风青玉却偏偏不如她所愿——

    轻咬着许娇的耳尖,风青玉略有些轻快的声音染着笑意响起:“宝贝,睁开眼睛,瞧,我说过你这样很好看……”

    许娇的呼吸陡然重了一下,却不愿去听风青玉的话,不肯顺遂她的意思,甚至还要从齿缝里挤出一句:

    “不许叫这种称呼。”

    风青玉也不恼,只是温温柔柔地对她一笑,唯有手头的动作与此相反——

    ……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先前就被渔人的竹竿探过,如今竹竿再去,山口便仿佛有光,渔人从口入,初极狭,只容勉强而过,渔人便反复而入,这才豁然开朗。

    其间土壤并不平旷,有山峦起伏,重峦叠嶂,如迷阵般误人,又似那周天八卦般,需寻得阵眼,方可平安出入。

    渔人才走至阵眼附近,这波涛般的山岳便齐齐震颤起来,一时间竟让人进退维谷。

    ……

    干净的镜子上不知甚么时候覆上了薄雾般的痕迹,是许娇灼热的呼吸,她被风青玉从客厅的等身穿衣镜里抱到了浴室里,不由自主地抬手撑在上面,只觉这煎熬、情潮漫长如永不灭的天光,久久走不到尽头。

    她浑身都是汗,连呼吸声都凌乱地像是要哭泣一样,忍无可忍,从喉间冒出一句:

    “够了……”

    就这两个简单的字,都满是颤抖,好像那声带一波三折,才艰难吐出一样。

    但有时候,防守就是这样一件奇怪的事情,一旦起了投降的念头,哪怕只是发芽一样轻的动静,紧跟着的就是全面的溃败,让人再生不出半点抗拒的念头来。

    她哽咽着,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快乐,不断地出声,像是催促道:

    “够了、够了……”

    够了。

    不要了。

    风青玉听见她的声音,见到这面洗手台上的镜子被许娇手心里的汗、还有呼出的鼻息弄得有些雾蒙蒙,便用湿润的指尖随手按下了上头的“防雾面模式”。

    登时,镜面重又变得清晰起来,将原本那些朦胧的、含糊的、蒙混而过的暧昧,都戳穿在浴室白灼灼的灯光下。

    风青玉的回答也是这样地明了,她弯了弯唇,吻在许娇的发间,闻见那混乱的、无序的小苍兰的信息素,仿佛已经如主人一样地崩溃,她心情莫名其妙地好了起来:

    “这才到哪啊,娇娇?”

    她说:“现在可还没到咱们上次时间的一半呢。”

    许娇听见她话里的恐怖意思,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先前的那回是因为她处于Omega的结合热时期,所以身体和本能都带着对Alpha信息素的渴望,渴望得到安抚,但现在不一样。

    现在只是普通时候,若是风青玉决意要吃个够本,以Alpha的那个体力和持久力强度,她想要应付下来,估计得付出惨痛的代价。

    她五指蜷了蜷,艰难地用理智回答:“明天……有戏。”

    风青玉的吻从她的发间辗转到了后颈处,语气里还是那温温和和的模样,就是这样的假象,才极其具有迷惑效果,好像诱骗猎物自觉走进陷阱里的可恶猎人。

    “你明天的戏在下午,我们回来得这么早,到明早还有好长时间,会让你休息的,乖。”

    许娇:“……!”

    她反手去推风青玉,后悔刚才就这样纵容她胡闹,深呼吸了几口气,想要冷静下来:“不行……不可以……”

    从来都隐忍听话的人,今天好不容易开一次荤,怎么可能由着她半途而废?

    风青玉任她推,感受她按在自己肩上的灼热的掌心因为自己的动作而不断地重复使劲又卸力的过程,目光往洗手台底下的柜子看去。

    不多时,许娇听见身后这人笑吟吟地问:“娇娇,这里好像有我上次跟你提过的东西……”

    毕竟是高档酒店。

    在这些不经意的小角落里,总是会提供一些必要的用品,比如Omega的抑制剂,又比如Omega在结合热时期会用到的东西。

    兼具趣味与实用性。

    许娇先是恍惚地回忆,随后便又出了一层汗,只不过这回是冷汗。

    她睁大眼睛,逃走的念头才刚升起,手腕上就多了束缚,原来是风青玉从旁边架子上的浴袍上取下了那软绒的白色腰带,将她束在了摆放牙刷的那金属架台上。

    ……

    酒店里的旖旎一点儿传不到外面去。

    自打听见了许娇和风青玉的活动现场出现恶性伤人事件之后,丽娜和团队里的其他人就马不停蹄地为这事奔走,先是在公司官网上发声明,给粉丝们传达许娇和风青玉都平安、没有受伤的消息同时,不忘严厉谴责这种行为。

    声明既出,粉丝们都涌过来呜呜呜心疼偶像,同时催促公司对这次的事件赶紧给个调查结果。

    这到底是狂热粉所为,还是后面有更大的阴谋,粉丝们也想早点弄清楚,这样才好搞清楚将矛头对准谁。

    事情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毕竟距离风青玉上次活动的踩踏事件才过去没多久,人人都想知道这明星怎么能这么倒霉,回回活动都碰上事儿,这次先是Omega粉丝结合热时期跑出来追星,之后又是有人在公共场合持有武器伤人……

    一桩桩一件件,无不引-爆话题。

    丽娜忙的团团转,派人去警局门口二十四小时蹲着,只要一有情况就立刻给自己发消息,很快,她就迅速通知公关那边再发一个通告,让粉丝知道结果。

    经查证,现场的Omega信息素并非来自于人,而是专门的Omega信息素诱-导-剂,此类物品属于违-禁-品,警-方正在迅速排查源头。

    粉丝:“????”

    吃瓜群众:“!!!”

    “我的妈呀我刚才都跟着yxh转发了理智追星的内容,结果现在告诉我现场根本不是有结合热的O粉跑出去,而是有人故意拿诱-导剂引发混乱?这背后想想就很可怕啊!”

    “我们玉姐一个普普通通的明星,这是得罪了谁啊?细思恐极ing”

    “既然这次的事情这么不简单,那会不会上次的踩踏事件其实也……?我越想越睡不着了,呜呜呜呜我要去反复观看后妃cp安抚我脆弱的内心”

    “风娇日暖!七情六欲!我要你们全部给我好好的!”

    “快点找出凶手吧,不然我都不敢想象以后我们玉姐和撒娇出门到底该怎么办了?”

    “歪一下楼,撒娇这个词已经从许娇的黑称变成对她的爱称了吗23333?”

    ……

    整个团队都在彻夜跟进消息。

    好在许娇和风青玉的微博号账号和密码都给丽娜备注了一份,所以尽管两人的电话都没打通,但是她依然第一时间模仿两位的口吻,分别在微博上报了平安,安抚住了躁动的粉丝们。

    手机的铃声不断地在房间里歌唱。

    许娇呼吸里都带着颤意,喉咙动了动,抬手想要去抓那发出声响的源头,关键时刻,后方探过一只手,帮她将手机拿到了面前,甚至指尖还落在接听的绿色键上。

    风青玉笑着问她:“要接吗?”

    话是这样问,她却作势要往屏幕上按,以至于许娇本能地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用力按下了关机键,直到手机黑屏,才松开一口气。

    风青玉察觉到她放松下来,笑意更深,盖在她们俩身上的被子小小起伏了一下,许娇立刻将手机丢到一边,回头去抓她的手腕,泪意盈盈地摇着头:

    “不可以……”

    她说:“真的……不能……”

    现在她又不是结合热时期,怎么可能那样轻易地打开内-腔?风情玉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即便是风青玉有酒店的东西辅助,也绝不可能轻松地在她的身体深处打上标记,何况,许娇已经料到了,自己连可以被临时标记的腺体位置被碰到都那样敏感,要是更深的地方……

    那被勾起的情绪和感官刺激,一定会让她疯掉。

    她是准备以身为饵,勾的风青玉露出真面目的,而不是让自己被她弄的神魂颠倒,无论如何,被永久标记、怀孕等等,都是她绝不愿意接受的。

    风青玉反手抽出自己的手腕,没让许娇继续捉住,只是一意孤行,许娇没了办法,只能用更软的声音低低地喊:“疼……”

    她咬了咬下唇,几乎将自己的唇瓣咬成被淋漓大雨打碎的玫瑰花瓣,透出一种烂熟的、即将透烂又堪堪维持着花瓣形态的模样来。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又道:“饶了我……下、下回再试……好吗?”

    风青玉看着她回头看着自己的目光里带着哀求,不由抬手扣住她的下颌,给了对方一个深吻,直到许娇渐渐喘不过气来,她才停在对方的唇角要求道:

    “说点好听的,就饶了你这次。”

    许娇目光有些迷离地问:“什么……”

    风青玉轻轻叹了一口气,问她:“下次还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吗?”

    许娇下意识地摇头。

    风青玉又摸着她后颈处的腺体,来回拂过之后,轻轻道:“我可以叫你宝贝吗?”

    许娇继续摇头。

    风青玉眯了眯眼睛:“……恩?”

    许娇改做点头。

    风青玉看她这样反复,便知她不太诚心,愉快地笑了一下:“娇娇,我有没有说过,我就很喜欢你这幅样子?你越想要保持冷静和理智,等到最终崩溃的时候,模样就越让人着迷。”

    ……

    天色渐渐转黑,在那冗长的浓墨般的夜色里,总算有鱼肚白翻出。

    许娇后来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什么宝贝、老婆,风青玉想听的,她都喊了,即便如此,也被弄到脱力,才被允许睡过去。

    等她再次醒过来,动了动指尖,就听见旁边的风青玉心情颇好地同她道:

    “你想拍电影吗?”

    “恩?”许娇眨了下眼睛,听见自己喉间的干涩与沙哑。

    风青玉扶着她起来,给她递了一杯水,又将手里那崭新的、刚得到的A4纸本给她递去,心情颇好得与她道:“这是丽娜姐最近收到的给你的其中一个剧本,我刚才帮你挑了挑,这个本子挺有意思的,你要不要看一下?”

    许娇想抬手接过来,动了动指尖,才发现手臂有些酸痛,好在手腕上先前的红痕已经消下去了,腕间一片冰冰凉凉……应该是风青玉又给她特意上过药的缘故。

    没等她抬手,风青玉已经将本子拿到了她的跟前,让许娇一眼看见上面的三个大字:

    《青玉案》

    她扬了扬下巴,风青玉就翻开了第一页,许娇没想到这竟然真是自己印象中最有名的那首词,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

    这个好像并不是她在《星光》里提过的剧本。

    许娇带了几分新奇,看向第一页的内容: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