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女配艳光四射 > 014
    关西侯戚劲今年四十六岁,是本朝深受皇上器重、百姓敬仰的战神。

    据说戚劲出生的那晚,宫里的先帝梦到有猛虎在他门前徘徊,先帝追着猛虎出来,却见猛虎飞出皇宫投到了皇城之外一户人家。第二天先帝醒来,下了早朝听说戚家生了个胖小子,先帝顿时想起梦境,站到大殿外往外一看,梦里猛虎落入的正是关西侯府的位置。

    因为这个梦,戚劲刚出生就被先帝赐了字,戚劲戚怀虎。

    龙为帝王虎为将,先帝对戚劲抱有厚望,戚劲也没有辜负先帝的期待,除了能征善战,戚劲对先帝、当今圣上都有救驾之恩,忠心耿耿天地可鉴。戚劲这个人会带兵打仗,但性情耿介,在朝堂上没有一点心眼,经常得罪人,绝无结党营私之举,所以皇上用他用的放心,戚劲闯点小祸,譬如随便甩鞭子教训别府的纨绔子弟,大臣们告到皇上面前,皇上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戚家男人意气风发的时候都看不起文人,戚劲原来也这样,直到他的发妻病逝前,拉着他的手嘱咐他一定要给两个儿子挑选德才兼备的好女子为妻,戚家男人只知道打仗,须得有贤惠的女子帮忙教养子女。

    戚劲与发妻是青梅竹马的情意,发妻的临终遗言戚劲谨记在心,长子跛足之后自暴自弃不想娶媳妇,戚劲便千挑万选,求了宋太傅的掌上明珠、颇有才女之名的宋漪兰做他的二儿媳。

    戚劲是个粗人,淡雅如兰的宋漪兰嫁过来后,戚劲就像一个挖了一朵兰花回家的粗野武夫,想细心呵护这朵娇花又怕自己手粗弄坏了那娇嫩的花瓣,戚劲不知该怎么让儿媳妇感受他对她的维护,便在宋漪兰敬茶时放下话来,只要儿媳妇有求于他,不管什么事,戚劲都会满足儿媳妇。

    戚劲在宋漪兰面前嘴笨,表达不好自己对儿媳妇的在意,宋漪兰极其守礼,没事不会来见公公,两人接触不多。但,戚劲不止一次对儿子戚骁臣耳提面命,命令戚骁臣必须好好照顾儿媳妇,如果让他发现戚骁臣让儿媳妇受了委屈,休怪他当老子的六亲不认。

    戚骁臣曾经庆幸老爹在家的时间不多,也庆幸宋漪兰不争不抢,没有揭穿他与柳盈盈的事。

    现在戚骁臣庆幸不了了。

    戚劲回京前一天,戚骁臣揣着一个木匣子去了兰芳阁。

    他与月练像新婚小夫妻度蜜月似的,你侬我侬,有几天没来见苏梨了。

    “二爷找我有事?”苏梨客气地招待了他,身边自然少不了春见、秋茗两个护法。

    戚骁臣笑道:“这几日你派人将父亲那边彻底打扫了一遍,我去看过,干净得跟新盖的房子一样,你这么孝顺父亲,我也该有所表示才对。”

    说完,戚骁臣取出揣在胸口的长匣子,打开,再放到苏梨面前。

    苏梨瞧了眼,里面是朵绿汪汪的翡翠兰花簪,一看就是好东西。

    苏梨取出簪子,惊喜地道:“这翡翠好啊,二爷花了多少银子?”

    戚骁臣朝她竖起两根手指头。

    苏梨故意道:“两百两?”

    戚骁臣瞪眼睛:“两千两,你也是大家闺秀,怎么不识货了?”

    苏梨哼道:“不是不识货,是不敢相信二爷居然舍得送我这么贵重的簪子,二爷若是将簪子送给表妹,我都敢猜两万两。”

    又讽刺他了,戚骁臣看着苏梨翘起来的可爱嘴角,忽然很想尝尝亲上去是什么味道。

    为这点念头也好,为了哄她高兴别去父亲面前乱说也好,戚骁臣赔笑道:“夫人何必老提以前的旧事,我这不是改了吗,夫人不想我见表妹,我半个多月都没见她了,夫人让我宠幸月练,我也如了你的意,我事事都听你的,夫人总该给我个笑脸了吧?”

    苏梨施舍般朝他笑了笑。

    戚骁臣居然觉得挺好看,商量道:“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先让她们俩下去?我保证不动手动脚。”

    苏梨不信,晲他一眼道:“二爷是想说父亲的事吧?二爷放心,只要你守约,我不会去父亲面前告状的。”

    戚骁臣是想问这个,但还有另外一件事:“父亲回来了,你看咱们是不是先同房歇息,就当做样子给父亲看……”

    苏梨打断他道:“不必,反正是咱们院子里的事,你我分别约束自己身边的人,保证话传不到父亲耳中。”

    什么都被她堵回来了,戚骁臣只好乖乖地去找月练。

    第二天正好是休沐,戚骁臣不必去兵营。

    算好时间,苏梨与戚骁臣并肩前往正对侯府大门的门厅,等候侯爷归来。

    戚劲离家一年了,他回来的大日子,戚凌云终于离开竹林小院,也前来等候。

    表姑娘柳盈盈也来了,而且来的最早。

    苏梨、戚骁臣刚出现在门厅外,柳盈盈便从戚凌云下首站了起来,她仿佛更瘦了,巴掌大的小脸柔美娇弱,一袭白裙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肢,只是眉目哀怨地望着戚骁臣,便有一种无根浮萍的可怜。

    戚骁臣心疼了,但他瞥眼身边的苏梨,及时掩盖了这份心疼,一眼都没再看柳盈盈,径直坐到了戚凌云对面。

    苏梨朝柳盈盈笑了笑:“都是一家人,表妹不必多礼。”

    柳盈盈点点头,重新坐到了戚凌云下首。

    门厅里的气氛很是微妙。

    戚凌云神色清淡地端着茶碗轻品,柳盈盈斜着看戚骁臣的衣摆,戚骁臣懒懒靠着椅背检查指甲,苏梨则大大方方地来回打量这三人。

    终于,小厮进来禀报,说侯爷已经拐进了巷子。

    于是,飞泉推着戚凌云走在前面,苏梨、戚骁臣走在中间,柳盈盈垫后,大家一起去门口接人。

    戚劲一身铠甲骑在高头战马上,四十多岁的战神,虎背熊腰,色若古铜,留着张飞一样的浓密短须,八分的俊朗英气也因这把胡子生生变成了憨气。

    苏梨没忍住,在戚劲勒马朝她看来的时候笑了出来。

    戚凌云、戚骁臣、柳盈盈都看向了她。

    苏梨连忙收敛了笑。

    戚劲不乐意了。

    印象中儿媳妇不是很爱笑,笑也笑得客客气气,可刚刚儿媳妇笑得像花一样甜美可爱,更像个招人疼的小姑娘。

    笑说明儿媳妇过得开心,天天这么笑才好呢。

    没有理会两个儿子与外甥女的行礼,戚劲下了马,声如洪钟地问苏梨:“漪兰刚刚为何发笑?”

    苏梨没有更好的理由,只好说实话,垂着目光道:“父亲一年没打理胡子了吧,儿媳瞧着都不像您了。”

    胡子啊?

    戚劲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这一年他确实没怎么刮胡子,戚劲本来不在意仪容,既然儿媳妇说了,等下他叫人替他刮刮胡子好了。

    “都怪我邋遢,让漪兰看笑话了。”戚劲哈哈笑道,笑完问苏梨:“怎么样,我不在家的时候,老二有没有欺负你?”

    苏梨听了,看向戚骁臣。

    戚骁臣后背又开始冒汗了,他抢着道:“父亲又开玩笑了,我与漪兰感情好得很,平白无故我为何要欺负她?”

    “你闭嘴!”戚劲毫不留情地瞪儿子,“哪个问你了,我要漪兰自己说。”

    苏梨笑着道:“二爷待我很好,父亲远道归来,快进屋喝口茶吧。”

    戚劲这才信了儿子没有欺负儿媳妇。

    众人回了客厅。

    丫鬟们端上茶水,苏梨想亲自替戚劲倒茶,可她刚端起茶壶,戚劲忽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惊得刚坐稳的戚骁臣也赶紧跳了起来。他起来了,柳盈盈不得不跟着起来,最后所有人都盯着一惊一乍的戚劲。

    戚劲虚按着茶壶,对待宝贝闺女似的朝苏梨道:“这是丫鬟们做的事,你动手做什么,快去坐下。”

    苏梨坚持道:“我是儿媳妇,儿媳妇孝敬您是应该的,父亲与我这般客气,是把我当外人了吗?”

    戚劲忙道:“不是不是,我……”

    苏梨只是笑:“您快坐下吧。”

    戚劲无奈,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虎目紧张地盯着儿媳妇的手,随时做好儿媳妇被烫他立即去救儿媳妇的准备。这种紧张的姿态,比他在皇上面前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柳盈盈看得眼红。

    戚骁臣后背还在淌汗。

    苏梨倒好了茶,双手捧到戚劲面前。

    戚劲接过茶,笑眯眯地叫苏梨落座,这时他发现二儿子早就坐稳了,戚劲不禁冷哼一声,数落亲儿子道:“你大哥腿脚不方便,你好好的,为何不知道孝敬我?我养你那么多年,辛辛苦苦拉扯你长大,到头来还不如儿媳妇孝顺。”

    直到此时,戚劲才明白发妻为何要他挑知书达理的儿媳妇,只有这样的儿媳妇才能教好他未来的孙子啊,否则孙子也会变得像儿子这样,就知道自己舒服。

    戚劲十分嫌弃地瞪着戚骁臣。

    戚骁臣冤死了,站起来辩解道:“我们是夫妻,漪兰孝敬你,不就相当于我孝敬你了?”

    戚劲怒道:“这叫什么话?照你的意思,漪兰吃了饭,你就不用吃饭了?”

    戚骁臣:……

    他忍气吞声地看向苏梨。

    苏梨规规矩矩地坐着,一脸淡雅。

    戚骁臣暗暗握拳!

    这女人太厉害了!倒碗茶就害他被老头子教训,真开口告状了,老头子还不打断他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