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结局要HE前白月光回来了[快穿] > 26.留学归来的白月光[完]
    之后的日子, 裴清玄总会收到各种各样, 关于少年一切的照片。

    刚开始只是放在抽屉,后来锁进箱子,再后来便把这间书房变成了自己的藏宝箱。

    对少年的感情也逐渐的有了变化,起初对少年的玩味兴趣, 变成了关注打探。到最后,终于是忍不住出现。

    他要参与进少年的生活。

    以至于需要把其他对手都出局。

    傲慢自负的御修泽,凶狠专情的薛灼。

    一个一个,全是棋盘里的棋子。

    布局者唯一的目的, 是赢的被保护的,无辜又柔弱的将军。

    裴清玄也没有说要将这件事隐瞒到底, 少年迟早也会发现。

    少年的所有反抗,都是无用的挣扎。

    林赏沉默着后退, 拉开了与裴清玄的距离。

    裴清玄唇边的弧度收敛, 神情淡漠矜贵, 就如同林赏第一次见到男人的时候。

    只不过眼底有着浓重墨色, 似乎下一秒就会将少年吞噬入腹。

    见少年后退,裴清玄长睫微垂,掩去眼底的深沉阴郁。

    不如, 就将少年困在这里, 哪也不能去, 谁都不能见,那双干净的眸子里,只要看着他就够了。

    阴郁疯狂的情绪就像是狂躁不安的风暴, 只等少年一句话,便能决定生死。

    林赏察觉男人不同以往的气息,他想退,可是再退,便有可能被男人拉进深渊。

    他稳了稳心神,细细的有些颤抖的开口“我问你,我我被御修泽赶走的那天,背后的痕迹是你吗”

    那天,应该在酒店里的他,莫名的在御修泽的别墅里醒来,背后还有密密麻麻羞耻让人脸红的痕迹。

    最开始他以为是薛灼,可是经过几次的试探和观察,薛灼对此毫不知情。

    那么那么

    179也说既然不知道就不要去想,可是又怎么能够办到。

    又怎么能够假装不知道

    林赏咬了咬唇,等裴清玄一个答案。

    “是我。”裴清玄清冷的嗓音仿佛一道凶猛的闪电,只把林赏劈得缓不过神。

    他握了握拳,声音轻得像一片飘摇的羽毛。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林赏低着头,仿佛陷入了自我挣扎中。

    裴清玄靠近少年,将少年拥进自己的怀中,强硬又不容置喙的,让少年无法逃脱。

    “因为,怕了啊。”

    那个时候刚与少年见面,又怎么能够把握住少年的心思。

    与其他人采撷,不如自己夺香。

    林赏被男人紧紧抱住,只能靠着男人的肩膀,他声音略微苦涩。

    “你能让我一个人想想吗”

    向来尊重少年的裴清玄眼眸轻垂,他能感受到少年的不安,但是

    “不能。”

    也许只要稍稍松手,少年就会如同落叶一般被风吹走。

    林赏预料到这个回答,他闭上眼睛没有说话,书房里密密麻麻的照片跟往日男人温柔的举动都像快进的电影,在他脑海不停的播放。

    温柔相待,纵容护短,哪怕被薛灼关在阁楼都能及时出现。

    英国雪山,裴家主宅,众目睽睽之下的牵手拥抱

    不说御修泽,就连薛灼都没办法做到这些事情,林赏心跳加速,心中的答案越发的明朗。

    询问那一夜醒来之后背后的痕迹也只是为了确认。

    他想了很多,最后的确想到了裴清玄身上,只不过男人表现的太清冷孤傲,他怎么也无法选定正确答案。

    现在知道,却也不算太迟。

    林赏穿越过多个世界,经历过各种主角渣攻的虐身虐心大戏,像御修泽这样将他作为替身,深藏雀笼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像薛灼这样因为家族枷锁而无法对少年坦白的无疾而终的爱恋他也经历过。

    有人将他娇养,也转身为了利益将他送入敌营。有人温养呵护,到头还是听从家族安排将他抛弃,有人为他一怒灭其一国,却能在少年苦苦挣扎于深宫,甚至跟无数脂粉嫔妃争斗时无动于衷。

    林赏见过太多,所以即便裴清玄步步为营的靠近他,他仍是可以敞开心扉的默认男人所做的一切。

    因为也许,之后再也遇不到了。

    “那我们能”

    “不能。”说完,裴清玄低头就要亲吻少年,却被少年挡住了。

    从未被少年拒绝的裴清玄愣了,随即反应过来,以为少年是害怕了,想要逃了。

    林赏看着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猩红冷意,便踮脚主动亲吻了男人。

    还是哄哄吧,他林赏就这么让人没有安全感吗

    “我是问,我们能不能去睡觉了。”

    刚刚还面露凶狠的男人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少年。

    “你不生气吗”

    “生气啊。”虽然照片拍的是挺好看的。

    少年回答的直接又坦荡,反让裴清玄有些不知所措。

    “那你不想逃走吗”

    这样偏执又疯狂的占有欲少年不害怕吗

    向来腼腆的少年学着男人之前的动作,勾了勾手指。

    裴清玄低头靠近,清冷的瞳孔里倒映着少年无奈的神色,却没有一丝想要逃走的挣扎。

    “你会让我逃走吗”

    裴清玄瞳孔幽暗,唇边笑容森冷且偏执。

    “我会把你抓回来。”

    无论跑到何地,他都会将少年找到,然后再锁在身边。

    哪怕,穿越不同的时空。

    林赏点了点头,伸手将男人抱住。

    语气娇软依赖。

    “那我们去睡觉好不好,好冷哦我等了你好久你才回来”

    裴清玄不得不怀疑少年此时的依赖是不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

    只不过下一秒,似乎看穿男人顾虑的少年乖巧的将双手伸到裴清玄的面前。

    “如果怕我跑掉,那就把我锁起来吧。”

    裴清玄意外少年会要他这么做,只不过裴清玄仍是理智克制的。

    他濒临失控的点,是两天后的圣诞节。

    被少年牵着手离开书房,裴清玄眸色微沉。

    这样愿意哄骗着他的少年,却盘算着如何在圣诞节之后离开他。

    书房的门被关上,少年牵着男人的手回到二楼的房间。

    隐隐约约的,少年软绵的声音还在问“除了书房里的照片,你还有什么秘密我不知道”

    裴清玄笑着摇头。

    “没有了。”

    少年信了。

    临近圣诞节的前一天,裴宅里也开始忙碌起来。

    裴母向来注意仪式感,每个喜庆值得开心的节日她都要细心的装扮打点一番。

    一棵圣诞树被佣人抬进客厅,放在了角落。

    林赏走上去去看,青翠碧绿的洋松上挂着色彩鲜艳的小球,糖果,还有一些飘逸的丝带缠在前面。树尖端上稳稳的放着一颗闪亮亮的星星。

    圣诞树的周围铺了一层地毯,各式各样精美的礼盒摆在上面,还有几只红绿色的大袜子。

    裴母步伐优雅的走过来,见少年一直盯着圣诞树。轻柔的开口“听说圣诞节十二点的时候,如果小朋友将愿望写在纸条上放在圣诞树下,圣诞老人会帮忙实现。”

    说着,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塞进少年的手里。

    “平安夜吃苹果哦。”说着,披着紫色的貂皮大衣优雅的走到其他地方的布置。

    179摇了摇尾巴,靠近少年。

    都0202年了,还有人信这种东西吗说着,179咬着一张心愿贺卡和一只红色袜子过来。

    快,帮我写。我要成为系统界的no1。

    到时候,圣诞老人肯定会为它这个小统友实现心愿,到时候它就能吊打主神驱动,脚踢病毒小广告。从此出门有人送,回家有人迎,走上统生巅峰

    “你不是不信吗”林赏语气凉凉的说道,但仍是在心愿贺卡上写下了179的愿望。

    然后将写好的贺卡放在了圣诞树下,红色袜子放在了狗窝旁边。

    “期待你的心愿早日实现啊,no1。”

    裴清玄回来的时候,林赏正在圣诞树下摆着精致的礼盒,哈士奇在一旁摇着尾巴,也是一副高兴的样子。

    林赏见男人回来,连忙起身凑到男人面前。

    “把手伸出来”

    因为跟裴清玄相处,林赏也越发的胆大了。虽然被男人亲吻仍是一脸羞红,但平日气焰不小,有时候还命令起男人了。

    裴清玄自然是听从夫人指挥的,将手伸了出来。

    在壁炉边烤得暖和的手紧紧的抓住男人微凉的修长手指,还搓了搓。

    “给你暖暖手。”

    原来少年是想给男人暖手。

    见男人沉默不说话,林赏眨了眨眼。

    “还冷吗”

    “冷。”

    感觉男人手心的温度与自己没有差别,林赏有些疑惑。

    “哪里冷”

    “床冷。”

    少年点了点头,床冷,床冷那就也暖暖

    林赏整个人一僵,唇边娇软的笑容凝结。神情呆愣,小巧玲珑的耳垂却染上了一层醉人的绯红。

    “床床冷让179给你暖”他才不暖呢

    179一惊我只是出卖你,但你却想让我死

    裴清玄慵懒的抱住少年,嗓音低沉优雅,却清冷幽暗如同蛊惑人心一般低声开口

    “这种事,还需要劳烦夫人呢。”

    林赏连忙推开男人,脸颊羞红,看上去娇艳欲滴。

    他胡乱的摇了摇头,想反驳男人却又不敢直视裴清玄带笑得眼眸,转身就跑到圣诞树下,不理他了。

    裴清玄走过去,拿起一张空白没有写的心愿贺卡。

    林赏此时醉人的红晕也退了许多,见男人拿起一张贺卡,便开口说道“姜阿姨说只要把心愿写上,圣诞老人就会实现愿望。”

    “你有什么心愿啊”林赏问道,不过他并不期待男人的回答,毕竟像男人这样的豪门贵公子,要什么何尝不是唾手可得

    裴清玄拿着心愿贺卡,淡淡的回答道“有啊。”

    林赏一愣,就连179也是一头雾水的看着男人。

    有钱都不能为所欲为,男人的心愿是什么

    裴清玄在贺卡上写下了一行字,林赏没有去看。

    晚饭结束,外面响起欢快的圣诞歌,有小朋友穿的严实的在外面奔跑嬉笑。

    每一棵圣诞树顶端的星星都闪闪发光。

    179的头上戴着一小顶红色圣诞帽,少年为被裴母戴上了一顶。

    裴母眼神示意林赏,将手里的红色圣诞帽给了少年。

    林赏无辜的将帽子递给男人,声音软绵。

    “我想看你戴。”

    男人低头让少年将圣诞帽戴上了,裴母在一边偷笑。

    临近圣诞节的十二点倒计时,哈士奇钻进狗窝,等着圣诞老人实现他的愿望。

    他成为系统界no1就在现在。

    裴母却没有继续熬,上楼说要去睡美容觉。留下林赏和裴清玄安静的看着外面街道灯火通明,清脆欢快的圣诞歌在大街小巷中穿荡,飘进每家每户温馨又和睦的家庭里。

    林赏趴在窗边,男人站在他的身后。

    “你许了什么愿”他问道,他没有看到少年写贺卡。

    林赏回头,有些调皮的笑了笑。

    “姜阿姨说,圣诞老人只会实现小朋友的愿望。我才不是小朋友呢。”

    写了贺卡,好像被少年嘲笑是小朋友的裴清玄唇边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他上前将少年抱住,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情。

    “我许了,我希望圣诞老人帮忙实现大朋友的愿望。”

    林赏一瞬间以为裴清玄知道自己要走,可是不应该啊

    他眼底闪过一丝迷茫,被男人看在眼里。

    男人抱住少年,声音低沉沙哑。

    “夫人,我们是不是该就寝了”

    林赏猛地想起晚饭前男人说要暖床的事,他连忙摇了摇头,随后小声说道“我现在不困,你先去睡吧。”

    他不要暖床,他不要

    裴清玄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放开了少年,上楼回了房间。

    趴在狗窝里装睡的179睁开一只眼,见裴清玄进了房间,连忙蹦了起来。

    走吗

    林赏背对着灯光通明的街道,脸庞隐匿在阴影之中,179看不清林赏脸上的表情。

    “等一下。”林赏说道,走到角落闪亮亮的圣诞树前,在树下摸出一张贺卡。

    上面字迹苍劲有力,笔锋酣畅。

    179不解的凑近,便看到贺卡上工整的写着一句话。

    此生不离不弃,惟愿醒时有你。

    裴清玄愿望,是希望此生与少年雪落满头,每个清晨都能见到心爱之人。

    贺卡被轻轻合上,179第一次见到林赏珀色眼眸里那挣扎的不舍。

    不是演技,是林赏的决定。

    179摇了摇尾巴,准备回到自己的狗窝。

    走了两步,便回头看了一眼呆在原地的林赏。

    你不是圣诞老人,不需要实现谁的愿望。

    林赏将贺卡放回原地,轻声回答“可是,这个愿望圣诞老人没办法实现啊。”

    能实现男人心愿的,是他啊。

    179知道结果了。

    紧闭的房间里,男人靠在床头,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

    坐了好一会儿,他将香烟扔进垃圾桶。

    他赢了。

    少年一如既往的心软。

    林赏小声的回到房间,才发现男人没有睡,而是坐在床边看着他。

    林赏被吓了一跳,心底有些不安。

    “你你怎么还不睡”

    床头昏暗的灯光将男人照的神秘又危险,只简单的穿着一件浴袍,精壮的腹肌那么显眼。

    林赏努力不把视线粘在那赤裸的胸膛上。

    “没有夫人在身侧,孤枕难眠。”

    林赏莫名有些腿软。

    “那那你把衣服穿好”

    “我要是不呢”

    男人的心思昭然若揭。

    不可能暖床绝对不可能他刚刚已经实现男人的一个愿望了

    林赏拒绝的摇了摇头,却看到清冷的男人神情失落。

    林赏有些不忍心

    “那只能亲”

    “都听夫人的。”

    刚刚神情失落的男人顿时勾起一抹轻笑。

    让林赏莫名觉得自己好像上当了

    客厅里趴着的哈士奇摇了摇尾巴。

    玛德,又让男人得逞了

    初春之时,裴清玄跟少年回到了华国土地。在林赏曾经待过的地方走了一圈。

    林赏手里拿着一根棉花糖,吃一口又给身旁优雅矜贵的男人咬一口。哈士奇在一旁生无可恋。

    狗可以吃狗粮,但这种狗粮对狗会有心理阴影的

    经过咖啡馆,门口站了一个穿着布朗熊人偶套装的人正在发传单。

    林赏觉得有趣,上前戳了戳人偶。

    “清玄,快来给我拍照”说着,将手里的棉花糖塞给了跟过来的裴清玄。

    那人偶听到这软绵的声音一愣,抓着一沓宣传单呆在原地不动。

    等林赏拍完照,想要拿过一张宣传单,却被人偶抓的紧紧的。

    “哎你怎么”不等林赏话说完,人偶拿着宣传单就跑了。

    林赏有些莫名其妙。

    179则多看了两眼。

    只是个小插曲,林赏抛之脑后,跟裴清玄一来一往的将手里的棉花糖吃完,朝着人群中走去。

    阴暗的巷子里,布朗熊人偶手里的宣传单撒了一地。

    原来,飞出雀笼的少年,早已成为了他人的掌心宠。

    回到英国两个月之后,林赏正在收拾房间,却在床底下扫到一个箱子。

    林赏一脸纳闷的将箱子拿了出来。

    179也是一脸好奇的凑近想看箱子里的东西。

    箱子没有锁,少年轻而易举的就将箱子打开了。

    里面是,精致小巧的金色锁拷。

    林赏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然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将锁拷拷在了自己的手腕上,不大不小,刚刚好,仿佛就是为少年量身定做。

    179心底哦豁,幸灾乐祸。

    锁拷在,却没有看到钥匙。

    刚刚作死把锁拷拷上的林赏脸色顿时难看。

    裴清玄刚回家,便看到少年在房间里背对着他。坐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什么,而身旁的哈士奇,一脸欠揍。

    林赏软绵的声音有些危险。

    “裴清玄”

    “怎么”

    “你的秘密能不能藏好不要总被当事人发现”

    林赏气恼的转过身,精巧的锁拷发出清脆的响声。

    裴清玄轻笑,视线落到哈士奇身上。

    179识相的滚了。

    房门被轻轻关上,179只听见房间锁拷清脆的响声和少年没有一丝威力的威胁。

    “你干嘛你别过来你给我解开这东西”

    锁拷一端连着床,少年无处可逃。

    炽热的吻落下,男人嗓音低沉又危险。

    “我来为我的不严谨赔罪。”

    “下一次不会了。”男人给少年保证道。

    林赏声音娇软,脸颊羞红。

    “你还敢有下一次”

    只不过少年的恼羞成怒只换的男人一声轻笑,将锁拷收紧,少年被迫更加贴近男人。

    哈士奇两只前爪捂着毛茸茸的耳朵,圆溜溜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恨铁不成钢。

    特么,当初听它的早点走就不用受这种y

    作者有话要说  又没想到吧

    感觉码五千都好像没压力了

    只要时间够,我可以

    今天可能双更再补一章第二个世界的开头,但也有可能没有哈哈哈哈流批

    林赏你还有秘密吗

    裴清玄没有了。

    又发现男人一个秘密的林赏一脸狰狞这就是你说的没有了

    家暴现场,不许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  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